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女友、銀女友還是普通女友        

書名:金女友銀女友還是普通女友!? 1

 

外文書名:僕と彼女とカノジョとかのじょ 1

 

作者:田尾典丈

 

本書特色:校園戀愛、插畫精美、神話元素

 

作者簡介:

田尾典丈 Noritake Tao

橫濱出身。我以前是個遊戲企劃,直到我的眼睛中了一箭……常常有人誤會,不過我並沒有當過劇本家。

 

ピロ水 Piromizu

前畫家‧插畫家,代表作為「えれくと!」、「あおぞらストライプ」(Astronauts SPICA)。最近身邊的環境有了很大的改變,正在考慮是否趁這個機會開始養狗。但在那之前,得先把房間整理到能住人的地步才行(笑)。

內容介紹:

「你掉的是這個黑髮女孩嗎?」

個性逆來順受的神座木社,每天都被個性好勝的青梅竹馬──小野黑惠任意使喚。某天,黑惠意外掉進傳說「能實現願望」的泉水之中。社回答了泉之女神的問題後,卻被強塞了和兩個黑惠非常相似的金髮女孩「金惠」和銀髮女孩「銀花」!金惠和銀花毫不掩飾自己對社的好感,害得黑惠的心情比平常更差。走投無路的社,只好忍受著三名女孩惹出的麻煩,同時尋找讓她們恢復原狀的方法。

和三名個性迥異的女孩共處,三位一體的熱鬧戀愛喜劇開幕!

 

【內文摘錄】

 

黑惠掉進池塘裡、女神大人降臨、金惠和銀花出現。

一生只會發生一次的事件連續來三起,害得我腦中處理情報的倉管人員立刻舉旗罷工,完全無法思考。

總之必須先冷靜下來談談,也必須讓全身溼透的黑惠換件衣服,於是我們一行四人動身前往黑惠家。

黑惠家坐落於住宅密集的街區,是一棟二層樓高的木造建築。我們站在門外等待黑惠,不久大門便發出嘎吱聲打開。

「你們幾個,進來吧。」

黑惠已經換上輕便的運動服。

我們三人陸續走進黑惠家。話說,我好久沒來了呢。看來今天叔叔阿姨還沒回家。

穿過客廳,我們一行人來到餐桌旁。

「我要坐在社旁邊。」

金惠說著坐到我隔壁,從旁抱住我。

雖、雖然感覺很不錯,可是……很、很不好意思啊!她身體的柔軟觸感和體溫直接傳了過來。

「啊?社的旁邊是我的位置吧!」

黑惠氣得滿臉通紅,伸手想把金惠從我身上扯開。

金惠的身體被拉起,抱住我的手也因此鬆開。

「那……就讓銀花坐這裡吧……」

在混亂中銀花偷偷摸摸趴上我隔壁的椅子,企圖坐到我旁邊。真是不能小看她。

「當然不行!」「就算是銀花也不可以!」

黑惠和金惠異口同聲地拒絕,銀花聽了露出不滿的表情。她們兩個,雖然關係很差卻莫名地有默契。

「沒辦法,那就讓給黑惠吧。」

「……無可奈何。」

最後金惠和銀花兩人都各退了一步,讓黑惠坐在我旁邊。金惠是坐在我對面,銀花則坐在黑惠的對面。

話說回來,她們兩個真的跟黑惠好像。雖然臉有點像,但是性格和髮色截然不同,還有她們散發的氣質一模一樣,簡直像是有三個黑惠。

黑惠聽到這種話八成會生氣,所以我沒說出口……。

「我就單刀直入地問了,妳們兩個是什麼人?」

黑惠一坐下就立刻開口,眼神完全把她們兩人當可疑人士看待。

……畢竟是突然冒出來的,說可疑確實是很可疑啦。

「我就是妳喔。」

「銀花就是黑惠。」

金惠和銀花分別說出很類似的回答。

「什麼……?」

「啥……?」

我也搞不懂她們的意思。

黑惠更是覺得莫名其妙,她不耐煩地撓著頭似乎很焦躁。

「妳是說我分裂了嗎?」

「嗯,簡單來說就是這樣。我們的確是從妳體內分離出來的

,至於理由妳得去問湖之主。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跑出來呢。」

聽了金惠的說明我還是無法理解。

「那個……妳叫做金惠吧?」

「沒錯喔,社。啊~~啊~~好棒喔,光是被你叫個名字我就好興奮!」

「啊哈哈哈……」

總覺得吐槽她會惹出麻煩,還是當作沒聽到吧。

「妳說『為什麼會跑出來』,難道這件事有什麼原因嗎?」

「因為……黑惠掉到池塘裡……」

剛才一直沉默的銀花從旁回答。

「看來只可能是這個原因……啊,話說回來,從池塘裡面跑出來的那個人是?」

「……是湖之主大人……平常……不讓別人看見她的樣子,變化無常……有很多形體。真實身分銀花也不知道……」

很多形體?黑惠分裂也是其中一部分嗎?

「金和銀啊……簡直是《伊索寓言》裡的金斧頭銀斧頭。」

樵夫不小心讓斧頭掉進湖裡,結果──

『你掉的是這把金斧頭?還是銀斧頭?』

『不,我掉的是把普通的鐵斧頭。』

『為了獎勵你的誠實,我就把金銀斧頭也送給你吧。』

──類似這樣的故事。

事實上金和銀的質地都太軟沒辦法用來伐木,你就把這兩把斧頭賣了換錢吧──老實說不過是這種故事爾爾。

故事寓意很單純,只是勸人不要說謊要正直的生活而已。不過這個故事還有後續。

另一名樵夫故意把鐵斧頭丟到湖裡,然後──

『你掉的是這把金斧頭?還是銀斧頭?』

『是那把金斧頭。』

『說謊者什麼都得不到。』

最後說謊的樵夫連鐵斧頭也失去了。

為了慾望說謊可是會損失得更多,後續故事講的就是這個道理。

「嗯,這大概就是答案吧。黑惠掉進泉水裡,湖之主把我們分出來。雖然不知道她這麼做的理由,也不清楚湖之主的真實身分。」

「為什麼她要做這種事呢?」

說起來,能做到這種事本身就很荒唐了。這個名叫尾敷的小鎮,原本就有許多不可思議的傳聞。例如走調的都市傳說,以及看似怪談卻算不上是怪談的怪談……不過,沒想到現實中真的會發生。

話說回來……黑惠聽到有女神大人並不驚訝呢。她很討厭自己被分裂成三個人,卻不怎麼害怕或不安。該說她有鋼鐵般的精神力嗎?

「為什麼黑惠會分裂,只能說是湖之主心血來潮唷──」

「心血來潮?」

「十之八九是因為名字叫小野吧?」

「咦?」

金的小野、銀的小野。

…………。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會吧!

「總之,我已經知道妳們是什麼人,也知道妳們根本什麼都不清楚了。以後妳們就不要再跟我們扯上任何關係,也就是說給我滾回去。」

一直默默聽我們說話的黑惠,突然像是要把狗趕走一樣揮揮手。她從小就有這個習慣動作。

……等一下,把她們趕出去的話。

「等一下,黑惠。妳要她們兩個怎麼辦啊!?」

「我才不管,快滾回去啦!」

回去……。

「妳要她們回去哪裡?」

「當然是池塘裡面囉。」

「怎麼可能回得去啊。我們可是用肺呼吸的,回去會溺死的喔。」

「那就溺死算了,我可沒有照顧妳們的義務。哼,我會祈禱妳們能用鰓呼吸的,快點哭著感謝我吧。」

「等、等一下!我、我們冷靜下來談談嘛!妳看銀花都在哭了!」

可能是想到自己會溺死,銀花的臉色蒼白眼角還微微泛出淚光。

「不然你想怎麼樣?要照顧她們嗎?還是趕快跟警察通報有人迷路了吧。」

黑惠說的一點都沒錯。不管金惠和銀花跟黑惠長得再像,她們都是突然出現而且身分不明的可疑人物。

不過,警察會搭理從池塘中跑出來的女孩子嗎?她們也沒有能證明身分的東西,只會被當成惡作劇趕出來吧。

「可、可是外面這麼冷,要是把她們趕出去!」

我不大敢想像這麼冷的冬天要在外面過夜。而且今天的天氣預報也說了,晚上可能會下起難得的雪。

從池塘中出現或是黑惠的分身什麼的,雖然還有很多事情搞不清楚。

但我覺得她們也是人類。

金惠抱住我的時候也是、銀花靠在我身上的時候也是。

我能感覺到她們和人類有一樣的溫度。

至少她們看起來並不像壞人。

「不然妳們兩個都來我家如何?」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