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石駕到(001)  

書名:吉石駕到4

 

作者:李微

 

繪者:綠川明

 

本書特色:「李葳、葆琳」跨足輕小說界首部作品、附錄故事人物插畫

 

作者簡介:

:李微

在言情時以「葆琳」、BL時代以「李葳」的筆名出版過許多小說,從使用PEII的編輯軟體年代,就開始了創作生涯,至今仍未間斷。97年開始以「惡葳俱樂部」之名自費出版,著有:「亂魔系列」、「小汪」、「三白眼」系列等,99年開始進行商業寫作,有:「皇帝系列」、「孽火系列」等,目前在台灣東販以「李微」為筆名創作輕小說。養著三公一母貓,過著與貓同樂的自在生活。

 

插畫:綠川明

作品散見於台灣與日本,在台灣有當言語化為泡沫》、《虎宴》等,在日本則有《鐘》、《CATHARINA》,目前進行中之原創作品為《喪服淑女》。第二屆「開拓極短篇原創大賞」插畫組佳作得主,畫風細膩華麗,又帶點透明感,至今人氣仍不斷攀升中。

 

內容介紹:

隋族的「測試」失敗了。

因體內守石與磁場能量共鳴導致暴走,林漢吉成了隋族與始族的「混血」結晶。

擁有雙方特長的林漢吉幾乎毫無弱點,與他為敵者非常有可能會遭遇滅頂之災。

史無前例的狀況讓兩族陷入恐慌,面對身體構造完全是個謎、實力深不可測的「新人類」,他們決定要在星星之火還未燎原前,先撲滅任何對兩族存續造成威脅的「火苗」。

『林漢吉必須處死。由我們雙方共同聯手取他性命,再平分他的身體。同意嗎?』亞歷山大的一席話將林漢吉推入了險境。

而為了守護自己深愛的「弟弟」,身為隋族護法的隋悉華決意叛族,和始玄武聯手,試圖在無止盡的追殺下逃出生天——!

 

內容摘錄:

 

時間分秒過去,再不開口,眼看就要錯過開口的時機。

 

等等,現在我有新的能力可以溝通,不一定要出聲呀!我體內的隋族組織容許我像隋族人一樣,與大騰哥做心靈溝通。只要將手放在大騰哥的肩膀上,藏在心裡的話便可以直接傳送到大騰哥腦中,讓他知道我是發自內心這麼想的。

 

可是……我低頭看看自己的手,躊躇不前。

 

理由只有一個。

 

我還不想跨出「人類」的範疇。

 

若是動用這些不屬於普通人該有的能力、放棄使用人類方式溝通的話,我——就真的成了「非人」了。

 

倘若使用得越來越頻繁,說不定哪天我會覺得這個人類的外殼太礙事,乾脆捨棄,像個四不像的怪物,在世上像個遊魂般到處漂浮。

 

這並非不可能,因為新的身體實在太方便了。

 

輕盈——一跳就可以躍上數公尺高。

 

耐撞——現在就算把我從一一樓頂上推下來,身體組織也會自動吸收衝擊,毫髮無傷。

 

要長可長、要短可短,變化自在萬千。打從娘胎裡出生以後,我作夢也不曾想過,自己有一天竟會像根金箍棒一樣,想伸長脖子或縮短雙腿都能自在達成。第一次察覺自己的手越伸越長的時候,我忍不住驚聲尖叫,還以為自己撞見了好兄弟。

 

以上種種族繁不及備載的新潛能,都藏在這具新身體裡面。我覺得自己好像某部機器貓動畫裡面的頹廢主人翁那樣,得到了一個前所未見的超便利新道具。怕就怕自己下場也如他一般,老是想依賴道具行事。

 

「你說的沒錯,漢吉會變成這樣是我的責任。但這是我和漢吉的事,輪不到你這個始族人指三道四。」

 

知我莫若大騰哥。我的猶豫一定被他看穿了,他將動搖的那一面冷靜地藏起,又恢復平常的臉色。

 

「漢吉,你不是要趕第一堂課,再不出門會來不及吧?」

 

「咦!現在幾點了?」我衝出浴室,看著掛在牆上的小時鐘。「唔哇哇哇,媽呀,我要遲到了!第一堂課的教授點名點最嚴了啊!」

 

「快把衣服換好,我開車送你去。」

 

「噢,好,立刻。」

 

話題終於脫離了光怪陸離的非日常生活。比起當一個萬能的怪物,我還是習慣這種當一個平凡大學生的日子——生活中只有上課、寫報告、把自己累得半死不活的打工生活。

 

我三、兩下脫下睡褲,從衣櫃中抽出早就洗到褪色牛仔褲和T恤穿上。

 

「我好了!」

 

已經站在門邊等待的大騰哥,打開大門,笑著朝我的頭頂出手耙一耙,說:「這一頭亂草是怎麼回事?已經從小學讀到大學,連梳個頭都不會。」

 

這叫亂中有序。再說亂有什麼關係?男人嘛,不拘一點小節會更有男子氣概!

 

「男子氣概?」大騰哥忍笑著說:「我看你只是懶而已,歪理大王。」

 

我不好意思地吐舌,嘿嘿笑。知道就不要戳破我嘛,很沒面子耶。

 

「不是要出門,還不走。」始玄武在我們身後,臭著一張臉說:「兩個婆婆媽媽的傢伙。」

 

大騰哥冷瞥他一眼。「沒人規定你必須待在這兒看我們『婆婆媽媽』。看不順眼,你可以滾蛋。」

 

「兩個大男人動也不動地卡在大門前,堵住我去路,不想看也看得到。」

 

大騰哥迅速往旁一站。「請便。」

 

始玄武往前跨出一步,從我身邊經過的時候,一臂從後方勾住我的脖子,扣著我一起向前走。

 

「唔哇哇哇……」

 

「喂,你這是在幹什麼?放開他!」

 

「幹什麼?盡我的本分,看守怪物啊。」始玄武一臉理所當然地說:「我不懂這傢伙有什麼必要去上大學?你以為自己還能就業、結婚、生子,像個普通人一樣五子登科嗎?笨蛋,早點放棄這種無聊的夢想,認清楚現實吧。在我看來,你只是在浪、費、時、間。」

 

「我再說一次,放手!」大騰哥揪住他的手臂,使勁扳開。

 

始玄武很乾脆地鬆手,改而揪住我的後衣襟。「我沒有禁止這傢伙出門已經是網開一面,為了預防你趁我不在的時候偷偷將人拐跑,我當然得隨時跟在這傢伙身邊監督。」

 

「傢伙?看來有人還搞不清楚被唾棄的可憐傢伙到底是誰,小人眼中的世界當然處處充滿小人。憑我和漢吉的手足之情,還用得著偷偷摸摸嗎?懶得和你一般見識。」

 

「——嘴巴講是這麼講,你的所作所為一看就知道你欠缺自信。像是人老珠黃怕小老公外遇、等著被拋棄的黃臉婆一樣,拚命地往臉上抹粉裝年輕,諂媚阿諛。」

 

「我錯了。不是心眼小的問題,是石頭本來就不長眼睛。瞎了眼的井底之蛙再怎麼努力,能摸索到的世界就是這麼狹隘,講出來的話也欠缺常識。」

 

這兩個人又來了,比親吻魚更愛鬥嘴。

 

大騰哥當然不用說,不但是我的救命恩人,十五年來早就像一家人伴著我成長,我根本無法想像大騰哥不在身邊的情景。大騰哥的好、大騰哥的厲害、大騰哥對我們一家子有多重要,也不是幾句話能形容的。

 

至於始玄武,雖然我們認識的時間不算長,可是在這短短的期間裡面,發生過的事之多,宛如濃縮了三輩子的精華。我不知道面臨幾次的生命危機,又僥倖地活下來。在這過程中,始玄武有出手幫忙的時候,也有動手要親取我命的時候;有時像個天使指點我迷津,有時落井下石,對我比惡魔還要冷酷。可是、可是,我還是一點都無法討厭他。

 

對我而言,大騰哥或是始玄武,已經是日常生活的一環,我厚臉皮地希望,能做他們一輩子的弟弟與一輩子的朋友。如果不是他們動不動就水火不容,完全無意和平相處,我完全不介意他們一直待在我這間小套房裡面同居。

 

瞥了眼手錶,再不動身就遲到定了。既然他們吵得這麼高興,我就別驚擾他們,乾脆自己去上課吧。

 

返身回到小套房內,打開窗戶。很好,底下沒有行人。嘿——咻!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