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聖劍          

書名:無限聖劍─沒有極限的拯救者─

 

外文書名:インフィニティ・ブレヱド—際限なき救済者—

 

作者:にのまえあゆむ

 

本書特色:

 

日本Hobby Japan文庫超強力作,日本有名繪師與人氣作者的豪華共演!作者另著有知名遊戲Phantasy Star Online 2(夢幻之星2/PSO2)改編之輕小說,也非常受到讀者歡迎。

 

 繪者為以設計電玩人物見長的插畫家泉彩,最近的作品是《風雨來記3》(FOG)、《禁斷召喚!Summon Master》(Bushiroad)。

 

 

作者簡介:

にのまえあゆむ

 在贏得第三屆Novel Japan大賞後嶄露頭角,最近的作品是《閃亂神樂 ─少女們的青春─》。

 

內容介紹:

高中生勇輝某天經突然出現的異世界巫女・安娜告知,他被選為聖劍騎士。而且為了打倒即將前來毀滅這個世界的魔神,必需有深愛自己、名為戰的女性存在才行。勇輝的感情因此在青梅竹馬與學妹兩名少女之間搖擺不定。

 

──藉著與戰姬之間的羈絆生出各種聖劍的動作小說,問世了!

 

【內文摘錄】

 

「尋找戰姬?」

「是的。」

晚上來到我房間的安娜小姐突然這樣宣布道。

的確,安娜小姐的母親是所謂的戰姬,也是上一任聖劍騎士的同伴中唯一的犧牲者……她是這樣說的沒錯吧?

也就是說──

「要我去找出願意和我一起戰鬥、一起對抗魔神的同伴──是嗎?」

「說是同伴的話也沒有錯,不過一起戰鬥的這部分有些不對,戰姬是解開聖劍封印的存在。」

「聖劍的……封印?」

咦?雖然我只用過一次聖劍而已,不過已經可以使用它了啊?

而且劍鋒還銳利無比,又能把使用者、也就是我的戰鬥技能提升到極限,光是這樣就已經相當好用了。

「除了那樣之外,還有什麼特別的嗎?」

聽到我如此問,安娜小姐有些無奈似地嘆了一口氣:「如果光是那樣您就能滿足的話,我會很困擾。現在的聖劍只是有些特別的鐵棒而已,連原本性能的百分之一都還沒發揮出來唷。」

「咦?是這樣喔!?」

「沒錯。我有說過聖劍是以人類的意志與生命為觸媒來具體化的武器對吧?可是現在的聖劍只灌入了勇輝先生您的生命而已,這樣的聖劍三、兩下就會被啪地折斷了。」

……真希望她別拿折斷牙籤的聲音來形容我生命被折斷的場面。

「戰姬就是幫忙補充灌入聖劍中意志的人物。只要有那樣的人在,聖劍的力量就會進化到跟現在相比,如同天壤之別的程度。」

「哦……」

差別有這麼大啊……?

「是說……勇輝先生您有女朋友嗎?」

「……啊?」

安娜小姐向正在沉思的我提出這樣的問題。

「幹嘛突然問這個?」

「這很重要。您有女朋友嗎?」

安娜小姐以極為認真的表情重新向我問道。

雖然有些難為情,不過我也認真地回答:「其實,之前和僕使戰鬥時被安娜小姐妳吻到的那次,也是我的初吻。」

「呃……是、是這樣啊──不對啦!」

安娜小姐表情略微緩和了一下,不過又馬上想起目前狀況,揮舞著雙手像是要趕跑什麼似地喊:「請別用那麼認真的表情回話啊!好難為情!真是的……所以說……呃,也就是說,您現在還沒有女朋友囉?」

「嗯……就是這樣。」

「那麼,有和您走得很近的異性嗎?就算不是女朋友也無所謂。」

「這麼說來……」

要說不是女朋友的親密異性,我一下子能想到的就是表姐芙美乃和學妹小遙了。

「有是有……不過問這個做什麼?」

「戰姬就是那樣的人物呀。」

「……咦?」

「所謂的戰姬,是會全心全意地思念、相信且深愛騎士的人。只要您和那樣的人物心意相通,就能發揮出聖劍的真正力量。而會那樣愛著您的人,就一定是您的『情人』不是嗎?就像我的父母那樣。」

「那……那倒是……」

光聽就感到難為情,這種事……。

「讓我重新問一次,不論發生什麼事都會表現出『我最、最、最喜歡你了──!』這樣的異性,請問您心裡有底嗎?」

「啊、嗯……」

「……看來是沒有──的樣子呢。」

我因安娜小姐的話而深受動搖,回答得很模稜兩可,不過馬上就被她看穿。

「我本來就就多多少少有這種感覺了。」

「咦?為什麼?」

「………………」

明明只是單純提出疑問,為什麼要被她針般的視線刺得滿頭包啊!

「安娜小姐,妳好像在生氣……?」

「咦?您說什麼?」

「……不,沒事。」

是我的錯覺嗎?安娜小姐看起來好像有點焦躁。

不過照現在的氣氛似乎不能問她原因,不,應該說什麼都別多講比較好。

「那麼,呃……那麼我該怎麼辦呢?」

「沒怎麼辦,只剩下交女朋友這條路了,說得直白一點就是『不想死就去交女朋友!』這樣。」

妳……妳也說得太簡單了吧……?

「順便問一下,有沒有女孩子對勇輝先生您有好感呢?」

「呃……這個嘛……那個~~」

「現在不是害臊的時候,這可是和您的性命與世界命運息息相關的事喔?」

「……妳說的對極了。」

既然如此,雖然不是很想說出來……唉,也只能說了!

「和妳第一次相遇的那天……那個,我本來想向某個女生告白的,不過最後還是沒法開口,對不起。」

有種在大庭廣眾之下被公然行刑般的感覺。

「哎唷!」

安娜小姐吃驚似地張大眼,不過感覺她好像有點故意,究竟是為什麼呢?

「為什麼您不告白?」

「為什麼……那是因為那個……唔──」

越說我臉上的表情越無奈,想蒙混過去大概也行不通。

「告白失敗的話反而會破壞目前建立的關係……我不想這樣,所以……」

「……那個,雖然這樣講有點不禮貌……不過,勇輝先生該不會是個膽小鬼吧?」

「別講的那麼直接啊!很傷人耶!」

「哎呀,對不起。不過……原來真的是這樣?的確,我聽說有很多人都是因為類似的理由所以不敢告白,不過既然您會想開口,就表示您和那位女性互動還不錯對吧?」

「唔,我想對方應該也覺得我挺可靠的就是了……」

「既然如此,只要您告白就一定會成功哦。」

「……妳又知道了……」

對安娜小姐來說,這也許是可以輕鬆面對的小事,不過對我而言可是比什麼都重要的大問題,所以她說得那麼簡單讓我有些困擾。

「我的意思是,如果是成為聖劍騎士之後的您就沒問題。」

「咦?」

「聖劍有輕度的誘惑力。假如她討厭您的話就沒辦法,不過如果對方多少對您有好感,同時勇輝先生也『喜歡』她的話,那麼聖劍的『與世界根源及生命意志相通之力』就會製造出相乘效果,將對方對您的好感度強烈提高。」

「咦!是這樣嗎?」

這樣一來,只要我喜歡的人也在意我,告白就一定會成功不是嗎?

「這也太厲害了吧?」

「……不,那個,和聖劍原本的力量比起來,這種程度的能力根本不值一提……」

「不不不!沒這回事!感覺和愛情靈藥根本差不多啊!」

至少對我這種會因戀愛而煩惱的人來說,是極為夢幻的性能。

「這是我第一次覺得『成為聖劍騎士真好!』是真的喔,我很認真的。」

「是、是這樣嗎……」

安娜小姐一副傻眼的樣子,她一定不曾為了戀愛煩惱過吧?

「如果妳也曾經為了戀愛煩惱過的話,就一定會懂我現在的心情了。」

「哦……」

安娜小姐突然把視線從我臉上移開。

感覺她有點不太對勁。

「怎麼了嗎?是真的啦,妳一定會懂的。」

「咦?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是說離題了啦!」

安娜小姐故意咳了兩下,重新調整姿勢道:「總之這樣一來就不需要擔心告白失敗了,請您明天一定要向對方開口。」

「好!……咦?」

我欣然點頭答應……不過,好像忘了什麼重要的事?

一開始為什麼會提到這件事……啊,對了。

「……那個,安娜小姐。」

「是?」

「假如我和小遙──不對,向我本來打算告白的對象重新告白,而且對方也答應了,我們變成了男女朋友……那麼那女孩就會變成戰姬了是嗎?」

「是的。」

「那樣的話……她會安全嗎?」

「您的意思是?」

「呃……就是說,成為我女朋友的人,會不會註定被捲入我和魔神或僕使間的戰役之中──這樣。」

「沒錯,就是如此。」

妳就算那麼肯定地點頭我也……這件事代表什麼意思,安娜小姐彷彿完全不明白。

「對不起,這樣我會……有點不樂意。」

「咦?」

「欸?」

看到安娜小姐的驚訝反應,我也很吃驚。

「不是啊,因為我不想把其他人捲入我和那種怪物的戰鬥之中呀!更別說還是自己喜歡的人……」

「可是戰姬是與魔神決戰時不可或缺的存在喔?而且離魔神的復活時間越近,僕使也會越來越強,還有人型的僕使也──啊。」

「人型……?」

安娜小姐露出明顯「糟了」的表情,不過已經太遲了。

「妳說的人型……該不會連人類也會變成僕使吧!?」

「……沒什麼,勇輝先生您不需要知道那種事。」

「不對,可是──」

「所以我要說的是,現在的您就算在意那種事也沒用!」

安娜小姐用比平常大的聲音,把我的追問擋了回去。

「總之,比起煩惱僕使的事,請把尋找戰姬放在第一順位。現在這是最優先事項,如此一來您就不需要煩惱那些奇怪的事了。」

看來,如果我不開始尋找戰姬的話,安娜小姐也不會想和我談關於人型僕使的事情。

「嗯……啊,既然如此。」

我不想把無辜的人捲進來,所以要我開口也很痛苦──不過,如果是「例外的女性」,那我心中倒是有個人選。

假如是知道一切前因後果,並且有所覺悟的女性,那我對她的愧疚感也可以比較輕。

如果是那樣的女性──

「由安娜小姐妳來當戰姬不就好了?」

「不可能。」

「居然馬上拒絕!?」

至少裝做考慮一下再拒絕嘛……。

「安娜小姐……難道說妳討厭我?」

「我嗎?沒這回事。身為巫女,我早已做好侍奉騎士,也就是勇輝先生您的覺悟了。」

我想問的不是這種使命感般的感情,而是她個人對我的感覺……雖然安娜小姐怎麼看都沒有喜歡我的樣子就是了。

「……而且基本上,比起我的感覺,勇輝先生您的才──」

「咦?我……我怎麼了嗎?」

她說到後來聲音變小,聽不清楚在說什麼。

「不,沒事。還有就是,雖然說明得有些遲,但我是無法成為戰姬的。就算……只是假設喔?就算我對勇輝先生您有強烈的愛慕之心,聖劍依舊無法對我的『心』產生反應。」

是要重覆強調幾次「就算」才甘心啊……是說,無法反應?

「聖劍是『與世界根源及生命意志相通之力』。所謂的『世界』,指的是這個世界,而我是從異世界來的外人,和這個世界沒有關聯。」

「哦……原來如此,原來是這樣啊?」

「……………………」

我接受了這樣的說法,不過安娜小姐卻像窺探似地,由下往上注視著我。

「怎、怎麼了……?」

「……如果,如果說沒有這種條件限制的話,勇輝先生您就會打算讓我成為戰姬嗎?」

「咦?不是的……我只是在想,成為我女朋友的人一定會被捲入與魔神或僕使間的戰役不是嗎?我並不想讓喜歡的人身陷危機……就這點來說,安娜小姐妳不但知道詳情,而且也做好犧牲的覺悟──」

「你這個笨蛋──!」

「哇喔!?」

我話還沒說完,安娜小姐已經拿起一旁的字紙簍丟了過來。

「這算什麼啦!討厭耶──!這算什麼理由啊!?真的是很過分捏~~!」

「等、等一下!安娜小姐!?為什麼突然這樣?」

「沒有為什麼!你究竟要看不起我到什麼地步!」

「咦!?」

等、等一下!這話有些問題對吧!?

「我沒有看不起妳啊!?」

「你有!你說想讓我成為戰姬,可卻是因為這種理由,到底想怎樣啊!?」

「所以說那是──」

「而且基本上如果勇輝先生是這種態度,就算沒有條件限制,我也無法成為戰姬的!」

完全不聽我反駁的安娜小姐說出了關鍵性的句子。

「為、為什麼?」

「因為勇輝先生希望我成為戰姬的原因,是由於『我知道內情,並且做好了心理準備』,這種程度的感情根本無法解開聖劍封印!」

「不過我是真的希望安娜小姐能陪在我身邊喔?」

「……這是什麼意思?」

「咦?」

意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

「……算了。」

就在我張口結舌時,安娜小姐無力地起身,走出房間。

「啊、等一……安娜小姐!?」

她的眼角好像有淚。

雖然也許是我看錯了。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