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高人氣獨立遊戲『Alice mare』,由製作者△◯□×(miwashiba)親自執筆,完全小說化!! 六月底發售

黃昏的禁忌之藥-cover(001)

書名:黃昏的禁忌之藥 從枝葉間灑落的冬陽

 

外文書名:黄昏のシンセミア  冬の木漏れ日〜

 

作者:桐月

 

本書特色:

知名H GAME「黃昏的禁忌之藥」改編之輕小說。

 

原作榮獲2010日本萌えゲーアワード(萌系遊戲大賞)

 

玩家支持獎、劇本獎、主題歌獎、BGM獎、繪圖獎、角色設計獎、純愛系作品等多項大獎,並獲得最終年度金獎。

 

 繪者為負責「Concerto Note」(あっぷりけ)、「ツクモノツキ」(Sugar Pot)的原畫師オダワラハコネ

 

 

作者簡介:

作者:桐月

1979年生,茨城縣筑波市出身。

2005年以『少女魔法学リトルウィッチロマネスク』(電玩)正式成為作家。之後主要撰寫包括本作《黃昏的禁忌之藥》在內的遊戲劇本,頗為活躍。

目標是跟貓一起過著悠閒的生活,但東京的房子禁止飼養寵物,因此目前還是被迫獨自一人孤獨地生活。

眼下的夢想是希望有一天可以搬到能養寵物的公寓。

 

內容介紹:

夏——在群山環繞的御奈神村,發生了動物的集體暴動,這事件是『天女』的道具所引起的。

身為天女子孫的皆神孝介與咲夜兄妹解決了這起事件,並確定了對彼此的心意。

季節來到了冬天。

孝介和咲夜各自回到大學與學園度過日常生活,但咲夜就讀的學園就在此時發生了和夏季那件事相仿的怪異事件,兩人無法置之不理──

 

內容摘錄:

銀子用羽衣載送兩人來到山崖下方。

只要把銀子的藍色板子攤開,它就能成為包覆身體的羽衣。而且羽衣擁有許多功能,只消開放這些機能,在空中飛翔也是非常簡單的事。

「是說你們是第一次用這個飛吧?怎麼樣?好玩嗎?」

「……沒有,不怎麼……」

「腳邊太不安穩,非常可怕。」

當銀子要他們坐上那塊又輕薄又不可靠又沒有安全帶的布時,比知道要進入樹海更讓人絕望。

不過一坐到那塊布上,它便以比預料中更加強勁的動作抬起三人的身體。

雖然力量很強,但離開地面後布上也沒有可以抓的地方,兩人光是揪住坐在中心的銀子手腕就耗盡心力了。

一想到還有回程,心情就覺得陰鬱。

在森林中的漫步不算舒暢,可是他們都實際感受到腳能著地是多麼重要。

銀子在最前方領路,讓羽衣變化成薙刀(註4),不斷劈開與人同高的雜草,清出可供通行的道路。

 

(註4)薙刀:日本古時的長柄武器,外觀有一點類似《三國演義》中關羽所使用的偃月刀。

 

不管怎麼割,刀身都沒有變鈍。銀子看起來也沒有特別用力,卻順手一揮就能將擋在面前的草木割除,讓咲夜覺得非常方便。

「關於剛剛講的事──」

提起這件事時,他們進入森林多久了?

是他們已經聊完所有可以閒聊的內容,只能沉默地走著的時候吧。

「之前的事件……正確來說,的確是託你們的福,御奈神村才得以改變。因為你們的關係,危害人類的山童消失了,雖然後續還有一些尾巴要收拾,但和之前的狀況相比,根本是放著不管也沒關係的程度。」

這次的事件若不是發生在校區裡,咲夜想必也不會積極介入。

那個怪物也沒傷害到任何人。

也說不定怪物沒傷到人只是運氣好而已,但光這樣也值得高興了。

「妳這麼說我很開心,不過那是因為銀子姊瞭解來龍去脈的緣故……我們倒是還沒什麼實感。」

「或許是吧。」

銀子在御奈神村度過了漫長的歲月。

從她經歷的數百年時間來看,數個月跟彈指之間沒什麼兩樣。

如果能讓這樣的銀子姊感受到「變化」,孝介覺得這或許也算一件好事。

「回到剛才人偶的部分,你們知道那東西最初出現的時候,是做什麼用的嗎?」

「之前銀子姊不就講過了?」

「剛剛講的那個雖然也是以前的事,不過離最初的原形已經過了一點時間。大概過了一、兩百年吧?」

居然把比人類一輩子還長的時間說成是「一點」,不愧是只有銀子才講得出來的形容詞。

既然過了這麼長的時間,那一開始製造人偶的人們當然不在了。

後代大概也不知道當初祖先是基於什麼理由才創造出這些東西,只能憑著東西的樣子猜測,形成儀式後便代代流傳。

「那東西從來就不是護符,而是詛咒的一部分。」

「詛咒……?」

「你們知道人偶做出來後,自己不能用嗎?」

「嗯,之前有聽伊呂波說過。自己製作人偶後,跟親近的人或身旁的人交換。因為是想著對方做的,所以代替對方承受不幸的力量也很強……好像是這種感覺吧?」

「聽到這裡,你們難道都不覺得奇怪?那萬一朋友人數是奇數的話怎麼辦?」

「……其實我也覺得有點怪怪的。」

聽見咲夜直率的自白,孝介也表示同意。

祭典到最後幾乎都流於形式而已,所以不管和誰交換、交換幾次都沒關係,實際上現在參加的人也大都這麼做。

如果只有三個人,那麼就圍成圈各自傳給隔壁的人,這樣人偶就不會留在自己手上。

「其實原來的目的很簡單,重要的是跟某個人交換後,那個人一年後也要在御奈神村才行,畢竟交換過的人偶在隔年就非得廢棄不可,所以即使對方離開了村子,也可以用祭典當理由把對方叫回來。」

「結果交換過後,那東西也不是成了護符,而只是單純的交換行為嗎?」

「嗯……因為就算交換人偶,它也沒辦法保護人類從山童的牙齒跟利爪下逃脫啊。」

「是、這樣沒錯啦……」

流於形式,所以才叫迷信。既然是迷信,那麼就可以直接捨棄。

不過銀子的話裡並沒有惡意,而且她是在了解並接受祭典這項文化後,才明白說出這番話的。

「健康的人當然可以離開村子……但走不了的人更多得多,就算只過了一年,認識的人也不見得還活著,因此才出現了這個儀式。」

「……所以才說是詛咒嗎?把人偶交出去,就等於無言請求對方不要丟下自己離開村子的意思,不過那同時也成了束縛住自己的枷鎖。」

「啊,也對……把人偶交給對方的那個人就不能離村了。而且因為是『交換』,所以也不會有人只是『給』或『收』。」

「就是這樣,原本一開始的動機十分單純,就是互相借東西,彼此在返還前都要平安無事……的意思。」

「……總覺得這個橋段好像在哪部電影裡看過?」

「若是少數人這樣做那還滿有趣的,可是人一多就很恐怖了。」

「也許吧。」

三人進入森林中約一個小時後稍事休憩。

銀子取出不知從哪裡拿來的果汁遞給兩人。

「所以後來,聽到這個儀式成了祈求健康的祭典,我嚇了好大一跳。因為如果真希望對方沒事,就該馬上離開村子才對啊。」

「為什麼變化會這麼大?就像銀子姊所說,既然儀式沒效,久而久之應該就會被廢掉才對。如果是最初知道儀式真正意義的那些人還沒話說,但是既然沒有守護效果,那為什麼還會一直流傳下去呢……?」

「關於這點,妳剛剛不是已經講出答案了嗎?」

孝介立刻指出咲夜話中的問題點。

「既然沒效,那自然會被廢止,反過來說祭典會流傳至今,不就代表它的確有『守護』的效果?不過『讓守護起作用的人』居然認為祭典沒有意義,以某部分而言還滿諷刺的。」

「你是在說銀子姊?」

「嗯,是銀子姊救了進入山中的人啊。而且就連到了現代,羽衣的構造都是個謎,古時候就更不用說,大家一定都會認為是神明出手相救吧……更何況銀子姊以前也曾被稱作『白銀大人』,出現在村裡的傳說故事中。既然能成為民間傳說,代表這麼想的人很多……意思就是神明顯靈了。」

「啊,所以說是被銀子姊所救的人回到村裡,把神明的事跟其他人說,然後大家就相信了?」

「怎麼可能?如果大家馬上就相信的話,儀式也不會留到現在。」

「是這樣嗎?」

「就是這樣。擴散得愈快,沉靜得也愈快。反過來說,如果是世代累積、慢慢傳播的話,那散佈範圍就大了。因為銀子姊在這裡待了那麼久的歲月,所以神蹟才能一直持續下去嘛。」

「你、你們當著我的面說這些,讓我感覺很害羞耶……」

銀子白皙的臉頰漲得通紅,整個人手足無措。

明明活了數百年,咲夜卻覺得對方就像個坦率的少女。

就是因為這種性格,所以平常就算她愛玩愛鬧,也不會讓人心生厭惡,這也算是一種人望吧?

「意思就是,儀式的意義之所以會改變,都是因為銀子姊的緣故。」

「……這讓我想起剛剛聊的話題,就是神明不同面相的那個。」

「對啊。」

天女留下的災厄由與其血脈相連的天女來收拾。

即使兩位天女力量相同,但因努力的方向不同,結果也會完全相反。

「銀子姊是當事者,所以才沒感覺吧?但我認為,就是因為有至今為此的這些事,才會讓『把人偶當作守護神』的風俗流傳至今喔。」

「……我救不了的人也很多啊。」

「即使是這樣,現在活在村子裡的人中,也有很多人是因為祖先得了銀子姊的幫助才誕生的,我跟咲夜說不定也是。」

「……聽到你們這麼說……我也感覺自己對祭典的看法有點改變了。」

「明年要跟我們一起去供奉人偶看看嗎?」

「那好像也不錯。」

小憩結束後,三人再次步行於林中。

孝介走在親熱談天的兩人身後,試著思考起人偶祭典的未來。

儘管剛才嘴裡那麼說,他卻認為這風俗或許還是會慢慢消失。

襲擊人類的山童,被攻擊的人類。

還有守護人類的銀子。

這三個條件聚齊,神蹟才得以成立,缺了其中一個就會崩毀。

現在的治安跟醫療都比以前好太多了,危險也越來越少。

人類的生命安全不再受到威脅,習俗也會逐漸流於形式,最終被廢除。

……不過孝介也坦白地覺得,這樣也好。

風俗會跟時間一同緩緩改變,那時祭典應該就不會再以『不幸』為基礎,而會有新的事物誕生吧?

「話說回來,銀子姊真的不知道那隻狸在哪裡喔?」

「哥哥,人家剛剛不是很清楚地告訴你不知道了嗎?」

「畢竟我們都在一直往前走嘛,而且對方是銀子姊,確認一下也沒關係吧。」

「嗯~~好像要再更前面一點。」

聽到銀子乾脆的回應,咲夜即使感到驚訝,卻也能夠理解。

這麼說起來,銀子前進的模樣絲毫沒有猶豫,她是筆直地以森林深處為目標在開拓道路的。

在割開足以覆蓋腳邊的雜草時,她似乎也知道那隻狸並未躲在草叢陰影裡。

「妳知道地點嗎?」

「雖然記號掉了,但一靠近我就會知道,我還曾追蹤牠追到半途呢。」

「……太好了。」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蒼葉嵐
  • 看了一下,這好像是偏FD性質? 所以大概要玩過遊戲本篇的人才會看的懂囉?
  • 當獨立的作品閱讀也OK的

    Tohan 於 2015/02/16 10: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