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穹女武神 6 - 書衣  

書名:蒼穹女武神6

 

作者/橘公司

 

作者簡介:

橘公司(たちばなこうし)

目前定居東京,以第20屆ファンタジア長篇小說大賞準入選作品的《蒼穹女武神》出道。

蒼穹園名作劇場「桃在紗」開演囉。

「姊姊大人,我要去討伐惡鬼。」「不能去,太危險了。」

「但是大家深受惡鬼所苦。」「……呣,那我去幫妳準備行李,等明天再出發。」

隔天……「在紗,鬼島昨晚不知為何被人毀了。」「姊姊大人,妳怎麼滿身是血?」

 

本書特色:

    • 約會大作戰作者「橘公司」
    • 20屆「ファンタジア長篇小說大賞」準入選作品

這本輕小說好厲害第10名!

 

內容介紹:

現在為您播報蒼穹園新聞。本日於蒼穹園中央都某民宅,發現鷹崎驅真小姐(17)的遺體。

死因雖然仍在調中,不過由現場發現大量血跡的跡象推斷,應該是失血過量致死。

鷹崎小姐原本隸屬蒼穹園騎士團,是一位擁有莫大人氣的騎士,但是在本案數週前卻突然退出騎士團,還做出「我去過異世界」「我成為魔人之主」「我是神」等等意義不明的發言,甚至出現令人懷疑她是否精神不正常的舉止。

──廣告後的節目為「今日的蒼Q」。

再見了,鷹崎驅真!!啊,這一集並不是完結篇喔。.

 

內容摘要:

 

「姊姊大人……麗莎應付得來嗎……?」

「嗯──肯定沒問題。」驅真從容點頭回應滿心不安的在紗。

老實說,她怎麼可能沒有一絲不安,只是為安撫在紗而假裝平靜罷了。……但對方可是在紗,心思早被她全數看穿也說不定。

目前距麗莎獨自離開已經約三十分鐘了。

──不,就感覺來說,用只有三十分鐘來形容會更貼切。

儘管驅真和在紗依麗莎所言,一直乖乖待在家裡(應該說坐在沙發上),但如果什麼都不做,就會感覺時間過得很慢。

此時──

「…………!」

「叩叩!」小小的敲擊聲傳了過來。

聲音並非來自玄關,而是客廳的落地窗。兩人一齊轉頭看過去。

如她們所料,剛剛離開屋子的麗莎正站在窗外,可是──

「麗莎……!?」「麗莎!」

驅真和在紗同時大吼似地呼喚她。

由於窗外的麗莎不只滿身泥土,甚至衣服還破爛不堪之故,會有如此反應也無可厚非。

若僅止於此便不打緊,但是她身上卻還有不少類似割傷的傷口,令深紫色制服血跡斑斑。

即便傷勢不重,其慘狀仍足以把驅真和在紗嚇得心驚膽跳。

兩人慌忙跑過去開窗,讓麗莎進入屋內。

「麗莎,妳、妳要不要緊?」

「快、快快、快叫救護車……?」

「嗯……我沒事,其實傷勢不重。」

相較於她們的慌張模樣,麗莎反而淡定地揮揮手。

「不過身體被弄髒了。姊姊大人,我可以借用一下浴室嗎?淋浴雖然不錯,但沒有泡澡就不能消除疲勞。」

「好,當然可以……真、真真真真真的不要緊?」

「不要緊,危機大致已經解除了。後面只要小心度過一整天──」

「我不是問那件事,而是問妳的傷勢……」

「啊,這個嗎?」

麗莎頂著柔和笑容大大揮手,向過度操心的驅真證明自己平安無事。

「……呣,好像有些汗臭味。」

「啊,那我立刻去幫妳放洗澡水。」

「好啊,我等放完洗澡水就馬上洗澡。──啊、對了。」

麗莎想到什麼似的敲敲手心,流暢勾住驅真的手。

「呵呵。姊姊大人,反正早晚都要洗不如我們一起洗澡?」

「欸──!?」身體因突如其來的邀請而僵住。

不,就她和在紗一同入浴而言,其實算不上稀奇的事。

以前仍有工作時,在早下班的日子或假日晚上,兩人時常一起洗澡。

可是在紗不曾如此熱情示好。更重要的是,麗莎胸前那兩顆渾圓炸彈~~軟到不行的觸感,正不停透過上臂傳達過來,令驅真快撐不住啦。

「好不好嘛?我也想來場久違的共浴。要不要互相幫對方洗呢?」

「互、互相幫對方洗澡……!?」驅真的雙眼瞪大到不能再大。

不,即便說要幫對方洗,頂多只是用沐浴棉幫對方洗背而已,況且她和在紗早不知這麼洗過多少次了。

但驅真腦海卻莫名浮現麗莎全身滿是泡沫,還用胸前那兩顆豐滿哈密瓜熱情磨蹭自己背部的情景。

「好,就這麼決定了。我們去浴室吧。」

「好……啊……」

臉部所有孔洞皆大肆流出分泌物的驅真點頭答應,在麗莎催促下舉步走向浴室。

「麗、麗莎!」

後方傳來在紗呼喚的同時,衣角被輕輕拉住的驅真跟著停下腳步。

「嗯……怎麼了嗎?呃……在紗。」

叫得有點不順口的麗莎望向在紗。就她的角度來說,在紗是早已看慣的、過去的自己,異樣感保證在其之上。

在紗趁隙闖入驅真和麗莎中間,兩人如長春藤緊纏的手隨之分開。

「那個……要、要不要跟我一起洗澡……?」

「咦?」這突如其來的提議使麗莎有些驚訝。

等看了數响後,她才了解什麼似的「哦哦~~」叫了一聲,打趣牽起在紗的手。

「當然好。我們走吧,在紗。」

「好、好的。」

「姊姊大人對不起,就是這麼回事。」

「呃──啊,我明白了。」

驅真愣愣回腔,被麗莎牽著的在紗忽然抬頭說:

「啊……麗莎,我先去房間拿替換的衣服。」

「妳不說還沒想到吶。姊姊大人,我沒有帶替換的便服過來,可以借我衣服穿嗎?」

「好,我知道了,等等會幫妳放在更衣室。」

「謝謝姊姊大人。」

說完便牽著在紗離開客廳。

在旁任憑兩人做出如此決定的驅真,只能隨波逐流地死心低頭。

過了一响,稍嫌遺憾的感受──與近似安心的感覺一同湧上心頭。倘若就那麼被麗莎拉到浴室去的話,她真不知道自己能否保持理性。

忽然間──

「……嗯?」

身體瞬間竄過一股奇妙的感覺,惹得驅真輕皺柳眉。

那是一股難以形容的奇妙感受,與被阿絲堤娜或魔王帶去異世界時的感覺相近。儘管不令她噁心卻也舒服不起來。

認為無需在意的驅真輕輕搖頭。

麗莎與在紗走向浴室的身影於搖頭之際,忽地映入視野一角。

短短剎那之間──

麗莎的眼罩稍稍滑開,露出底下的眼睛。

它並非驅真熟悉的鮮紅色。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