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高人氣獨立遊戲『Alice mare』,由製作者△◯□×(miwashiba)親自執筆,完全小說化!! 六月底發售

劍與魔法與學園(001)          

書名:劍與魔法與學園 要賭命的入學考試LV1

 

外文書名:剣と魔法と学園モノ。 入学試験は命がけ!?

 

作者:佐山

 

本書特色:熱門遊戲『劍與魔法與學園』改編、奇幻搞笑類作品

 

 

作者簡介:

佐山 操

從電腦遊戲到家用主機遊戲的劇本都寫,而且連女性雜誌的報導和占卜師都有做過,是一個什麼都做的企畫&文字工作者。在做這些工作的同時,每天也在尋找是否有什麼方法可以成為新世界的神。

製作過的作品有PS3版『辟邪除妖 被囚禁靈魂的迷宮』、『辟邪除妖 被囚禁亡靈的街道』等,其他包括書籍還有大約100部左右的作品,但是現在寫出來的東西還是有外行人的味道,請多多見諒。

 

內容介紹:

文特是一個平凡的人類。他原本以為如果能進冒險者養成學校就讀的話,就能輕易成為一個了不起的勇者,但是他想的太天真了。他跟著他的兒時玩伴(妖精)一起前去參加入學考試,但是等著他們兩個人的卻是?

――大受歡迎的RPG遊戲『劍與魔法與學園

終於改編成輕小說了!

 

內容摘錄:

 

「怎麼了嗎?」

 

「請多指教啦!我叫文特,這是我的兒時玩伴,愛爾特貝蕾。」

 

這個叫庫雷的人還滿好相處的嘛。

 

他露出親切的笑容,一邊跟我們握手一邊繼續說道:「以前有人告訴我,如果沒跟貴族那一類的有錢人搭上關係的話,像這種從學生時代就認識的朋友,會對自己很有幫助的。請多指教囉。」

 

「喂―─喂―─喂―─麥克風測試、測試。今天天氣雖然晴朗,但海上卻驚濤駭浪。」

 

怎麼回事?

 

禮堂內的氣氛也慢慢凝重了起來,當四處開始發生小規模爭執時,有個看似教官,舉止威嚴的獨眼男子站在講台上,把一隻大擴音器放在嘴邊,開始對台下喊話。

 

考試終於要開始了嗎?興奮中帶點恐懼的情感,令我內心騷動。

 

總之,我希望考試能早點開始。這樣我內心的騷動,就能轉變成武將臨戰前的興奮顫抖,愛爾特就不會察覺我的心理狀態了。

 

嗯?等等,具體來說考試內容是怎樣?

 

雖然這裡形式上是學校,但要選出想當冒險者的人,應該不只是考筆試。這樣就有可能採取有冒險者風格的考試……不過「冒險者風格的考試」是什麼樣的考試呢?

 

像劍鬥士一樣採取模擬戰?遇到這種困擾的時候,看一下學校說明手冊好了。

 

我把手伸進後背包準備拿出滿是皺褶的學校說明手冊時,突然傳來的巨大聲響讓禮堂為之一震。

 

 

 

「WELCOME FUCKING NEW GUYS!」

 

 

 

「什麼!」剛剛好像聽到他在罵人,是我聽錯了嗎?

 

 

 

「各位想當冒險者的同學,感謝你們今天聚集到這裡。我是這間學校的實技教官,多雷斯典!」

 

 

 

他是教官嗎?這麼說來,他散發的氣息確實不像是簡單人物,頭上用來遮住一隻眼睛的黑色眼帶,讓人感覺是身經百戰的勇者。

 

這麼一想,不知為什麼剛剛那像是罵人的開場白,讓人感覺他是個身經百戰的勇者,真是不可思議。倒不如說,他用普通方式來打招呼的話,會讓人感覺有點弱。

 

 

 

「那麼,我是本年度入學考試的最高試驗官,將會審查各位的成績。此外,我對天立誓,在今天的考試中,將不會有任何不正當的行為,會嚴格公正的審查。」

 

 

 

剛剛還很吵鬧的禮堂,現在突然靜了下來。

 

每個人似乎都仔細聆聽多雷斯典教官所說的話。

 

 

 

「首先,我先來說明入學考試中使用的迷宮。請各位保持安靜,仔細聽好。」

 

 

 

什麼?入學考試用的……迷宮?

 

突然就要讓我們去探索迷宮,然後再依此決定成績的優劣嗎?

 

 

 

「首先,這次的迷宮是特別為考試所準備的,就算受傷也不會死。此外,本來無法使用的招式,為了看出各位的成長性,也變得能夠使用。」

 

 

 

就這樣,多雷斯典教官接連說出注意事項。

 

講的東西實在太多了,甚至有人開始拿出筆記本抄寫。

 

遇到難題的時候,再請別人借我看吧。

 

在多雷斯典教官說完令人頭昏腦脹的說明事項之後,他咳了一聲,開始說明最重要的公告事項。

 

 

 

「咳咳。那麼,我要說明第一場考試的相關事項,大家注意聽。」

 

 

 

終於要說明第一場考試了啊。

 

老實說他至今為止的說明已經讓我覺得累了,不過現在還是要打起精神才行。

 

 

 

「附帶一提,第一場考試時間是六分鐘。」

 

 

 

滿意外的……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不過,也得看考試的內容是什麼。

 

我不知道接下來的考試會有什麼樣的危險,只能壓抑緊張的心情等他說明。

 

對我來說,之後公布的內容讓我出乎意料,也讓我馬上就理解到考試題目的困難點,驚訝的不知所措。

 

 

 

「第一場考試的內容就是在考試時間之內,從聚集在現場的考生當中組成一支六人隊伍。」

 

 

 

「什麼?」我和愛爾特面面相覷,庫雷則是露出苦笑。

 

「這還不簡單!喂,庫雷,你是一個人來的嗎?」

 

「不,我是在老家組好隊才過來的,已經湊到六個人了。所以,我已經通過第一場考試了。」

 

你說什麼!

 

「雖然有點難開口,不過這種考試中,一開始要考生組隊算是很常見的考題。這裡一半以上的人都已經組好隊了哦。」

 

「你說什麼!?那……」

 

「就是你要想辦法找出單獨來的人組隊。不然你今年的考試就到此為止了。」

 

開什麼玩笑!考試不是才剛開始嗎?我怎麼可以在這裡就結束!

 

「愛爾特,我們分頭去找吧!我們只要再找到四個人就好了!」

 

「我知道了!再找兩個前鋒、兩個後衛吧!」

 

雖然我們平時常常吵架,不過這種時候卻能理解彼此的想法。兒時玩伴真好啊。

 

我們開始分頭行動前已經決定好不管發生什麼事,在考試結束前十五分鐘要回到庫雷這裡集合。當然,我們跟已經組好隊伍的庫雷說好了,請他待在這裡別亂動。

 

可惡,想不到竟然是這種題目。總之,我在抱怨之前必須先找齊隊伍才行。

 

我往四周一看,確實如同庫雷所說的一樣,大部分的考生都是六人一組。

 

特別是那些適合當前鋒,身材壯碩、外表可靠的男性,可能他們的數量本來就比較少,就我所見的範圍,那些人全部都被圍住了。

 

雖然剛才開玩笑說出要後宮隊伍,感覺這件事快成真了。嘻嘻嘻……不對!

 

開什麼玩笑。這樣我就必須辛苦地站在最前線。至少要找到一個體力充沛的龍人族或是矮人族才行,一想到虛弱的本大爺要站在前線擋住敵方砲火就覺得恐怖啊!

 

這肯定是我人生中,少數極為拚命的時刻。我瘋狂尋找看起來可以當盾牌,又還沒加入六人隊伍的男人。

 

找到了!一……二……三……四……有四個人!兩個是壯碩的男人,另外兩個是高瘦的男人,總共四個人!

 

雖然眼前浮現出愛爾特被男性後宮包圍,一臉得意仰天大笑的樣子讓我有點不爽,不過他們的人數也剛好!

 

神啊,雖然我很少祈禱,不過真的很感謝祢!

 

「那邊那四個男的!跟我一起成為冒險者吧!」

 

我用滑壘的姿勢衝向那四個男人,並且開口邀請他們入隊。但是這四個人不知道為什麼,一臉驚訝地看著我。

 

人數明明不夠,為什麼還這麼悠閒啊?

 

「啊?呃……」

 

「怎樣啊!說的不清不楚的!你們這樣下去的話人數會不夠吧?剛好我身邊還有一個魔法師,跟你們組隊的話就剛好六個人了!如何?跟我一起成為勇者吧!」

 

「呃……」

 

搞什麼!這種一點鬥志都沒有的回答是怎樣?

 

空有壯碩體格,卻膽小到無法自立的男人是沒辦法當盾牌的哦。

 

「喂!竟敢對我的家臣出手,還真是有膽量啊!」

 

啊?口氣這麼狂妄?

 

聽到說話這麼不客氣的傢伙,我現在只會想到那一個人。

 

我往後一看,身材矮小卻硬是要挺身的羅薩琳,正盯著我看。

 

「嗨,羅巴琳,妳最近還好吧?我現在很忙,等我有空再陪妳玩喔。妳就乖一點,自己去旁邊擺架子吧。」

 

「我的名字是羅薩琳!你連別人的名字都記不住嗎?下賤的傢伙就是這樣……」

 

知道啦。我是故意的,故・意・的。

 

「好啦好啦,妳是叫羅羅琳對吧?那、那邊的四個人,我隊伍裡的人,將來都一定會成為前途無量的冒險者喔!所以……」

 

 

 

「我不是說了嗎?叫你不要對我的家臣出手!」

 

 

 

「什麼?『我的……過度自信』?」

 

「看樣子你是誤會了吧?『過度自信』我就原封不動的還給你,文特!」

 

「開什麼玩笑。我可是背負著成為勇者的命運!命運?不,可以說是宿命了!」

 

「這就是過度自信啦!你這個蠢蛋!」

 

「妳說什麼鬼話?可惡,我沒時間陪妳玩了,妳之後再來找我啦!」

 

「這樣的話,你就趕快去找其他人啊!那四個人是我的家臣,是我的隊員!」

 

她在說什麼莫名其妙的話啊?

 

她應該到這裡之後,看到這些似乎可以成為隊友的男性,所以才想要把他們抓進隊伍裡吧。

 

「聽好了,就算她是貴族,你們也不必聽這種蠢女人所說的話啊。」

 

「不、不是的……我們真的是羅薩琳大人的家臣……」

 

「你說什麼?」

 

「我們都是稟塔訥格爾家的陪臣或家臣的子嗣……」

 

陪……臣?子嗣?

 

是一種……有四隻腳的霉菌嗎?

 

「我就以笨蛋也能輕易聽懂的方式說明給你聽吧!簡單來說,這些人是我從家裡帶來的,是我的隊員!」

 

「妳怎麼不早說啊,笨蛋!」

 

「我剛開始就這樣說了啊!你這個愚蠢的傢伙!」

 

還是有點難以置信。

 

「這是真的嗎?」

 

我向這些存在感很薄弱的男人詢問,他們就像是脖子裡裝了彈簧的民俗工藝品人偶一樣,同時顫抖著點頭。

 

「是真的,我們是服侍羅薩琳大人的。」

 

「這樣的話,你們就不要慌慌張張的,一開始就應該這樣跟我講啊!」

 

「呃,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可惡。浪費我的時間。嗯?等等。

 

「喂,羅莉輪舞。」

 

「我叫羅薩琳!被你講成這樣,簡直就像是羅莉控的迴旋曲一樣啊!」

 

「妳說這四個人是妳的家臣對吧?」

 

「嗯。你終於懂了啊。就是這樣,這些人正是我的家臣。」

 

「那麼,你是叫阿爾貝特對吧?喂,你要不要加入我的隊伍啊?」

 

「什麼?您、您是在問我……嗎?」

 

現在已經不是考慮什麼盾牌的時候了。

 

總之,最優先的任務就是確保六個隊伍成員。他好歹是天使族,應該會用點魔法吧。

 

 

 

「我不會要求太多的!阿爾貝特,跟我一起組隊征服天下吧!」

 

 

 

「啊啊……文特大人……竟然邀我一起征服天下……」

 

怎麼回事?這傢伙是有病嗎?他又開始紅著臉,搖搖晃晃了。

 

如果他罹患了什麼奇怪的熱病,那邀他入隊的話也很麻煩。

 

「你這傢伙!我不是叫你不要對我的家臣出手了嗎?」

 

「妳剛剛不是才說妳的家臣只有這四個人嗎?」

 

「愚民!你一開始見到我的時候,不就有看到阿爾貝特站在我身邊了嗎?」

 

「這樣嗎?我記不得了啦――」

 

「再說,你剛剛不是喊出了阿爾貝特的名字嗎?因為你見到我的時候也有跟阿爾貝特見面,所以才會知道阿爾貝特的名字吧!」

 

嘖。這種小地方她竟然記得特別清楚。

 

貴族和政治人物明明最擅長的招數就是「我不記得了」,但她竟然在這種時候發揮記憶力。

 

「可是……我覺得他看起來想加入我的隊伍耶。」

 

「我還以為你想說什麼,竟然說出這種毫無根據的玩笑話。」

 

「這可不是毫無根據喔。我說出口的話(對我來說)一向都是真話!」

 

「哼!胡說八道。阿爾貝特,是這樣嗎?你要離開我的身邊,跟這個平凡愚蠢的男人一起走嗎!?」

 

「沒錯,跟我一起征服天下吧!」

 

臉頰發紅、頭暈目眩,身體搖搖晃晃的阿爾貝特一聽到羅薩琳說的話,立刻驚醒並單腳跪地。

 

「我的生命只奉獻給羅薩琳大人。」

 

這個死腦筋的傢伙。我覺得你即使對主人有點謀反之心,想獨立一點也無妨啊。

 

「哈哈哈。我說的沒錯吧?」

 

嘖。她竟然擺出一臉得意的樣子看著我。

 

就算妳之後開始對我賣弄嬌羞、跪在我的面前,我也要欺負妳。

 

對妳說:「誰叫妳當時擺出一臉得意的樣子看著我。」

 

「知道了啦,我去找其他人。」

 

「你不要再走到我面前了!」

 

「哼,我怎麼可能主動靠近妳啊,白癡!」

 

雖然從家臣的角度來看,不知道這樣算不算失禮,不過既然已經組隊了,就給我好好跟緊你們的主人啦。

 

不過,這些家臣那麼沒主見……雖然我不知道稟塔訥格爾什麼的,是哪種程度的名門望族,不過這家族的前途看來還滿黯淡的。

 

「我的心靈有一部分是奉獻給文特大人……」

 

「什麼?」

 

「什麼事?你還有事要跟我講嗎?」

 

「啊?不,我剛好像聽到什麼聲音……」

 

「哈哈哈哈哈哈!你腦袋的病終於擴散到耳朵了啊?看你這樣為幻聽所苦,將來成為勇者的夢想也會像『幻想』一樣吧。」

 

「煩死了!」是幻聽的話也好。因為那句話感覺好像是會讓人打冷顫的話啊。

 

而且我已經沒時間了!

 

我花了很多時間在這種愚蠢的對話上。剩下的時間大約40分鐘,跟愛爾特約好的時間只剩20分鐘了。

 

我仔細詢問過看起來像是單獨一人,以及感覺好像還沒湊齊隊伍人數的傢伙,不是雙方人數搭不起來,就是對方要求的職業跟我們不同,找隊友的行動並不順利。

 

「煩死了!你對我的戰鬥方式有意見嗎?」

 

「不,我只是想推薦一個比較聰明的戰鬥方式給妳而已。妳不要只憑著力量去揮舞槍,可以成為我的盾牌……」

 

「煩死了!你這個瘦巴巴的四眼田雞!你的意思是說,你的理想就是站在我的背後,看我的裙擺飄揚、露出絕對領域嗎?」

 

這兩個或許是已經組好隊的人。

 

一個是看似魔法師的男妖精,另一個是輕鬆地拿著一柄巨槍的女龍人。他們不知道是對戰術的見解不同(?)還是怎麼了正在爭論。雖然這樣說有點挑剔,不過我還真不太想跟那種吵死人的女人,以及那種愛辯論的男人組隊呢。

 

哎呀,還是不要挑剔了,快點去找下一批人吧。

 

「呼――呼――老師、老師!再一點點就好,請給我那種藥吧!」

 

「不行!這是醫療上拿來消毒用的藥!不是拿來喝的!」

 

「老師,妳不要那麼固執嘛。讓我們再玩大一點吧!盛大一點!」

 

負責醫療的老師……我記得是叫卡俏老師吧?

 

有個女貓人正抓著卡俏老師的腳,好像在跟她乞求某種藥物。

 

那傢伙……也是單獨一個人嗎?……她好像喝醉了。

 

如果向她搭話跟她扯上關係的話,感覺會很麻煩。就算她是一個人,應該也可以等到最後一刻再來找她吧。如果真的沒辦法了,到時候再來找她搭話應該就行了。

 

反正那種人一定會留到最後都沒人要的。

 

不過,我該怎麼辦?

 

既然我無法得知愛爾特找到多少成員,那我就要努力到最後一刻才行。但是,感覺剩下來的都是一些看起來不太正常的傢伙。

 

可惡……怎麼辦呢?

 

 

 

拉扯拉扯……

 

 

 

嗯?感覺好像有人在拉我的褲腳。我低頭一看,發現有一個嬌小的小人族女孩,抱著膝蓋坐在地上抬頭看著我。不知道她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就待在那裡。

 

因為她笑的很燦爛……所以我也自然而然受到了她的影響,而對她笑了一笑。

 

「莉普是盜賊喔☆大哥哥,你不需要盜賊嗎?」

 

「不,我需要。」

 

啊啊,我情不自禁地瞬間回應了她。

 

但是,我要好好想一想啊!不管怎麼看,這個女生都是個小孩子啊。

 

如果隨便把她帶進冒險者的世界、讓她受傷的話,化身為「怪獸家長」的雙親會跑來對我怒吼吧?

 

 

 

「啊―─啊―─麥克風測試、測試……今天天氣雖然晴朗,但海上卻驚濤駭浪。」

 

 

 

「咦咦!?時間到了嗎?」

 

是我搞錯了嗎?應該還有二十分鐘左右啊!

 

 

 

「第一場考試剩下的時間還有二十分鐘。期待各位志願者能夠更加勇敢奮鬥。完畢!」

 

 

 

真、真是誤導人的的廣播。

 

不過,既然只剩下二十分鐘,和愛爾特約好的時間也只剩下五分鐘了。都到這種緊要關頭,只能忍耐一下去找剛剛那個貓人族了吧?

 

以及……這個女孩……嗎?

 

「喂喂,大哥哥,你已經組好隊了嗎?」

 

事到如今,年齡問題就先放到一邊吧。

 

「我還沒組好,現在還差四個人。」

 

「是嗎?那還真是巧呢☆」

 

「巧?」

 

怎麼回事?這句話跟我的契合率非常高,似乎讓人期待啊!

 

「這這這這這這這話怎麼說呢?」

 

「莉普的朋友們,目前也只招到四個人而已☆」

 

「妳、妳說什麼!」

 

 

 

神就在這裡!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esse
  • 樺鬼番外你們會出嗎?
  • 您好
    請問書名確定是「樺鬼番外」嗎

    Tohan 於 2015/01/07 18:19 回覆

  • Jesse
  • 華鬼 終焉とはじまりの乙女 (レガロシリーズ)
  • 目前拿拿版權,是以新書為主
    已經出版的書我們要另外提案進行評估
    感謝您的建議

    Tohan 於 2015/01/09 10: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