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掉死神的少女 下 - 封面  

書名:吃掉死神的少女 下

 

作者/七澤またり

 

作者簡介:

 七澤またり

日本大型小說投稿網站「小説家になろう」人氣作家。

非常愛喝咖啡的人,不過茶也很喜歡。

 

本書特色:

  • 小說網站高人氣作品書籍化!
  • 深度描寫戰爭與人性。
  • 故事性完整,劇情動人。
  • 精彩大結局!

 

 

內文摘錄:

 

雪拉神情恍惚,和騎兵隊數人坐在田地前面。

 

雪拉不時差點昏迷,騎兵隊在後方攙扶著她。

 

人類如果只喝水,大概可以撐兩、三個月才餓死。

 

食慾旺盛的雪拉,衰弱程度比其他士兵更嚴重,光看就知道處於危險狀態。臉頰消瘦,身體甚至無法自由活動。

 

不過還能戰鬥。雪拉緊握身旁的鐮刀。

 

一天減為只吃一餐,守城開始至今一個半月,餐點內容也慘不忍睹。

 

雪拉旁邊的盤子上,擺著撕成小石頭大的一塊麵包。

 

碗裡注入大量液體。是清湯。不是稀釋如水的湯,是水。

 

正確來說,是加入少許鹽調味的水。似乎聽得見廚師苦惱的嘆息聲。

 

雪拉以顫抖的手拿起這一小塊麵包,輕輕送入嘴裡,花時間反覆咀嚼。

 

直到再也沒味道、再也沒得嚼才吞下肚。

 

「真好吃呢。」

 

雪拉微微一笑。看不下去的騎兵隊員們開口了。

 

「上校,不介意的話,請用我們的──」

 

「不要。」

 

雪拉用力推回隊員遞出的麵包,不願意拿走同伴的食物。她以鹽水漱口之後吐掉。

 

這不是食物,只是水。雪拉疲憊地靠在騎兵隊員身上。

 

「上校,求求您,請吃這個吧。上校比我們更需要營養,所以……」

 

「不要。」

 

「上校!」

 

「不要,死也不要。我絕對不吃。」

 

雪拉強硬拒絕部下們的要求,只吃分配到的食物。

 

雪拉是高階軍官,分配到的量比低階軍官多,但她只吃和騎兵隊員相同的份量。

 

她不願意只有自己吃得多,更不可能拿走他人的少許食物。

 

只有這種事她做不到,她做不出和反叛軍相同的事。那些傢伙是號稱為人民戰鬥,卻搶走人民物資的人渣。

 

「……要是,能早點吃,就好了。」

 

眼前的作物還沒結果,不知道多久才會結果。

 

雪拉在騎兵隊員的攙扶之下,專注看著田地。

 

──這幅光景使得卡妲莉娜下定決心。

 

 

 

當晚,卡妲莉娜等到哨兵以外的人們安靜熟睡之後,動身準備離開要塞。

 

她要使用魔法跳下城牆,以不熟練的隱身術潛入敵陣。

 

目標是補給隊。如果是從反叛軍搶來的食物,雪拉肯定會吃。

 

要是維持現狀,雪拉將會營養不良而死。

 

即使將殺掉軍馬的肉端上桌,她應該也拒吃吧。

 

「死神」餓死,實在不好笑。卡妲莉娜待在雪拉身旁不是為了見證這種死。

 

卡妲莉娜整理好裝備,從城牆窺視周圍狀況的時候……。

 

「喲,三更半夜和男人幽會嗎?還是在觀星?」

 

傳來一個低沉的男性聲音。卡妲莉娜一瞪,對方就揮手打招呼。是來自瑪德洛斯的笨男人達拉斯.瑪德洛斯。

 

「……愛怎麼做是我的自由吧?別管我。」

 

「在軍隊裡,軍階不是絕對標準嗎?」

 

「你不是自己否定了?所以我也要這麼做。」

 

「是是是,你這女人真倔強。」

 

達拉斯拿出酒瓶喝了一口,瓶裡當然是水。

 

「有什麼事?」

 

卡妲莉娜提高警覺輕觸眼鏡。

 

「嗯,沒事,只是看到可疑人影覺得不對勁,如此而已。無論妳想做什麼,我都不會阻止,畢竟我也是這樣來到這裡的。」

 

「這樣啊。那我走了。」

 

「總之,小心點。就算運氣不好,我們也遲早會重逢,只是早晚問題,到時候我會好好對上校解釋,所以不用擔心。」

 

達拉斯知道阻止也沒用,聳肩轉身離開。卡妲莉娜從後方叫住他。

 

「如果……如果我沒回來,上校就拜託你了。沒副官終究是不成體統。」

 

「喂喂喂,饒了我吧,我差點被上校砍掉腦袋耶?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達拉斯按住脖子,卡妲莉娜見狀不禁笑了。

 

「那就算了,看來果然只有我能勝任。」

 

「就是這麼回事。那麼,路上小心。還有,那條粉紅緞帶不適合妳。」

 

達拉斯朝卡妲莉娜的緞帶一瞥,舉手道別之後離開。

 

「……多管閒事。」

 

卡妲莉娜取出手杖蓄積魔力。

 

她打算強化腿力跳下城牆,回來時爬繩梯。必須保留最底限的魔力才行。雖然怎麼想都是艱難的任務,但她非做不可。

 

(……早知如此,不只是死靈法術,也應該學習其他魔法才對)

 

卡妲莉娜吸口氣睜大雙眼,從裘洛斯要塞出擊。

 

 

 

──卡妲莉娜.努貝斯從這天晚上失蹤,再也沒有活著回到裘洛斯要塞。

 

 

 

雪拉收到卡妲莉娜戰死的消息,土黃色的臉隨即扭曲,劇烈嘔吐。

 

她跪下來朝地面吐出帶血的嘔吐物。如今她只吐得出胃液。

 

進行戰死報告的達拉斯輕撫她小小的背。

 

「唔,喂,還好嗎?」

 

「嗯,只是有點不舒服,立刻就會好。」

 

「……抱歉,我應該硬是阻止她才對。對不起。」

 

「沒關係,卡妲莉娜有她自己的想法,如此而已。」

 

「可、可是……」

 

「遲早會重逢的。因為我們騎兵隊總是在一起。」

 

達拉斯想攔下雪拉,但雪拉撥開他的手,準備回自己房間。

 

騎兵隊員攙扶著她緩緩前進。她已經沒辦法自己好好走路,卻依然不取下背上的大鐮刀。

 

沒有鐮刀就無法戰鬥。

 

進房的雪拉靠在窗邊,就這麼癱坐在地上。

 

然後她緩緩閉上雙眼。好累,雖然飢餓卻沒有食慾。說來矛盾,但她現在什麼都不想吃。

 

感覺就算大餐擺在眼前,胃也無法接受。

 

「……總覺得,會回憶起,當年的村落呢。我討厭,那裡。」

 

雪拉睜開雙眼,看見世界逐漸朦朧。

 

殺風景的軍官室,瞬間閃過失火村落的光景。

 

身披襤褸的黑影動也不動,觀察著衰弱的雪拉,從遠處注視雪拉等待下手的機會。

 

──現在還太早。

 

 

 

 

 

薩耶夫要塞淪陷一週後,守城即將經過兩個月的時候,裘洛斯守將拉魯斯悲痛地做出決定。

 

 

 

──拉魯斯告知裘洛斯所有守備兵。

 

所有兵力天亮時從要塞出擊,攻進敵軍司令陣地,砍下敵將首級。

 

但是本命令並非強制,對命令有異議的人可以留在要塞。

 

能夠並肩戰鬥到這一天,我深感驕傲。我由衷感謝各位的忠誠與奮鬥。

 

 

 

不能讓士兵落入餓死的地獄。

 

既然這樣,衝進敵陣以武人身分迎接死亡比較灑脫。別無選擇。

 

留在要塞的人端看解放軍將領處置,但拉魯斯預測應該會格殺勿論。如果對方不冷血,早就接受上次的投降了。

 

「……我居然會採取同歸於盡的手段。這種末路明明比較適合巴魯波拉閣下,我不夠格。」

 

 

 

雪拉召集騎兵隊士兵,一起享用最後的晚餐。

 

其他部隊也同樣在用餐,士兵大多表情悲痛,但雪拉隊不一樣。

 

用餐時要快樂享用才有意義。即使一個人吃單調無味,和同伴一起吃就比往常更好吃。

 

今天的豪華大餐如下所述。

 

號稱任何人都會吃得津津有味的麵包。由於過於珍貴,所以只能準備一小片。

 

還有過濾到透明清澈的湯。湯裡加入一小匙鹽巴提味。

 

「看得出廚師的巧思。」雪拉正經八百地說完,騎兵隊員們哄堂大笑,所以雪拉也跟著笑了。達拉斯也露出苦笑。

 

這是來到裘洛斯要塞至今最快樂、最美味的一頓晚餐。大概一輩子都忘不了吧。

 

雪拉感覺身體莫名變得輕盈,現在心情好舒暢。

 

不祥的黑影逐漸遠離。

 

 

 

裘洛斯守備隊有五千人志願參加突擊。

 

其餘是選擇在要塞迎接死期的人、無法行動的人,以及抱持一絲希望想投降的人。

 

雪拉隊的兩千人之中,一千人騎馬、失去馬的九百人徒步隨行,剩下的一百人自願留守。

 

他們在上一場會戰身負重傷還沒痊癒,不可能參加突擊。

 

「我沒辦法留下你們。不然一起留在這個家奮戰到最後吧。」

 

穿上黑鎧的雪拉在騎兵攙扶之下說完,志願留守的士兵笑著搖頭。

 

「很高興上校有這份心,但是恕屬下拒絕。席達莫參謀也說過吧?『騎兵要死在城外』。得遵守這個約定才行,上校,您說對吧?」

 

志願留守的其他士兵們也異口同聲附和。

 

他們其實想和長官並肩戰鬥到最後,但是失去馬又無法好好行軍的他們只是累贅。

 

他們覺得既然這樣,不如負責其他任務。

 

「…………」

 

「沒什麼,不用擔心喔,因為雪拉上校的騎兵隊是無敵的,絕對不會敗北。期待您不久之後回來接我們。」

 

「何況還得照顧和上校一起種的薯芋。」

 

「等到收成的時候,戰鬥肯定也結束了,到時我會大顯身手製作美味的濃湯,敬請期待。」

 

「……知道了,我一定會回來接你們,到時候就一起享用美味的大餐吧,就這麼說定了。」

 

雪拉投以微笑,士兵們用力點頭。

 

「向雪拉上校敬禮!」

 

「祝您武運亨通!」

 

「你們也一樣。保重了,我們一定會重逢。」

 

「是!」

 

留在要塞的一百人不是守城門,而是決定保護這塊種出感情的田。寡兵守門根本無濟於事。

 

既然這樣,他們想在留有回憶的場所戰鬥,好歹可以自由選擇葬身之處。

 

不是為了王國,是為了雪拉而戰。這是留守騎兵隊員的共識。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