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魔王太多的世界宣戰 - 封面(001)  

 

書名:向魔王太多的世界宣戰 1

 

 

 

外文書名:魔王が多すぎる世の中に告げる1

 

 

 

作者:甘宇井白一

 

 

 

 

 

作者簡介:

 

甘宇井白一 

 

千葉縣出身。聽中學時代的教師說「想當作家的是笨蛋」已經過了許多年。

 

正因為會記恨才能變成笨蛋。負面力量與早午晚的營養口糧,謝謝你們。

 

不過,有時也會冒出「用負面思考去想負面的事,就變成正面思考了吧」之類的念頭。

 

 

 

牧乃

 

埼玉縣出身,現居東京都。我是第一次擔任輕小說的插畫。

 

由於不習慣,所以深切感受到自己不夠用功。我會努力的。

 

 

 

內容介紹:

 

「最近流行勇者與魔王大和解的結局吧,為什麼我非得負責收拾不可啊……!」

 

合馬學園2年G班的班長——一叢英每天都很忙碌。

 

他不但要安撫想毀滅世界的同班同學,還得前往同班同學毀掉的城市善後,甚至會被同班同學殺掉。這都是因為他只是個渺小的人類,而同班同學卻都是魔王!

 

某天,金髮美少女千歲香織轉來G班。她背上長了一對黑翼——果然也是魔王。

 

「我已經受夠了魔王轉學生啦混蛋!」

 

由35名魔王跟一名普通人。沒有勇者外加魔王過多校園生活喜劇,開演!

 

內容摘錄:

 

這不是鳥類或昆蟲那種生物狀的翅膀,而是充滿了不祥氣息的漆黑結晶狀物體。

 

「……明白了嗎?」

 

一說完,千歲瞬間收起黑翼,速度就和展翅時一樣快,只留下散落的黑羽證明剛剛那一切是現實。話雖如此——

 

『…………』

 

教室裡仍舊鴉雀無聲。在場全員都只是盯著那對翅膀,以及從上飄落的羽毛。

 

沉默再度降臨。

 

千歲承受這片寂靜,向前走去。

 

任憑一頭金色中長髮擺動的她抵達自己座位,接著面無表情地用那雙動人眼眸俯視隔壁的一叢。

 

「……你也別因為坐在旁邊就打什麼歪腦筋,不然會送命喔。」

 

話音中聽不出半點感情,就像是在恐嚇對方別接近自己。

 

方才還有些混亂的班長一叢,對這句話的反應是——

 

「呃……嗯。妳是魔王對吧?多謝妳的表演。啊,我已經很清楚了所以趕快坐下,不然已經拖到的第一節課就沒辦法上了。」

 

用這種符合學生本分的「學業優先」台詞應付千歲。不管她到底是有前科還是坐過牢,對一叢而言根本無關緊要。

 

……又來啦。

 

一叢伸手抵住眉心長嘆一口氣,臉上浮現疲憊神色。

 

接著,他懷著非常遺憾的心情看向轉學生。

 

當事者千歲則是極為意外地瞪大了眼睛。

 

「咦?呃……就、就這樣嗎?」

 

她滿臉困惑地開口。

 

「啊?妳幹嘛露出奇怪的表情啊?該不會妳希望我們更驚訝一點?想要我們戰戰兢兢地表現出『有、有什麼目的!?』或『真、真的是魔王啊……!?』之類的反應?」

 

一叢提出質疑,但回答他的是古月。

 

「不不不班長,香織她想必是希望大家傻眼地說出『哇,中二病患者來了耶……』之類的話吧?也有可能意外的是想逗大家開心卻失敗了而覺得很丟臉啦。」

 

「什……才、才不是呢。話說回來,為什麼你們不是不當一回事,就是理所當然地接受啊?應該有更適當的反應吧!!

 

古月的玩笑口氣雖然讓千歲大為困惑,但她依舊加重了語氣。

 

「啊~~我大概知道妳想說什麼啦,香織。這種反應我們班做不到,妳去別的地方找比較好唷?對吧,班長?」

 

一叢單肘撐在桌上,心不甘情不願地替古月補充。

 

「是啊,這在我們班已經賣完……不,需求過多。而且,魔王又不是什麼稀奇的東西。」

 

畢竟——

 

「這個班級除了我以外,全都是魔王。」

 

 

 

私立合馬學園二年G班是文組,目前學生總計三十六名。

 

其中,有三十五名是魔王。

 

 

 

 

 

第1章 決戰!

 

 

 

 

 

基於「班導師的通情達理」這個逃避責任的藉口,第一節課成了自由時間以及向轉學生自我表現的時間。

 

認為這種時候很適合小睡片刻的一叢趴在桌上,然而——

 

……隔壁有夠吵。

 

他嘆口氣抬起頭,鄰座有一大群人圍在剛加入的少女身旁。

 

「香織妳之前待的迪斯本德,座標在哪裡啊~~?還有,妳習慣這個世界的生活了嗎?」

 

「呃、嗯。過了十年,多少已經……」

 

「咦?妳的臉好像有點抽筋耶,沒事吧?我們一點也不可怕唷,而且大家很少因為是魔王就威脅別人。不相信我們也沒關係,但妳可以放心。」

 

「呃,好。」

 

那些魚三兩下就往新餌撲過去了。

 

……畢竟那些魔王大多缺少刺激嘛。

 

對喜歡新鮮事物的他們而言,感覺跟得到新玩具差不多吧。雖然『玩具』的真面目是魔王是有一點危險,但如果在這時壓抑他們的興奮招致反感就麻煩了,所以還是放著別管比較好。

 

身為班長的一叢這麼想。

 

只不過,其中特別過分的傢伙可不能放縱。一叢看向逼千歲逼得最緊的古月。

 

「怎樣啊小香,這個學校跟這個班級很不錯吧?沒事的,什麼也別擔心。這裡不會讓妳感受到『只有妳是魔王』這種在其他學校會有的孤單,畢竟隨時都有三十幾個同類或競爭對手在看著妳嘛!對了,就先從一起喝杯茶開始吧。啊,妳有男朋友嗎?有的話要說一聲喔,我會先徵求他的同意。嗯,用力量徵求同意。對了,之後我想順便去妳家打聲招呼,不過妳家在哪裡啊?呃,給『迪斯本德』這個世界的位置也行就是了……不不不,應該問令尊和令堂在——」

 

「——那、那個。先等一下……」

 

一陣讓千歲招架不住的提問攻勢,到後來甚至完全順著自己的喜好開始把妹。身為班長實在不能棄人家於不顧,因此一叢決定插手。

 

「古月,你這樣會嚇壞轉學生,冷靜一點。」

 

「啊哈哈~~來了一個這麼可愛的女孩子會興奮也是不得已吧!」

 

「你根本沒打算反省嘛,無性混蛋。好歹有點魔王的樣子啦……這樣會害負責監督的我被你們國家的宰相罵耶。」

 

「唉呀,我也覺得很抱歉。嗯,雖然只是覺得而已。」

 

「那就更糟啦你這個混帳!」

 

一叢邊按著太陽穴邊轉向千歲。

 

「唉……該怎麼說呢,抱歉我們班都是這種煩死人的傢伙,不過今天是妳轉學第一天,至少向班上同學打聲招呼吧。雖然他們基本上不是什麼壞蛋,但之後可能會用各種麻煩的方式纏人喔。」

 

他以班長的立場,對剛進這一班就面有難色的千歲提出忠告。

 

……畢竟有些就算只跟魔王比也算得上難搞的傢伙嘛。

 

這裡多半是些個性有缺陷的傢伙,希望妳明白這一點——一叢這番話的用意在此,不過當事者反而以驚訝的表情盯著他看。

 

「連你也——你、你不怕嗎?不怕我跟周圍同學……我們可是魔王喔?」

 

「啊?別說傻話了,被這麼多魔王包圍不可能不怕吧。是因為習慣了,習慣!我早就死心啦!」

 

一叢忿忿不平地說道。

 

實際上,他從中學開始就陷入這種狀況了。這段時間忙著應付周遭環境,根本沒空對力量感到恐懼——因為這個班級除了自己以外的學生,全都擁有壓倒性的強大力量。說實話,魔王頭銜與魔王之力什麼的他早已見怪不怪。

 

「還是怎麼著?到頭來妳也是那種打算征服世界的嗎?還是想毀滅人類那種?如果是這樣,妳的性格倒是很可怕沒錯。」

 

因為這一班也有幾個想毀滅人類的傢伙,他們很麻煩,應付起來非常累。

 

要是這種類型的傢伙再多下去,自己大概會更加心力交瘁吧。

 

「我、我不是個意思啦!」

 

不過,千歲以強烈語氣否定後,低聲說道:

 

「我只想平穩地生活而已。」

 

 

 

儘管剛轉學就覺得自己進了個奇怪的班級,千歲依舊開口問道:

 

「你會覺得魔王追求和平很奇怪嗎?」

 

「不會啊,那是個人喜好吧,而且這年頭提倡和平主義的魔王不算少。做不做得到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千歲對這名說話有些放肆,但似乎是班長的少年微微點頭。

 

……沒錯,做不做得到是另一回事。

 

魔王擁有能統治世界的力量,所以才叫做魔王。

 

這種存在幾乎不可能被放置不管。

 

太過強大的力量,會讓周圍產生恐懼與興趣。

 

於是他們被當成危險或受到期待,沒辦法安穩地度日。

 

……不過,我希望至少在變成大人以前能夠和平地生活。

 

所以才徵得雙親允許來到這個世界——日本,從小學開始讀起。

 

然而——。

 

「不過啊,千歲。妳在之前的學校闖禍被抓起來對吧?聽說妳差點把人殺掉。這樣真的叫追求和平嗎?」

 

一叢這幾句話,讓千歲一時無法呼吸。

 

「這……當然了。那只是偶然與意外重疊的結果,我並不喜歡殺人。更何況,我就是因為想過和平的日子,才會轉來合馬學園。」

 

在前一個學校,已經沒人把千歲看成普通人,大家都開始當她是危險人物。同班同學看她的眼神,也從面對朋友的親切,轉成避之唯恐不及的提防。

 

……所以我馬上就離開了,因為沒辦法繼續在那裡過「平常」的生活。

 

「我明明只是想過『普通』的學生生活而已。」

 

離開居住的城鎮後,千歲立刻告知政府單位,沒兩下她就被扔來這個位於東京都郊外的學校。她認為這只是種比較體面的趕人方法,那麼不如一開始就讓大家有所提防,所以才主動宣揚自己魔王的身分,可是——

 

「既然還有很多別的魔王在,或許我也能過普通的日子呢……」

 

「就是這麼回事。我只怕妳一個也沒意義,所以盡情地過普通生活吧……還有,有什麼問題儘管說,畢竟我是這個班級的班長。」

 

「你真的是班長?」

 

儘管打從開始就曉得一叢不是魔王,但區區人類居然能統率三十幾個魔王,這點實在非常不可思議。或許是這種想法都寫在臉上了吧,一叢就這麼愁眉苦臉地低下頭。

 

「……唉,千歲也覺得不可思議是吧?明明左看又看都只有跟怪物沒兩樣的魔王,我還真能扛起這種工作……」

 

一叢一發出近似嘆息的低語,周圍的同學——主要是古月——便出聲抗議。

 

「喂~~把人家當怪物對待可不值得誇獎喔,班長。」

 

「從人類觀點來看,把你們當怪物剛剛好吧。這跟怕不怕無關,要是不好好區別,一旦出了什麼問題可就危險啦。」

 

「就說了沒什麼好怕的嘛,我們不是都乖乖地待著嗎?」

 

「那得視情況而定吧,你們這些傢伙……」

 

聽見一叢擠出這句聽起來滿是疲憊的話語,千歲不由得以憐憫的眼神看向他。

 

「……該怎麼說,你還真辛苦呢。」

 

 

 

教室門緩緩開啟時,離宣告第一節課結束的鐘響已經不遠。

 

「一叢同學,你現在有空嗎~~老師有些話想跟你說。」

 

千歲的提問時間剛開始,笛吹就離開了教室。

 

常拿「信任學生的自主性」這個藉口丟下授課工作的她,會特地跑回來就代表——

 

……我有不祥的預感。

 

就在一叢直覺如此的同時,笛吹便露出不好意思的微笑,開門見山地說:

 

「那個啊,剛剛校長聯絡我,木皿儀同學好像又鬧事了……」

 

「該死,又讓我猜到了!今天沒看見她,我還在想是不是又出事了,那個問題兒童……這次在哪裡?」

 

「似乎在埼玉縣埼玉市,想想辦法吧。交通工具照慣例是那班專用特快車。老師腸胃不太舒服,所以要先去一趟保健室。」

 

一叢正要抱怨「什麼叫想想辦法」,但轉念一想她平常就是這樣,這點實在無可奈何。也因此班上沒什麼人抗議——

 

「多保重~~」

 

「好~~我會保重~~」

 

按著肚子的笛吹,就只是在學生們的目送下,一邊對一叢鞠躬道歉一邊走出教室而已,根本幫不上忙。

 

「——真是的,木皿儀那傢伙不愧是班上的問題兒童之首。」

 

一叢想到自己身為班長的立場,嘆了口氣這麼說道。一旁聽在耳裡的千歲疑惑地問:

 

「一叢班長,你的臉色變得很難看耶。那位木皿儀同學是個怎麼樣的人啊?」

 

「……今天兩個沒來學校的其中之一,外表是個普通的漂亮女孩,個性卻無藥可救的糟糕,動不動就要毀滅人類。」

 

「這、這應該說很符合魔王的風格嗎……」

 

對吧?一叢雖然表示同意,旁邊卻有人低聲咕噥:

 

「……其實人家的個性會那樣,大半是因為班長……」

 

「——你在說什麼啊,古月?」

 

「沒啊,什麼也沒說——這種事如果你不自己察覺,小木就太可憐了。」

 

「她闖出這麼多禍,哪裡可憐了?」

 

儘管古月露出同情的眼神,但一叢可不認為自己有什麼錯。木皿儀每次闖禍,自己都得去幫忙收拾善後,還會被拖進理事會議裡教訓。別人添了這麼多麻煩還說是自己的錯,這也未免太M了。

 

「呃……頻率這麼高嗎?」

 

「那個女的啊,每個星期都會惹出某種麻煩。從去年到現在,次數已經多到數不清了。實際上,這一班有些傢伙隨時隨地都想著要征服世界或消滅人類,真拿他們沒輒。」

 

最近魔王多得不像話,實在讓一叢很頭痛。雖然不曉得是那邊在量產,但他非常希望幹出這種事的傢伙,能夠站在負責照顧魔王的立場想一想。

 

「真是的,一有事就在那邊魔王魔王魔王的,魔王又不是什麼方便的萬能工具還搞出一大堆。怎樣?是有什麼超自然力量在背後搞鬼嗎?把魔王產生率壓低一點啦!這種湊合出來的設定根本是抄襲嘛!」

 

「冷、冷靜點班長,小香難過地露出了深感抱歉的表情耶!」

 

「啊,抱、抱歉,千歲。我一不小心就把真心話……」

 

「……沒、沒關係,不用在意。不過,會說出『這是真心話』看來情況很嚴重呢。」

 

儘管想敷衍過去,但這些話全都發自內心所以也無可奈何。一叢下了結論後,改去思考其他非處理不可的問題。

 

那就是——得想辦法擺平鬧事的木皿儀才行。

 

學校已經安排好了前往埼玉市的鐵路與列車,所以要去的話馬上就能出發。

 

但問題不在於怎麼去,而是該怎麼解決。而且——

 

「最近『與勇者和解』之類的結局雖然變多了,但我們這裡沒有勇者。到頭來還是得有人去擺平才行,真是頭痛……」

 

「你負責擺平嗎?」

 

「我!?不不不,當然不可能,畢竟我只是個人類。我只是因為當班長,才不得不去。」

 

「那麼,誰來擺平?」

 

千歲一問之下,一叢用拇指指著背後說道:

 

「這些傢伙啊,我向來主張『能用物理手段阻止魔王的只有魔王』……所以說喂!這是班長權限,我要去阻止她所以來個人幫忙!」

 

一叢大喊一聲,不止圍在千歲旁邊那幾個聽得清楚,就連靠近講台的最前列也聽得到。他的聲音中帶著些許不爽,然而班上同學反應十分冷淡。

 

「咦~~難得的休息時間耶!」

 

「抗議抗議——反對魔王差別待遇——不要虐待魔王——!」

 

「麻煩,班長你自己去啦。」

 

沒有半個人伸出援手,抗議風暴殺向一叢。同學們這種反應,使得一叢額頭上又冒出一根青筋。

 

「閉嘴!別那麼多意見,給我選一兩個祭品出來!再拖下去搞得教學進度跟不上,倒楣的可是我們全部喔!?

 

「抗議——!」

 

最後已經連有點意義的抗議聲都聽不到,只剩下單純的噓聲,班上同學始終沒有選人的意思。明白這點的一叢先深呼吸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後——

 

「夠了,我來選。古月,首先是你。」

 

瞬間指名。古月當場露出不滿的表情。

 

「咦~~?我明明很常出動耶?」

 

「因為你這傢伙替我找的麻煩就是這麼多。還有,有意見就去對班上那些不推派活祭品的傢伙說。」

 

「唉~~~~難得的小香提問時間——」

 

「你本來打算連第二節課也這麼做啊……」

 

古月情緒低落的樣子顯而易見,但他突然像是有了什麼主意似地看向千歲。

 

「——對了班長,能不能把小香也帶去啊?」

 

「咦?什、什麼意思?」

 

話題突然轉到自己身上,讓搞不清楚狀況的千歲慌張起來,不過一叢決定暫且當成沒看到。他開始思考千歲的立場與接下來的行動。

 

才剛轉學進來就讓人家去那種場合啊……。

 

這時候如果惹古月不高興就麻煩了,何況從轉學生的角度來看,早點習慣這裡的交流方式應該會比較好吧。於是一叢點頭答應。

 

「嗯,沒問題。這也是個了解日常生活的好機會。跟我走一趟吧,千歲。」

 

「太好啦~~第一次的攜手合作喔小香!」

 

千歲沒理會情緒一口氣亢奮起來的古月,還是一臉搞不清楚狀況的表情問:

 

「呃……跟你一起去,對於過平穩日子來說很重要嗎?」

 

「相當重要,因為委託有可能一個接一個來。沒人曉得妳什麼時候會變成祭品,所以我認為還是趕快習慣比較好。」

 

「那就走吧。與其留在這裡聊天,跟你跑一趟似乎對今後的生活比較有幫助。」

 

千歲立刻做出決定,看來她似乎頗為果斷。

 

接著,一叢開始翻起掛在自己座位旁邊的背包。

 

「千歲,妳也準備一下——說是這麼說,不過魔王大概沒這個必要。」

 

「一叢班長需要準備嗎?」

 

「這種稱呼方式應該是受到古月影響吧,聽起來很囉唆,省掉職務名稱直接叫我一叢就好。還有,我的準備就是這件外套。」

 

一叢拿出一件以白色為底的長襬外套披上。外套背後印有「G班代表」幾個黑字。

 

「這件品味詭異的特攻服是什麼啊?」

 

「有意見去跟準備它的校長說。這是班長的正式服裝,或者該說替這間學校解決問題時非穿它不可。」

 

不必千歲瞪,一叢自己也覺得穿這件外套很丟臉。但是穿上它才能得到學校最低限度的保障並使用班長特權。而且大家一看就知道來者何人,不穿確實吃虧。

 

……兩害相權取其輕。裡子比面子重要。嗯,就是這樣。

 

一叢一邊在心裡替自己找好穿上它的藉口,一邊扣上特攻服的鈕釦。

 

「還有,為了保險起見也得把這個帶去。」

 

他從背包底部拿出一本厚重的書。這本書厚得必須張大手掌才拿得住,就連夾在腋下也能確實感受到重量。刻在堅固書皮上的標題是——

 

「……魔王應對準則?這是什麼東西?」

 

「因為我是世間與媒體諸公口中,那種沒準則就不會做事的寬鬆世代(註1)嘛。雖然我們基本上是祕密行動,不過為了在事情浮上檯面,導致有人拿『城市損失多慘重跟壞了多少東西』來興師問罪的時候能推給準則,這東西非帶不可。

 

「你這種守規矩的方式還真扭曲呢……」

 

「這樣做非常有效率,不是很好嗎?守規矩也是有價值的。唉,我倒希望他們覺得『這點程度的損失就能擺平很划算』呢,畢竟真的有那種想征服世界的蠢蛋。」

 

「以魔王的角度來看,這很普通就是了。」

 

「……你們的『普通』標準在哪裡我不管,但至少記住一點——這種事早就超過我們這些正常人的普通啦。不,拜託妳記住、求求妳記住!」

 

千歲看著一叢大喊著在她桌上磕頭的樣子,不由得連人帶椅退了兩步。

 

「班長你又發作囉,嚇到香織了啦。你看看,她一臉嚴肅地跟你保持一公尺遠呢。」

 

「……抱歉,我一時慌了。總而言之呢,妳就想成不能在普通的世界裡大張旗鼓地追著魔王跑,所以我們要偷偷來。」

 

「這樣啊,我大致上明白了。」

 

一叢說了聲「多謝體諒」,隨即抬起頭。

 

看見自己桌子出現一個隕石坑讓千歲滿臉不悅,但一隻手抱著書的一叢毫不在意地甩動特攻服衣襬——

 

「那麼……向埼玉市出發吧!」

 

然後颯爽地走出教室。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