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穹女武神 6 - 書衣  

書名:蒼穹女武神6

 

作者/橘公司

 

作者簡介:

橘公司(たちばなこうし)

目前定居東京,以第20屆ファンタジア長篇小說大賞準入選作品的《蒼穹女武神》出道。

蒼穹園名作劇場「桃在紗」開演囉。

「姊姊大人,我要去討伐惡鬼。」「不能去,太危險了。」

「但是大家深受惡鬼所苦。」「……呣,那我去幫妳準備行李,等明天再出發。」

隔天……「在紗,鬼島昨晚不知為何被人毀了。」「姊姊大人,妳怎麼滿身是血?」

 

本書特色:

    • 約會大作戰作者「橘公司」
    • 20屆「ファンタジア長篇小說大賞」準入選作品
    • 這本輕小說好厲害第10名!

 

內容介紹:

現在為您播報蒼穹園新聞。本日於蒼穹園中央都某民宅,發現鷹崎驅真小姐(17)的遺體。

死因雖然仍在調中,不過由現場發現大量血跡的跡象推斷,應該是失血過量致死。

鷹崎小姐原本隸屬蒼穹園騎士團,是一位擁有莫大人氣的騎士,但是在本案數週前卻突然退出騎士團,還做出「我去過異世界」「我成為魔人之主」「我是神」等等意義不明的發言,甚至出現令人懷疑她是否精神不正常的舉止。

──廣告後的節目為「今日的蒼Q」。

再見了,鷹崎驅真!!啊,這一集並不是完結篇喔。

 

內容摘要:

 

我叫麗莎,姊姊大人。

 

「──人,姊姊大人。」

「啊……!」

驅真一聽見呼喚,猛地睜開雙眼。

熟悉的鷹崎家客廳景象映入眼簾。

「姊姊大人,妳怎麼了?」身旁的少女不可思議地問。

這位有著如初雪般的白皙頭髮與肌膚,再加上與驅真相同的鮮紅眸子,將其與人類相提並論,便等同褻瀆神明的可愛少女──正是驅真最疼愛的姪女鷹崎在紗。

「不……沒什麼。」

是白日夢嗎?儘管想不起內容,她卻覺得做了一場甜蜜美夢。

若要舉例形容,那就是一場出現很多在紗的幸福美夢。

驅真輕輕扶額搖頭,讓思考恢復正常。

現在可不能沉浸在幸福的幻想中。她回想起方才聽到的毀滅性消息,開口說道:

「妳好像說……我死了?」

她這麼問了一句。

然後頂著清涼居家服加上圍裙的打扮,胡亂抓抓尚未梳理過的黝黑秀髮。

雖不知是因為出汗還是緊張,身上散發出微微汗臭……原因恐怕是後者。

但驅真並不是因為聽到自己的死訊而緊張。

單純只是──和眼前的人面對面的事實,令她汗流浹背。

「姊姊大人……」在紗看到她這個模樣,滿心不安地開口呼喚一聲。

柳眉扭成八字形的驅真先微笑回說「不要緊」,隨後看向桌子對面的少女。

「妳果然不相信我。」

身穿蒼穹園騎士團制服、右眼戴著皮製眼罩、年齡與驅真相仿的少女歪頭困擾說。

她的名字是──鷹崎在紗,與驅真身旁的姪女同名同姓。

不,相同的不只名字而已。

她擁有於頸項處綁成一束的純白髮絲,以及與其相襯的白皙肌膚,至於沒戴眼罩的左眼,則有鮮紅的眼瞳。

除了年齡與穿著之外,全都和在紗如出一轍。

由於她──正是來自五年後的鷹崎在紗本人,外型特徵自然相同。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

一臉曖昧的驅真抓抓臉頰,視線同時輕輕往斜下方游移。

理由非常單純,由於跟自己同年的在紗過於耀眼,導致她難以長時間直視。

──因、因為在紗,身為愛與勇氣與希望象徵的在紗已經十七歲了。論學年,她已經是高二生,以人生最耀眼來形容也不為過的青春時期!身旁的在紗當然絕對不輸給她,可是驅真卻能提早目擊沒等上五年便無法見到、微微散發成熟魅力的臉蛋,以及曼妙曲線的身材。光憑這些便使得驅真想創立,奉在紗為唯一神的新興宗教了。啊啊~~真是神愛滿人間,阿門。

「──人,姊姊大人。」

「啊……」

手被身旁的在紗戳了一下,導致肩膀輕輕顫動。

「抱、抱歉……」

「……妳沒事吧?」

「嗚……」

那副擔心的臉龐令驅真有些過意不去,趕緊藉一聲大咳重整情緒。

接著再度看向對面的眼罩在紗。

──她於數分鐘前現身於鷹崎家。

驅真和在紗一從庭院回到屋內,便發現她悄悄在客廳裡等著了。

她自稱是鷹崎在紗──

我來自──姊姊大人已經死掉的未來世界。

 

甚至口出驚人之語。

即便坐到沙發上以方便談話,卻因為壞消息太過突然,以致於驅真至今仍千頭萬緒。

這也怪不得她,誰叫這位未來人宣告了自己的死訊。倘若世上有人被傳送到異世界又當了勇者跟魔王、被迫成為魔人之主、非自願成為神明的神奇人類存在,保證會震驚全世界。

「呃──」驅真想呼喚眼罩在紗的名字卻欲言又止。

看出驅真心思的眼罩在紗輕啟唇瓣說:

「──叫我麗莎就行了。同袍都這麼稱呼我。假如兩個都叫在紗,到時會分不清誰是誰呢。」

「那麼麗莎,我有些事情想問個清楚……」

「請說。」麗莎點頭同意。

驅真在腦袋裡不停整理情報,還「嗯~~」地沉吟。

例如:麗莎如何來到這個時代、為何穿著騎士團制服、右眼為何失明等等──想問的事情多不勝數。

腦袋立刻挑選出優先順序比較高的問題。

驅真慎重地摸摸下巴認真問:

「請問妳的三圍多少?」

「咦?」

「──────啊!」

嘴巴似乎不自覺地吐出這個問題。即使因心知不妙而全身僵住卻為時已晚,麗莎跟在紗已經目瞪口呆看著她了。

「啊、啊哈哈哈,我只是開開玩笑而已啦。」

這下只能裝傻乾笑抓抓後腦勺,藉此轉移話題。

麗莎也被逗得(應該說刻意配合)苦笑不已。

笑了一會兒後,面帶紅暈的她朝驅真招手。

「…………?」

等驅真撐著桌子往前探,麗莎也跟著湊到她耳邊。

「……、……、……。」

以旁人聽不見的細微音量說出三個數字。

「────!」

當腦袋理解聽到的情報時,驅真倏地抽回身子,從頭到腳不停打量麗莎。

打量一陣子後,眼泛淚光的驅真溫柔抱住在紗肩膀,連連點頭稱好。

「姊姊大人,妳、妳是怎麼了……?」

「沒什麼……真的沒什麼。只是覺得這世界更加美好而已。」

「…………?」

在紗交互看著感動不已的驅真和有些害臊的麗莎,不解地歪歪頭。

判斷當下不適合悠哉閒聊的在紗清清喉嚨,動起花瓣般的桃唇說:

「呃──麗莎。」

是受到和「未來的自己」如此奇妙人物對話之故,因而感到緊張嗎?在紗吞吞吐吐地呼喚麗莎。

「什麼事?」

「請問……再這麼下去的話,姊姊大人會死掉……?」

「……沒錯。」

「…………」殘酷的答案讓在紗低頭咬唇。

思考數响後,她再次抬頭詢問麗莎。

「請問姊姊大人……何時會死?」

一旁的驅真吞吞口水,。

──沒錯,不管怎麼想,這都是最需要優先釐清的問題。不愧是在紗,竟能看到這一點。該說她是天才嗎?其頭腦之冷靜、思緒之清晰,就連神明大人(驅真)也大吃一驚。

當驅真因在紗的聰慧而大受感動時,麗莎細細吐了口氣,表示:

「姊姊大人的死期是八月十三日,也就是今天。」

「呃……」

「……什……」

被這個答案嚇到屏息的人不只在紗,身為當事人的驅真也大受動搖,眉頭緊皺冷汗直冒。

「今天……?未免太快了吧。我又沒有足以導致暴斃的痼疾……莫非是意外致死?」

「……很抱歉,我不能說出死因。」

麗莎很不好意思地聳聳肩頭。

判斷她有難言之隱的驅真沒有追問,而是回了一句「這樣啊」,摸摸嘴角輕吟一聲。

光聽到自己的明確死訊就足以令人心驚肉跳了,更何況死期還是當天,真叫人高興不起來。

「……呣,既然出自五年後的在紗口中,我也認為自己死期將近了。」

「其實我很想盡早趕來,但是卻耽擱了一些時間。」

在驅真將「因何耽擱?」這問題說出口之前,麗莎搶先於桌上攤開手心。

當她口中唸唸有詞的同時,手心出現一把金光閃閃的鑰匙。

「啊!那是……」

驅真一見到眼熟的鑰匙,雙眼瞪得老大。

從其反應發現重點的麗莎深深點頭,再次以解釋的語調說:

「妳猜對了。這是給予第二十四位以後神明的試煉之宮,也就永恆迷宮之鑰。」

說完便握起拳頭,讓鑰匙消失於手心中。

「既然手上有那東西,代表麗莎妳──」

麗莎回答似地點點頭。

「時間之神──時生院‧在紗就是我現在的另一個名字。」

「妳怎麼會變成神明……」驅真有些不悅地呻吟一聲。

對自己也擁有神之稱號(卻是個令人不明就裡的糖果之神)的驅真來說,她深知其中的困難與麻煩程度。倘若驅真死後,天由良和靈由良會逼在紗繼任神明之位的話,現在非得把話說重一點不可。

但麗莎只是閉眼嘆息。

「姊姊大人死後我哭得很傷心,甚至因此哭乾了淚水,後來便不自覺地找起讓妳死而復生的方法。」

想起痛苦過往的麗莎稍稍皺眉,繼續說下去。

「由於身邊有阿絲堤娜、魔王先生、烏塔等擁有奇妙力量的人在,原以為他們肯定能幫我想想辦法,但是得到的結論只有一個,那就是人死不能復生。」

「…………」

身旁的在紗很緊張,「咕嚕」地嚥下口水。

「不過天由良和靈由良幫我找到一個好方法。那就是……消除姊姊大人死亡的事實。」

麗莎猛地瞪眼抬頭說:

「為了這個目的,我努力得到時間之神的力量。挑戰迷宮獲得神之稱號、學習駕馭能跨越時間的神器便花了五年時光。呵呵,即便如此,我仍然得到『速度快得驚人』『妳是天才』等等的評價哦。」

說到這裡還露出一抹淡淡微笑。

「我會來這裡,就是為了不讓姊姊大人死掉。」

最後讓獨眼發出蘊含強烈意志的光芒,緊緊握拳。

「麗莎……」這番可靠言論令驅真感動到交握雙手。

然而麗莎卻隨即收起堅強的表情,不僅唸唸有詞還目光游移。

「麗莎,妳怎麼了?」

對此感到有點不可思議的在紗輕輕歪頭問。

「嗯……嗯,那個……」

只見臉泛紅暈的她低下頭來,對驅真投以撒嬌的視線。

「姊姊大人,我想拜託妳一件事。」

「什麼事?」有些緊張的驅真回問舉止不太對勁的麗莎。

等彷彿下定決心般嚥嚥口水後,麗莎輕動唇瓣說:

「那個……我想讓妳摸摸頭。」

「……咦?」

看到驅真瞪眼回腔的反應,麗莎「嗚~~」的抱頭呻吟。

「……沒什麼,請妳忘掉那句話。」

還不好意思地踢踢雙腳。

「其實我不介意啦……」

「真的?」

此回答令麗莎倏地開心抬頭。

「當、當然是真的,說到這裡……我可以幫妳摸摸頭?」

「對!」

歡喜頷首之後,她輕快走到驅真身邊坐下。

然後閉上眼睛,把頭靠向驅真。洗髮精的微微香味頓時撲鼻而來。

「唔哦……」

「怎麼了?」

「不,沒什麼……」

即使這股足以看見天國的香味讓腦袋一陣暈眩,驅真仍然依麗莎所求,溫柔地摸摸她的頭。

「嗯……」麗莎發出舒服的沉吟。

「這、這樣就行了……?」

「嗯,再一下下……」

她說著說著,整個人依偎到驅真身上。

哦哦哦──」

滿面通紅的驅真繼續溫柔撫摸著。

不知過了多久之後,另一側的手被人戳了幾下。

「嗯……在紗妳怎麼啦?」

驅真不停摸著麗莎的頭,轉頭望過去,見到在紗不知怎地露出類似傷心不安,又像是微微不悅的神色。

「在、在紗?」

「…………嗯。」

只見她稍稍噘嘴,模仿麗莎閉眼靠在驅真身上,將頭部湊過去。

「呃──」

傷腦筋地搔搔臉頰後,驅真用另一隻手摸起在紗的頭。

在紗頓時放鬆身體,輕輕發出滿足的呻吟。

「…………」

──這是什麼情況?被夾在中間的驅真滿臉大汗。

單一個即散發出過人魅力的在紗,現在居然有兩個。倘若如此親密接觸是幻想或夢境就算了,她壓根兒沒想過有親身體驗的機會。這是個幸福到不行的天堂啊!雖然驅真就要死掉了,假設要形容這股沒來由的幸福,是她用盡運氣換來的結果,到時她也只能乖乖接受。

此時。

「────!」

忽然間──

感受到某種異狀的麗莎猛然抬頭。

「麗莎,妳怎麼了?」

「嗯……」

當驅真這麼一問的同時,看著窗外的麗莎緩緩站了起來。

視線隨動作銳利起來的她完全判若兩人,有如盯上獵物的猛禽一般。驅真見過如此表情。沒錯,這正是奔馳於戰場上的騎士神情。

當驅真和在紗被此大幅轉變嚇到時,麗莎緊盯窗外輕聲表示:

「果然來了。嘖,雖然想盡量避免正面衝突──算了,這也沒辦法。」

表情跟著嚴肅沉重幾分。

「麗莎?」在紗皺起眉頭不安問。

麗莎彷彿至此才發現兩人的視線,做出制止的手勢。

「姊姊大人、在紗,我出去一下。在我回來之前,妳們絕不能離開家裡。」

「嗚──」

因這番話而感到戰慄的驅真撐桌站起。

「有東西出現了?」

麗莎稍稍遲疑了一下才回答。

「嗯……而且非常棘手。」

「唔!如果要動粗的話,我也──」

驅真的拳頭隨發言緊握。

可是麗莎卻搖頭拒絕,稍稍加重語氣。

「不用,在家裡等我就行了。唯有姊姊大人……絕對不能跟來。」

說出這句不容人置喙的篤定發言。

「什……」驅真胃裡一陣惡寒。

麗莎不可能不清楚驅真的戰鬥能力如何。被人冠上「蒼穹園魔女」「騎士團最快騎士」名號的驅真怎麼可能幫不上忙?

然而她卻拒絕接受驅真的幫助。

當然可能是驅真猜錯,其實沒有動粗的必要。

可是,倘若麗莎預測會進行戰鬥才不要驅真跟過去的話,她深信……保證會發生壞事。

換言之──

「是姊姊大人的……死因?」在紗抖聲問著。

「…………」

麗莎沒有明確回答,逕自走向客廳入口。

「麗莎,一個人還是──」

當驅真上前制止麗莎的瞬間。

一陣風咻~~地吹過眼前。

隨風揚起的瀏海被砍斷數根頭髮,飄落到地上。

等過了一响,驅真才知道麗莎剛剛一腳掃過自己眼前。

「什……」

驅真被嚇得頓時一僵,她並不是因為「麗莎攻擊我」這個理由而僵住。

理由既單純又明瞭。

因為驅真的優秀動態視力,完全看不見那踢腿的動作。

縱使還有驅真大意的成分在……如果剛剛被踢到,她說不定會就此昏過去。

察覺驅真心思的麗莎揚起微微笑意。

「距今五年後,騎士團內能贏過我的人只有歐特和槙奈而已。」

說完便轉過身去。

「儘管放心在家裡等我,我去去就回。」

其背影散發出一股不許有異議的魄力,驅真被此壓迫感逼到杵在當場動彈不得。

「……」

左手傳來一股溫暖。甚至連在紗也拉著驅真的手,阻止她跟過去。

「…………嗚。」

既然兩位在紗都阻止自己,那就莫可奈何了。驅真勉強壓下毫無來由的不安,乖乖坐回沙發上。

 

 

麗莎一離開屋內,立刻跑進鷹崎家後方的窄巷,朝站在該處的人影攀談。

「欸,妳在這裡做什麼?」

對方是一位擁有美麗秀髮、娃娃般端正容貌、年齡身高與麗莎相仿的少女。她正伸長脖子,隔著圍牆偷看鷹崎家。

「……!?

少女的肩頭隨這句話抖了一下,立刻慌忙轉身。

「呃──那個,我、我不是什麼可疑分子……」

她嘴裡說著可疑分子才會講的話,目光則尋找藉口似地游移不定。

「──咦?」

可是一見到麗莎,少女頓時目瞪口呆。

「妳究竟是──」

緊接著皺起眉頭,狐疑詢問她。

麗莎詭異笑笑,回答這個意料中的問題。

「我是──鷹崎在紗。」

「……什麼?」

一聽到麗莎報上名號,少女不可置信地瞄了鷹崎家一眼。

「鷹崎在紗?妳在說什麼傻話?那怎麼可──」

說到一半時,她的表情猛然愣了一下。

「莫非妳……」

察覺麗莎是何方神聖的少女壓低腰身擺出架勢。

「我先問清楚。妳和我同一邊,還是──」然後緊盯著麗莎如此問道。

就詢問是否同一邊來看,少女心中似乎有個底了。

實際上,她確實是麗莎的敵人。

「很抱歉,雖然不太好意思,不過我要在此粉碎妳的企圖。」

少女趁麗莎發言時火速抬腿一踢。

不過麗莎也搶在對方反應前踢出右腳。兩人的腳尖掃過窄巷圍牆,各自使出強力蹴擊。

在不自然的姿勢下,踢出的腳隨悶聲撞在一起。

「……」

「嗚──」

腳踢的速度和威力幾乎相等。兩人在雙腳相交的姿勢下互瞪了一會兒。

過了數秒後,麗莎輕聲表示:

「──先換個地方再說。妳也不想在這裡大打出手吧?」

「…………」

感受到麗莎放鬆力道的少女細細吐氣,跟著把腳收回去。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