COVER 03  

書名:蒼穹女武神 3

作者:橘公司

譯者:KO

【內文摘錄】
自我中心?
音音
大發任性

「…………」
「…………」
當天夜裡,鷹崎家餐桌莫名飄盪著沉重氣氛。
耳邊聽得到喀鏘喀鏘的餐具聲、牆上時鐘的秒針走動聲、時而從窗外傳來的鄰家狗叫聲以及蟲鳴。而這些,就是驅真目前所在空間的全部聲響。
「…………」
鷹崎驅真一將落到臉頰處的黑色長髮撥到耳後,端正的容貌便稍稍扭曲起來,還尷尬地嘆了口氣。


儘管如此,這光景卻沒有什麼特別之處。驅真和唯一的血親、姪女的在紗對坐於餐桌前,一如往常地吃著晚飯。看在旁人眼裡,想必是平淡無奇的場面。
可是,面對料理的驅真卻偷偷用眼光瞄了在紗一眼。
她擁有無法想像是天生的美麗白髮,以及白皙肌膚。像她如此適合用「娃娃」來形容的女孩,全世界屈指可數。因為若被一百人看見,保證全數為之傾倒(驅真對此深信不疑)的完美女孩正在眼前。
「…………」
她立刻移回目光,從鼻子吐出細長的氣息。
──在紗果然不太對勁。
不,這股不尋常當然無損在紗無與倫比的可愛模樣。可是最近……大約從一個月前的生日之後,在紗便無精打采。
就連當下也是如此。
首先,她的話太少了。若是一個月前的在紗,她會一邊吃著晚餐一邊開心訴說當天發生的事,可是最近卻越來越少開口。而今天,自從說出「我開動了」之後,她便一語不發。
還有,嘆息次數太多了。儘管只是下意識數了一下,但今天光是被驅真數過的憂鬱嘆息已經超過五十次。平常在紗的嘆息次數不滿十次,即使和朋友吵架,平均也只有三十次左右。因此,這是個不太尋常的次數。
還有還有,目前她手上的筷子角度也稍稍低於以往。平常咀嚼食物時,筷子的角度在三十二度至四十度之間,今天的角度卻平均低於二十度以下。這是否為某種徵兆呢?
還有還有還有──
例子舉都舉不完。宛如壓抑不好的想像,驅真一口氣將碗裡的白飯扒進嘴裡。突然間──
「……我吃飽了。」
在紗冒出這麼一句後,放下筷子。眼前的盤子裡尚有將近一半食物。
「欸──」
驅真傻眼,來回看了姪女臉龐與剩下一半的漢堡排好幾次。怎麼可能!真是不敢相信!最愛的漢堡排當前,在紗居然吃不完。
「在紗,妳身體不舒服?」
在紗原本就吃不多,可以歸類成食量小的人吧。可是驅真又不是無法掌握她的食量。就連今天捏的漢堡排也一樣,只要驅真沒看走眼、沒抓錯量,它應該是在紗能夠吃完的分量。
看到驅真明顯擔心的模樣,在紗輕輕揮動雙手說:
「……不,我沒有不舒服。呃,是我今天在美須須家吃了太多零嘴……肚子有點撐。對不起,難得姊姊大人特地做漢堡排,我卻……」
說完便歉疚地垂下肩膀。
驅真望著此景,憐憫之情油然而生,沉默了一會兒。
「不、不要緊!在紗,妳不用介意!其、其實姊姊今天餓翻了,還想跟妳分些漢堡排來吃呢!」
驅真胡亂揮動雙手,臉上浮現慌張的笑容。倘若在紗看見自己為她擔心的模樣,保證會產生做錯事的感受。
「……真的嗎?」
在紗掛著有點困擾的笑容,歪頭不解。
「當、當然是真的!剩下的可以給我吃嗎?」
驅真有精神地拍拍胸脯,趁在紗點頭前,趕緊把盤子拉到自己面前來。接著──
「…………」
「……怎麼了?」
「不,沒、沒什麼!」
驅真刻意用笑容呼攏過去。……自己正因在紗吃過的漢堡排而興奮不已的感受,就算打死她也不會說出來。
儘管驅真很想花上一大段時間,慢慢享受這塊漢堡排,但她卻不能當著在紗面前這麼做。即便有所掛戀,驅真仍迅速吃個精光。
「……沒事吧?」
「沒、沒事。妳口不能勉鏘註己喔。」
「……嗯,說的也是。謝謝姊姊大人。」
在紗面露苦笑,將空空如也的餐具疊起來,拿到流理台去;接著走向客廳「碰」地一把趴到沙發上;然後把臉埋進沙發上的抱枕,再度深深嘆了一口氣。這已經是今天的第五十一次嘆息了。
「…………」
驅真默默走向沙發,於在紗身旁坐了下來。
就在此時,浴室傳來一聲「嗶──」的尖銳聲響。這是全自動熱水器的汽笛聲,熱水似乎燒好了。
驅真淺淺點頭,主動找在紗攀談。
「欸、在紗。」
「……嗯。姊姊大人有事嗎?」在紗有些慵懶地抬起頭來。
「熱水似乎燒好了,要不要一起洗澡?」
「…………!」
正當驅真一如往常地邀在紗洗澡時,她的臉龐瞬時一僵。
「──在紗?」
「……我……還不想洗澡。畢竟剛吃飽,馬上洗澡會消化不良。」
「呃、啊……說、說的也是。啊哈哈,抱歉抱歉。那我們先讓肚子消化一下,晚點再洗澡好了。對了,我今天買了妳最喜歡的泡泡沐浴──」
「────我不要。」
「……咦?」
動作霎時停止的驅真回問了一聲。
──剛剛好像聽到在紗說了什麼?
不,或許她已經聽得夠清楚了,只是腦袋的理解就……。
「呃、在紗?妳剛剛說什……」
此時驅真只能問這種蠢問題。
在紗先是快速回瞄一眼,然後緩緩起身,等她將眼光從驅真身上移開後,嘴裡吐出毀滅性的發言。
「……抱歉,我今天想自己洗澡。」
「在……在紗?」驅真傻眼低語。
其實她們不常一起洗澡。由於驅真時常工作晚歸的緣故,各自洗澡的情況反而比較多。
可是就驅真的記憶來說,今天還是在紗第一次這麼拒絕自己。
「到、到到到到底怎麼回事?姊姊做錯事了嗎?」
正當驅真在驚慌失措下,微微抖著手碰觸在紗背部時──
「────!」
在紗抖了一下肩頭,甩掉驅真的手。
「啊────」
突如其來的反應令她無法理解。
在紗拒絕她的接觸。
假如用文字敘述,情況便如此簡單明瞭,但驅真的腦袋卻無法理解。
「……抱歉。」
因此,就連在紗一臉哀傷地回房間去時,驅真也無法攔下她。

這裡是蒼穹園中央都內屈指可數的大豪宅──草薙公館。
它是蒼穹園舊貴族:草薙家擁有的寬廣宅邸,也是擔任蒼穹園騎士團團長的某位騎士住所。
可是很明顯地,豪宅主人並沒有好好利用這片寬廣腹地。
明明擁有足以讓一支營級部隊入住的房間數量,以及囊括一座森林的廣闊庭園,然而這位十幾歲便統率蒼穹園騎士團的少女,活動領域卻僅限自己房間、餐廳、洗手間和浴室而已。
「…………唉。」
侍奉少女的侍從發出不知是第幾次的嘆息。
「小姐,您是認真的嗎?」
「……到底要我講幾次?」
少女待在微暗的自己房間內,看著好幾個液晶螢幕回應道。
在她的房間中,別想看到內容符合花漾少女的擺設。首先,房間有近一半空間被不知名的設備佔住,延伸出來的電線與線路爬滿整個地板,根本無處可站;擺在中間的座椅,以及圍繞在四周的大量螢幕與鍵盤就是少女的城堡。實際上,與其說是房間,此處更像潛艦的機關室。只不過旁邊莫名擺著一隻兔子與狗狗合體的布偶就是了。
「不過,這麼做還是太危險了。假如小姐您有個萬一……」
「……我才不管那麼多,首先,當初不是妳說也要去的嗎?」
「哎呀,應該說是當時順勢講的客套話……」
「哼。」少女不悅哼了一聲,繼續操作鍵盤。
中央螢幕正播放著上個月舉行的蒼穹園武鬥會影像;至於旁邊的螢幕,則顯示她自己收集情報並整理出來的資料。
這是她年紀輕輕便擔任蒼穹園騎士團要職的理由之一:因為完美收集、處理、正確活用情報的能力無人能出其右。說她足不出戶也能知國內大小事,一點也不誇張。
「…………」
少女瞇眼看著影像,同時拉動右畫面上的資料。
「……絕對錯不了。」
她如此說著,臉上充滿侍從不曾見過的喜悅之色。
「……話說回來,制服還沒送到嗎?」
少女不經意看向侍從,開口問道。眼神飄忽的侍從回應:
「……其實已經送來了。」
「那就快點拿來給我,蠢蛋。」
「但是……」
「妳何時地位高到可以回嘴了?臭木偶。」
「……屬下立刻拿過來。」
「哼。」
侍從死心地垂下肩膀,為了取來主人吩咐的東西而離開房間。

「…………結果徹夜未眠啊。」半瞇眼又額頭冒汗的三谷原說道。
滿臉憔悴的驅真點頭回應。
此處是位於蒼穹園騎士團總部廳舍一樓的咖啡廳。在少數吸菸席的角落邊,驅真正與部屬三谷原雄一上士迎面而坐。驅真手邊放著水杯,三谷原手邊則放著早已堆起菸屁股山的煙灰缸。
坐在對面的三谷原不經意摸起滿是鬍渣的下巴,環視四周。
他們隸屬同一個小隊。雖不是什麼奇怪的組合……但不知怎地,旁人卻把視線集中在兩人身上。
然而,即便承受注目禮也莫可奈何。看在深知驅真平時模樣的人眼裡,她當下的慘狀只有用「異常」兩個字形容。
黑髮紅眼,再加上白皙肌膚,擁有鮮明對比的容貌非常惹人憐愛,但是該點綴其面貌的表情卻堅如鐵,這是一般騎士對驅真的認識吧。
可是──
「……到底怎麼回事?難道是我做錯了什麼嗎?」
驅真低頭、大口嘆息。她的頭髮如沒梳過般凌亂,雙眼充滿血絲,還頂著兩個大大的黑眼圈,甚至連制服扣子都扣錯了,完全沒有平時那冷靜沉著的騎士團少尉身影可言。
不過,驅真現在卻沒空理會旁人的反應。
即便和三谷原對話,昨晚的記憶仍在腦海中氾濫著。對全世界最疼愛在紗的驅真來說,沒有比受到在紗拒絕更痛苦的事了,哪有辦法悠閒地睡大覺。
「……唉,我是覺得沒什麼好傷心,不過只是晚飯沒吃完,外加不肯和妳一起洗澡而已吧?說不定她真的吃飽了,至於洗澡……既然都十二歲了,也許是不好意思跟家人一起洗吧?」
「說什麼傻話!」
一聽到三谷原這番話,驅真氣到拍桌站起來。
「昨天晚飯吃的可是漢堡排喔!況且還是我驅真特製的愛心漢堡排!它是把肉捏成心形,上面放起司片再烤過,最後淋上特製照燒醬,好吃到令人想連筷子一併吃下肚的菜色啊!而且還是以前曾讓在紗說出『這是我喜歡程度僅次於姊姊大人和美須須的東西』的極品美味!?換句話說,假如把在紗放在第一名,它就是排在全世界所有事物第四名的東西!沒有加上『大人』兩個字的話,我絕不放過你!給我復頌『漢堡排大人』一次!」
「漢……漢堡排大人。」
「很好!它就是這麼好吃的東西!在紗不曾剩下來過……而且……而且還剛好剩下半顆心……」
「我、我懂了。」
「你不懂!你絕對不懂!說到洗澡,我昨天可是買了在紗最喜歡的泡泡克琳啊!就是那款會起泡泡,還有清爽柑橘香味的固體沐浴乳哦!若是往常,在紗一發現它,就會率先拉我進浴室洗澡啊!在紗喜歡一拿出袋子就戳一戳,將手指從兩側捏在泡泡克琳的中間!這麼一來,中間會迅速溶解成環狀!透過那小洞看我的在紗可愛到不行……」
驅真把雙手交握在胸前「嗚」了一聲,滿臉陶醉之色。
可是在下一個瞬間,她的肩膀卻垮了下去,背後不停散發出漆黑的負面氣場,坐回椅子上。
三谷原苦笑看著驅真的反應,一直等到她冷靜下來才開口。
「我總算明白了。總之,這情況不太對勁。」
「對,只是我毫無頭緒……」
「原因啊……算了啦,妳又不可能二十四小時盯著在紗,我覺得很正常。會不會是在學校發生不愉快的事?很快就會平靜下來了啦。」
驅真一聽到三谷原這番風涼話,猛然抬起頭來。
「對了,學校……仔細想想,學校的確是在紗每天要度過四分之一時光的地方……而且我也無法掌握。」
「對吧?這年紀的孩子都會有些秘密。」
「好,那我就轉入小學觀察……」
「說什麼蠢話……上哪找妳這麼大的小學生啊。」
「不可能沒有身高比我高的小學女童。我知道你喜歡身材嬌小的女性,假如以自己的喜好來否定她們的存在,那就太差勁了。」
「等等,妳幹嘛隨意捏造我的喜好。」
「不好意思,能否請您別再找在紗?」
「幹嘛用敬語?妳怎麼有意無意地拉開距離。」
三谷原無力地嘆了口氣。
「……唉,就是那個啦。妳不要保護過度,稍稍放手也──」
驅真沒等三谷原說完,一把站了起來。
「……妳想上哪去?」
「去找椙浦少校。」
「找他幹嘛?」
「請假。」
「幹嘛請假?」
「這還用問,當然是查出在紗失常的原因。」
「等……」
就在三谷原出聲制止的瞬間。
『──鷹崎少尉、鳶一少尉,椙浦少校想請兩位過去見他。請盡快前往辦公室報到。』
設置在廳舍內各處的擴音器傳出這句廣播。
驅真輕輕呻吟了一聲,佩服地點點頭。
「真不愧是少校,蠻上道的。」
「不,妳絕對搞錯了。」
驅真背著傻眼回應的三谷原,在總部廳舍的走廊上邁開腳步。


來到位於騎士團總部廳舍四樓的椙浦少校辦公室,忘記先調整呼吸的驅真按響門前的蜂鳴器。
『哪位?』
「我是鷹崎。」
等驅真一回答,少校便有氣無力地答腔。
『哦哦、妳來啦。進來吧。』
「──是!」
儘管有點在意少校的怪異聲調,當下卻沒空煩惱這個。驅真開門進入辦公室,接著──
「嗨~~☆」
「────!」
意識瞬間被突然出現在眼前的少女奪走。
此人的打扮,應該不可能出現在騎士團總部廳舍。她穿著左胸有校徽的短袖水手服與百褶裙,腳上則穿著深藍色過膝襪與焦茶色有跟鞋──就是所謂的學生服。
在一般開放區域,雖然偶爾會見到來進行校外觀摩的學生,可是一般女高中生卻不可能進入軍官辦公室。驅真慢慢將盯著這套不合時宜服裝的眼光往上──移到對方的容貌為止。
頭髮率先映入眼簾。微卷髮絲被綁成麻花辮環在脖子上,形成被人從後一拉就會勒住脖子的髮型。
視線繼續上移,驅真看到那張點綴沉穩微笑的美麗臉龐。水潤雙唇的左下角有一顆美人痣,給人非常成熟的印象。
「──什!」
一確認對方的來頭,驅真馬上立正,行了一個完美的敬禮。
「呵呵,妳不用那麼拘束。」
少女打趣似地說著,笑了起來。
沒有一位蒼穹園騎士不認得那副長相。
她正是蒼穹園騎士團團長「草薙音音元帥」,也是指揮所有蒼穹園騎士的最高司令官。
「──鷹崎驅真少尉,我可以稱呼妳驅真嗎?欸欸、感覺怎麼樣?是不是很好看?」
「您穿起來很好看,元帥閣下。」
「討厭啦~~別叫得那麼拘束嘛,驅真。叫我音音就行了。」
「妳穿起來很好看,音音。」
當驅真老實照做後,少女滿心歡喜地跳了起來。事實上,她這副模樣好看到令人生妒。
「好,接下來要給誰看看呢。」
「請、請您等等我,閣下。」
當音音通過驅真身旁,準備離開辦公室時,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從辦公室內追了上去。這位男子是元帥的秘書官,驅真曾見過他幾次。
「…………」
音音以無言來回應這聲呼喚。男子先是一臉錯愕,隨即改口。
「音……音音。」
「……嘿嘿。」
音音露出滿足的微笑,在秘書官陪同下離開辦公室。
「…………」
驅真看了音音離開的門一會後,立刻轉頭看向辦公室內側。辦公桌前站著滿臉疲態的椙浦少校與──
「──鳶一?」
驅真看到同袍的鳶一槙奈少尉。話說回來,她剛剛好像聽到廣播講了自己和她的名字。
「……鷹崎,真虧妳能臉不紅氣不喘地叫出『音音』……好羨慕妳的厚臉皮。」
將茶色髮絲綁成Two Side Up的少女嘆息說道。儘管好強的雙眸一如往常,身上的憔悴氣息卻透露出幾絲柔弱。
「因為閣下要我那麼稱呼,我只是照做而已。」
「妳根本沒有身為基層騎士的自覺……她可是騎士團長,還是草薙家當家喔?世界跟我們差了兩、三層,是住在雲端上的人哦……」
草薙家歷史已有上千年之久,是蒼穹園最悠久的名門望族之一。
難怪槙奈會出現如此反應。縱使貴族制度廢除已久,但在蒼穹園國內,部分望族至今仍掌握著莫大的權力,而草薙家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話說,元帥閣下怎麼會光臨總部?」
「……我就是為此請鷹崎少尉跟鳶一少尉過來。」
全身的無力感更勝槙奈的少校無奈地縮縮脖子,一把坐到皮椅上。
「……妳們想必知道『繪里香的心兒蹦蹦跳☆高中生活』這本小說吧。」
「「啥?」」驅真和槙奈一同出聲回應。
兩人瞬時無法理解少校的話中之意。
「妳們知道這本小說吧?」
「啊……話說回來,我好像在國中時看過……」
「我第一次耳聞。」
聽到兩人回答的少校點點頭,嘆了又深又沉的一口氣,繼續說道。
「元帥閣下在前陣子看過這本小說後,似乎大受感動。」
「是。……有什麼問題嗎?」
「……閣下似乎自幼便接受居家式的教育,不曾去過學校。」
少校把手放到開始冒出白髮的頭上,低聲說道。
「……換句話說?」臉頰冒汗的槙奈開口發問。
老實說,連她也察覺到不對勁了。
少校輕輕搖頭,回答道:
「………………閣下想上學。」
「啥──!?」
「……這未免太亂來了。」
認同兩人卻欲言又止的少校點點頭,不過──
「……假如她是聽到『不可能』便死心的人,就不會讓那個莫名其妙的生物當騎士團吉祥物了。」
「……啊,話說回來,我聽說蒼Q是閣下設計的。」
「這樣啊。我還是第一次聽到。」
驅真想起占據在紗床鋪一角、宛如兔子與狗狗合體的古怪布偶。……它的確有獨特的設計感。
「可是,設計吉祥物和這件事情,狀況不一樣吧。讓騎士團司令去上學不僅沒常識,還非常危險。畢竟蒼穹園並不是一個沒有樹敵的國家。」
少校否定驅真的發言。
「……說再多也沒用,沒用的。因為這世上沒人有辦法阻止閣下耍任性。」
「可是。」
「……我懂。我並不是指發言權、權力、責任這些東西。只是單純的、純粹的、物理方面辦不到罷了。即便知道很無禮仍給閣下戴上手銬腳鐐、將她關到酷寒的緣丞監獄最深處,甚至還上了好幾道鎖,隔天依然會前往教室上課吧。」
「──啥!」槙奈痛苦的回了話。
少校瞥了她一眼,繼續說下去。
「過去,我在前任團長草薙昌玄大人──閣下的父親,年輕時便互相交好。當然,我也知道他有一位獨生女。但直到昌玄大人逝世我才初次見到她。後來聽說是昌玄大人不准閣下步出家門一步的關係。」
「……備受呵護的掌上明珠嗎?」
少校聽到槙奈這句發言後,微微聳肩。
「……唉,正常人都會這麼認為吧。」
語畢,少校便操作起辦公桌旁的面板。辦公室內的燈光立即消失,一面大螢幕隨即從天花板降了下來。
「少校?」
「妳們先看看這個。」
如同回應驅真的問題,裝設在天花板上的投影機立刻發光,將影像投射在螢幕上。
「這是……」
「是空獸群嗎?」
「沒錯。」
由於影像是從很遠的位置──而且是從下方利用望遠鏡頭拍攝,所以畫面並不清楚。不過很容易看出來,畫面上是一大群人類天敵。
被大地摒棄的怪物:空獸。
這是對擁有死後仍飄浮在空中的身驅、一生全在天空度過的野獸通稱。
「……數量多到太不尋常了。請問高度是多少?」
槙奈蹙眉說道。螢幕上的確投射出數量龐大的野獸身影。
「大約是七千公尺。」
「這太……」
正常情況下,騎士們進行掃蕩的高度為兩千至三千公尺,就算要採取警戒,也得等空獸群降到五千公尺以下才進行。
基本上,騎士們不會進入更高的空域作戰。假使空獸在掃蕩時逃至上空,騎士也不會繼續追擊。
影像內容透露出其中一個理由,那就是宛如隱身在陽光之中的空獸群。在影像範圍以外的地方,恐怕有更多空獸正虎視眈眈地伺機而動。倘若隨意闖進牠們的地盤,到時絕不可能全身而退。
「話說,這影像有什麼重點嗎?」
「看仔細一點。瞧,就是那裡。」
「────?」
驅真看向少校指的地方。有一個小小的人影混在空獸群裡。
「人類──是穿戴裝著型天驅機關的騎士……嗎?」
「沒錯。」
天驅機關是利用空獸屍骸製造的飛行機械,還是狩獵空獸的必備武器,然而──
「什麼!?趕著投胎嗎?居然單槍匹馬衝進空獸群裡去。」五官扭曲的槙奈出聲說道。
這也難怪,影像中的空獸群起碼有旅級規模,若是將螢幕沒顯示出來的部分也考量進去,要說空獸群有師級規模也不足為奇;裡面甚至有許多飛龍級的大型種,使人覺得該騎士的腦袋,完全沒有正常運作。
「……鷹崎少尉的意見和鳶一少尉相同?」
「是的,屬下認為這形同自殺。」
驅真是年紀輕輕便指揮騎士團小隊的人,對己身的技術有一定自信。
將這一點考量進去之後,她相信即便是自己,光是逃跑就得費盡全力。
「這樣啊。」
少校短短嘟噥後,將手撐在辦公桌上。
在這瞬間,喇叭傳出淒厲的咆哮。看來空獸發現騎士了。宛如以小小人影為圓心,巨大空獸逐漸散開。無論是如何老練的騎士,被圍住就逃不掉了。──不,假如是有歷練的騎士,應該會在受到包圍前逃離吧。
「……這下完蛋囉。」
槙奈傻眼地聳聳肩,可是──
空獸群的中心瞬間蹦出花朵。
「────什麼!」
驅真慢了半拍才發現,那些花瓣是大量飛濺的空獸血液。
緊鄰騎士身邊的空獸,脖子瞬間化成一堆碎肉塊。
「啊……?」
站在驅真身旁的槙奈也不禁驚愕一呼,因為這發展完全超乎她的預料。
位於空獸群中心點的騎士並沒有大幅移動,而是將飛在附近的空獸一隻隻殺掉。這麼形容可能有些語病,因為情況太不尋常了。騎士不怕自己處於單槍匹馬的劣勢中,一次砍飛數隻,甚至數十隻空獸的頸子。
就算看在鷹崎驅真、鳶一槙奈兩位令騎士團自傲的才女眼中,也無法理解該騎士正在做什麼。
這場單方面屠殺在短時間之內結束。
到了下一刻,原本擁有師級規模數量的天空支配者們,全數成了飄浮在天上的塵埃。
「真是不敢相信。這是什麼?CG影像嗎?」
宛如回應槙奈的問題般,影像中的騎影迅速變大了。肯定是朝著手持攝影機的人下降。接著──
『欸欸、有沒有好好拍下來?我看起來一定很帥氣吧。呵呵呵。』
影像就在靠過來的騎士──草薙音音彷彿小孩子般,以無邪笑容說出這句話時結束。
「…………」
「…………」
螢幕往上升起後房間恢復照明,這段時間驅真和槙奈默默互望著。
「……這是閣下就任團長之際,曾在委員會上播放過的影像。這段影像還被當成機密資料,不曾對外公開過。我想,妳們應該知道理由吧?」
兩人不約而同地點點頭。
太不尋常了。
這已經超越實力強不強的範疇。由於從遠處拍攝的緣故,沒辦法精確捕捉她的動作;不過,即使扣除這一點人類仍不可能辦得到。
「請……請問這是怎麼回事?她真的是人類嗎?」
「──的確不尋常。」
兩人對著少校說道,少校則同意地點點頭。
「……畢竟昌玄大人是技術開發局出身的人。雖然不是很清楚──但是我曾聽說,他對出生前的女兒做過一些基因操作。連我當初親眼見到時,可一樣被嚇到腳底發涼啊。」
「基因操作……怎麼會……」
「鳶一少尉,難道妳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嗚……」
槙奈咬住嘴唇,往後退了一步。這也怪不得她,畢竟她剛看過足以令人懷疑雙眼的東西。
「好,我再問妳們一次。──妳們有辦法應付閣下的任性嗎?」
少校將撐在桌上的手抵在額前,用嘆息拭去前一刻的緊張感,然後一臉疲憊地問道。
「至少我……」
「屬下認為不可能。」
「很好,我……不,就某位高層人士的說法,從明天起,閣下就會跑去上學了。關於這一點──」
少校將鬱鬱抵在額前的雙手放到桌上,微微向前傾身。
「鷹崎少尉連同麾下小隊,以及鳶一少尉與麾下小隊從明天起,暫時陪同閣下去高中上學。」
「啊……?」
槙奈發出驚呼。這是當然,因為她至今不曾接到如此胡來的命令。
「……是要我們保護閣下?」槙奈訝異地問。
畢竟剛目擊音音過於異常的戰鬥能力。老實說,槙奈對是否需要保護音音抱持著疑問。
「就形式與名義上來說,閣下好歹是我們的主子,也是國內僅次於女王陛下的重要人物。就騎士團立場來講,我們非得派出隨扈不可。可是……」
少校嘆了一口氣,從皮椅站了起來。這是行事嚴謹的他少見的舉止。
「妳們最優先的行事準則,就是支援閣下與守住最低限度的機密。說起來有點丟人,但閣下欠缺一些日常生活該有的常識。最令我不安的就是她能否在進行團體生活的學校中好好與人相處。還有,她的異常體能絕不能被平民百姓知道。」
「這……這是為什麼?」
「因為她還是一個重要的外交籌碼,不能隨意展現那股力量。──況且就當下的蒼穹園來說,光是進行人體基因操作就觸犯好幾條法律了,批判的輿論自然越少越好。」
「…………」
雖然槙奈苦著臉點頭示意,驅真的表情卻毫無變化。
當然,驅真的心中已經有答案了。她不可能接下這道狗屁倒灶的命令。驅真必須從隔天開始請假,找出令在紗陷入異常的原因才行。
「少校──」
不過,就在話要講出口時,驅真發現一件事。
她在腦海重播方才目擊的音音打扮,發現制服上的校徽確實是──
「有問題嗎?鷹崎少尉。」
「──是,屬下想問個問題。方才閣下穿的制服,是我們要去的學校制服嗎?」
驅真將前一秒準備好的拒絕語句吞回去,拋出這個問題。
「對,我記得是這樣。」
「……那麼,屬下願意接下這道命令。」
「等一下,鷹崎妳在胡說什麼!?」
槙奈出聲抗議。
然而驅真卻沒有聽進去。這也是理所當然,因為驅真腦海內正攤開蒼穹園中央都地圖。具體而言,是在紗就讀的皓成大附小周圍的建築物景象。
方才音音所穿的,正是緊鄰小學的皓成大附屬高中制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