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郎 竄奪之執行者(001)

書名:九郎 竄奪之執行者

 

外文書名:クロウ簒奪の執行者

 

作者:橘ぱん

 

本書特色:穿越系幻想戰記正統奇幻小說作者:橘ぱん《美少女死神 還我H之魂!》

 

作者簡介:

橘ぱんTACHIBANA PAN

生於東京。作家、腳本家。主要作品有《美少女死神 還我H之魂!》(富士見Fantasia文庫),電腦遊戲『魔界天使ジブリール』系列等。

 

ゆーげんYUUGEN

生於千葉縣。插畫家。負責《十字架×王之證》(角川Sneakers文庫)、『萌萌侵略者 OUTBREAK COMPANY(講談社輕小說文庫)等作品的插畫。

內容介紹:

戰國之世,不受重用、渾渾度日的年輕武士——九郎,在旅行途中誤闖滿是未知魔物的異世界。

在那裡,九郎被賦予了成為『執行者』的使命,必須在諸神的戰爭遊戲中勝利,統治諸國、留下血脈。但是——!?

沒辦法,既然如此……

我要讓這個世界和所有的女人,全變成老子的囊中之物!

 

 

內容摘錄:

森林裡,一名被薄霧包圍的少女向他招手。

那是個乍看還不滿十歲的年幼少女,但她的頭髮卻比老人還要蒼白,幾乎跟霧氣融為一體。她的雙眼閃爍燦爛的金芒;那光芒與她面無表情的臉蛋毫不相襯,散發強大的壓力,令人忍不住心生畏懼。

少女緩緩舉起白皙纖細的手。

白嫩光滑的腋下露出少女的手臂。

九郎一時看得入迷,然後隨即意識到她是在對自己招手。

「是在叫我嗎?」

九郎用微弱的音量喃喃自語,沒想到少女竟在不可能聽見的距離外輕輕頷首。

有意思。九郎如此心想。

現在這個世界應該沒有任何人需要自己吧。

所以九郎才放棄繼承人的地位,從家族和郎黨、從名為社會的籠牢逃了出來。

「反正妳就是俗稱的妖魔鬼怪吧。這倒挺有意思的。」

九郎笑著往前踏出一步。

少女的面貌慢慢變得清晰,看得出是個肌膚白皙通透的美麗少女。她的皮膚幾乎沒有血色,就像瓷器一樣感覺不到半點生氣。

九郎的好奇心愈加旺盛,一邊摸著下巴一邊緩緩靠近。

就在這時,少女突然闔上眼睛。

「喂、喂!」

她的皮膚真的開始變得透明。

九郎慌張地加快腳步,把手伸向少女。

九郎的手不自覺地摸向尚未發育的乳房。雖然他馬上就察覺自己的無禮,卻毫不打算改變方向,反而堂堂正正地伸出手。但在指尖即將碰到乳房的瞬間,少女忽然消失了。

手指停頓的地方已經不見少女的蹤影,她就像消散的薄霧一樣,在九郎眼前完全蒸發。

「嘖、真可惜,難得能摸到那麼貧瘠的奶子。」他忍不住咋舌。

明明只差一步就能摸到那對乳房了。

就在九郎懊悔不已的時候,霧氣變得愈來愈濃,連看清一步之外的景物都很困難。明明是順著少女的召喚進入森林的,感覺卻像闖進了雲中。

「好吧,再來該怎麼辦呢?」

回頭一望,勉強還能認出來時的路。

於是九郎環抱雙臂,陷入沉思――應該在完全看不見的情況下繼續前進呢,還是要趁仍看得見原路的時候回頭呢?

看見前方一片白茫,腦中又浮現少女白皙通透的肌膚――正確來說應該是她的乳房,以及那純白肌膚上兩點俏艷的淡紅色乳頭。

再回頭一望,父親頑固的面龐和郎黨們滿是鬍渣的臉浮上腦海。

然後他重新看向前方,露出猥褻的笑容,舔了舔舌頭。

「雖然要享用還早了一點,不過真想摸摸看那對乳房呢。」

於是九郎毫不猶豫地邁出腳步,走向混沌的前方。

 

§ § §

 

九郎――正確地說是長景新九郎規秀。

他出生於美濃國;父親名叫長井新左衛門尉正利,是個從賣油商人變成武士,充滿野心和才識的人物。

身為家中嫡子,九郎從小就被父親嚴格教育,以期成為出色的武士。從四書五經、兵法、禮儀乃至弓術和槍術等武藝,有時甚至請來塚原卜傳這種一流的老師。

九郎毫間斷地接受了各式各樣的英才教育。

因為自己是賣油商人出身,老被別人看不起,所以才不想讓兒子背負同樣的屈辱……父親大概是這麼想的吧。九郎也明白這份用心所以一直默默忍耐,忍受父親安排的修業。

然而有一天,他改變了想法。

當時,某個別族的武士之子前來挑釁,九郎輕鬆地打敗了對方。他以為父親會稱讚自己成長的實力。但與九郎的期待相反,父親竟當場斥責他的無禮,在別人家的庭院狠狠揍了他一頓。理由沒有別的,因為對方的家長正是父親的上司。

明明只要取悅對方就能讓我族更強大,為什麼不放水輸給他――父親甚至對自己這麼說。

九郎被打得遍體鱗傷,全身的關節都在悲鳴。

這一刻,他終於領悟了一件事。

父親想要的只是裝飾――一個具有武士品位的長子。

只要兒子成為武士,父親也會被當成武士看待,如此一來就能出人頭地。父親不過是為了這麼目的才把九郎培育成武士,而不是為了九郎好才嚴格地教育他。

他從此討厭起武士。

然後十七歲那年,九郎拋棄了家族和武士的身分。

不是為了成為裝飾品,也不是為了成為武士這種虛榮的存在,而是為了成為一個自食其力的男子漢,踏上了旅程。

完成元服之禮的嫡長子居然離家出走,這件事似乎引起了不小的騷動,連九郎本人也有所耳聞。他嘲笑自作自受的父親,並打算用一年的時間周遊諸國;就在越過箱根的群山,剛進入武藏國的時候,九郎遇上了那個纏繞著迷霧的少女。

「話說,這裡真的是武藏嗎?」

九郎把右手掛在胸前,轉頭環視一圈。

他追著少女進入森林,回過神時才發現周圍的樹木已從松樹變成冷杉。蔥鬱的杉林和霧氣遮蔽了光線,令人搞不清楚現在是白天還是晚上。不過附近隱約看得見零星的營火,從還未燒旺的木柴看來,現在要不是黃昏,要不就是剛剛入夜吧。

「喂,你是什麼人!」

九郎好奇地觀察著周圍時,旁邊突然傳來一聲高呼。

他瞥向聲音的主人,看見一個胸口包著凹陷的板甲,有著灰色皮膚的男人。

遊歷了這麼多國家,九郎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膚色。而且那人不只皮膚奇特,還生著一對細長的耳朵和尖挺的鼻子;一雙靈動的金瞳就像貓的眼睛。他的手長得幾乎可以摸到地面,但腳卻短得可憐,還駝背得很嚴重。

與其說是人類,倒更像是某種小鬼怪。

怪模怪樣的小鬼約有十人,團團包住了九郎。他們用粗糙的槍尖指著他,看樣子似乎來意不善。

「別無視俺們的問題!」

「什麼嘛,儂該不會嚇得尿褲子了吧?」

「怎樣都好,快把行李通通交出來。」

小鬼們仗著人多勢眾,不懷好意地竊笑露出骯髒的黃牙。

一股薰人的口臭味飄入鼻子。

「怎麼,原來你們是盜賊啊?」

聽見九郎的問題,小鬼們一齊發出笑聲。接著其中一個小鬼突然拔起營火邊的旗子,指著九郎的鼻尖。

「說什麼傻話,俺們可是光榮的孟札希帝國軍喔!」

「孟札希?我沒聽過這個家族耶。」

旗子上繡著由三個三角形和類似龍的生物組成的圖案,九郎從沒見過這種家紋。

「算了,無所謂啦。喂,我問你們――女人……不對,你們有沒有見過一個十歲左右的少女經過附近?」

然而九郎得到的回應只有一陣嘲笑。

「哈哈,儂是白癡啊,女孩子怎麼可能跑到這種地方嘛。」

「就算真的有,也早就被俺們吃掉了。」

「對啊對啊,就算真有那麼美味的東西,俺們也不會分給儂咧。」

小鬼帶著下流的笑容,異口同聲地說著。

「是麼,那就算了。我繼續往前找找看吧。」

九郎說完才剛踏出一步,小鬼們的長槍立刻一齊刺出,擋住了去路。

「前面禁止通行。」

「先把行李交出來。」小鬼們圍成一圈,步步逼近九郎。

九郎環視一遍包圍的陣仗,搔搔頭髮。

「喂喂,別擋路啦。」

「想過去,就把儂身上的東西通通交出來!」

「可是我身上沒什麼值錢的東西啊。」

「儂的腰上不是有一把劍嗎。」一個小鬼指著吊在九郎腰間的刀。

雖然九郎穿得一副窮酸樣,但唯有那柄佩刀散發著惹眼的氣場。

「你是說九字兼定啊?想不到你還挺有眼光的嘛。不過,這可不能交給你們喔!」

九郎說完忽然抓住眼前的槍柄,用力一拉。那個小鬼來不及反抗,立刻往前傾倒。九郎順勢把他拋向背後,身體往前一傾做了個前滾翻。

當小鬼們慌張刺出長槍的時候,九郎早已抓準空隙滾出了包圍網。小鬼們見狀馬上調轉槍頭,但槍身卻彼此交錯、卡在包圍圈中心動彈不得。

「真不像話。」

九郎苦笑,然後往其中一個小鬼的背上一踹。那個小鬼立刻倒向前方,胸口直接撞進同伴的槍尖。

「啊、啊啊啊啊啊!」

拿著槍的小鬼驚慌地鬆開長槍、跌坐在地。在他視線的前方,胸口插著槍的小鬼正半發狂地在地上打滾。

「可、可惡啊啊啊!」另一個小鬼丟下長槍,揮著短劍撲向這裡。

其他小鬼見狀也紛紛拔出短劍。

「我說你們能不能別這麼有默契呀。」

九郎從第一個小鬼的腰邊滑過,順勢抓住他的臉,然後將後腦杓用力砸向地面。啪啦一聲,小鬼的身體一陣痙攣後便沒了動作。

九郎並未就此停下,又利用後勁踢向第二個小鬼的膝蓋。小鬼的骨頭發出沉重的聲音頓時碎裂,整個人臥倒在地。

看到同伴接連倒下,從側面攻來的小鬼瞬間動搖。

九郎趁機鑽入他的懷裡、打擊心口,再趁其蹲下的時候用手刀往後腦一敲。接著小鬼便口吐白沫,倒了下去。

「唔、唔哇啊啊啊啊!」

其中一個小鬼恐懼地大叫,從背後衝向九郎。九郎飄然轉身,踢向小鬼握劍的手。

「嘎啊!」小鬼的手骨碎裂,短劍掉落地上。

「這樣就解決一半了。」

九郎扭扭脖子,望向剩餘的小鬼,五個人全都已經腿軟癱坐在地。他低頭俯視,盤算著該怎麼解決他們。但這時候,背後突然襲來一股刀刃的涼意,令九郎慌忙轉身。

然而背後沒有刀刃、也沒有任何東西,只有一個男人站在十公尺外的地方。

「身手不錯。」

那男人身形修長,穿著黑亮的鎧甲,從馬背上冷冷地俯視這裡。不,他騎的並不是馬。

那是全身包覆著黑鐵般的巨大鱗片,比馬還要大上一倍的異形生物。

那東西有著比馬更長、像蛇一樣的頸子,頭頂長著巨大的犄角。短小的前足看起來就像蝙蝠的翅膀,而支撐全身的後腳異常粗大,像兔腿一樣彎曲。

「喂喂,那該不會是龍吧?」

九郎驚訝地呢喃,漆黑的男子則語氣平淡地回應。

「這是走龍。」

「走龍?」

「在這邊的世界,走龍可是跟馬匹一樣廣為人知的馱獸喔。從你的裝扮,還有那柄長刀看來……果然是這麼回事嗎。」

男人的目光投向這邊,彷彿在打量自己。

九郎不禁揚起嘴角。

「喂,我說你這傢伙,雖然我不曉得什麼走不走龍的,但你居然敢用那種眼神看老子,膽子挺大的嘛。」

第一次,九郎握住了九字兼定;然後站開馬步,用拇指輕輕推開刀鍔。但見到九郎擺出戰鬥姿態,漆黑男子卻沒有特別的反應,依舊冷冷地俯視他。

「我想不透的是,為什麼你會在這種地方出現?這裡不是神殿,附近也沒有神官……回答我,你是被召喚來的嗎?還是迷路誤闖進來的呢?」

「你這傢伙!」

九郎一邊大叫一邊拔出刀刃,兩腳用力一蹬;接著一踢一踏,踩著走龍的角高高躍起,從正面劈下九字兼定。

――鏗。

九郎連漆黑男子拔劍的動作都來不及看清,刀刃與刀刃便已互相咬合,擦出火花。

但那也只維持了一瞬間。漆黑男子削瘦的身體不知從哪冒出一股怪力,把九郎遠遠彈飛。

「呿。你比我想像得還有力氣嘛!」

以拋物線在半空迴轉一圈,九郎像貓一樣靈巧地著陸,單膝跪地。

「愈來愈有趣了呢。」

九郎站直身子,重新握好刀柄、緊盯住對方。

漆黑男子沐浴在那股視線下,不耐煩地回應。

「看來你的腦袋不太靈光呢。沒辦法,庫洛莉德,就借用一下你的部下吧。」

「我明白了。」

被男子喚為庫洛莉德的女性從走龍旁現身。

她的年紀大概二十來歲。

那女人隨意地把一頭紅髮盤在後腦,身上只穿著一件短裙和簡單的遮胸布,彷彿完全不想隱藏豐滿的身體,大剌剌露出肚臍、大腿和手臂。那淺黑色的肌膚上,肩膀到胸前有條長長的刀疤。

「他們不太懂得控制下手的輕重,這樣沒關係嗎?黑騎士大人。」

一身漆黑的男子――黑騎士聽了點點頭。

於是庫洛莉德舉起罩著皮手套的玉手,彈了個響指。接著,十個跟她一樣有著紅髮黑膚的男人們紛紛現身。他們全都穿著輕甲,手持細劍;跟剛剛的小鬼們不同,男人們的動作協調一致,有條不紊地包圍九郎。

每當九郎移動腳步,包圍圈便跟著移動,始終讓九郎保持在圈圈的中心。

「真是群鬱悶的傢伙。」

九郎咋舌一聲,用腳尖探了探地面――這裡的土質頗為鬆軟,一下子就摸到了想找的東西。他不禁笑了笑。

看見他的笑容,庫洛莉德忍不住出聲嘲諷。

「哼哼,這種狀況下真虧你笑得出來。聽好了,他們跟剛才的哥布林可不一樣,是真正的孟札希戰士喔。太小看他們的話,就算你是執行者,也會兩三就被幹――什……!?」

懶得等她把話說完,九郎突然用力踢出左腳。

――咚!伴隨沉重的聲響,一顆石頭直接命中正前方的什麼孟札希戰士的臉。

「嘎……!」

那個孟札希戰士忍不住發出哀嚎,跪了下來;其他的孟札希戰士們也一瞬間動搖。這時九郎猛力一蹬,衝向另一個孟札希人。

砍下右邊的孟札希戰士的頭後,九郎順勢衝到包圍圈外。他繞到孟札希戰士的背後,然後又滾回慌張轉身的孟札希戰士前面,切斷其中兩人的腳。鮮血四濺,兩人隨悶聲倒下。

孟札希戰士根本追不上九郎的動作,於是他又鑽到另一名戰士的視線外,從下方揮刀。刀刃從腋下切入,將肩膀連手臂整個砍斷。

「六個!」

九郎大喊,然後用一記上段斬砍倒了第七人,刀刃一直從頭頂砍到腹部。噴出的血液淋得他一身嫣紅。

「換我來跟你過兩招吧。」

黑騎士跳下走龍的背,儘管全身包著漆黑的重甲,卻沒有發出半點聲響。

他抽出一柄細劍,將劍刃對準九郎。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