蘿莉公主大人的建國日誌 1 - 封面  

書名:蘿莉公主大人的建國日誌 1

 

作者/箕崎准

 

作者簡介:

箕崎准

由於是新書系而得以創作具有挑戰性的作品。假如各位能夠以輕鬆的感覺享受與蘿莉公主一起生活的故事,那我就很滿足了。

個人網站:http://www.junglepocket.net/

 

しゅがすく(插畫)

初次見面,我是しゅがすく。

從開始畫圖之後我就完全過著閉門不出的生活了。最近的興趣是看、玩古早的動漫畫與電玩(*●▽●)ノ

 

本書特色:

  • 輕鬆系對談式輕小說
  • 作者箕崎准在輕小說與官能小說界都小有名氣
  • 故事溫馨有趣 

 

內容介紹:

從觸礁的船上救出來的女孩子,竟然是獨立小國的公主!

原本只是好心留她過夜的家,卻在不知不覺間被她認定為領土!?

緊接著出現的「朋友」居然是皇女大人,而且房子還被某國總統的女兒攻擊……一連串的大騷動讓人暈頭轉向。

雖然想以唯一的男性、以家長的身分來管理住下來的女孩子們,不過那些身分遠遠高於自己的雲端之人,當然不可能乖乖聽話。

這是連鄰居也被捲入、天翻地覆的日常生活物語!

 

內容摘要:

 

第1章 命運的邂逅

 

 1.蘿莉公主、女僕姐姐、雪貂──

 

 梅雨季結束後,盛夏便接著到來。

 

我原本是這麼想的,不過來的卻是颱風。

 

「芽衣那傢伙,為什麼偏偏要在這種颳風下雨的鬼天氣裡,嚷嚷著要吃可樂餅啊……」

 

超大型,而且號稱風雨都非常強勁的颱風正朝著這個沿海都市──三崎市的渚町接近。由於颱風可能會登陸,因此學校一過中午就放颱風假了。

 

換言之,今天是玩網路遊戲的絕佳好日子。

 

因此放學回到家之後,我便窩在自己房間裡的電腦前狂玩MMORPG『百武裝Online』。

 

但是我妹妹芽衣卻吵著晚餐要吃可樂餅,不是可樂餅她就不吃。拗不過她的我只好關掉遊戲,在這種狂風暴雨中騎著踏車,冒雨前往附近的便利商店買可樂餅。

 

「唉,既然是芽衣的要求那就沒辦法了……」

 

我,海鳴和樹與妹妹海鳴芽衣是高中二年級與小學四年級學生,兄妹倆相依為命住在獨棟的二層樓建築裡。

 

之所以會這樣,都是因為我們有冒險家父親及作家母親,這種沒藥救的雙親組合所造成的。

 

在我進高中之前,雙親就為了調赤道付近的某座島嶼而離家了。

 

後來我就獨力照顧著妹妹。十六和九──由於年紀差距太大,因此不曾吵過架。

 

不僅如此,我還常被芽衣爬到頭上。

 

女人啊,就算年紀小依舊是女人,依然是以欺凌男人為生的物種。

 

「嗚喔!?」

 

一陣特別強烈的勁風襲來,吹得我雨衣咑作響。

 

我開始有些不安。

 

再這樣下去,我覺得自己可能會連人帶車一起被風吹走。

 

這還只是登陸前的威力而已。從氣象預報說之後的風雨會更強烈來看,想必這颱風是真正的強烈颱風吧!

 

天空正被旋渦般厚重的雲層所覆蓋。現在雖然還不到下午六點,可是不但看不到美麗的夕陽,而且海上還掀起陣陣澎湃大浪,不斷沖擊我左邊護欄外的碼頭。

 

「咦?那是什麼東西……」

 

我發現有個東西在狂濤巨浪中載沉載浮。原以為只是個浮標,不過看樣子似乎是更巨大的東西。

 

「該不會是船吧?」

 

全長約四十公尺、寬約十公尺的黑色塊狀物體,被沖擊碼頭的大浪推著,朝著我漂了過來。

 

那物體上有如假包換的甲板以及形如艙門的東西,所以應該是真的船艦沒錯吧?

 

我停下踏車,心臟怦怦跳地觀察那艘船的情況。船艦撞上前方的碼頭,發出了巨大的聲響。

 

甲板上的艙門喀一聲打開。

 

從艙門中走出一名,看來比我稍微年長一點的大姐姐。

 

不過,她不是普通的大姐姐。

 

先不論她濕透的美麗及肩黑髮。在這種情況下,頭髮濕掉也是當然的。

 

也先不談她的雙峰有多壯觀,雖然那是非常養眼的美景。

 

此外,她的美麗臉蛋還長得相當端正。

 

當然那也是非常美好的事。

 

問題在於:她身上穿著一襲短袖的可愛女僕裝。

 

儘管它也是非常迷人的服裝,卻讓人覺得相當格格不入。因為這裡既不是秋葉原,也不是女僕喫茶店或同人販售會場。

 

在這個三崎市渚町,基本上不會有女性穿著女僕裝。

 

而且那位女僕姐姐的肩上,還有一隻細長的白色動物。

 

(那到底是什麼動物?而且這位女僕姐姐又是何方神聖?)

 

我一邊想著一邊眺望著她們,不小心就和女僕姐姐四目相對了。

 

「請您幫幫忙,我家小姐出事了!」

 

女僕姐姐拚命大喊。

 

「……小姐?」

 

「拜託您了,那是我負責照顧,非常重要的大小姐!」

 

這是什麼超展開──但現在不是思考這種問題的時候。

 

我從踏車上一躍而下,一鼓作氣衝下前往碼頭的階梯。

 

被美女姐姐求救,是男人沒有不願意幫忙的。

 

而且那女僕姐姐還提到了「大小姐」。

 

所以船上肯定有位公主般的女孩子在吧。

 

換言之,說不定有命運般的邂逅正在等著我?

 

結局是我和大小姐墜入愛河──不對,搞不好還有機會跟那位女僕姐姐演變成三角關係。

 

既然是命運的邂逅,所以當然要走最棒的「當男孩遇見女孩」的模式。

 

……之所以會失控地幻想這些情節,大概是因為我屬於從小看動漫畫及輕小長大的世代吧。

 

我坦言自己動機不良但實質上還是在救人,助人是不分貴賤的。

 

不一會兒,我來到被大浪打上岸的船艦前方。

 

那是一艘比從上方俯瞰時更龐大的船艦。

 

但是現在我卻找不到剛才那位黑髮女僕姐姐。

 

從打開的艙門推測,她應該是為了救出大小姐而回到船艦了吧。

 

既然如此,那我也得跟著進去才對。就在我這麼想時,女僕姐姐已經從艙內走出來。

 

她手中還抱著頭戴王冠的粉紅色長髮少女。

 

跟在她之後出來的,是剛才那隻細長的白色動物。

 

看起來應該是雪貂。

 

牠站在女僕姐姐的邊,擔心似地仰頭看著戴著王冠的少女,傷心的啾啾叫。

 

(這小女孩就是剛才提到的大小姐嗎?)

 

她的外表比我想像的更年幼。雖然緊閉著雙眼,仍看得出她的五官相當美麗動人。

 

可是她的臉色卻很蒼白。

 

無怪乎女僕姐姐會如此焦急。

 

女僕姐姐從甲板走到岸邊,坐在被側面襲來的雨水所拍打的混凝土地面上,讓少女躺了下來。

 

「是喝了太多水嗎?」

 

被我這麼一問,女僕姐姐淚眼汪汪地答道:

 

「當時我們正在修補船上的破洞,沒想到海水一口氣灌了進來……」

 

也就是類似溺水的情況吧。

 

「要不要先急救?」

 

「您會急救嗎?」

 

「在國中時有學過──」

 

我一面回想著為落海者進行急救的課程容,一面將耳湊到少女嘴邊,確認她是否還有呼吸。

 

「這小女孩沒有呼吸了……」

 

「咦!?」

 

女僕姐姐臉色發白將耳湊到少女嘴邊。

 

「哇啊,真的耶!怎麼辦?而且心跳也停了!再這樣下去的話,小姐她、她、她會~~!嗚啊啊──!我該怎麼向三郎大人交待。」

 

「呃,妳先冷靜冷靜。我記得在這種情況下──」

 

首先要保持呼吸道的暢通。

 

我想起學校教過的內容是:人在失去意識時,舌頭會往後墜於喉嚨深處而阻塞氣管。我將少女的下巴稍微抬高,讓她的頭向後仰。接著要做的是人工呼吸和心臟按摩(心肺復甦術)。

 

「…………」

 

一見到失去意識的少女那對桃唇,我的心臟瞬間噗通跳了一下。

 

(為什麼會小鹿亂撞……對方可是小孩子耶……)

 

從懂事起,我親吻經驗就只有小時候被青梅竹馬的鈴華,以及妹妹芽衣兩人親過臉頰而已。

 

當然不曾有過四唇相接的接吻體驗。

 

──但現在可不是為之猶豫躊躇的時候。

 

(這肯定也是她的初吻吧……)

 

也就是,雙方都是第一次接吻……。

 

糟糕,心跳得更快了。

 

(我在想什麼啊……白痴,我在耍笨嗎?)

 

眼前的這名少女正命懸一線啊!

 

不要再想些有的沒的事了!冷靜點,趕快冷靜下來海鳴和樹。

 

我一面對自己這麼著一面做出覺悟,將嘴唇重疊在少女的桃唇上。

 

小巧又充滿彈性的嘴唇極為柔軟,未曾過的甘甜滋味透過唇瓣,在我的口中擴散開來。

 

但是卻沒有溫度可言。

 

冰冷的嘴唇與打在頭上的雨水,讓我渾身發燙的身體勉強保持住理性。

 

我呼──呼──地吹進了兩口氣後,開始做心臟按摩。

 

人工呼吸兩次,按壓胸部三十次。

 

急救的一個循環大概是這樣。

 

我在少女胸口上交疊雙手,重覆著按壓的動作。

 

女僕姐姐在一旁祈禱似地交握著雙手,注視少女的情況。

 

想必她的祈禱成功穿透厚重的雲層,上達天聽了吧。

 

哈……咳……」

 

到了第三次循環,海水從少女的口中流出。

 

少女不斷咳嗽著。

 

「謝謝您救了我家小姐!!」

 

兩個柔軟的東西突然緊貼著我胸口。

 

(哇喔!是咪咪……)

 

女僕姐姐胸前那兩顆有如哈密瓜般,豐碩飽滿的渾圓球體正抵在我身上。

 

柔軟有彈性而且又溫暖。

 

雖然隔著女僕裝,但是那觸感讓喜歡巨乳的我──不對,是讓普通的青春期少年心跳不已。

 

而且我現在仍處於剛接過吻的興奮狀態。

 

不,那不是接吻只是是人工呼吸!不過對現在的我來說,兩者之間的差異根本就沒有什麼不同。

 

「那個,我是第一次碰上這種情況,所以慌得不知該如何是好……真、真是太感謝您了……」

 

女僕姐姐將頭埋在不知該如何反應的我的胸口上,滿懷感激地著。

 

當然,我身體的某個部分因此變得更加灼熱。

 

……不、不行了。

 

已經無法抑制差點就要哈啊~~哈啊~~響起的猥褻呼吸聲,以及快要奮起的下半身了。

 

「可以請妳先放開我嗎?那個,哈密瓜……」

 

「……哈密瓜?」

 

女僕姐姐歪頭表示疑惑。

 

「呃……不是哈密瓜,是胸部……」

 

「啊!對不起。」

 

女僕姐姐羞得滿臉通紅,慌忙從我身上離開。

 

儘管鬆了一口氣,我卻覺得有點可惜。

 

這是二律相悖。

 

也就是所謂的矛盾心理吧。

 

女僕抱起意識依然模糊的少女。

 

經她一抱,少女微微睜開眼睛:

 

「……我怎麼了嗎?總覺得腦袋空空又暈暈的……亞理子,這裡是哪裡?」

 

「這裡是日本。雖然不能是平安無事,不過我們總算抵達您父親大人的故了。」

 

「是嗎?太好了──」

 

少女隨即闔上雙眼。

 

「……她不要緊了嗎?」

 

「她只是睡著,想必是不要緊了。」

 

「原來如此……」

 

不是昏迷而是睡著的話,那就讓人放心多了。

 

「這麼來,我尚未請教您的尊姓大名,也還沒有自我介紹呢。我叫時雨澤亞理子,是服侍加蘭德帝國公主梅莉莎‧和泉‧加蘭德的女僕。非常謝謝您救了我家小姐的性命。」

 

女僕亞理子完,低頭鞠躬道謝。

 

「呃,我是海鳴和樹,是三崎高中二年級的學──等一下,加蘭德帝國?還有所謂的公主難道是指……」

 

「沒錯,我服侍的小姐──梅莉莎‧和泉‧加蘭德就是加蘭德帝國的公主,而這艘船艦──加蘭德號就是加蘭德帝國的領土。」

 

「…………」

 

說實,我聽不懂她在什麼。

 

(雖然我想像過船上有位公主般的高貴女孩,但是萬萬沒想到對方居然是正牌的公主……)

 

不過我也明白,現在不是可以亂開玩笑的情況。

 

我轉頭看向躺在亞理子小姐腿上,全身微微發抖的少女。

 

應該要立刻送醫才對。

 

這種鬼天氣還執業的醫院,離這個堤防都很遠。

 

即便想把人送過去也很困難吧。

 

「妳們往後有什麼打算嗎?」

 

「加蘭德號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問有什麼打算也……」

 

「這代表妳們現在無處可去,是嗎?」

 

「……是的。」

 

亞理子小姐臉上露出不知該如何是好的表情,點了點頭。

 

儘管她剛才那番話滿是吐槽點,當下情況卻不容彼此溫吞長談。

 

雨勢越來越強了。

 

(好!就這麼辦)

 

詳情等之後再問個清楚。

 

在這種情況下,能做出的結論只有一個。

 

(如果是平時在路上碰到的話,我一定會以為她們是活在妄想世界裡的中二病患者……)

 

頭戴王冠的少女,滿口著公主啊、帝國什麼的女僕裝女性,會讓人那麼聯想也是很自然的。

 

肯定會覺得她們腦子有問題。

 

不過,當下的確有一艘巨大船艦出現在這裡。

 

那足以證明亞理子小姐妄想般的發言全是事實……。

 

我開始對亞理子小姐她們感興趣,想知道她們究竟是何方神聖。

 

不想就此和她們分道揚鑣。

 

因此我鼓起勇氣詢

 

「既然如此,要不要先來我家再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