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狩者遊戲-4-書衣-封面  

書名:靈狩者遊戲4

 

作者:草子信

 

作者介紹:

 

:草子信

 

金石堂、蘋果日報暢銷榜作家,2010年出道,

累計至今已出版超過30本輕小說,是極有實力的輕小說作者。

 

 插畫:九月紫

 

知名插畫家,近來在同人圈裡亦十分活躍,

作品線條纖細、用色大膽、風格亦多變。

所繪製之封面不分領域都十分受到讀者喜愛。

 

本書特色:

校園奇幻系輕小說

附錄故事人物插畫

 

內容摘錄:

 

解放了失魂花園的空間後,原本被濃密的白霧所壟罩、伸手不見五指的失魂花園,如今成了曝露在陽光之下的美麗草原,甚至還能夠清楚看見聳立在遠方的那幾株巨大植物。

 

與老鼠一同來到這裡的宇文秉,來回四處張望著,沒有見到變成石像的靈狩者們,也沒有見到蔡平蒿和解見等人,便鬆了口氣。

 

「看樣子他們已經順利把人都抬出去了。」

 

他看著空曠的草原,心裡輕鬆不少,原本他還以為那些人手腳沒這麼快,所以早就已經做好了被蔡平蒿他們追問的打算,不過照這樣子看來,應該不用煩惱這件事了。

 

解見跟讓他頭疼不已的蔡平蒿不在,他自然樂得開心,只不過,這樣也證實了卓以然在第二校舍見到的人,確實就是解見沒錯。原本他還是有些不確定自己猜得對不對,畢竟他跟卓以然並沒有很熟,唯一知道的就只有他那不服輸的個性,以及和解見是朋友這兩件事情而已。

 

說穿了,在來到這裡之前,他根本就沒想過自己會跟卓以然有交集,自然也就沒有特意去認識這個「同班同學」。因為他們兩個人所處的團體,是絲毫沒有任何交集的兩個世界。

 

不過他很慶幸自己第一個在這裡遇見的人是卓以然,要不是因為這一次「意外」,他恐怕也不會知道卓以然跟他這麼合得來。

 

所以,無論如何他都必須保護卓以然的安全,一起離開這裡,然後──在他們原本存在的那個世界裡,重新成為朋友。

 

握緊拳頭後,宇文秉抬起頭看著在草原中央的超大花群,將右手的拳頭舉起來,往左手掌心裡打了一拳,蓄勢待發的對著趴在他頭頂上的老鼠說:「準備好了沒?老鼠!」

 

「吵死了吱,我能說不好嗎?你都把我強行帶過來這裡了吱。」

 

「誰叫林道純那傢伙把班長綁走了,要是他沒這麼做,我也就不會強迫你帶我去找油紙傘。再說,你不是也希望我能夠阻止他嗎?」

 

「吱吱吱……」老鼠叫了幾聲,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不過語氣卻變好了一些,「我只負責帶路,不負責處理其他事情喔吱。」

 

「那樣就夠了,其他麻煩事情就交給我來吧!」

 

宇文秉舉起雙手,伸個懶腰後,快步跑進失魂花園的草地中,往那些巨大的花莖跑過去。

 

坐在他頭上的老鼠也如牠剛才答應宇文秉的,替他指引方向,果然比起第一次和卓以然他們來到這裡的時候還要來得順暢,幾乎沒有浪費掉任何時間,甚至還讓他順利繞過那些巨大昆蟲,免除了不必要的戰鬥。

 

縱使老鼠沒有明顯表現出牠內心的想法,但宇文秉卻仍然能夠從牠認真的態度中感覺得出,牠希望他能夠順利拿回油紙傘,替他阻止林道純。

 

他們雖然總是鬥嘴、互看不順眼,但此刻兩個人的目標是一致的。

 

「前面的石山底下就是小強的巢穴了。」

 

沒過多久,老鼠和宇文秉兩個人就已經來到石山附近,宇文秉雖然不記得路,但對四周的景象還是多多少少有點印象。如果不是老鼠帶路,光靠他一個人絕對沒辦法這麼順利的來到這裡。

 

花費的時間比他預計得還要少很多,也讓宇文秉開心得加快了腳步,來到石花綻放的洞窟前面,可是,眼前見到的景象卻讓他瞬間變了臉色。

 

「這、這……這是什麼東西啊?」

 

出現在宇文秉和老鼠面前的,是被落石完全堵住的洞口,但讓他們驚訝的主要原因,是那朵出現在落石堆中的巨大白色石花。

 

這朵石花和他之前見過的那些石花不太一樣,除了大小之外,這朵石花還像是心臟一樣,緩緩張縮著。它的花瓣幾乎能夠將洞口完全遮蓋住,花莖攀爬在落石堆上,將所有落石抓得死緊,而花蕊的部分則是有一個縮起身體來的小孩子,舒服地躺在花蕊中,四肢往腹部縮起。

 

「就是因為這朵花的關係,所以當時我才沒有辦法打破洞口的落石嗎?」

 

他跟卓以然關在裡面的時候,為了逃出去,曾經揮拳打過落石。可是當下他就馬上被一股力量反彈回去,洞口則是安然無恙,不過在那之後他的記憶就越來越模糊了,再醒過來時,人就已經跑到那個奇怪的地方去。

 

老鼠的反應與他相反,牠從宇文秉的頭頂上跳下來之後,爬上石花,仔細的看著那個小孩子的臉,皺起臉來。

 

「吱,這還真是有趣啊吱吱。」

 

「一點也不有趣吧!這這這這小鬼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你自己過來看就知道了吱。」

 

宇文秉眨眨眼,懷疑的看著老鼠一副等著看好戲的討厭模樣,但還是照著牠的話往前走過去,側頭看著這個小孩子的臉。

 

一見到這個小孩子的模樣,宇文秉頓時張大雙眼,往後退了好幾步,臉色蒼白的指著他放聲尖叫:「那那那那小鬼到底是什麼東西!」

 

那個小孩子根本就不能被稱作是人,模樣像被黑洞般的漩渦壟罩起來似地,與他躺著的那朵白色石花的形象相比,完全是極端的兩個世界。

 

本來就對靈異這類東西沒輒的宇文秉,這下真的是嚇到腿軟。他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這種科學無法證實的「東西」,想想一開始他還曾經被老鼠操控的傀儡妖嚇到尖叫。

 

早就知道宇文秉會有這種反應的老鼠吱吱笑著,滿意的看著宇文秉腿軟膽小的模樣,對他說:「你剛剛不是已經看到了嗎,幹嘛還問啊吱。」

 

宇文秉氣得指著牠大罵:「臭老鼠,你故意的吧!」

 

老鼠收起笑容,聳聳肩膀,表情嚴肅的從石花上面跳了下來。「誰叫你這麼膽小吱,這樣就嚇到腿軟。不過……這傢伙出現在這裡,是個麻煩的大問題呢吱。」

 

「什什什、什麼問、問題?」

 

宇文秉仍然有些害怕,想起剛才看見的那張臉,他就緊張得結巴。

 

「問題很大啊,如果不把他移開的話,就沒辦法進去洞窟裡面找你的武器了吱。」

 

「說說說說得也是!」

 

「你幹嘛臉色蒼白的一邊同意我的話,一邊後退啊吱。」

 

老鼠無奈的看著宇文秉硬是和這個小孩子保持「安全距離」,說什麼也不可能靠近的樣子,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就算是怕,也該有個限度吧,明明只要提到卓以然,就會天不怕地不怕的宇文秉,現在卻膽小如鼠的縮在角落裡,這種反差大到讓老鼠搖搖頭。

 

「吱吱,你不想拿回武器了吱?」

 

「我我我、我當然要拿、拿回回回來!」

 

「那就快點把這東西拔下來。」

 

「哎!我我我、我嗎?」宇文秉驚訝的指著自己的鼻子,臉色鐵青到已經看不見血色,路過的人搞不好還會誤以為他貧血。

 

老鼠不悅的將兩隻小手插在肥嘟嘟的身體上,直視著宇文秉不停顫抖的模樣,過了幾秒鐘之後才轉過身去,很無奈的對他甩了甩手。

 

「算了算了,我看還是我來吧,你這樣子不知道要耗掉多少時間才能夠處理掉這個東西。」

 

牠一甩尾巴,將兩隻強壯的傀儡妖召喚出來,分別站在牠的左右兩側後,很有自信的挺起胸膛,指著那朵花說道:「把這朵花給我摘下來吱!」

 

兩隻傀儡妖一聽見老鼠的命令,很快地舉起各自的武器,一鼓作氣的朝那朵白色石花揮下武器,但是在他們的武器距離這個小孩子的身體不到一公分距離時,一股力量瞬間飛出,將兩隻傀儡妖遠遠的彈飛,各自撞擊在旁邊的石牆以及巨大的花莖上面。

 

短短一瞬間的事情,讓老鼠和宇文秉都傻了眼,沒想到竟然會變成這樣。

 

他們呆滯的看著石花中的小孩子慢慢抖了抖肩膀,從花蕊中慢慢撐起了身體,疲倦的低著頭,將身體向前彎曲,站起身來。

 

他發出了聲音,但卻充滿著雜訊,什麼也聽不見,就好像是收訊不好的收音機一樣,可是老鼠卻是反應極快的往後轉身,一溜煙鑽進宇文秉的衣服裡面,說什麼也不肯探出頭來。

 

早就已經嚇傻的宇文秉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只能張大雙眼,恐懼的跌坐在地上,看著這個小孩子慢慢抬起頭──

 

但是,這個小孩子的面容已經不是剛才那種漩渦模樣,而是有著清楚的五官,重點是宇文秉總覺得這張臉,他好像在哪裡見過。

 

那不就是他自己嗎!嚴格說起來應該是小時候的他……但為什麼這個小孩子的臉會變成他的臉?自己看著自己的樣子還真奇怪。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這才是小強原本在這個失魂花園裡面的任務吱。」老鼠的聲音從他的衣服裡傳出來,替他解釋著:「我們之前拿的石花都不過是這傢伙的『卵』,等到長得這麼大之後,石花才算是『成熟』,而這時的石花也不再具有轉換空間的能力吱。」

 

「不再具有轉換空間的能力?這是什麼意思?」

 

「吱,失魂花園之所以會有這個稱呼,不是因為在裡面會迷路、出不來,而是來到這裡的靈狩者都會被小強培育出來的『孩子』吃掉吱。」

 

「吃、吃掉?這麼說起來,我是有聽班長說過,從失魂花園裡出來的人會變得很奇怪……這跟這有關係嗎?」

 

「吃掉那個靈狩者並且成為那個存在──這就是失魂花園吱,也是那個骯髒的蟑螂在這裡的『任務』吱。她和圓鏡的存在目的是相反的,也就是互相對立,圓鏡找來這裡的靈狩者都必須通過她的試煉,只有這樣,才能夠拿到離開這裡的鑰匙吱。」

 

「班長說過的鑰匙嗎……」

 

「也就是圓鏡一開始要你們來這裡找的東西。」

 

「具體來說那究竟是什麼?」宇文秉眨眨眼,實在不明白為什麼眼前這個小孩子會突然換上了自己的臉,也不懂為什麼他會在這裡。

 

如果說這個是白蟑螂設下的陷阱,那麼白蟑螂為什麼選擇離開失魂花園,跟他們站在同一陣線,還替他們修復許星河的身體?

 

白蟑螂真的是因為遇上姬蜂這個「意外」,而改變了原本自己存在的意義,幫助他們嗎?如果真的是這樣,照情況看下來的話──

 

「這個巨大石花會在這裡,該不會也是那個傢伙做的吧。」

 

「那個傢伙吱?」老鼠沒聽懂宇文秉的意思,忍不住好奇的問道:「你說的是誰?誰有這個能力隨便把小強的卵植入這面石牆裡吱?」

 

「……違規者。」

 

「違規……者……嗎……」老鼠沉默了幾秒鐘,頓時懂了。「如果是違規者的話那就有可能了吱。因為那個人是唯一一個能夠違反這個遊戲中所有規定的人吱。」

 

老鼠的話才剛說完,小孩的兩隻手臂就突然變化成兩把銳利的刀刃,揚起嘴角,朝宇文秉的方向砍了過來。

 

手上只有隨手帶來的掃把能夠反擊的宇文秉,知道普通的木頭根本就沒有辦法對抗他化作刀刃的手,只好選擇閃避,但小孩子的速度卻超出他的想像,他才剛踩穩腳步,刀刃就直逼眼前。

 

連手中的掃把都來不及拿起來的宇文秉,睜大雙眼看著刀口,「鏘」的一聲,一把巨大的斧頭當成了盾牌,插入他與小孩之間的地面,這才讓宇文秉有機會能夠往後跳上花莖,踩在葉子上面,稍作喘息。

 

小孩看見他逃到花莖上去,原本想追,但一個巨大的拳頭卻從天而降,小孩靈敏的閃避過去,瞪著在飛起的塵沙中,將斧頭從地面拔起來的巨大猩猩。

 

宇文秉看著巨大猩猩與小孩戰鬥,有些驚訝的低頭看著從胸前衣服裡鑽出頭來的老鼠,皺眉道:「我還以為你怕得不想跟他打。」

 

「開什麼玩笑啊吱,我可是這個世界的守護者,怎麼可能會退縮吱。」老鼠很不快的對宇文秉說著:「傀儡妖能夠不斷再生,但我不同,所以我得先保護好自己,才能夠踩穩腳步、放心去戰鬥吱。」

 

「所以你才會鑽到我的衣服裡。」

 

「因為這裡是最安全的地方吱。」

 

聽見牠這麼說,宇文秉不禁驚訝地眨眨眼,對牠說:「我可以把這句話當成是你在誇獎我嗎?」

 

「有時間想這種事情,還不如趕快把那朵石花毀掉吱!」

 

「知道了。」

 

宇文秉專心看著那個小孩與兩隻傀儡妖戰鬥的動作,見到他們與洞口有段距離後,便從花莖上跳下來,快步往洞窟跑過去。

 

石花花蕊中還在散發出淡淡的光芒,但比起剛才,白色的石花花瓣上多了一些斑點,好像快要枯萎的樣子,雖然宇文秉看著覺得有點怪異,但還是把手放上去,想要用蠻力把石花扳下來。

 

可是,這朵看起來快要枯萎的石花卻像是被強力膠緊緊黏在石頭上一樣,不管他怎麼用力拔都不為所動,簡直比石頭還硬。

 

他想起自己因為石花的關係,而沒有辦法打破洞窟的落石,帶卓以然離開洞窟的事情後,忍不住猜測道:「難道說,這個石花可以讓靈狩者的力量無效化嗎?」

 

「你問我我也不知道吱。」

 

老鼠很坦白的回答。

 

牠不是攻略者,對於這個世界裡隱藏的秘密一蓋不知,加上牠要做的事情只有保護圓鏡而已,所以牠向來不會去問圓鏡關於這個世界的事情。

 

現在牠倒是有些後悔自己當初沒有好好關心這件事,要是知道的話,或許就能夠解決眼前的窘境了。

 

「哇啊啊啊這樣該怎麼辦──不把這朵花拔掉的話,我就沒辦法進去洞窟裡啦!」宇文秉著急不已的搔著頭髮,怎麼樣也想不出辦法來。

 

他的力量沒辦法發揮作用的話,就沒辦法把這朵石花拔下來了!如果說是傀儡妖的話那道還有可能,但是他若沒有靈狩者的力量,就只是個普通的人類而已啊!

 

「喂,老鼠,我跟傀儡妖換個位置,我去跟小鬼戰鬥,傀儡妖來把這個石花拔掉。」

 

「做不到吱。」

 

「什麼做不到──要把黏得這麼緊的石花拔下來,除了你的傀儡妖之外,沒人有辦法啊!」

 

「跟你說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吱吱吱!」老鼠氣得從衣服裡抬起頭,指著宇文秉的下巴說:「如果說你有武器的話那倒是沒問題,但問題就在於你手上什麼也沒有!光是一把快要爛掉的掃把是沒有辦法跟那小鬼對抗的吱!」

 

「別小看掃把啦你!」

 

「這把掃把又不是鋼做的吱!」

 

雖然宇文秉很清楚老鼠的顧慮是正確的,但只有進入洞窟裡面,把油紙傘拿回來,他才有對抗那個小孩子的力量。

 

只要拿回油紙傘的話,那個小孩子的攻擊根本毫無威脅可言。

 

「啊啊啊,真麻煩!如果可以繞過這朵該死的石花就……咦?」

 

原本因為懊惱而隨口說說的宇文秉,忽然被自己脫口而出的話嚇了一跳,他眨眨眼睛,回頭看著那朵石花,再看看洞窟旁邊的牆壁,勾起嘴角。

 

他將手上拿著的掃把隨意扔在地上,扭緊拳頭,頗有自信的面向著石花旁邊的牆壁,自信滿滿的說道:「我還真是遲鈍啊,既然沒有發現這麼方便的方法。」

 

「吱?你你、你打算做什麼吱……」

 

不知道宇文秉想要做什麼的老鼠,緊張的把頭縮進他的衣服裡,同時間,宇文秉也已經舉起了拳頭,毫不手軟的用力重擊面前的岩壁。

 

堅硬的岩壁從他的拳頭打擊到的地方,漸漸開始龜裂,幾秒鐘的時間就垮了下來,而宇文秉的拳頭卻沒有停止,岩壁一邊龜裂的同時,不斷朝前方用力揮拳。

 

一眨眼,石花旁邊的岩壁已經被他打出一個通道來,繞過了被石花佔據的地方,從旁邊硬是開出了一個新的洞口,宇文秉和老鼠也成功的進入了洞窟之中。

 

宇文秉扭著肩膀,開心的勾起嘴角,對老鼠說道:「這樣快多了,你說是吧?」

 

「……你把別人的巢穴搞成這樣,臭蟑螂一定會氣瘋的吱。」老鼠無奈的看著牆壁上的大洞,嘆了一口氣。「算了,現在是非常時期。真虧你能夠想出這個方法來,不過,這種方法大概也只有你想得到吱。」

 

「喔喔喔!我的油紙傘!終於找到你了!」

 

完全沒有在聽老鼠說話的宇文秉,一見到躺在洞穴最裡面的油紙傘,馬上開心的朝它飛奔過去,緊緊的抱在懷中,用臉頰磨蹭它。

 

一奪回武器,宇文秉的膽子就大了起來,熟悉的將油紙傘當成棒球棍揮了兩下後,他將油紙傘放在肩膀上,手插著腰,自信滿滿的對老鼠說:「走了!老鼠!我們要去救班長了!」

 

「在這之前,先把洞口外那個小鬼給我解決了吱……」

 

「啊,差點忘了。」宇文秉嘿嘿笑了兩聲後,小跑步的從自己打出來的新洞口跑出去,才剛看見外面的風景,傀儡妖的巨大身體就從他的面前飛過去,全身癱軟的重擊在花莖上。

 

還沒來得及把注意力收回,宇文秉便看見刀刃從他身旁揮過來,想也沒想就舉起了油紙傘使勁一揮,那個小孩的身體便像是棒球一樣被擊出了全壘打,飛向天際。

 

「好,解決了。現在你可以帶我去找班長了吧?臭老鼠。」

 

花不到三秒鐘時間就把之前害他們困擾不已的小孩打飛,讓老鼠心裡有些不平衡的狠狠瞪了他一眼,但宇文秉卻很認真的看著牠,不容許牠說不。

 

這是實力上的差異,還是說,是因為現在的宇文秉只想著要救卓以然這件事,所以把其他事情都拋在腦後了?

 

說真的,牠還是搞不懂宇文秉這個男人,但實際上來說,宇文秉的力量的確是出乎常人的判斷。只是拿回武器而已,就能夠將不久前才逼得他們發瘋的小孩打飛,如果說這樣還不夠扯的話,牠真的不知道什麼才叫扯。

 

但是,看見宇文秉的表情,老鼠不免猜想,這個男人是不是什麼都沒注意到。

 

「盾」所持有的武器的確是「劍」的力量來源,但是,只有互相契合的「盾」與「劍」,才能夠將武器的力量發揮到最極致的狀況。

 

所以宇文秉的力量相差會如此懸殊,難道是因為他跟卓以然的契合度,而造成「武器」的強大,給了宇文秉這難以解釋的力量差異嗎?

 

老鼠對上宇文秉的雙眼,當下,牠的腦袋裡就只有這個想法而已。

 

「就連當初被稱為『最強』的那兩個人,也都沒有像你現在這種驚人的契合度,你跟卓以然……真的只是來到這裡之後才認識的吱?」

 

林道純與張靖兩個人認識三年,契合度也沒有這麼高,但卓以然與宇文秉只不過是認識了短短幾個月而已,就能有這種力量……這讓老鼠怎麼樣也想不透。

 

可是宇文秉卻很直接了當的回答:「這還用說,以前我跟班長只不過是同班同學而已,如果沒有發生這一切,我恐怕永遠都不會跟他有交集。」

 

「這麼聽起來的話,難道你對把你帶到這裡來的他充滿感激吱?」

 

「一半一半吧。」宇文秉搔著頭,不習慣說謊的他,很坦然地說出了自己的感覺跟想法,「我現在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跟班長一起離開這裡。」

 

「你的想法還真奇怪吱。」

 

「會嗎?可是我現在真的是這樣想的啊。」

 

「……你果然是個笨蛋啊吱。」老鼠搖搖頭,不再去考慮這件事,反而笑道:「笨蛋的想法就是跟別人不一樣,也許,我們都該像你一樣,單純的去思考一件事情,而不是將它複雜化吱。」

 

「我怎麼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宇文秉皺起眉頭,有聽沒有懂,但老鼠卻沒有開口解釋,一甩尾巴,將兩隻傀儡妖重新召喚回來後,對他說:「聽不懂就就去問你的搭檔吧,走,我帶你進入『鏡』中空間。」

 

「班長被帶去那了嗎。」聽見話題轉到卓以然的身上去,宇文秉立刻認真的向老鼠提問,握緊手中的油紙傘,做好了大戰一場的心理準備。

 

老鼠點點頭,看他自信滿滿的模樣,繼續說道:「嗯,我之前能夠隨時來到你們身邊,也是透過這個鏡中空間形成的通道,只不過,能夠開啟鏡中空間的,只有圓鏡。」

 

「真的沒有其他辦法可以進去嗎?」

 

「我是沒辦法,但利用你跟卓以然的聯繫,應該是可以吱。因為靈狩者是雙體共生的存在,你們之間的契合夠強烈的話,不管其中一人在什麼地方,另外一個人都能夠到對方的身邊去吱。」

 

「就跟在之前那個空間的時候一樣……」

 

「沒錯吱。」

 

「好!」宇文秉握緊了拳頭,找到進入的方法後,接下來就是最重要的了。

 

他轉過頭看著老鼠,認真的壓低雙眸,對牠說:「帶我去入口吧,我要去把班長帶回來!」

 

老鼠發出吱吱笑聲,重新爬回他的頭頂上去,指著前方。「那麼就先回第二校舍去吧吱,入口就在我們離開的地方。」

 

「廁所嗎──好!班長,你再等我一下子就好,我馬上就去把你救出來!」

 

宇文秉舉起右手,向天空大聲宣誓後,雙手擺成手刀模樣,迅速的往第二校舍的方向飛奔過去。

 

「喔喔喔喔喔班長我來了──」

 

「笨蛋!你別跑這麼快吱吱吱吱吱──」

 

無奈的老鼠,只能緊抓著宇文秉的頭髮,勉強不讓自己掉下去。

 

不只是力量,奪回武器後,宇文秉的跑步速度也比剛才快上兩倍。拿回武器後的「劍」真的有這種力量上的差別嗎,還是說,只有宇文秉是「特別」的?

 

可是,為什麼只有宇文秉和其他人不一樣?就算是「特殊靈」,力量的差異也不會有這麼大才對。

 

那麼,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宇文秉如此的與眾不同?

 

緊緊扒住宇文秉頭髮的老鼠,不斷反覆思考著這個問題,但終究還是得不到答案。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