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再會-      

書名:  -再會-

 

作者/石澤克宜

 

作者簡介:

原作:トラボルタ

200712月於NICO NICO動畫網投稿『ピンクスパイター』,以VOCALOID作曲P的身分出道。使用VOCALOID虛擬主唱軟體系列02的「鏡音鈴」,調出的聲音水準之高足以被人加上“傳說的RIN Master”。以溫暖的曲調和極富故事性的歌詞組成溫柔鼓勵人心的曲子,此點頗受視聽者好評。

 

著:石澤克宜

編劇,曾做過作家及影像製作等工作,目前主要負責舞台劇的腳本。擔任舞台劇版『心』的編劇,也親自參與演出,更參加了ワンゴ主辦NICONICO音樂劇『ニコニコ東方見聞録』。詼諧及步調流暢的舞台效果很受觀眾喜愛。本書是以舞台劇的腳本做為基礎所創作的全新故事,此外還負責執筆VOCALOID小說『秘密警察 FILE:01-Escape-』。

 

本書特色:

  • VOCALOID殿堂級名曲小說化
  • 附錄故事人物插畫

 

內容介紹:

A.D.2012──為了藏匿即將被處分的少女型擬真機器人「二號機」,「佐原」搭上往北海道的渡輪,港邊還能看見「天本」送走「二號機」的身影……。

A.D.2501──前來搜索「心系統」的「乙(連)」雖然找到了「二號機(凜)」,卻因敵人的攻擊而失去意識。之後,有個男人發現埋在瓦礫裡、傷痕累累的乙,朝他伸出了手……。

 

內容摘要:

 

──忘了吧。

 

儘管死去的士兵很可憐,但這沒什麼好難過的。不管多少次,身體都能替換。只是將人工智能安裝在新的軀體裡,讓他們重新活過來罷了,僅會喪失至那時為止的記憶。反正那些記憶在記憶體容量所剩無幾時就會被全部消除,並重灌系統,它們並沒有值得留到此刻的價值。

 

有人說,人類一死,記憶就會隨同肉體消逝。沒有備份和預備,就這麼自世上消失得無影無蹤。感覺很不方便,不過生物好像都是這樣。他不曉得人類是否能接受這點,可惜現在也沒有能確認的方法了。這個時代中,早已沒有半個活人存在。

 

海斗沉默地走下斜坡。

 

他到底想去哪裡呢?乙如現在所示,手腳無法動彈,只能將自己全部交給海斗。

 

海斗走了將近一天一夜。

 

他的腳感覺不到疲累,只是沿著海邊持續前進,走過起伏眾多的丘陵地區,越過長著茂密樹林的山谷。

 

直到前方出現海岸線,才又順著山腳走。

 

「好了,快到囉!」

 

海斗邊走邊像鼓勵般對乙說。

 

視野彼端出現一座巨大的金字塔。

 

那棟建築物宛如梯形的山,黑色外觀反射陽光閃耀著。等到愈靠愈近,才發現外牆貼著黑色反射板。

 

「那是太陽能的受光設施,雖然早就沒在動了,不過零件還能用。多虧了那個,我們才能活下來。」

 

金字塔的下方堆著廢鐵,機器人的殘骸、車和船的零件就像垃圾場似地長長綿延。兩人像是要把它們縫起來似地在這些破爛的縫隙間前進,最後才抵達目的地。

 

「這是我的住處。」

 

那是棟藏在廢鐵山裡、以鋼骨與薄鐵板臨時搭建的小屋。

 

「我回來了!」

 

海斗在外頭一喊,入口的塑料布便被掀開,有個機器人自裡面探出頭來。她穿著黑色長版洋裝,有頭粉紅長髮,是個美到不適合這種垃圾堆積場的女性擬真型機器人。

 

「我回來啦,流歌,這是今天的收穫。」

 

海斗打開放著乙的袋子,流歌則看著他的動作微笑。

 

收穫指的是自己嗎──乙不禁為事態的發展感到不安。話說回來,海斗也沒說過要幫乙,被稱為流歌的機器人外表看上去是個漂亮的女性,但從剛剛開始就沒說過半句話,只是笑著,感覺很詭異,躺在來路上的機器人殘骸說不定就是被這兩人宰掉的。說到這裡,大家似乎都是被剝開皮膚、取出零件和拔走配線的樣子,搞不好他們都是這兩人為了活下去而犧牲掉的機器人。

 

──自己該不會到了個相當不得了的地方吧……?

 

被隨意放置在小房間角落的乙開始渾身發抖,並懼怕起自己的命運。

 

距離他再次啟動只過了一天又多一點,真是短暫的人生──不對,是機器人生。乙也要和散落在那座山丘的同伴一樣,走上同樣的道路。

 

橫豎某處現在一定有跟乙使用相同外殼、安裝相同人工智能的機器人正充滿朝氣地動作著。雖很羨慕,但目前的乙和那位精力充沛的乙是不同的乙,而且那位乙也不知道何時會如同自己這般,只剩下頭和胸部。何況既然身為機器人,一旦記憶體內塞滿記憶,又會被消除檔案,重新啟動,結果不就是一直重複這個步驟嗎──

 

乙思考著這些不重要的事,最終到達放棄的境界,只是露出恍惚的表情逃避現實。

 

「接合處一堆加上還有適性問題,不曉得能不能順利動作,不過也不能一直讓你維持這種狀態。」

 

海斗一面說,一面自房間深處抱來一台機器人。它有手有腳,卻缺了頭部。

 

「先暫時忍耐一下下。」

 

海斗開始著手分開乙的頸部和身體,他自乙的身上取出電池,切斷脖子的骨架,拔掉連結,然後切開一根根的電線。他是想把乙的頭接到那個機器人的身體上嗎?

 

「別擺出那種不安的表情啦,我沒打算害你,嚴格來說還是準備幫你呢。」

 

聽到他這番話,乙這才放心地鬆了一口氣。總之,看樣子他目前並沒有馬上殺了乙的企圖。

 

海斗用刀子切割並剝開乙的矽製皮膚,打開位於後腦勺的管理介面。

 

「啊,這裡好像被什麼打到過,帶狀電纜歪掉了。流歌,把那個工具箱拿過來給我。」

 

流歌照著海斗說的,緩緩推來一個附有滾輪的大工具箱。

 

「謝啦,流歌。」

 

她從剛才到現在連一句話都沒說,說不定是和乙一樣無法說話。她默默地隨著海斗的指示遞過工具與零件,有時還會幫忙配製線路和底座。總是露著溫柔笑容的她在乙被修理的期間,一直於旁看著。

 

「你很在意流歌嗎?」

 

乙焦急地移開視線,沒想到這動作反倒更不自然,使海斗笑了出來。

 

「很漂亮吧?要把流歌盡量做得合乎她自己的想像很不容易耶,不過我還稍稍混了點自己的喜好進去。女性型擬真機器人很貴重,所以沒有零件。還有啊,收集白皙的矽花了我好大的一番工夫呢。」

 

海斗輕輕撫摸流歌的腦袋。

 

「她是我的最高傑作。對吧,流歌?」

 

「什麼?」

 

 

 

這是乙第一次聽到流歌的聲音。

 

「我說,流歌是我最棒的傑作。」

 

「謝謝你,薰。」

 

薰?

 

海斗笑著點頭,流歌叫他薰是怎麼回事?

 

「……流歌沒有等同頭腦的部分,因此她無法記憶,記憶體裡只存著預先塞進去的知識,只會說以前的事。」

 

乙睜大眼睛看著流歌,明明從外表看起來製造得十分精細……

 

「薰是創造流歌之人的名字,她好像也最喜歡這個叫薰的傢伙,我只能過著嫉妒他的每一天……不過幸好她以為我就是那位薰先生。」

 

流歌就算聽了這番話,也沒什麼特別的反應。

 

「……其實我是以流歌的記憶做基礎,把自己的外型改得跟薰差不多。」

 

海斗對乙露出賊笑。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流歌為什麼會動。她似乎只是個終端裝置,和位於別處的本體進行通訊。我認為只要把記憶體連上本體,就能維持她的記憶,可是就是不知道本體在哪裡,雖然我是有頭緒了……」

 

海斗的手指插入管理介面深處,拉出帶狀電纜。

 

「……喂,看樣子有可能恢復你的記憶囉。」

 

──真的嗎!

 

「只是電線的接頭壞了,記憶體本身沒有問題。」

 

若是能喚回記憶,應該就能知道那座山丘的廢墟發生了何事,還有自己為什麼會在那裡。

 

「只要接上,大概就能想起直到剛剛的記憶。你想怎麼做?」

 

乙點點頭,因為頸部的骨架已被切斷,只能聽見馬達空轉的聲音,可他的意思還是傳達給了海斗。

 

「你確定?有可能是很悲慘的記憶喔?別想起來搞不好還比較幸福。」

 

海斗把乙的臉轉向自己,像是想以表情來判斷他的意志。乙再次頷首,這次他也在眼上使力,將強烈的意志含於目光中。

 

「我知道了,可是我這裡沒有連結記憶體的備份電線,得去附近找找,等我一下……流歌,拜託妳看家。」

 

流歌點點頭。

 

海斗出門後,房裡只剩乙和流歌兩人。

 

管理介面就這樣敞開,只剩頭部的他無法改變臉的方向。正前方恰好就是流歌的臉,她望著乙微笑。她應該比乙的設定年齡大吧,長相流露些許成人氣息,十分美麗。

 

──沒有頭腦的意思是指,也沒有記憶領域嗎?

 

也就是說,在這瞬間發生的事,只要過了現在她就會忘掉。

 

乙試著對她笑,因沒法出聲,看上去可能像在傻笑,但反正她記不起來,就算他盡情地做鬼臉也沒關係。

 

流歌也對他回以微笑。

 

乙盡可能地將嘴角斜拉至極限,朝流歌擺出一張翻白眼的怪臉。流歌睜大眼,哈哈笑了起來。

 

「連的表情好有趣。」

 

她這麼說。

 

──咦?連是在指誰?我叫做乙耶。

 

流歌只是瞇細了眼,一直笑著。

 

──這樣啊,是把我跟誰搞錯了吧。

 

就像她把海斗和薰搞混了一樣,在她的初期檔案中,那位叫連的人物和乙很相似。

 

連到底是誰?與她又是什麼關係?

 

「薰和連的感情真好呢──」

 

流歌還記得自己被製造出來時的記憶,那麼薰和連就是當時存在於她身邊的人物。

 

乙不禁忘了自己無法出聲,打算向流歌搭話。

 

──妳為什麼會被做出來?連是人類?還是機器人?

 

下顎的馬達低低作響。

 

乙的疑問自然無法傳達給流歌。

 

流歌對乙微笑。

她所知道的是,幾百年前創造出自己的人類們的故事。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