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愉閨房-封面加isbn-封面    

書名:歡愉閨房

 

作者/高岡ミズミ

 

插畫/やまねあやの

 

作者簡介:

 

:高岡ミズミ

 

 小説家926日生天秤座O型。

 

19999月以小説ラキア11號刊載的《可愛いひと。》開始正式出道,另外著有多本同人誌。

 

 插畫:山根綾乃(やまねあやの

 

主要活躍於BL漫畫界,也常為小說繪製插畫,因其華麗纖細的畫風,在BL業界裡擁有極大的人氣,不管海內外都對其作品評價甚高。

 

本書特色:

高岡ミズミ老師的「歡愉」系列改稿重新出版,僅在同人誌內刊載的相關作品也全部收錄在內。

やまねあやの老師擔任插畫,大量美圖一次放送

 

內文摘錄:

 

在偌大的床上,熟睡的人兒翻了個身。

 

掌心突然碰到熟悉的溫暖觸感,他無意識的向後蹭了幾下,後頸的地方便傳來搔癢的感覺。維持睡眠中習慣曲起一條腿的姿勢,他不禁笑了出來。

 

絲綢床單滑順的觸感拂過肌膚時的感覺很舒服。

 

七月,正值炎熱的夏天中午。之所以能夠這麼舒服的享受賴床的樂趣,全都是因為昨晚開了一整晚的冷氣──既不熱也不冷,以肌膚相親來說是最好的溫度。

 

肌膚相親──肌膚相親。

 

「啊。」

 

他終於發現自己現在正被抱著,呈現跟身後的戀人肌膚相親的狀態。

 

「七生。」

 

呼喚他名字的,是帶點些微沙啞、但是卻溫柔又甜蜜的聲音。

 

「嗯嗯……唔嗯!」

 

每次一聽到這個聲音,他就覺得耳朵要融化了,不,用腦漿快流出來來形容或許還比較貼切吧。

 

「什麼……?」

 

他緩緩睜開眼皮之後才終於看清眼前的人。由於兩人的距離實在太近,瞬間便讓他一掃睡意,完全清醒過來。

 

「早安,你睡昏頭了?」

 

「……唔哇!」

 

他瞬間掀開身上的被單坐起身來,但是在完全起身之前,手腕就被拉住,再度向後落入棉被之中。

 

「明明剛剛還一副睡昏頭的樣子,看到我就清醒是怎麼回事。現在還沒到非起床不可的時間。」

 

「啊……可、可是巽先生……!」

 

「噓,先不要說話。」

 

巽將食指輕輕按在他微張的唇上。正在他不知所措之際,就看到巽熱情的雙唇帶著安穩的笑意貼了過來。

 

「那、那個……唔嗯!」

 

他雖然想著得快點說些什麼而再度張口,但是雙唇馬上便被堵住了。這次對方用的不是手指,而是唇。

 

「……唔咕……呼、嗯嗯!」

 

靈巧的舌頭就這麼撬開他的唇瓣探了進來,不放過任何一處的探索著。強烈的目眩感突然襲來,讓他忍不住抓緊了被單。

 

「牙齒不要咬那麼緊……來,嘴巴張開,七生。」

 

「唔唔唔……」

 

太狡猾了。

 

吻技加上聲音的聯合攻擊,他根本無從抵抗。

 

鼻息之間嗅到的是混合著一點點煙草味道、清甜又涼爽的柑橘香氣。

 

習慣裸睡的戀人將赤裸裸的肌膚更加貼近自己,他才想起昨天晚上,自己穿上睡衣沒多久之後就不小心睡著了。

 

接著他也感覺到從剛剛就拂在自己胸口的手掌,似乎開始了微妙的動作。

 

「……等……先等一下……!」

 

以大清早來說這樣的碰觸太超過了,這不禁讓他感到困惑,雖然這也不是只有今天早上才這樣,每天早上──不,不只早上,應該說每天比較正確吧。

 

已經可以說是性騷擾一般的行為之所以並沒有成立,當然是因為七生本人一點都不討厭的關係。

 

雖然還是有些困擾。

 

「為什麼?」

 

兩人之間的距離近到他眼睛無法對焦,只稍微看到巽不滿的撇了撇嘴。被巽這複雜的視線看得心虛,他的眼神也不禁游移了起來。

 

「為……為什麼……因為現在,才剛天亮……」

 

「跟白天還是晚上沒關係吧,戀人躺在同一張床上,要我不碰你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我說錯了嗎?」

 

「不、不是……與其說說錯……」

 

為什麼這個人總是可以這麼恬不知恥的講出這麼令人害羞的話。不,這其中比較有問題的,是早就知道巽是這樣的人,卻到現在還每每被他的言語挑逗得不知所措的自己。

 

大清早就被迫面對不斷從巽身上散發出來的濃郁費洛蒙,害他的心臟現在也擅自噗通噗通的跳得飛快。

 

「我……我說不定會因為心臟麻痺而早死……吧」

 

又或是馬上風……不,因為他們之間七生跨在上面的次數很少,所以應該說是馬下風才對。不管是哪一個,以結束人生的方式來看都不是很好聽的死法。

 

巽輕輕笑了。

 

「不用擔心,我也是啊。你看,心臟跳得這麼快呢。」

 

巽抓住七生的手撫上他的胸口。

 

直接感受到的心跳聲也讓七生更加興奮起來。

 

他已無法判斷這跳動的速度到底快不快,因為他全身現在就好像變成心臟一樣,隨著那股脈動越跳越急。

 

「七生──

 

 巽的唇又開始動作,從額頭移動到眼瞼,再來是鬢角、臉頰、鼻頭,照著順序落下親吻。

 

他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只感覺從胸口深處傳來一陣既甜蜜又難受的麻痺感,並且漸漸往全身擴散。

 

「巽……巽先……」

 

「七生,可以吧?」

 

什麼東西可以吧?他不會這麼問,因為他知道自己這麼一問之後,巽一定會認真用嘴巴回答的,那樣一來他就真的毫無反抗的餘地了。

 

不對,就算他保持沉默結果也是一樣的,到目前為止他一次也沒有嘗試過認真抵抗。

 

「啊、那個、巽先生……嗯……」

 

靈巧的手突然滑進他的大腿內側,肌膚接觸到巽手掌的溫度,令他不禁瑟縮了一下。

 

感覺到巽輕吐在頸窩的氣息之後,他除了依偎在巽的胸口以外,什麼事也做不了。

 

當巽輕輕吸吮該處時,他只感到一陣戰慄的痛感。

 

「唔……!」

 

「七生──

 

常常做到一半時就因為快感而無法思考的事也就算了,不過事前跟事後的親暱行為,不管經歷多少次,依然讓他感到不知所措。之前巽曾說過要他儘快習慣,但是跟巽做這種事的行為,他果然還是無法習慣。

 

事到如今也不用刻意去數兩人到底做過幾次,兩手的手指再乘以三或四可能都還不足以表達次數,但是他依然會緊張。

 

並不是針對做愛。

 

真要說起來,他這方面的經驗累積得並不比一般人少。

 

天生麗質的外在條件讓他從小就被他人稱讚很可愛,再加上在被女人圍繞的環境下長大,因此備受矚目這一點到二十五歲的現在依然絲毫沒有改變。

 

線條分明的雙眼皮、直挺的鼻樑、大小適中又形狀好看的雙唇,還有最令他驕傲的整體比例。

 

端正的臉龐美麗到令人不禁讚嘆造物主的巧手,以前甚至還常常被模特兒星探搭訕。

 

一百七十五公分配上標準體重,呈現八頭身的比例。

 

他似乎擁有所有人都羨慕的外表。

 

但是男生一超過二十歲之後,外表到底還有多少價值就不得不令人重新省思了。七生能夠真心為自己的外在條件感到驕傲也只持續到十五歲的時候,在那之後只要別人誇獎他的外表,聽起來就像在嘲笑他沒有內涵一樣,總讓他覺得不甘心。

 

接近自己的女生都只是看中自己的外表而已,這樣的想法令他陷入幾乎無法好好談一場戀愛的窘境,因此感到非常煩惱。

 

有人找他上床時雖然也會欣然接受,但另一方面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漸漸對自己讓他人感到羨慕的外表抱持著複雜的情緒。

 

要是沒遇到巽,繼續從事業務工作的話,他心中的疙瘩一定會越來越大。

 

「巽……巽先生……工作,該準備上班……唔嗯!」

 

「沒問題,時間還很充裕,武郎他馬上就會到了。」

 

「不、可是……昨天晚上也已經那樣……」

 

講到這裡他突然說不下去而緊閉雙唇,同時感到背脊熱了起來。

 

想起來了,想起昨天晚上自己羞恥的模樣。

 

依照巽的請求張開雙腿,還說出丟臉的台詞。

 

「已經──怎樣?

 

原本就很性感的雙唇更加淫猥的翹起嘴角,巽輕笑出聲。感到焦急的七生就連轉移話題都辦不到。

 

親吻著低頭不語的七生的額際,巽看起來相當愉悅,他用更加性感的聲音低喃道。

 

「如果覺得我很纏人的話,那都是七生的錯喔。誰叫你要擺出這麼可愛的表情,又用那麼可愛的聲音跟我撒嬌。」

 

「撒……撒嬌?我、我、我什麼時候!?」

 

隨著臉蛋刷的變紅,體溫也直線上升。

 

就算他早就知道巽可以自然的連續說出令人害羞的台詞,但是在這一瞬間,他突然寧願直接被殺死,也不想面對這簡直令他害羞得想死的話。

 

「嗯?奇怪?你那不是在撒嬌嗎?」

 

「……不,才不是,絕對不是!」

 

「那我訂正一下。」

 

巽突然用飽含誘惑力的眼神看著他,果不其然使他瞬間噤聲,嚥下一口唾液。

 

「是我跟你撒嬌。」

 

「……唔唔唔。」

 

「七生,再來一次。」

 

「……唔。」

 

如果說世界上真的有魔性之男的存在,指的一定就是巽了。

 

雖然他有時候也對自己竟然完全被馴服而感到無言,但即使是這樣,他依然無法拒絕。因為打從一開始,想要戰勝『華園的帝王』這個想法就是錯的。

 

「可以嗎?七生。」

 

「……只有一下下的話。」

 

於是他還是這麼回答了。雖然瞬間感覺到些許罪惡感,不過沒過多久他便無法思考這件事了。

 

「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