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公主2(001)  

書名:地獄公主與王族召喚師2

 

外文書名:ヘルプリンセスと王統(ソロモン)の召喚師2

 

作者:百瀬ヨルカ

 

本書特色:

 

第7回日本HJ文庫大賞 銀賞得獎作

 

繪者為負責「絶頂成長! 魔法少女ハルカ」(Devil-seal)、「魔法少女リィ」(Lunasoft)的原畫師 空維深夜。

 

 

作者簡介:

百瀨ヨルカ

「第7HJ文庫大賞」銀賞得主,本作即為出道作。

 

內容介紹:

索拿兄妹居住的聖‧里拜爾王國發生了連續殺人案。東王元帥巴力委託摩露琪與索拿調查此事。他們隨即潛入王都,與索拿的同學——魔術師組織的首領安娜莉絲相遇。索拿等人決意和她一起追捕犯人,但在他們的背後,似乎隱藏著某位足以左右地獄未來的有力魔神……! 

阻止反魔王(路西法)勢力的陰謀吧!

於魔術之都的覺醒響宴! 

 

內容摘錄:

 

「索拿、妮娜貴安,一週沒見了。」

 

自魔法陣中現身的摩露琪‧葛雷瞇起了她那雙渾圓的琉璃色眼眸,輕輕微笑。

 

如黃昏般溫暖的紅髮往旁邊綁成了一束,在肩上微微搖晃。

 

和往常一般,這模樣怎麼看都像個教養良好的十七歲少女。

 

實在無法想像她竟是在地獄擁有公爵之位的格莫瑞,為掌握眾多魔法語言的魔法師所羅門所使役之「所羅門七十二柱魔神」其中一人。

 

身材嬌小的少年也如以往那樣自摩露琪身後出現。

 

他是所羅門七十二柱魔神之一的馬可西亞斯,斜剪的瀏海和一雙大貓眼讓他的外表看起來相當稚嫩,跟「地獄侯爵」的稱號一點都不搭。

 

「一週不見了──呃,今天也是要格雷伯爵紅茶和大吉嶺嗎?」

 

十六歲的少年召喚師索拿‧史塔里,身分雖然是研究幻之語言「里拜爾古典言語群」的語言學者,迎接兩位魔神時用的措辭卻像個餐廳老闆。

 

極為難解的高等魔法召喚術,因為一週一次的召喚而熟練得宛如呼吸般自然,讓索拿覺得自己離正常人的道路好像愈來愈遠了。

 

這時,一道低柔的女聲從後頭傳來。

 

「……哥哥,格雷伯爵紅茶的蓋子打不開。」

 

一轉過頭,索拿就看見妹妹妮娜正使勁想打開紅茶罐的蓋子,纖弱的身體因過於用力而微微顫抖,貝齒緊緊咬住淡桃紅色的嘴唇,看得出她很拚命。

 

「我來吧。」

 

索拿接過紅茶罐準備使力時,摩露琪開了口:「等等、等等,不開也沒關係。」

 

「……什麼?」

 

已經太遲了,碰地一聲,蓋子隨著輕快的聲響一同開啟。索拿手拿著打開的蓋子,雙眼圓睜。

 

「我們接到了召集令,是巴力東王元帥發出的。」

 

馬可西亞斯熟練地將黑門把設置在附近的牆上。

 

那是能夠連接目的地與現今所在地的魔法道具──空間直連穴。開發者正是所羅門七十二柱的其中一位,地獄大公爵巴力。

 

「沒錯,巴力叔叔招待我們去參加茶會,就我、馬可堤、索拿跟妮娜,所以今天就在魔王宮殿喝茶吧。」

 

摩露琪嘴上說得輕鬆,臉上的表情卻並不平靜,雙手還無所適從地撥弄著上衣的縫合處。

 

「……我知道了,要去魔王宮殿吧。」

 

索拿壓抑住心中不斷湧現的疑問,點了點頭。

 

接著他終於注意到摩露琪穿上黑天鵝絨上衣的意義,那套黑天鵝絨上衣是格莫瑞的正式服裝,也是屬於她的武裝。

 

魔王宮殿裡住著一位輕薄到極點的路西法魔王閣下,上次親眼目睹對方調戲摩露琪後,索拿便忍不住和那位地獄魔王槓上了。

 

(當時真是有驚無險啊)

 

一回想起來身體便開始打起寒顫,索拿忍不住搓了搓手臂。

 

雖然是個看起來不太可怕(應該說是無可救藥)的魔王,卻也不是區區人類能挑戰的對手。

 

即使是常常宅在家的索拿,對人生也還有留戀。

 

「既然是巴力東王元帥召集,那就沒辦法了。我會再讓那個笨蛋閉嘴的,請妳忍耐。」

 

面對明顯心情受到影響的摩露琪,馬可西亞斯儘管覺得麻煩,卻還是開口安慰。他曾用一發反手拳狠狠揍倒過魔王,說的話自然很有可信度。

 

「……拜託你囉,馬可堤。這次妮娜也會去,所以得特別注意才行。她長得這麼可愛,那個風流大魔王絕對會出手的。」

 

摩露琪皺起眉頭,以認真的口氣強調。不明所以的妮娜看到她這個樣子,湧起了強烈的危機感,不安地仰望索拿。

 

「不要緊的,妮娜。」

 

身為兄長,一看到妹妹不斷眨著那雙冰綠色眼眸,還面露膽怯的模樣,他便下定決心絕不會讓魔王有機可乘,畢竟保護妹妹就是哥哥的最高使命。

 

索拿雙唇緊抿,表情十分嚴肅。看著這樣的索拿,摩露琪忍不住開口:「索拿真不愧是哥哥,好可靠喔……啊,要是我又像上次那樣陷入危機,你也會保護我嗎?」

 

摩露琪微歪著頭,調皮地問道。大大的天青色雙眸散發出閃亮的璀璨光芒,就像裡頭裝了星星似的。看到那張燦爛的笑臉,索拿不由自主地開始結巴。

 

「……啊、呃,這是、當然的。」索拿囁嚅道。

 

看到他的反應,摩露琪開心地笑了。「有馬可堤和索拿這麼優秀的兩位騎士,就不用害怕那個笨蛋閣下了呢。放心吧,妮娜。」

 

妮娜在看見摩露琪如花朵般綻放的笑容後,悶悶不樂地點了點頭。

 

接著她突然拉住索拿的襯衫袖子,哀求似地不斷拉扯。

 

索拿對她投以詢問的視線,眼見對方沒能理解自己的心意,妮娜不禁噘起嘴嘀咕了聲:「哥哥是笨蛋。」

 

(……………………為什麼?)

 

索拿疑惑地歪頭,無法理解妮娜這麼說的原因。

 

在這段時間內,摩露琪已經拎著黑天鵝絨上衣的衣角,走進空間直連穴。馬可西亞斯排序第二,妮娜則跟在他身後。

 

「你在磨蹭些什麼啊?門要關了喔,跳蚤(召喚師)先生。」

 

被馬可西亞斯冰冷徹骨的聲音一催促,索拿便只能拋開思緒,慌張地穿過通往地獄的門扉。

 

                   *

 

 

 

以華貴白石砌成的魔王宮殿,看起來仍和初訪時一樣壯麗。

 

宛如西洋棋盤的大理石地板上鋪著富有光澤的深紅絨毯,大大小小的各種吊燈將入口大廳照耀得更加璀璨豪華。

 

當索拿一行人在大廳裡前進時,有人從前方朝他們衝了過來。

 

「……來了!」

 

眾人霎時繃緊神經,立刻擺好架式的摩露琪像是要保護妮娜似地緊緊抱住她,馬可西亞斯和索拿則站到她們前方擔任護衛。

 

他們與艷麗的夢魔雕像並肩站著,傾聽從前方靠近的腳步聲。馬可西亞斯擺好手刀的姿勢,索拿也伸出右手準備叫出魔法陣。

 

只是最後出現在索拿他們面前的不是輕薄的風流大魔王,而是遍體鱗傷的魔王宮殿執事長,阿布托巴里耶夫氏。

 

他身上的燕尾服被割得亂七八糟,到處都是破洞。連那張總是帶著點憂鬱的臉龐上也有傷口,讓人看了也跟著泛疼,整個人可說是滿目瘡痍。

 

「阿布托巴里耶夫先生!怎麼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摩露琪拉起那隻無力的手,哽咽地詢問。

 

奄奄一息的阿布托巴里耶夫氏十分痛苦似地開口回話:「──狀況代碼是三頭犬(賽伯拉斯),巴力大公爵大人……已經、趕往現場去處理了,但按照破壞的程度來看,我想光靠大人還是很勉強……請去助大人一臂之力……嗚!」

 

(三頭犬(賽伯拉斯)……?)

 

這個謎一般的代號讓索拿疑惑地偏頭思考。另一方面,正在交談的雙方並沒有顧及身為局外人的索拿,只是自顧自地繼續講下去。

 

「地點在哪?」

 

「是第三接見室(個人茶室)。」

 

「……謝謝你,我這就去!」

 

話一說完摩露琪就衝了出去,馬可西亞斯也一臉疲憊地追在後頭。

 

索拿即使困惑不已,仍帶著妮娜追上那對正奔過走廊的主僕。

 

「請問,狀況代碼三頭犬(賽伯拉斯)是……?」

 

索拿一問,馬可西亞斯便眨了眨銀白色的漂亮睫毛,略顯煩躁地開口解釋:「就是三頭犬(賽伯拉斯)也不會去管的意思,已經好一陣子沒發生過這種狀況了。」

 

(所以那究竟是什麼意思啊……)

 

即便想再次提問,索拿還是把問題給吞了回去。

 

從馬可西亞斯散發的氣息就能明白,他覺得這件事非常麻煩,再去吵他也只會給彼此添亂而已。

 

索拿一行人在深紅色的地毯上奔跑前進,最後終於到達了第三接見室(個人茶室)。

 

房裡裝潢極盡奢華,天花板上的吊燈不但鑲有巨大的玻璃,邊緣還加上了閃亮的金色裝飾。

 

一道女聲倏地響起,那嬌美的嗓音聽起來就宛如蜜糖般,甜得讓人幾欲融化。

 

「吶,親愛的,你聽過莎樂美嗎?從前在某個地方,有位非常美麗的公主。那女孩瘋狂愛上了不近女色的施洗者約翰,所以當父親說會給她任何她想要的東西時,她便這麼說──我想要約翰的頭。」

 

儘管索拿對聖經不算太瞭解,在聽到這句話時也不由自主地開始深入思索。

 

(……莎樂美、是指聖經上寫的那個希羅底的女兒?可是好像有哪裡不對)

 

總之,聖經上應該沒有收錄這種「愛你愛到殺死你」的獵奇戀愛故事才對。這種聽起來像是戲劇的橋段,應該是地獄改編過的版本吧?

 

索拿一邊思考一邊左顧右盼,想要尋找聲音的主人。就在此時,耳邊傳來劃破空氣的高亢聲響。

 

下一秒,可怕的崩裂聲自他身後的牆壁傳出。

 

索拿轉過頭,發現背後原本如水面般光滑的大理石牆壁上,開了個跟人臉差不多大的洞。

 

「咦……?」

 

他呆愣地往下望,發現有根小小的飛鏢落到了地上。

 

被大肆轟開的大理石牆壁,以及附有可愛的心形翎羽(握桿)、像個玩具的飛鏢──索拿交互地看著兩者。

 

(在牆上開個大洞的該不會就是這個吧……?)

 

眼前的光景讓索拿難以置信、渾身戰慄。此時,甜美的嗓音再次傳到他耳中。

 

「哎呀,不能躲啊,你現在可是靶呢。」

 

(……靶?)

 

金色長睫毛、一雙大大的垂眼與豐潤的光亮朱唇,共同構成了索拿視線中那抹蠱惑的笑容。

 

聲音的主人是芳齡十七的魔王王妃(莉莉絲),莉莉安‧尤里迪奇‧菲歐蕾米娜。縱使地獄最美的美少女近在眼前,但索拿最先關注的並不是她的美貌,而是指尖。

 

柔軟的指間夾著大量可愛的飛鏢,看起來跟地上的那支一模一樣。

 

莉莉絲天真無邪地微歪著頭,輕輕吻了吻飛鏢。從嬌嫩唇瓣裡吐出來的話語跟嗓音相反,一點也不甜美。

 

「今天是我的生日,因為你說選不出禮物,我才把標靶掛到你脖子上的啊。你躲開我不就選不出禮物了嗎?還是我該效法莎樂美,表現得更加熱情呢?吶,就把你這個薄情丈夫的頭顱送給我當生日禮物吧?」

 

女孩舉手投足間散發出的魅力足以融化所有男人的理性,卻也恐怖到讓人連牙根都會顫抖。

 

極度憤怒的莉莉絲瞪視著對面的牆角,那裡離索拿所在之處只有幾步距離。

 

牆邊有個垂頭喪氣的謎樣黑色物體──不對,是遍體鱗傷的路西法魔王閣下。

 

他俊美的臉上寫滿恐懼與無助,僵硬的模樣讓人感覺風流大魔王的威名正在哭泣。

 

(……標靶是指那個嗎?)

 

在路西法快要扭斷的頸子上,掛了個紅黑交錯的圓盤,上頭用金色文字密密麻麻地寫滿了許多內容。

 

索拿很快就解讀出那些難懂的古典語(Classica)。

 

刻在圓盤上的分別是──「用一百萬枝血池地獄紅玫瑰所做的花束」、「用寒冰地獄的冰製成的等身大冰雕」、「情書一萬封(不許偷工減料)」、「龍皮(只能用紅龍)手提包」等等。

 

(咦,什麼?血池?難度似乎高得不合常理啊……?)

 

因為無法理解,所以索拿內心懷抱著恐懼,悄悄覷向如神像般站得直挺挺的莉莉絲。

 

「莎樂美是很熱情沒錯,不過她的喜好太詭異了,我不喜歡。還是用飛鏢來決定禮物吧──這次可別再閃開囉,親、愛、的?」

 

莉莉絲露出天真可愛、卻又充滿危險魅力的笑容,舉起夾滿飛鏢的雙手。

 

「索拿,你退後!」

 

摩露琪用力拉扯索拿的衣角,讓他腳步踉蹌地連連往後退。摩露琪一手緊抓著索拿的手臂,另一隻手則憑空召喚出羊駝手杖。

 

「《嫦娥(露娜)的面紗》!」

 

她一開口,周圍便出現淡淡的橙色魔法護罩,防禦壁隨即展開。這一招曾擋下最強魔法師漢巴特的攻擊,也曾在城堡崩毀時保護他們不被瓦礫襲擊。

 

(不對啊,又不是戰鬥,這樣會不會太誇張了……?)

 

但現實與索拿想的完全相反,小飛鏢引起的暴風將房內豪華的裝潢破壞得亂七八糟。

 

「哇啊……!」

 

這才是魔王王妃(莉莉絲)的真面目嗎?看著眼前的慘狀,索拿不禁屏息。強烈的衝擊讓淺橙色的防禦壁也慢慢出現裂痕。

 

「天啊,那個笨蛋閣下到底幹了什麼才讓莉莉這麼生氣……!」

 

焦急的摩露琪使盡魔力(能量),奮力提高防禦壁的強度。

 

在兩人眼看著就要撐不住的時候,席捲四周的暴風倏然停止,總之是撿回一條命了。望著眼前末日般的光景,索拿輕聲低喃:「──所以三頭犬(賽伯拉斯)也不會去管的意思是……」

 

摩露琪解除防禦壁,慎重整理好凌亂的側馬尾後,爽快回答:「沒錯,連狗都不會去管的魔王夫妻吵架──狀況代碼就是三頭犬(賽伯拉斯)。」

 

(這哪叫吵架啊?根本是虐殺了吧?)

 

被壓在瓦礫下的路西法似乎幸運地保住小命了,說是夫妻吵架,可規模實在是……總之很多地方都與一般人認知的「吵架」相差甚遠。

 

摩露琪張望了會,判斷時機成熟後開口道:「莉莉,是我,摩露琪來了喔。」

 

在一片斷垣殘壁中,破壞的化身(迦梨女神)──莉莉絲,一聽到傳進耳裡的溫柔聲音後便大動作地轉身。

 

剎那間,大量的飛鏢從她張開的雙手中落下,在地上堆起一座山。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摩露琪──」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