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石3封面        

書名:吉石駕到 3

 

作者:李微

 

繪者:綠川明

 

作者簡介:

:李微

 

在言情時以「葆琳」、BL時代以「李葳」的筆名出版過許多小說,從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了創作生涯,至今仍未間斷。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著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為筆名創作輕小說。養著三公一母貓,過著與貓同樂的自在生活。

 

插畫:綠川明

 

作品散見於台灣與日本,在台灣有當言語化為泡沫》、《虎宴》等,在日本則有《鐘》、《CATHARINA》,目前進行中之原創作品為《喪服淑女》。第二屆「開拓極短篇原創大賞」插畫組佳作得主,畫風細膩華麗,又帶點透明感,至今人氣仍不斷攀升中。

 

本書特色:

●「李葳、葆琳」跨足輕小說界首部作品

  • ●附錄故事人物插畫

 

內容介紹:

被隋族護法們抓走、帶回大本營的隋悉華,在隋族長老們共同審議後,最終遭到了審判。

 

對此事一無所知的林漢吉,深信他親愛的哥哥一定還活著。但不管始玄武如何刺探,得到的答案都只有一個:「隋悉華這個名字,已經從隋族的名單中被刪除了。」

 

名字被刪除即意味著死亡——林漢吉不願接受這個可能性,哥哥還等著自己去救他——只要堅持尋找,就一定還有希望。

 

為了準備之後的旅程,林漢吉回到了暌違數個月的家。原本以為久未付房租應該早已被搬空的房間,沒想到竟奇蹟似地保持原樣,而從代為「看家」的吳裕治口中,更是吐出了驚人的消息。

代替自己付房租並照料一切的——居然是身體還被凍在冰原裡、生死不明的「大騰哥」!

 

 

內容摘要:

 

 

即使事發超過半年以上,許多人心裡仍留著創傷症候群的陰影,任何一點小事,譬如剛才的餘震,就可能觸發強烈反應。輕則頭暈目眩、無法喘息,重者休克——這些都是我這幾個月透過方便的電腦資料庫,所習得的相關醫學常識。

 

「……」靜悄無聲。

 

該不會是昏倒在哪個地方吧?

 

「漢吉!你沒聽見哥哥的聲音嗎?」

 

一耙汗濕的瀏海,我醒悟到自己正在「煩躁」、「不滿」。這是以前的我從未體驗過的情緒,第一次知道無能為力是什麼滋味。

 

人類不像隋族身輕如燕,笨重遲鈍身軀限制人一天的行動範圍,無法隨心所欲的上天下海。

 

人類也不像隋族,能透過同族間的快速連結,快速地將情報傳達出去,共享消化,將微小的腦容量發揮到百分之百,以分工合作的處理方式,戰勝容量小的缺陷。空有龐大的腦容量,個體的情報收集力卻比烏龜爬還慢,導致大腦經常空置浪費,往往在最需要的時候派不上用場。。

 

光是這兩點就顯現了人類有多沒用——比我過去所想像的,無能上千倍、萬倍。可是弱化人類的最大主因,是他們百病叢生的情感問題——也就是一天二十四小時都縈繞著他們心思的七情六欲。

 

事情沒有按照預期的步調進行時,自然會困惑不解或生氣;面對不曾經驗過的事物時,自然會出現恐懼或興奮的反應。

 

我不是沒有情緒,可是情緒對於我們隋族處事應對的影響,僅止於風吹水痕過,不僅波動極小,轉眼便會被體內的管理機制消化掉。

 

反觀人類,卻無時不刻都扛著各種情緒的包袱在運作。一毛錢、一餐飯,一個與自身毫無關聯的八卦,都可以讓人類停頓思考,成了一隻靠情緒駕駛的暴走生物。

 

縱使最佳方案擺在面前,只要與他們的情感或關係相違背,他們也會以自己的喜好為優先,而放棄最合理、最快速的處理方式。整個地表世界的混亂、戰爭與人禍的橫行,正是人類無能的最佳明證。

 

一想到自己待在這身體之中,似乎也漸漸染上人類無能的毛病,我就不禁打了個哆嗦。

 

保持冷靜,不可以受人類情緒的影響,現在不是感嘆麻煩不麻煩的時候,不可以忘記自己留在這裡的目的。

 

「漢吉……」

 

放緩音調,我再一次搜找著屋內,確定他沒昏死在屋內,那應該就是受到驚嚇躲起來而已。儘管一部分的我懷疑他是不是跑出屋外?但是我的直覺卻告訴我,他在這兒,就在房子裡,哪裡也沒去。

 

「哥哥從媽媽那邊回來了。你不想知道媽媽讓我買什麼東西回來給你吃嗎?媽媽說這是你最愛的……再不出來,它就要融化了喔。」

 

誘惑著小貓小狗般,我故意把手中的塑膠袋弄得咔沙咔沙響。

 

快出來吧!

 

我在內心呼喚著。其實人類小孩真的和一般小動物也沒什麼兩樣,兩者一樣靠著本能在過活。

 

讓我看看你是否平安無事,讓我檢查一下你的心跳。

 

「……好吧。」等了又等,不見半點新動靜,我決定下個賭注。「看樣子漢吉不在家。這麼好吃的東西,要是融化掉就太可惜了,我自己一個人把它全部吃掉,不留給漢吉囉。」

 

坐在空無一人的餐桌前,從袋子裡拿出那一盒點心,喀啦喀啦地搖一搖,再慢慢地撕開包裝紙。我想只要他待在屋內,以他的耳力應該不會漏聽,這叫人難以抗拒的甜點聲響。

 

這是最後的賭注,要是這也行不通,我只好使出壓軸手段。

 

脫離這具身體,恢復我隋族的原型,靠著我對自身組織的嗅覺,要找出另一部分的我在哪裡是易如反掌的事。

 

之所以沒有立刻採用這最有效的方式,純粹是擔心那人類小鬼有可能看到我抽離身體之後的狀況——即使他看不到透明無色的「我」,但看到這具陳元騰的身體突然倒下,一動也不動,必定會受到驚嚇。

 

就在我拆開鋁箔包裝紙,打算將那顆圓滾滾的大巧克力塞進嘴巴的時候——「喀答」。

 

一個小小的腦袋瓜子,從鐵門與玄關鞋箱間的小空隙探出來。圓滾滾的黑瞳釀著薄薄水氣,緊咬著下唇的兩顆小門牙,缺氧泛紅的雙頰,讓他宛如一隻粉紅色小兔子。

 

我不禁笑了。

 

 

 

——等等,為什麼我會想笑呢?是我控制臉部筋肉的機制出問題嗎?

 

「……你吃……你把巧克巧克吃掉了嗎?」

 

在我發愣的時候,已經自己送上門的小鬼頭,眼巴巴地抬眼看著我問。那雙發亮眼睛裡面的渴望,單純而直接,完全像個上鉤的呆萌小動物,會讓人忍不住要發出會心一笑的可愛小動物。

 

這新鮮的感動,是來自人類腦細胞對我的影響嗎?佔據著人類身體越久,對我產生的影響會越大?我自身反被人類給……同化了?我得將這些變化記錄下來,作為日後的參考。

 

「……你、你吃掉漢吉的巧克巧克?」

 

或許是誤解我的沉默,小鬼頭的眼睛越來越紅了。

 

故意嘆口氣,我一手迅速把糖果藏起來,一手搖了搖空袋子。

 

「誰叫漢吉不快點出來。聽到有餘震發生,哥哥我可是一直很擔心漢吉,怕你一個人在家會害怕。」

 

「我……漢吉是大哥哥了。大哥哥不可以害怕,媽……媽媽說的。」

 

明明怕得聲音都發抖,還要假裝自己不怕?好個怪異的人類小孩。

 

不分種族,在那個動物界都一樣。忍耐是成年人的工作。小孩只要像個小孩一樣,想吃就吃、想睡就睡,想玩就玩,靠本能而活就可以了。

 

人類小鬼拚命地皺著鼻子,努力不讓眼淚掉下來,戀戀不捨地看著空空如也的袋子說:「哥哥不可以哭,我答應媽媽要保護弟迪和媽媽。」

 

「這樣啊?」

 

半年前林含咲生下了次子之後,幾乎沒多少時間照顧長男。或許是母親想移轉兒子的注意力,不想讓他產生被冷落的感覺,刻意賦予他長男的責任感。

 

人類小鬼還小,不可能懂得他母親這番用心良苦。儘管如此,他依然把約定記得牢牢的。看著小鬼那雙細瘦得像火柴棒的小腿和小手臂,這麼脆弱又易折的生命體,竟然已經想要承擔責任?不可思議。

 

「我知道,漢吉是個勇敢的大哥哥。」

 

我將包著巧克力球的手掌,伸到他面前,緩緩地打開手心。「來,這是給勇敢哥哥的獎勵喔。」

 

嘩地張大眼睛,打轉的淚水跟著掉下來,小臉蛋漾開大大的笑容,露出換牙中而缺角的一排小白牙。

 

又哭又笑的,真是個怪表情。

 

「我可以全部吃掉嗎!」

 

忘記方才口口聲聲自稱的「漢吉是大哥哥」,人類小鬼終於露出了像是小鬼頭該有的一面。

 

「當然。不止這一顆,還有這些全部都是要給漢吉吃的。」我丟開空塑膠袋,從我的包包中取出其他幾顆巧克力球,拍拍他的腦袋說。

 

「哇!」高興地捧著糖球,繞著我開始手舞足蹈。那樣子說有多可愛就有多可愛。「謝謝……」他突然停下來,有些害羞地看著我。「大……騰哥哥?」

 

這還是第一次他自己主動喊我「哥哥」。之前他看到我就像是看到鬼一樣,總是怕生、害羞地躲在他母親身後,等到他母親提醒「怎麼沒有叫哥哥?」,他才小聲地向我打招呼。

 

這一聲「哥哥」,意味著這個人類小鬼真的接納我了。

 

感覺這九個月吃盡許多未曾預期的苦頭,借用這具身軀所必須克服的許多艱辛挑戰,那些辛苦的回憶,突然都變得不是那麼緊要。

 

我蹲下來,與人類小鬼視線平行,一笑。「嗯,沒錯,漢吉。我是漢吉的哥哥,所以漢吉保護弟迪和媽媽,哥哥我就保護漢吉,漢吉有什麼事都可以找哥哥幫忙,跟哥哥講。這樣子好不好?」

 

渾圓的黑瞳,彷彿兩顆黑鑽一樣閃耀著。「好……嗯!好!!

 

欸,這麼一件小事,值得你笑得這麼高興嗎?我無言地伸出手,把人類小鬼的頭髮搓得亂七八糟。

 

我以為他會出聲抗議,人類小鬼卻把我的舉動當作遊戲,格格地笑個不停。叫人忍不住要掐掐他紅通通的臉頰。

 

小鬼臉皮底下流經過的溫暖血液,傳來了純粹愉快的心情,與我的組織共鳴,像一道沁涼的水流,平撫燥熱氣候的煩悶。

 

嗯,看樣子我放在人類小鬼體內的機關,維持著正常的運作,忠實地守護著小鬼的心臟,餘震沒給他帶來多大影響。

 

不對。

 

想了想,我推翻自己的結論。不是沒有影響,應該是拿到他最愛的巧克力糖球的興奮,與我回來陪伴的安心感,讓他一時忘記餘震這件事而已。說不定晚上睡著之後,症狀才會出現?

 

邊盯著小鬼一口口咬著巧克力糖球,像是松鼠在嗑著栗子的專心表情,我腦海中浮現的是他胸口裡面,那顆被始禦東留下的守石,以及我的組織所包裹著,方能持續跳動的心臟。

 

慎重起見,晚一點哄小鬼去午睡的時候,再潛入體內仔細檢查一番。

 

畢竟這小鬼是頭一個靠著隋族、始族共同聯手救治而生存下來的人類,說他是我們兩族間的奇蹟橋樑也不為過。

 

儘管他的存在象徵著一個我族與隋族,共同合作的新可能,我卻不敢將此事回報給上司。因為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頭號實驗品,也意味著他對兩族而言是破壞禁忌、不見容於世的違禁品。

 

倘若上頭決定中止這個實驗,將一切資料抹煞,我沒有把握能說服上司讓人類小鬼保住一命——守住我對禦東的承諾。

 

所以,這一切都要靠我自己的力量達成,不詢問他人的意見,不依靠族裡的力量,不讓任何人知道人類小鬼的祕密……死都不能傳出去。

 

 

 

很遺憾地。

 

現在我即將死去。

 

漢吉。我要再說一次……對不起……我……守不住你的祕密了。

 

很快地他們會派人出去追殺你,不過,你身邊的還有那個臭石頭在,暫時不會有問題才對。

 

你要好好把握這剩下的一口氣,為自己而活,不可以像我一樣。好嗎?

 

再見了,漢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