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女友、銀女友還是普通女友        

書名:金女友銀女友還是普通女友!? 1

 

外文書名:僕と彼女とカノジョとかのじょ 1

 

作者:田尾典丈

 

本書特色:校園戀愛、插畫精美、神話元素

 

作者簡介:

田尾典丈 Noritake Tao

橫濱出身。我以前是個遊戲企劃,直到我的眼睛中了一箭……常常有人誤會,不過我並沒有當過劇本家。

 

ピロ水 Piromizu

前畫家‧插畫家,代表作為「えれくと!」、「あおぞらストライプ」(Astronauts SPICA)。最近身邊的環境有了很大的改變,正在考慮是否趁這個機會開始養狗。但在那之前,得先把房間整理到能住人的地步才行(笑)。

內容介紹:

金女友銀女友還是普通女友? 1

「你掉的是這個黑髮女孩嗎?」

個性逆來順受的神座木社,每天都被個性好勝的青梅竹馬──小野黑惠任意使喚。某天,黑惠意外掉進傳說「能實現願望」的泉水之中。社回答了泉之女神的問題後,卻被強塞了和兩個黑惠非常相似的金髮女孩「金惠」和銀髮女孩「銀花」!金惠和銀花毫不掩飾自己對社的好感,害得黑惠的心情比平常更差。走投無路的社,只好忍受著三名女孩惹出的麻煩,同時尋找讓她們恢復原狀的方法。

和三名個性迥異的女孩共處,三位一體的熱鬧戀愛喜劇開幕!

 

【內文摘錄】

第一章

「動作太慢了,社!還不快點過來!」

「等、等一下啦,黑惠……」

世上有個詞彙叫奴隸。

從好的方面來解釋的話,可以用來比喻迷戀某種人事物,只為其行動的人。

比如說愛情的奴隸或金錢的奴隸。

我想認真找的話應該能找到不少例子,字典上也有記載。不過奴隸這個詞彙,大多有負面的含義。

『奴隸』

指的是身為人的權利、自由皆不被認同,且被視為他人私有財產一部分的人。我手上的字典就是這麼印著。

對於主人的要求是絕對服從,而她是主人我是奴隸。

這就是我──神座木社和她──小野黑惠的關係。

輕微撥弄著光亮的及腰黑髮,黑惠朝著小型布偶的專櫃走去。她物色可愛布偶的銳利眼神,跟鑑定刀的品質沒什麼兩樣。現在她穿著黑色粗呢大衣看不太出來,但她的制服有經過些許改造,也因此常被誤會是不良少女。不過在我看來,應該叫她大姊頭才對。

「喔,這個也不錯。我買了。喂,拿好。」

「啊,嗯……」

黑惠丟出的小布偶在空中形成一條平滑的拋物線朝我飛來。

我用雙手小心接住放入右手提著的紙袋,而左手的紙袋早就滿得像是盛滿飯的碗,放不下更多東西了。

我努力維持平衡小心不讓東西掉出來。

「接得好,社。」

「啊、嗯……這點距離的話……」

只有這種事情越來越拿手,我真是悲哀。

真是空虛啊。一想到自己的遭遇,就覺得難過到爆炸了。

每天放學回家都得幫黑惠提書包就算了,還得陪她去買點心或逛街,今天則是在百元商店盡情購物。

雖然她不會向我勒索金錢,但她在玩樂的時候,我就沒有自己的自由時間。

「好了,到下個專櫃吧!走囉!」

布偶好像買夠了,黑惠意氣風發地向前邁進。

我則是默默地跟在她身後。

「唉……」

我輕輕嘆了一口氣。

「……社,怎麼了?」

「沒、沒有,沒什麼……」

說起來我們幼稚園就認識了,升上小學之後這種主僕關係好像就已經根深蒂固了。

從那時開始我就老是被她使喚,跟在她身後拼命伺候她。

幼稚園時她還不是這個樣子,升上小學之後卻變得很任性。

她總是在我面前擺出一副「養著一條不受管教的狗」的飼主模樣;當然那隻「不受管教的狗」就是我。

不管是公眾場合還是兩人獨處,她都會彈我的額頭,或是聲稱懲罰而打我的手,而且這些行為還逐年升級。

國中時因為討厭這種關係,我心中暗藏怒火。

黑惠家和我家很近,走路甚至花不到五分鐘。

先不說私立,公立的話必定會進入同一間國中就讀。但是,高中就不一定了。

於是,我有效利用所有不用陪黑惠胡鬧的時間死命讀書。

這都是為了考進縣內最好的公立學校尾敷陽光高中。

黑惠常常翹課,成績也不算好。

照這樣下去,她一定會進入偏差值低的學校。

她對要上哪間高中沒有興趣,當她說要配合我的選擇時,我深信選擇普通學校是無法擺脫她的。我如實告訴她我的志願學校,她也沒有表示任何意見。

當我跟她說自己想要報考尾敷陽光高中時,她只是別開臉,看起來很不高興的低語了一句「是喔」。

之後。

我參加了尾敷陽光高中的入學考試,順利錄取了。

在榜單上看到自己准考證號碼的那一刻,我流下了眼淚。心想終於能脫離黑惠的魔掌享受嶄新的生活。

就算住得再近一旦就讀不同的學校,黑惠那些無理的要求也會減少吧。

這是我人生第一次喜極而泣。

接著到了開學典禮當天。

我一邊幻想著新學校的生活,一邊踩著興奮地步伐來到校門口,

「唷,心情很好嘛。」

隨即看見惡魔笑著出現在我眼前,就連黑色的翅膀和尾巴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我太天真了。

我的想法就如同砂糖堆砌的城堡,既單純又脆弱輕易地瓦解了。

自從國中三年級的夏天開始她就沒有來找我麻煩,她好像也為了和我就讀同一所高中而用功讀書。

我完全忽略了黑惠是一個平常只是不努力,認真起來非常厲害的女孩。國中時期的運動會上,她還能跟田徑隊的隊員較勁呢。

再怎麼說她也不可能在短短時間內提高成績,也不可能只為了把我當奴隸使喚而報考尾敷陽光高中。

這種想法實在太膚淺了。黑惠她可是會笑嘻嘻地打破遊戲常規的女孩啊。

在校門口見到她時我大驚失色。雖然沒照鏡子,但是我的臉色八成像是紅綠燈一樣忽然紅忽然綠吧。

如果單純想擺脫她的話,選擇距離稍遠的男校不就好了嗎?

可是我又覺得男校有一點可怕……不過一定是因為我的覺悟不夠。我應該下定決心要遠離黑惠才對。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於是——

開學典禮響起的鐘聲同時也宣告我的奴隸生活再度開始。

接著就是慣例的模式。

她在我做自我介紹的時候,從旁插了一句:「這傢伙是我的東西,你們可不准對他出手。」害得班上同學散發出一種「哦~~這樣啊,祝你們幸福。」的氣氛。

就這樣到了今天。

「好啦,差不多該回去了!」

她總算買夠了,我們終於能夠踏上回家的路。

 

我們從店裡出來之後走在冰冷的寒風中,穿過擁擠的商店街來到了一個十字路口。綠燈已經開始閃爍,再不快點就會變成紅燈。

我急忙往前跑時卻被黑惠扯住後領。

「呃嗚!黑惠,妳想勒死我嗎?」

「怎麼可能啊。綠燈都在閃了你還衝出去才比較危險吧。」

……難道她在擔心我?不對,黑惠有時會莫名其妙的過度保護。

這裡的紅綠燈明明要等很久,今天吹的是什麼風啊?

「謝、謝謝妳。」

「不用謝了。要是你慌慌張張,不小心弄掉我的東西那可就傷腦筋了。好啦,綠燈了,我們快走吧。」

我們走了一小段路之後進入了一座略大的自然公園。掠過公園的冷風刺痛我的肌膚,也讓樹葉早已落盡的防風林淒涼地搖曳著。這種好似帶有霜氣的風,令人強烈感受到冬天的來臨。

我們和數名今天出門散步或慢跑的人擦身而過,雖然沒有出聲和他們打招呼,碰面時卻會不自覺的點頭致意。

我們沿著自行車道前進,沒多久便看見一個被欄杆圍住的小池塘。那是非常普通、直徑約三十公尺的池塘。池塘的周圍設有人行道,外圍又種植許多樟樹把步道連同池塘圍了起來。為了讓人能靠近池塘欄杆有一部分敞開著,其中的狹小空間也設有長椅可以讓人一邊眺望池塘一邊休息。

這座公園是從學校到黑惠家的捷徑,再走個十分鐘左右就能到她家了。

可是……手上提的東西好重我的手腕越來越酸。

我用腳調整紙袋的位置,試圖讓紙袋變得好提一點。

「嗯?怎麼啦,已經拿不動了嗎?」

這個動作被黑惠看到,訝異的視線便朝我刺了過來。

「真拿你沒輒,把東西放到那邊的長椅休息一下吧。」

「抱、抱歉啊。」

我接受黑惠的好意,把她從百貨公司和百元商店買來的東西,放到她所指的長椅上。

「哈啊……」

我把東西放下後靠著椅背坐下,大大嘆了口氣,寒冷的白煙隨即在眼前消散。

望著眼前的池塘伸了個懶腰,身體的疲勞稍微減輕了一些。

「真是的,你也太沒用了吧。」

站在長椅後方的黑惠嘆了口氣,無言地盯著我看。

「抱歉……」

雖然有很多藉口可說,但為了不惹她生氣我只能道歉。

這種生活,到底要持續到什麼時候啊……。

「你有沒有好好吃飯啊?」

她將雙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像在確認我肩寬似的按摩。還挺舒服的。

「當、當然有啊。」

「三餐都有?」

「嗯。」

「那你就好好鍛練肌肉啊。」

我回家之後根本就沒那個力氣啊。

為了跟上學校的進度,我全部的時間跟精力都花在學習上了。

因為就讀這間偏差值遠超過自己程度的學校,光是要維持平均分數就十分辛苦了,而且只要稍微偷懶不複習、預習,我的成績就會瞬間大幅下降。

「……算了,我去買飲料。你一樣喝烏龍茶對吧?待在這裡好好休息唷。」

說完她便離開我身邊,朝自動販賣機走去。

「呼……」

我再次吐出一口白煙。

到頭來,還是她不在的時候我最能放鬆。說真的,我本來可以過著更安穩的高中生活才對。

到底是哪裡出錯了呢?

可是……。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她不在身邊我會變得更不幸。

我身材矮小個性又懦弱常常被壞人纏上,每次黑惠都會來救我。

「你想對我的東西做什麼?」雖然她每次都會用這句話當開場白。

「稍微起風了呢……」

池塘周圍的樹木枝葉被風吹得沙沙作響,彷彿在指責那陣風的不是。

隨著聲音漸漸增強樹枝也晃得越來越厲害,池面上更出現陣陣漣漪。接著一陣強風襲來,無言地宣告這是最後一次。呼嘯而過的寒風吹得肌膚隱隱作痛。

「好冷。」

我討厭這個季節的冷風。

「社!我的東西!」

一道怒吼聲響起。

我順著聲音轉頭一看發現紙袋快要倒了,大概是被風吹的紙袋就快要掉地上了。

我立刻伸出手,卻搆不著。這時,黑惠飛快的朝這邊跑過來試圖接住紙袋,但她卻撲了個空往前方撲跌。

「嗚啊啊!?」

她的前方是池塘,力道過猛的黑惠停不下來,我也沒能阻止她。

嘩啦──────!黑惠掉進池裡發出巨大的水聲。紙袋也掉在地上,裡面裝得滿滿的物品散落了一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