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聖劍          

書名:無限聖劍─沒有極限的拯救者─

 

外文書名:インフィニティ・ブレヱド—際限なき救済者—

 

作者:にのまえあゆむ

 

本書特色:

 

日本Hobby Japan文庫超強力作,日本有名繪師與人氣作者的豪華共演!作者另著有知名遊戲Phantasy Star Online 2(夢幻之星2/PSO2)改編之輕小說,也非常受到讀者歡迎。

 

 繪者為以設計電玩人物見長的插畫家泉彩,最近的作品是《風雨來記3》(FOG)、《禁斷召喚!Summon Master》(Bushiroad)。

 

 

作者簡介:

にのまえあゆむ

 在贏得第三屆Novel Japan大賞後嶄露頭角,最近的作品是《閃亂神樂 ─少女們的青春─》。

 

內容介紹:

高中生勇輝某天經突然出現的異世界巫女・安娜告知,他被選為聖劍騎士。而且為了打倒即將前來毀滅這個世界的魔神,必需有深愛自己、名為戰的女性存在才行。勇輝的感情因此在青梅竹馬與學妹兩名少女之間搖擺不定。

 

──藉著與戰姬之間的羈絆生出各種聖劍的動作小說,問世了!

 

【內文摘錄】

 

在那之後我整晚想著安娜小姐為何要哭,可是完全想不出原因。

 

希望她在我身邊──光是這樣不行嗎?對安娜小姐來說非得有其他理由不可嗎?

 

就算到了學校,上課時我也只想著這件事。

 

雖然認為自己非得向她道歉不可,可是不追根究柢找出原因的話,就只是表面上的道歉而已了,那樣一來她也不會真正原諒我。

 

該怎麼辦才好?

 

「喂,勇輝,你今天也很消沉耶。」

 

「還好啦。」

 

朝著趴在桌上煩惱不已的我說話的人是誰──不用抬頭也知道。

 

本來只想隨便應付兩聲打發掉他──不對,等一下。

 

「藤堂,我有件事想問問你。」

 

「什麼事?」

 

我抬起頭,看到了好友的笑容。他的外表帥氣得像青少年時尚雜誌裡會出現的清新男模,讓人看了很不爽。

 

這傢伙名叫藤堂,從高一起就是我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

 

也許是因為外表之故,他在女生之間很受歡迎。不只我而已,許多男生都因此把他認定為頭號大敵,不過當我得知他令人意外的秘密後,我們就變成好友了。

 

那個秘密就是「拿三次元女性沒轍」。

 

藤堂有兩個姐姐和一個妹妹,雖然他姐妹們的外表都很正,可是個性卻都很可怕。

 

在那些姐妹包圍之下長大的藤堂,現在已經成了會說出「果然還是二次元的女生最棒了!真實女生我才吃不下咧!」這種話的缺陷型帥哥。

 

不過也是因為在那種家庭中長大,所以藤堂比我更擅長解讀女人心的微妙之處。按照本人的說法是:做不到的話就無法在家裡生存了。

 

如果是這傢伙,也許能明白安娜小姐為什麼不高興吧?

 

「又是和女人有關的事喔?」

 

藤堂聽完我的說明後,露出傻眼的表情。

 

「可不可以別把我說得好像是到處對女人出手的爛男人啊?」

 

「咦!?」

 

你幹嘛那麼驚訝……?

 

「總、總之!你怎麼想?知道安娜小姐為什麼生氣嗎?」

 

「這個嘛……」

 

藤堂在我前方的位子上坐下,擺出準備長談的樣子,微微歪著頭說道:「那應該只是單純地在鬧彆扭吧?」

 

「鬧彆扭?」

 

真是出乎我意料的解釋。

 

「我家妹妹也會有類似的行為喔,也就是突然抓狂──之類的態度。」

 

「哦?」

 

「比如說我答應要幫她寫功課,可是在幫她之前就被二姐拉去當買東西的馱獸,回家後我妹就抓狂了。我跟她道歉說會好好幫她完成作業,不過她卻說『不是作業本身的問題!我氣的是你爽約的事!』,結果反而更加生氣。」

 

「因為你惹火她了不是嗎?」

 

「不是啦,所以說,她生氣的原因是『沒有被擺在第一順位』這點。我妹碰到這種事時的反應是抓狂,不過那位安娜小姐的話就變成了『鬧彆扭』──大概就是這樣吧?」

 

「唔……」

 

雖然明白藤堂想說什麼……不過如果真是如此,那麼安娜小姐不就是希望我能「不論發生什麼事都把她擺在第一順位」──會是這樣嗎?

 

「是說那個『安娜小姐』是怎麼樣的人?」

 

也許是看我皺眉沉默不語,藤堂如此問道。

 

「怎麼樣……很有禮貌、責任感很強,應該是這樣的人吧?」

 

不論對誰都很謙遜,巫女的工作也毫不懈怠地完成……所以應該是這樣的人沒錯?

 

「這樣的話……鬧彆扭的原因就很明顯了。」

 

「哦?」

 

「雖然只是經驗談啦,不過這類型的人情緒都很內斂。所謂的有禮貌、責任感強,換個說法就是『很在意別人』。因此他們不太會主動把自己的不滿說出來,因為他們認為這樣子會為對方帶來困擾。」

 

「唔……」

 

「所以這種人生氣起來反而都會氣很久,你要是不找出原因、好好道歉的話,說不定就永遠無法改善情況了喔。」

 

哦……應該是這樣吧?昨天晚上是真正發火,不過在那之前,她其實一直就有點不太高興了。

 

就像藤堂說的,除非我能明白她生氣的原因並好好道歉,否則就無法修復兩人之間的關係。可是到底要怎樣才能弄清楚她在氣什麼呢?

 

「你很認真地在煩惱呢。」

 

我明明一直抱頭苦思,可是藤堂卻到現在才說這種話。

 

「所以我才找你商量啊?」

 

「下次要把的就是那位小姐嗎……你還真是很沒有節操耶。」

 

……這傢伙到底把我想成什麼樣的人了?

 

「不是那樣。只是因為我們住在同一個屋簷下,所以我想維持良好的關係而已。」

 

「這樣的話比起問我,還不如找去芙美乃學姐商量。既然那位安娜小姐和你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也就等於和芙美乃學姐住在一起不是嗎?」

 

「……我不是很想找她談啦。」

 

「為什麼?」

 

「你在有煩惱時會想找姐妹們商量,讓她們擔心嗎?」

 

「讓她們擔心的話也不錯……算了,我知道你想說什麼。」

 

藤堂乾脆地同意了我的話,這傢伙應該也有一些心事吧。

 

「那不然就和之前你提過的……呃,一年級的月嶋?是這個名字吧?和她商量如何?同樣是女孩子,她應該可以給出比我更好的建議才對。」

 

「不,那有點……」

 

我也不是沒那樣想過,不過現在有點……不能和小遙見面。

 

「怎麼啦?你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

 

「……唔,算是吧。」

 

雖然我這樣把問題蒙混過去了,不過我本身其實沒有做錯什麼事,但也不是說小遙有什麼問題。

 

我只是單純地不願意藉由聖劍的誘惑力來讓自己與小遙心意相通,害她成為戰姬而已。

 

連成為聖劍騎士的我,都還對與魔神或僕使作戰的事有所猶豫,如果因此把毫無關係的小遙捲進來……果然還是該避開她吧。

 

所以今天我不能和小遙見面……應該之後也會有好一陣子不能和她見面了。

 

「你好像也滿辛苦的呢。」

 

藤堂以憐憫的眼神看著我,如此說道。

 

 

 

在教室和藤堂商量過後,他做出了「你們應該多談談」的結論,那句話在離開學校後也依然縈繞在我腦中。

 

可是……嗯──我覺得我們滿常聊天的啊?

 

雖然不是每天,不過我和安娜小姐很常說話。關於聖劍、魔神、僕使,有太多我不清楚的事,為了明白這些事,非得詢問她不可。

 

但是,光這樣是不夠的嗎……?

 

「勇輝學長~~」

 

「咦?」

 

因為我正在想事情,所以不小心就回應了叫我的聲音。回頭一看,小遙正站在校門旁邊。

 

「怎、怎麼了?妳的社團呢?」

 

「我翹掉了。」

 

「咦?」

 

「因為今天我有些話想和學長說……所以就翹掉了。」

 

「呃……是、這樣啊?」

 

怎、怎麼辦……這種情況不太妙。雖然我本來應該要高興才對,小遙找上門,等於婉轉地表示「見不到學長我好寂寞」。

 

她之前從未這樣過,為什麼今天突然會過來找我?不過既然她表現出這種態度,我當然也想趁機告白,讓我們明確地變成男女朋友的關係。

 

所以……這才糟糕。

 

成為男女朋友的話,小遙就會成為戰姬。為了避免變成那樣,所以現在應該要和她保持距離才對。

 

可是……像這樣和她聊起天後,就會浮現「就算把她捲進血腥的戰鬥中也無所謂」的不負責任想法,我討厭這樣的自己。

 

「對了,學長,要不要去喝個東西呢?算是謝謝你之前陪我買東西的回禮。啊,當然是由我請客喔。呃……如果是速食店的套餐的話。」

 

「………………」

 

「學長?」

 

「咦?啊!啊、嗯。」

 

糟了,有點看她看得入迷了……所以說這樣不行啦!

 

應該要以鋼鐵般的意志,明確拒絕她的邀請才對!

 

「那個……小遙,雖然妳特地邀我……」

 

「車站前的速食店可以嗎?」

 

「嗯,好。」

 

不是啦!「好」個頭啊!?我也太容易隨波逐流了吧!

 

一定要想辦法力挽狂瀾……。

 

「哎呀?勇輝先生。」

 

「有、有!」

 

由於我正苦惱不已,所以聽到自己名字時就反射性地回應了……是說,這聲音該不會是……!

 

「安、安娜小姐!?」

 

站在我眼前的,是如假包換的安娜小姐。她手上拿著塑膠袋,看來是剛從超市或便利商店買完東西的樣子。

 

那倒是沒什麼,不過她的打扮讓我吃了一驚。

 

「妳為什麼穿著巫女服啊!?」

 

真是嚇了一跳。雖然在回家的路上碰到她本來就算頗意外了,可是就連芙美乃都不會穿著巫女服出來買東西啊!

 

「我被叫去幫忙採買……因為換衣服很麻煩,所以就直接把巫女服穿了出來。」

 

「沒有這樣的吧……」

 

這樣有點太顯眼了,負面意義上的。

 

「至少穿件普通上衣……吼,真是的,先披上這個!」

 

「哇!等、等一下,您在做什麼!」

 

雖然覺得有點太遲了,不過我還是把制服的外套脫下來,罩在安娜小姐頭上。她這樣看起來很像被逮捕的嫌疑犯,不過這種時候怎樣都好啦。

 

「那個……學長?」

 

啊、對了!小遙人也在這裡!

 

看著我和安娜小姐的互動,小遙驚訝地發問。

 

「啊,呃,這位是……那個啊,我舅舅家──我寄住的芙美乃家裡是神社嘛,這位是在那邊擔任巫女的人喔。嗯,就只有這樣而已。」

 

事到如今也沒辦法了,雖然我很不想把安娜小姐介紹給小遙認識……。

 

「真是的──!您突然做什麼啊──咦?」

 

安娜小姐把我蓋在她頭上的外套扯下後看向小遙。

 

「妳是……嗯嗯?」

 

「不、不是的!不是那樣的啦安娜小姐!」

 

看吧看吧發生了吧!只要一看到小遙,安娜小姐就一定會猜到她是「我差點要告白的女生」了!

 

再這樣下去,安娜小姐肯定會讓小遙成為戰姬。

 

只有這件事非阻止不可……!

 

「這女孩只是我的學妹而已,不是安娜小姐妳想的那樣子!」

 

「咦?我想的那樣子……?」

 

安娜小姐瞥了小遙一眼,我也跟著看向小遙──只見她睜大雙眼,露出非常驚訝的表情。

 

「呃……那個,小遙?剛剛的是──」

 

「……那、那個!」

 

小遙大聲打斷了我的話。

 

「學長,對不起,我想到我還有急事……對不起!今天就此告辭了!」

 

「啊!等一──!」

 

我連忙喊住她,不過小遙並沒有停下腳步,就那樣消失在人群中。

 

慘了……剛剛的說法太差勁了,我那句話在小遙耳中聽來應該是完全不同的意思。

 

……不對,是說這樣不是很好嗎?這樣一來小遙就不會成為戰姬,這樣就──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