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穹女武神 7(001)  

書名:蒼穹女武神 7

 

外文書名:蒼穹のカルマ7

 

作者:橘公司

 

本書特色:約會大作戰作者「橘公司」、20屆「ファンタジア長篇小說大賞」準入選作品、這本輕小說好厲害第10名

 

 

作者簡介:

橘公司(たちばなこうし)

目前定居東京,以第20屆ファンタジア長篇小說大賞準入選作品的《蒼穹女武神》出道。

蒼穹園名作劇場:小紅帽在紗開演囉!

「為什麼妳有對大耳朵?」「這是為了好好聽妳的聲音。」

「為什麼妳有對大眼睛?」「這是為了好好端詳妳的容貌。」

「為什麼妳有張大嘴巴?」「這是為了好好訴說對妳的愛。」(心頭一緊。)

 

內容介紹:

主角設定:「黑衣聖騎士」瓦利亞爾德‧班‧修奈維爾。雙親在年幼時遭冥王殺害,因此誓言復仇。必殺技是將闇黑力灌注於劍上,然後使出的闇黑光龍閃(→↘↓↙←↙↓+P)。

……國中時代的我怎麼會連輸入指令都寫上去呢?

女主角設定:「常闇魔劍士」莉薇拉‧威爾‧瓦爾傑農。……現在想想「ㄨ」的發音還真多。

和這點小事相比,叫我最在意的是,為什麼我寫的小說《黑衣聖騎士傳說》封面人物,怎麼會跟鷹崎驅真那麼相似啦!

時代正在等她發光發熱。

新進鬼才:鳶一槙奈將為您獻上次世代娛樂!!您正在尋找的第七集就是本書唷。

 

內容摘錄:

 

Case-01

 

 

 

某方面來說

 

黑歷史乃題材寶庫

 

 

 

「請問妳是哪位?」

 

 

 

「欸────?」

 

一聽到姑姑驅真這麼問自己,鷹崎在紗當場愣住,鮮紅雙眸瞪得老大。

 

她晃著蓋住背部的純白長髮,提心吊膽問:

 

「姊、姊姊大人……?」

 

想必是判斷在紗正在和自己說話吧。

 

「妳在叫我嗎?」

 

這位擁有一頭濡烏的漆黑秀髮,眼珠與在紗同為鮮紅色的少女,透過工整五官流露疑惑之情,微微歪頭問道。

 

「────!」

 

在紗肩頭為之一震,宛如全身起雞皮疙瘩的感覺直竄腦門。

 

驅真,也就是在紗的姑姑,根本不像會開這種玩笑的人。倘若如此,這情況──

 

「不好意思,請問這是哪裡……?妳們又是誰?」

 

話聲方落,驅真轉頭環視鷹崎家客廳。

 

目前待在客廳內的,有四個人與一隻布偶。

 

他們是在紗、驅真和魔王以及方才突然闖進來的槙奈與阿絲堤娜。

 

「什麼……成功……了?」

 

摔倒在驅真身旁的槙奈抓抓後腦杓,一臉訝異地看著她。

 

綁著Two Side Up髮型,還有對好勝雙眸的她是一位騎士,同時也是驅真的同袍。

 

大清早,正當在紗和驅真於客廳聊天時,槙奈不僅闖進來還一手打在驅真頭上,最後兩人當場倒地。

 

「槙、槙奈!」

 

緊跟她後面進來的金髮少女──阿絲堤娜搖著時代錯誤的長袍下擺,走過去蹲了下來。

 

「這、這下事情大條了……!」

 

「什麼大不大條的,難、難道失敗了!?

 

「不,該說失敗……還是太過成功呢……」

 

兩人一面小聲交談,一面偷偷看著驅真。

 

驅真依然只是滿臉疑惑地歪歪頭。

 

在紗嚥嚥口水,輕輕問道:

 

「請問……姊姊大人身上發生什麼事了……?」

 

槙奈跟阿絲堤娜被這麼一問,肩膀立刻很心虛地抖了一下。

 

「這……呃……」

 

「那個……是盟術有點……」

 

「盟術?」

 

阿絲堤娜的回答令在紗扭起八字眉,呢喃一聲。

 

「……嗯。」

 

一直旁觀至今的帶角布偶──魔王低聲沉吟,接著從沙發跳下來,靠一雙短腿走到驅真身邊去。

 

「這、這布偶怎麼會動……」

 

驅真詫異驚呼。

 

魔王不予理會,自顧自扶著下巴苦思。

 

「就表面來看,這是消除特定記憶的盟術──但由於方陣亂組一通,再加上跌倒撞到頭的關係,使得術式大亂導致範圍限制被打破了。」

 

「嗯……換句話說,這代表什麼情況呢?」

 

在紗一問出口,魔王便轉頭對她表示:

 

「具體來說,勇者現在陷入幾近失憶的狀態了。」

 

「…………!」

 

魔王這番話一傳入在紗耳裡,她的心臟隨即有如想蹦出胸口般激烈跳動。

 

「失……憶……」

 

在紗茫然複誦一遍後蹲下,與驅真四目相對。

 

然後一直盯著她瞧。

 

「妳、妳好……」

 

驅真覺得有些尷尬,怯怯地點頭打招呼。

 

此反應令在紗不由得按住胸口。

 

不曉得是緊張,抑或是驚慌的影響,心口痛得叫她幾乎無法忍受。

 

在紗將感受與痛楚撇到一旁,輕聲問:

 

「姊姊大人,我是在紗。妳不記得我了嗎?」

 

「呃……既然稱呼我姊姊大人,代表妳是我的親妹妹……嗎?」

 

「……!」

 

其困惑的聲調將在紗嚇到瞬間屏息。

 

在紗自此說不出話來。

 

由於事情來得太過突然,以致於腦袋無法分析現況。

 

難道她真的、真的忘掉在紗了?

 

不──不僅如此,她似乎還忘了自己是誰。

 

就在這一瞬間。

 

──在紗無力垂下雙肩,兩手咚地落到地上。

 

一旁的槙奈與阿絲堤娜見狀,再次開始竊竊私語。

 

「等、等一下……阿絲堤娜,這是怎麼回事?」

 

「就是魔王講的那樣……盟術失控後,將驅真大人其他不用消除的記憶也一併消除掉了……」

 

「嗚……那、那是什麼意思?我聽都沒聽過耶!?

 

「什、什麼沒聽過!我一開始就說過,由於『忘失』是干涉對方精神的盟術,非常難以控制啊!」

 

「妳說謊,我還是第一次耳聞!」

 

「我、我早就再三叮嚀過了!是妳滿口嚷嚷『不用解說了,快點教我』,根本不聽我講話嘛!」

 

「請、請問……」

 

在紗輕輕舉手,在槙奈與阿絲堤娜拌嘴時插話。兩人隨即猛烈抖了一下,轉過頭去。

 

在紗冷汗直流地看著她們心虛的反應,繼續說:

 

「這個當然有得治吧……?」

 

「阿絲堤娜,妳有辦法嗎?」

 

當在紗偷瞥驅真問著的同時,槙奈猛地轉頭詢問阿絲堤娜。

 

「咦?問我嗎!?

 

突然重任加身的阿絲堤娜瞪眼數响後,咕嚕嚥下口水淺淺頷首道:

 

「明、明白了……我來試試看。」

 

她嚷了一句「失禮了」,走到驅真面前蹲下。

 

「有辦法挽救嗎……?」槙奈蹙眉詢問。

 

也許是受到緊張的影響,阿絲堤娜臉頰上掛著一道冷汗,回答說:

 

「……我無法斷言。基本上來說,『忘失』並非完全抹去記憶的盟術,而是將特定記憶從意識中隔離出來,無法進行辨識而已。因此,不管盟術如何失控,也不可能發生記憶完全消失的情況。」

 

阿絲堤娜扶著嘴角繼續表示:

 

「簡單來說,目前驅真大人的記憶只是被放到不知名的地方找不到罷了。只要能重新連接起來──」

 

然後阿絲堤娜閉上眼睛,一邊喃喃唸起某種咒語,一邊用發光指尖憑空畫起奇妙圖案。

 

「妳想做什──」

 

驅真驚慌後退。

 

『分析』

 

阿絲堤娜眼前浮現一個形似魔法陣的東西。

 

這東西很眼熟。在紗記得它是先前請阿絲堤娜調查藥品成分時,她曾經用過的分析盟術。

 

然而阿絲堤娜的動作不只如此,還繼續用指尖描繪起另一個方陣。

 

「請您別亂動,不然會有危險。」

 

「即、即使要我別亂動……」

 

「槙奈,請妳壓住驅真大人。」

 

「收到。」

 

槙奈依言從後架住驅真。

 

「等……請妳放開我!到底怎麼回事?妳們究竟想對我做什麼!」

 

「不要緊,沒什麼好怕的。只是想幫您的腦袋動點手腳而已。」

 

「怎麼可能不要緊啊!我不要,放開我啊啊啊啊啊~~!」

 

當雙方出現了完全逆轉既有立場的對話之際,阿絲堤娜將發光的雙手伸向驅真側頭部。

 

……想太多嗎?總覺得情況明明如此困窘,她卻有點樂在其中。

 

「──『入侵』。」

 

阿絲堤娜一輕輕說出這個字眼,朦朧發光的手指便隨即插入驅真側頭部裡去了。

 

「唏……」

 

驅真眼角閃出淚光,被嚇得頓時停止呼吸。

 

「妳、妳妳妳妳到底在做什麼!腦袋裡面感覺癢──」

 

這些話說到一半就停了。

 

因為她已經翻起白眼張大嘴巴,就此昏死過去。

 

「啊!阿絲堤娜,這是?」

 

「請不用擔心,我只是讓驅真大人睡一會兒而已。如果她在施術中胡亂掙扎,到時會很危險。」

 

阿絲堤娜的眼神隨這番話變得銳利幾分,使在紗不禁倒吸一口氣。她鮮少見到阿絲堤娜露出如此充滿緊張感的神情。

 

一時之間,客廳籠罩著沉默。

 

……不知過了多久之後,一邊皺起眉頭,一邊細微動著手指的阿絲堤娜稍稍瞪大眼睛說:

 

「──啊!找、找到了!」

 

「真、真的嗎?」

 

當在紗這麼一問,阿絲堤娜用稍微鬆了口氣的語調回答:

 

「是真的,後面只要將記憶和驅真大人的意識連接起──」

 

就在下一秒。

 

「喝──────!」

 

客廳落地窗突然被人一把拉開,有個嬌小人影甩著說鮮豔也不為過的銀橘髮絲,就這樣滾了進來。

 

這個「滾進來」並非其他比喻。因為該人影正如字面所述,彎身抱膝從地上滾了進來。

 

「咳呼……!?

 

結果踩不住煞車的人影猛烈撞上阿絲堤娜,等將她壓在底下才終於停住。

 

「哎呀~~!大家好大家好。妳們怎麼齊聚一堂?發生什麼事了嗎?」

 

嬌小人影從阿絲堤娜身上爬起來,環視客廳說道。

 

不,也許用「環視」來形容會有些語病。

 

因為她的眼睛被粗線緊緊縫住了。

 

「哎呀哎呀?主人怎麼全身癱軟呢?」

 

「嗚──烏塔!」

 

當大家傻眼看著入侵者──烏塔之際,負責壓住驅真的槙奈率先發聲。

 

「哦哦?遊人小姐,發生什麼事了嗎?」

 

「妳還敢問我咧!快、快點扶阿絲堤娜起來啦!」

 

「金髮小姐?」

 

烏塔似乎至此才發現,自己將阿絲堤娜踩在腳下。

 

「哎呀哎呀,金髮小姐妳真是的,怎麼躺在這種地方睡覺呢。」

 

「是妳!是妳把她撞倒的!」

 

「我的老天!」

 

等槙奈如此吼完,烏塔才慌忙扶起倒地的阿絲堤娜。

 

「金、金髮小姐對不起,妳沒事吧?」

 

「唉……還沒死就是了……」

 

「阿絲堤娜,不要再抬槓了!」

 

阿絲堤娜被槙奈這麼一提醒,立刻回神。

 

是的,由於她被撞飛的緣故,結果將仍在施術中的驅真丟到一旁了。

 

驅真失去生氣的眼睛突然發出光芒。

 

原本無力下垂的雙手緊接著抖了一下。

 

「欸──」

 

槙奈感受到這些反應,放鬆力道。

 

「姊、姊姊大人……!?

 

在紗稍稍彎腰,往驅真臉蛋湊過去。

 

驅真立刻轉向她──

 

「啊──!」

 

頂著天真無邪的笑容呆呆叫了一聲。

 

「咦……?」

 

然後當場趴在地上往前爬。

 

「噠──噠──」

 

爬到魔王面前之後,驅真立刻不知怎地緊緊抱住他,在頭上戳個不停。

 

「妳……妳這是做什麼……勇者!」

 

「啊──!啪──!」

 

魔王大聲抗議,卻反而惹得驅真開心不已。

 

那模樣簡直就像──

 

「小、小寶寶……?」

 

只能做出如此聯想的在紗愣愣地說道。

 

在此同時,落地窗那邊傳來充滿惺忪睡意的聲音。

 

「哦……發生什麼事啦?大清早的吵死人了。」

 

有位隨意綁起與在紗相同顏色的髮絲、打扮相當隨興的女性,從開著沒關的落地窗探出頭來。

 

「啊,媽媽大人!」

 

在紗轉頭打量不速之客的容貌,隨之喊了一句。

 

是的,來者正是身為鄰居兼在紗生母的鷹崎冬香。

 

「嗯?在紗,出了什麼事嗎?」

 

「呃……這……」

 

在紗傷腦筋地扭起八字眉,看向不停玩弄著魔王的驅真。

 

「……啊?」

 

冬香跟過去她看之後,訝異蹙眉。

 

「什麼嘛。才一小段時間沒見到,他們就變得這麼要好啦。」

 

「這算是……要好嗎……」

 

在紗表明「我不清楚」似地搔搔臉頰。

 

實際上,她根本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阿絲堤娜,請問姊姊大人怎麼會變成這樣?」

 

當搔著臉頰的在紗如此詢問,阿絲堤娜馬上心虛地別開視線,表示:

 

「那、那個……由於施術中的『入侵』遭到強制中斷……結、結果害驅真大人即

 

將連接上的記憶,連同基礎記憶被埋進意識深處了……」

 

「……基礎記憶?」

 

「是、是的……也就是語言能力和一般常識等等的記憶。簡單來說,驅真大人的記憶等於被整個被格式化……」

 

「…………」

 

這些壞消息令在紗有點暈眩,伸手按著額頭。

 

「在、在紗妳沒事吧?」

 

冬香擔憂地扶住在紗雙肩。

 

「嗯……我沒事,媽媽大人。」

 

虛弱地回應後在紗輕輕搖頭,繼續詢問阿絲堤娜。

 

「……不過,只要像剛剛那麼重新取出記憶,姊姊大人就能恢復原狀了吧?」

 

「這、這個嘛……」

 

阿絲堤娜歉疚垂下雙肩。

 

「我剛才已經用『分析』找過……卻找不到驅真大人的記憶。」

 

「欸──────」

 

在紗隨即抖聲慘叫。

 

喉嚨乾渴、指尖麻痺,有如構成在紗的一切要素皆為之碎裂的衝擊,迅速竄過全身。

 

「這代表……記憶全消失了嗎?」

 

「沒、沒有消失!」

 

阿絲堤娜連忙揮揮雙手否認。

 

「忘、忘失盟術並沒有這種效果,只是將記憶藏到意識的某個部分去而已!記憶會隨時間恢復,而且我認為還可以透過某些衝擊治癒喔!」

 

「此話當真?」

 

「當、當然是真的。只不過,我的術式已經找不到記憶了……」

 

在紗至此咕嚕嚥下一口唾液。乾渴喉嚨得到水分滋潤後,微微發疼。

 

但現在可不是失意消沉的時候。

 

「麗莎」正虎視眈眈地找機會取驅真性命,倘若將她置於如此毫無防備的狀態下,未免太危險了。

 

在紗泫然欲泣地看向勉強逃出驅真手中的魔王。

 

如果要找人幫忙解決眼前的困境,他肯定是不二人選。

 

「魔王先生……請問你有辦法挽救嗎?」

 

魔王無奈搖搖頭。

 

順道一提,他的耳朵跟頭部都有遭驅真啃咬時留下的齒痕。

 

「很抱歉,我恐怕無力挽救。儘管我確實擅長操作精神與意識的術式……但我的力量被特化為專門讓施術對象精神崩潰、進而成為傀儡,並不擅長進行如此精密的作業……」

 

「怎麼會這樣……」

 

在紗向眾人投以求助的眼神。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