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穹女武神 5 - 書衣  

書名:蒼穹女武神 5

 

作者:橘公司

 

作者介紹:

 

橘公司(たちばなこうし)

目前定居東京,以第20屆「ファンタジア長篇小說大賞」準入選作品的本作出道。至今仍懷疑

得獎是否為某種整人惡作劇,抑或為這世界是一種幻想出來的現實,真正的自己說不定正沉睡

在維生膠囊中。嗚……看來到此為止了,發現真相的我正受到擁有不死之身的專員追──(記錄到此中斷。)

 

內文摘錄:

 

當驅真大傷腦筋時,冬香正不停撂倒擋住去路的眾騎士,緩緩接近騎士團廳舍。不能再遲疑下去了。

 

地宮院姊妹忽然悠閒說:

 

「呵呵呵,看來妳正在傷腦筋呢。」

 

「要不要告訴妳一個好法子?」

 

「……什麼?」

 

一訝異蹙眉,雙胞胎便以誇張動作指著其腰際。

 

「神器維克薩希翁是萬能願望實現裝置,我們剛剛提過這一點吧?」

 

「只要身為神明的妳出言相託,它即可賜予妳莫大的力量。」

 

驅真聞言,立刻看了剛收進槍套的斷刃菜刀一眼。

 

天由良與靈由良看著她的反應,詭異笑笑說:

 

「可是,為了讓維克薩希翁變成想要的形狀,」

 

「妳得完成先前因為嫌麻煩,結果省略不做的神明就職登記才行。」

 

「……哼,原來這才是妳們的目的。」

 

驅真不屑嘀咕。

 

「唔呼呼。哎呀,這件事其實不難。」

 

「只要決定成為神明之後的掌管範圍,」

 

「並收取往後要管理的迷宮鑰匙,」

 

「妳就能得到想要的力量囉?」

 

兩姊妹說完還噗哧竊笑。

 

驅真不耐煩地咂舌。看著兩人詭異笑容的她,有股自己被她們玩弄於股掌間的錯覺。

 

就連這副小女孩外表也一樣。驅真認為,即便兩姊妹打哈哈唬弄過去,知情的她們卻硬生生奪走自己的戰鬥力,想藉此逼迫自己完成就任神明的手續。

 

「……嘖。」

 

現在已經沒有其他方案可用了。假如不做點什麼,在紗肯定會被那個粗暴女帶走。

 

「……沒辦法,即使要我立刻就任也無妨。」

 

滿心不悅的驅真淺淺點頭答應。

 

等露出看好戲似的微笑後,天由良的右手和靈由良的左手互相擊掌。

 

擊掌處的空間霎時扭曲,跑出一個五十公分見方的彩色箱子。

 

「那是什麼?」

 

天由良和靈由良沒有回答,將箱子上部出示給驅真看。等看了才知道,上面有一個剛好能把手伸進去的洞。

 

「裡面放了一些球,」

 

「挑一顆妳中意的吧。」

 

「…………」

 

由於箱子內漆黑如墨,就算窺視其中也看不到任何東西。

 

即使詭異到不行,驅真仍把右手伸入箱子裡,還不知怎地感受到伸入液體般的輕微壓力。

 

她一邊蹙眉,一邊從裡面隨意抓住某顆球,將它拿出來。

 

大小如壘球的水藍色圓球畫著某種圖案。

 

「……糖果?」

 

驅真看著圓球上的糖球圖案,滿腦子問號。雙胞胎神隨即鼓掌說:

 

「恭喜。驅真,妳的神格與神名正式受到承認了。」

 

「從今以後,請妳自稱是排名第二十位的糖果之神:飴狂院‧驅真。」

 

「慢著,那是什麼古怪名號。」

 

無法充耳不聞的驅真出聲抗議。天由良與靈由良對這反應大感意外,左右對稱地歪歪頭。

 

「怎麼啦?」

 

「有問題嗎?」

 

「當然有問題。妳們說糖果?為何管理範圍會這麼有針對性?」

 

「抗議也沒用,」

 

「畢竟抽到就無法更改了。」

 

雙胞胎說著說著,用食指戳戳自己的臉頰。

 

「……我順便問一下,裡面又放了哪些球?」

 

「呃,這個嘛。」

 

「現在放了六角螺絲之神、紙箱之神、排風扇頑垢之神之類的球。」

 

「怎麼盡是些低階神。」

 

無法接受此說詞的驅真大表不滿。地宮院姊妹微微困擾嘆氣說:

 

「這也沒辦法。大部分好東西都有神明管理了。」

 

「所以只能請得到神之稱號的新人管理剩餘部分。其實糖果算是很不錯的大獎囉?」

 

縱使認為這是個糟糕透頂的選擇,驅真依然把不滿藏到心中,催促說:

 

「……唉,無妨。反正當上神明就可以使用神器了,對吧?」

 

「對。」

 

「當然可以。」

 

「那就沒問題了。快教我怎麼使用它。」

 

驅真毫不隱藏焦急之色,再度拔出菜刀逼問雙胞胎。

 

可是雙胞胎卻有如表示「請稍等」似的將手舉高,同時牽起驅真空著的另一隻手。

 

「……妳們想做什麼?」

 

兩姊妹看著瞇眼發問的驅真,在她手心上比劃起來。

 

閃耀光輝的金色鑰匙忽地出現,旋即有如被手心吸進去般消失。

 

「什──」

 

驅真短短叫了一聲,連忙揮開雙胞胎的手。雖然馬上仔細打量手背和手心,卻沒發現任何異狀。

 

「天由良、靈由良,妳們做了什麼?」

 

「唔呼呼,一開始不就說過了?現在起,妳是排名第二十位的神,」

 

「已經站在擁有永恆迷宮並測試人類的立場上了。」

 

「剛剛交給妳的,就是妳專屬的迷宮鑰匙。」

 

「妳可以隨意設定內裝、試煉內容以及出入條件。」

 

「還有,請記得將神之稱號賜給突破迷宮的人。」

 

「不過,妳可不能將試煉內容弄得太簡單哦?」

 

兩人再次噗哧竊笑。

 

「至於使用方式──」

 

「由於現在沒多少時間……」

 

天由良與靈由良再次豎起手指,抵在驅真額頭上。

 

「──?」

 

驅真不禁閉上雙眼──這是因為有股瞬間將視野化為雪白的衝擊來襲所致。

 

「這是……」

 

她愣愣嘀咕。那是股不可思議的感覺。

 

儘管很難形容──驅真卻瞬間獲得所有關於永恆迷宮的知識了。

 

開關門扉的方法、更改迷宮路線的方法、設定內部試煉的方法,還有援救淘汰者的方法,甚至隨意變更迷宮內裝擺設的方法──全在剎那間學習完成。

 

……唉,就算知道這些,驅真對神明的工作仍打不起興趣,但現在乖乖閉嘴才是上策。

 

「好奇妙的感覺。這也是妳們的力量?」

 

「正是。」驅真一扶著輕輕發疼的額頭看過去,兩人便出聲肯定。

 

「但是省略了不少過程。」

 

「這樣一來,手續算是完成了。」

 

「終於完成了。那麼……」

 

驅真將菜刀舉到雙胞胎面前。

 

兩姊妹默默碰了刀刃一下。手中的菜刀立刻如黏土般揪成一團,化為散發藍白光芒、材質不明的小多面體。想必這就是神器維克薩希翁的真面目。

 

也許是刀尖斷掉的影響,其美麗的表面有著些許裂痕。

 

「好,準備完成了。」

 

「請妳以神之名命令它吧。」

 

「……神之名啊。」

 

驅真輕輕咂舌,緊緊握住多面體。

 

「──飴狂院‧驅真在此下令。快給我打倒那女人──鷹崎冬香的力量。」

 

話聲方落,手心中的多面體立刻隨強光變形。

 

「……!」

 

刺眼強光令她不禁閉上雙眼。

 

手上於數响後傳來截然不同的觸感。那是──

 

「……這是什麼。」

 

驅真疑惑望著手中之物。

 

有枝約三十公分長的柄狀物從手心延伸出來,位於前端的心型組件綁著一條粉彩色大緞帶,兩側還有一對天使翅膀(附帶一提,愛心中央有一條非常不吉利的裂痕)。

 

原本覺得這設計很眼熟,但驅真立刻想到它是什麼東西。在電視以前播放過的女童向動畫裡,主角曾拿過相似的物品。

 

「哎呀哎呀。」

 

「這是……」

 

有些驚訝的天由良與靈由良挑挑柳眉。先前出現彩色箱子的空間再度扭曲,跑出一本厚重書籍來。

 

兩人翻閱書籍,指著書頁正中央處說:

 

「──這是神器維克薩希翁第一百二十五億三千四百萬零二十八形態。」

 

「天使的可愛糖糖魔法杖呢。」

 

「聽起來好像隨便取的名字。話說回來,它能變出那麼多種形態?」

 

連魔王那一百零八形態也相形失色的天文數字,讓驅真不自覺地瞇眼懷疑。

 

「是的,維克薩希翁會配合使用者的需求與神格高低,」

 

「產生一百八十四億種形態變化。」

 

「一百八十四億……?」

 

「是的。」

 

「就是184。」

 

真是一把和電話黑名單相似的神器。

 

「……我現在該怎麼做?直接將它當成鈍器使用?」

 

驅真謹慎揮動手上這把看似堅固卻不太重的魔法杖。

 

化為菜刀時,能力雖僅限於封鎖魔王的力量,但是效果奇佳。

 

既然驅真渴望擁有打倒冬香的力量,就算外表如此搞笑,它卻可能蘊含著一擊碎地的強大威力,所以不能隨便揮舞。

 

「請稍等片刻。由於維克薩希翁的形態固有能力過多,」

 

「再加上千年前便送去異世界之故,我們也不是記得很清楚。」

 

雙胞胎沉沉低吟,不停在書頁上尋找情報。

 

十幾秒後,兩人玩著髮絲抬頭說:

 

「久等了。那形態得借助動作和咒語才能發揮威力。」

 

「請妳跟著我們一起唸。」

 

天由良與靈由良把書往後一拋。但是書並沒有落地,而是停留在空中。

 

看在兩人眼中,如此奇蹟肯定跟折斷牙籤沒兩樣。兩姊妹毫無驕傲之情,只是左右對稱地張開雙手。

 

接著擺出單手拿著魔杖的姿勢,喃喃唸出──

 

「糖糖糖果棒棒糖!」

 

「MilkyTouch甜蜜變~~身!」

 

……這些台詞,還做出微微揮動魔法杖的動作,當場轉了一圈,以舊時代偶像才有的可愛姿勢收尾。

 

「……………………………………啊?」

 

腦筋打結的驅真放聲驚呼。

 

「哎呀哎呀,妳沒記下來嗎?」

 

「沒辦法,只好重來一──」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

 

然後制止再次擺出可愛動作的雙胞胎。

 

「……那些丟臉丟到家的咒語和動作是?」

 

雙胞胎此時才後知後覺的敲敲手心。

 

「話說回來,我們確實忘記說明了。」

 

「忘記向妳說明維克薩希翁的特性。」

 

「特性?」

 

「是的。」

 

「是的。」

 

「在神明製造出來的道具中,維克薩希翁擁有最多形態與效果。」

 

「其用途之廣泛,即使用無所不能來形容也不為過。」

 

「不過有個問題存在。」

 

「它是一把性格差勁的神器。」

 

「道具也有性格可言?」驅真並未做出如此粗淺的指謫,而是催促兩姊妹繼續說下去。

 

「比如說,希望能瞬時移動到遠處去,」

 

「它就變成一雙跑起來快如閃電,卻大量消耗體力的鞋子。」

 

「比如說,希望能擁有銅牆鐵壁般的防禦力,」

 

「它就變成一副可以阻擋所有攻擊,衣物卻全數透明化的鎧甲。」

 

「比如說,希望能封印惡人之力,」

 

「它就變成一把短到不行的刀子……諸如此類。」

 

天由良與靈由良搭配誇張的動作,一句句說著。

 

「所以我們稱呼那把神器為──」

 

「──『討厭鬼』。」

 

驅真的臉頰痙攣抽動。

 

「……話說這形態是?」

 

「嗯,這是可以得到強大戰鬥力,」

 

「卻要求以可愛姿勢與咒語作為代價的形態。」

 

「…………」

 

驅真失落地扶額低頭,無言以對。

 

 

 

 

 

 

「……等等,那傢伙是誰啊!」

 

身穿艾爾薩式天驅機關、手持霸槍「Deus‧Ex」的槙奈剛走出騎士團廳舍,立刻因上空的戰況而不禁喊了出來。

 

相較於單槍匹馬的入侵者,騎士團方面卻──光目測就出動五十名以上的人手。

 

明明以眾擊寡,空戰經驗豐富的眾騎士卻抓不住一名女性。──不,甚至連該女子經過之處,還可以看到無數失去動力的天驅機關,以及被撂倒的騎士。

 

「那模樣是……魔族?」

 

槙奈瞇眼打量入侵者的容貌。那長出翅膀、尖角與尾巴的外貌,和她前陣子於異世界目擊的魔族沒兩樣。

 

「這是來自雷賓休艾茲的攻擊嗎?怎麼可能……」

 

「鳶一少尉!」

 

後方在她嘀咕時傳來一聲呼喚。等回首一瞧,才知道是剛剛一起嘻鬧的鷹崎小隊員。她們各自騎在搭乘型天驅機關上,做好應戰準備了。

 

「情況如何?」

 

重新看向前方的槙奈發問。

 

「情況不太妙。我們完全擋不住入侵者。雖然沒人死亡,所有輕重傷患卻超過一百二十名。──為了在幾天後對付『城堡』,很多騎士被派到迎擊地點的前線基地去了。對方居然選在戰力最尷尬的時候找上門。」

 

最年長的薰如此回答。她把眼鏡換成運動用護目鏡,手持類似流星錘的空裝,騎著巴傑特式天驅機關。

 

飛在她左右側的沙紀和美榮補充說:

 

「情況不妙呀~~對方不用天驅機關也能飛在空中,還會從口中吐出光線吶。」

 

「而且對我們不理不睬。那、那是人類嗎?或者是……空獸?」

 

「……誰知道。」

 

槙奈在心中嘟噥「我也想問妳們」,擦掉臉頰的汗珠。汗水流過毫無吸水性的天驅機關表面,留下一抹水漬。

 

她們目前正位於騎士團廳舍正面入口處前方。

 

入侵者已經逼近到可以用肉眼確認的位置了。再這麼下去的話,不消數分鐘,對方就會殺到廳舍入口處。

 

「──看來我們是最後一道防線了。……鉤野、錐本、鎧塚,各位身手雖不如妳們家的公主大人,讓我有點不滿,但還是請妳們陪我一下吧。」

 

槙奈昂首瞪視天空,雙手緊握「Deus‧Ex」。

 

「騎士團總部乃蒼穹園的防衛象徵,絕不能被那個進化過程不明的傢伙碰到一絲一毫。」

 

「「「瞭解!」」」

 

接著在聽到三人回應當下以「翔」飛至上空。

 

槙奈一來到與入侵者相同的高度,馬上朝耳邊的對講機大吼:

 

「讓開!」

 

包圍入侵者的騎士人牆彷彿被震飛般,迅速讓出一條路。

 

槙奈把「Deus‧Ex」槍尖指向入侵者、將艾爾薩式加速到最高速,直直劃破天空。

 

「喔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Deus‧Ex」隨驚人氣勢刺向入侵者胴部──但女性僅是稍微扭扭胸部,霸槍槍刃就被一道透明鎧甲擋了下來。

 

「──!」

 

眼見女性想大手一揮地將自己打飛,槙奈被嚇得立刻抽身而退。

 

在此同時,繞至反方向的薰和沙紀朝入侵者死角發動奇襲。

 

「妳們──」

 

一臉不悅的女性輕輕喊了一聲,抽回攻擊槙奈的手,轉而迎擊薰和沙紀。她們和槙奈一樣,以天驅機關發動的突擊也被擋了下來。

 

宛如算準這時機般,從遠方飛來的子彈立刻命中女性側頭部──是美榮。

 

這發子彈大出女性意料之外。儘管沒傷到半根寒毛,她的頭部卻被打得歪向一邊。

 

「……嗚。」

 

「就是現在!」

 

沒看漏女性痛苦表情的槙奈揮動被擋下的「Deus‧Ex」,用槍柄猛力敲擊女性側腹。

 

「咕……」

 

入侵者痛苦扭動身體。

 

「被我猜中了!」

 

槙奈舔舔嘴唇。──這名女性以類似防禦盟術的力量保護身體,不過那只是自動結界罷了。

 

換言之,它不能完全擋下無法辨識的攻擊──至少槍柄的衝擊已經傷到她幾分了。

 

女性突然惡狠狠瞪著槙奈,大吸一口氣。

 

「────」

 

當她朝槙奈大大張嘴瞬間──視野立刻被一道紫色閃光填滿。

 

但槙奈早已趁機唸完輔助詠唱。

 

「──『鐵城』!」

 

身體四周隨即產生淡淡光膜。

 

勉強擋下女性發出的光線後,光膜消逝於空氣中。

 

結界盟術「鐵城」。

 

這是從異世界盟術師:阿絲堤娜處學到的盟術之一。

 

和阿絲堤娜相比,雖然強度、效果範圍和持續時間都差強人意,但是就初次用在實戰方面來說,表現還算出色。

 

女性和四周的眾騎士大感驚訝。

 

即便這反應給槙奈帶來微微快感,她依然開始輔助詠唱,以準備下一道盟術。

 

接著在眼前比劃手指,大喊:

 

『雷閃』!!

 

「什──!?」

 

槙奈的指尖迸出電擊。女性雖趕緊舉手阻擋卻無法全部擋下,只能忍痛將手抽回去。

 

「成功了!」

 

眼看攻擊相當成功,不想放過機會的槙奈準備追擊──

 

「──啊?」

 

卻因為腳被突然猛力拉了一下,進而失去平衡。

 

她的腳在不知不覺間,被女性臀部上的尾巴給纏住了。

 

等發現到這一點時,槙奈的身體已經被用力甩到地面上。

 

「咕、啊──」

 

衝擊竄過背部,肺部有如被壓扁的感覺湧了上來。槙奈身體受到天驅機關的飄浮特性影響,就此浮在不高不低的高度上。

 

她的矇矓雙眸見到數顆光球隨女性張開雙手的動作出現,一同攻擊散於四周的騎士們。

 

「唔哇……那是什麼……」

 

槙奈咳了幾聲,勉強爬起來。

 

數量占上風的騎士們幾乎全數被光球打飛。

 

女性不耐煩地撩撩頭髮,緩緩降落到地面上;剛在槙奈眼前落地便擰起她的領子,將臉龐靠得老近。

 

「──喂,臭傢伙。」

 

「……妳想做什麼……」

 

「這裡地位最高的人是妳吧?」

 

「啊……?妳在說什麼?」

 

槙奈強忍肋骨附近的痛楚,回瞪女性一眼。槙奈的階級是少尉,就算參加戰鬥的騎士中,有好幾位官階比她高的軍官……正確來說,其實應該有的。

 

「啊?我在問妳是不是最強的。」

 

「哼,那還真是榮幸……」

 

「……所以我問妳,那傢伙──佐間岡亮禪在哪裡?」

 

「啊?佐間岡少將?」

 

女性憤憤點頭。

 

「我才不知道他在哪裡。就算知道,我也不可能告訴妳。」

 

「……這樣啊。」

 

眼神突然冰冷許多的女性放開槙奈。

 

接著緊咬牙關,恨恨瞪著騎士團總部。

 

「妳對我沒用處了。我自己進去搜。」

 

說完便朝總部廳舍正面入口走去。

 

「慢──給我站住!」

 

即便出聲制止,卻因為撞到地面的傷勢尚未復原,導致槙奈無法採取行動。

 

就連四周也找不到可以擋下入侵者的騎士。放眼望去,只剩下受到痛擊、摀著肚子不停呻吟的同袍,以及一些躲得老遠、沒勇氣和她正面交戰的膽小鬼。

 

「誰來……阻止她……!」

 

正當槙奈將手伸向女性背影的瞬間。

 

 

 

「──站住!」

 

 

 

總部廳舍入口傳出女性的喝止聲。

 

入侵者、槙奈和四周的騎士們一同看過去。

 

「……啊?」

 

眼前的情景叫槙奈目瞪口呆。

 

該處出現四道身穿深紫色騎士制服、穿戴式天驅機關的人影,甚至還擺出模仿戰隊英雄的姿勢。

 

槙奈立刻認出其中一人是不久前,剛被自己雙腳踢飛的菜鳥騎士松永衛二。他站在從右數來第二個位置,擺出相當勇猛(卻毫無用處)的戰鬥姿勢。

 

「妳這齷齪的入侵者休想為所欲為!」

 

最右邊的光頭大漢全身使力,炫耀一身健美肌肉。

 

「哼!沒想到奉命前來中央都準備迎擊作戰時,竟然會遇上入侵者……也好,這算是個不錯的熱身運動。由我大鄉元治來捏碎妳吧!」

 

衛二左邊那位飛機頭纖瘦男子接著撥撥頭髮說:

 

「──哼。妳真是倒楣到令我同情啊。如果將攻擊延到明天,就不會遇上前往迎擊點的我們囉。讓我爽世寺直次既優雅又華麗地葬送妳吧。」

 

正當槙奈傻愣看著這一幕時,站在最左邊、刻意強調誘人雙峰的女性,揚起肥厚雙唇笑著說:

 

「嗯?妳蠻有個性的嘛。我不討厭,而且很中意妳唷。等等我魅島薰子會既溫柔又激情地玩、弄、妳」

 

「…………」

 

槙奈輕輕扶額,臉頰痙攣抽動。

 

衛二就算了,她萬萬沒想到其他三人會在此時現身。

 

他們是「鉞童子」大鄉元治。

 

「Noble Blood」爽世寺直次。

 

──以及「完熟女教師‧桃色參姦日」魅島薰子。

 

每一位都是各所屬基地的知名騎士……大概吧。

 

「……你們是誰。」

 

入侵者訝異……不對,是驚愕皺眉。即使難以承認,槙奈的心境卻跟她差不多。

 

眾騎士到底對入侵者的反應做出了何種判斷?只見他們自信滿滿笑著,一同蹬地衝向入侵者。

 

「唔哦哦哦哦哦哦!請妳看好了,驅真小姐啊啊啊啊!」

 

「潰滅吧啊啊啊!幻龍滅殺超波斬‧改!」

 

「吃我一記Hyper excellent‧Demon blood‧Viper!」

 

「唔呼呼呼,在我胸前安眠吧!」

 

騎士們發出各不相同的嘶吼,朝入侵者猛衝而去。

 

只見入侵者冷靜地大口吸氣。

 

「喝!」

 

短短吐出一道光束。

 

「「「「奴哇──!!」」」」

 

一齊發出哀號的四位騎士全被打趴到地上,一動也不動了。

 

心情複雜的入侵者抓抓後腦勺,再度朝總部廳舍邁開腳步。

 

忽然間──

 

 

 

「──站住!」

 

 

 

騎士團廳舍正面入口的屋簷上,再次傳出相同的喝止聲。

 

「「……!?」」

 

入侵者、槙奈與四周的騎士們全大感詫異。

 

由於屋簷上站著一位和場面不搭嘎、年約十二歲的小女孩之故,會有如此反應也無可厚非。

 

她的穿著更是令人吃驚。

 

其服裝由強調身體曲線的緊身上衣(袖子莫名大了一圈),與花邊多到不行的裙子組成,胸前還別著一顆閃閃發亮的糖果形大墜子。

 

不僅長長的黑髮用大緞帶綁成雙馬尾,手上更握著一把金光閃閃的魔法杖,而且它還莫名其妙地播放著激勵人心的配樂。

 

「甜美香味乃少女的證明。心宿正義之魂的我,今天要討伐邪惡!──糖糖驅真就此拜見!」

 

驅真她……好像豁出去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