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穹女武神 8 - 封面(001)  

 

書名:蒼穹女武神 8

 

 

 

外文書名:蒼穹のカルマ8

 

 

 

作者:橘公司

 

 

 

本書特色:

 

 

 

約會大作戰作者「橘公司」

 

 

 

20屆「ファンタジア長篇小說大賞」準入選作品

 

這本輕小說好厲害第10名!

 

 

 

 

 

作者簡介:

 

蒼穹園名作劇場:青鳥開演囉!

 

「在紗,我們去尋找帶來幸福的青鳥吧。」

 

「好的,姊姊大人。」

 

…………

 

「不行,即便找遍異世界、古代、未來跟神之領域,依然找不著。」

 

「我已經找到囉。」

 

「咦?」

 

在紗讓浮在半空中的驅真抱著說:「對不對?我的青鳥。」

 

 

 

內容介紹:

 

我的姊姊大人……

 

啊、正確來,是我姑姑才對。因為我覺得姊姊大人叫起來比較順口,而且我也想要一位姊姊,才會這麼稱呼她。我的姊姊大人在蒼穹園騎士團工作。那是一份從空獸威脅中保護世界的繁重工作,還聽她在工作時不苟言笑呢。虧她在家裡總是笑口常開。真希望姊姊大人不要太勉強自己,因為她可是勇者、魔人之主、神明大人有時還會變成女高中生、魔王、魔法少女、小寶寶。總之,我的姊姊大人無所不能。所以……她一定會趕上課業觀摩的。

 

我相信妳而且等妳來喔,姊姊大人。

 

高調失控的奇幻故事正式完結!!

 

 

內容摘錄:

 

Case-00

 

 

 

若是為了在紗,

 

我可以無視異世界、魔人

 

與神明

 

 

 

##

 

在紗稍稍抬頭看了黑板上方的時鐘一眼。

 

「十二點……五十五分。」

 

然後自言自語般,用櫻桃小嘴輕聲唸出當下時刻。

 

午休時間將於五分鐘後結束,開始上第五節課。

 

在紗默默轉頭環視教室。

 

若是往常的情況,目前還是玩不過癮的男生們尚未回到教室,女生們還圍在好友座位旁聊個不停的時間。

 

但是今天不同,幾乎所有同學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開始為下一節課做準備了。

 

讓大家變成乖寶寶的理由非常單純。

 

因為今天九月二十七日,是皓成大學附設小學下學期的首次課業觀摩日。

 

「…………」

 

在紗偷偷瞥了教室後方一眼。

 

該處已經出現好幾位,偶爾向自己小孩揮手的家長了。

 

她依序看過各位家長後──隨輕輕嘆息將頭轉回去。

 

「在~~紗。」

 

「哇!」

 

眼前突然冒出一張臉,害她不禁大聲叫出來。由於教室比往常安靜許多,導致這一叫使得在紗頓時成為矚目焦點。等尷尬地微微低頭後,在紗將目光往上移,看向把身子撐在自己課桌上面的好友橙堂美須須。

 

「……美須須妳好壞。」

 

「啊哈哈,抱歉抱歉。我沒想到妳會嚇成那樣子嘛。那個要怎麼形容?就是那個啦,人家說的幸運內褲……不對,是幸運一擊。」

 

美須須愉快笑著,等搖搖辮子坐回位子再靠窗繼續表示:

 

「話說妳是怎麼啦?又在找驅真小姐了嗎?她今天一定會出席吧?」

 

「嗯,應該會出席,可是……」

 

「妳怎麼支支吾吾的。……啊,該不會又有緊急任務指派下來了吧?」

 

一見在紗搔臉回應,美須須旋即訝異蹙眉。

 

是的,其實學校於上學期的五月也跟今天一樣,舉行過課業觀摩……結果隸屬蒼穹園騎士團的在紗姑姑──鷹崎驅真卻在當天早上接到緊急任務,結果來不及參加。

 

「不過,這次不一樣……」

 

「什麼嘛,那就可以放心囉。她會在上課前趕到吧?」

 

但在紗沒有頷首同意她的說法,反而抱胸搖頭。

 

「什麼?難道又遇上麻煩了?」

 

「嗯……有一點。」

 

在紗臉頰掛著冷汗,點頭回答。

 

「唉~~看來這次大概又會遇上大麻煩囉。不過……如果是驅真小姐,她一定有辦法解決吧?不要緊,妳不用擔心啦。」

 

「嗯……說的也是。」

 

「說到這裡。」苦笑過後,在紗挑眉問:

 

「……妳媽媽人呢?還沒來學校嗎?」

 

就方才所見,美須須的母親尚未出現在教室裡。儘管沒有詳細看過一遍,但在紗於橙堂家見過美須須母親好幾次……更不可能看漏進入課業觀摩模式的她。

 

此時美須須揚起嘴角,隨沉沉笑聲道:

 

「呼、呼、呼、呼……在~~紗~~妳以為我橙堂美須須會重蹈覆轍嗎?」

 

「這、這是什麼意思……?」

 

「……我在大約四個月前,也就是上學期的課業觀摩時太天真了。即便巧妙藏起來,我卻不該把能夠恢復原狀的通知單留在家裡。所以這次改成徹底毀屍滅跡的手法。我先把通知單兩面都塗黑,然後切成一公分寬的小紙條,丟進馬桶裡面沖掉了!」

 

「是……是哦。」

 

「不僅如此,我還用電腦偽造了一張日期不同的通知單哦!呼~~哈哈哈!真是太完美了。無論媽媽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看穿我精心佈下的……」

 

美須須突然閉上嘴巴。

 

不,不只語言,整個人甚至有如時間停止般僵住不動。接著她臉色鐵青,指尖與牙關開始喀噠喀噠抖個不停。

 

「美、美須須?」

 

在紗一見到好朋友驚慌失措,趕緊搖搖她的肩膀。

 

忽然間,某種不可思議的香味竄進鼻腔。

 

那是一股無法形容的奇妙芳香。明明未曾實際聞過,這味道卻不知怎地,讓人以為跟南國巨大食蟲植物誘捕昆蟲之際,會散發出來的臭味相去不遠。

 

「媽、媽……」

 

「咦?」

 

在紗追著彷彿機械故障般轉頭的美須須視線,望向教室入口處。

 

結果看到一位全身滿是金色飾品的婦女。

 

毫不誇張的是,她從頭頂到腳底全閃著金光。只有臉與手掌裸露在外,其他部分都被黃金鎧甲包覆住了。這已經跳脫時不時尚的範疇,用衣服或變裝來形容反而更加貼切。根本和除夕夜參加國營電視台歌唱節目的服裝沒兩樣。

 

況且驚人之處不只如此。是裝飾品重到動不了的關係嗎?橙堂夫人正坐在一張豪華精緻的輪椅上,甚至如古戰車般讓兩名男子拉著走。

 

「爸……爸爸、哥哥,你們這是做什麼!?」

 

美須須一臉慘白,不禁失聲慘叫。

 

可是兩人沒有回應,而是由母親頂著鮮紅雙唇答腔。

 

「美、須、須,妳未免太天真了。上次參加課業觀摩時,我已經事先拜託過安倉老師,只要學校一舉行課業觀摩就直接通知我囉。」

 

「什……什什什什什……」

 

美須須抱頭哀號,一把趴到桌子上。

 

「我不行了……在紗,後面就拜託妳了……」

 

「即、即使拜託我也……」

 

「趕……趕快將驅真小姐帶過來……比我媽媽更加吸引大家目光的人,只有蒼穹園的英雄而已……求求妳,幫我削減一些別人對那頭奇獸的印象啦……」

 

美須須頂著淚眼哭訴道。

 

但……在紗只能困擾苦笑以對。

 

她看著窗外嘀咕:

 

「妳一定……會來吧,姊姊大人。」

 

 

 

##

 

Case-01

 

 

 

若是為了在紗,

 

騎士名譽如同糞土

 

 

 

##

 

「……課業觀摩通知單……」

 

於床上撐起上半身,看過眼前通知單的內容後,鷹崎驅真發出低吟。

 

驅真擁有長黑髮白皮膚,還是一位美到倘若走在街上,任誰都會為之回眸的美少女;可是她現在卻滿身繃帶貼布,一副遍體鱗傷的悽慘模樣。

 

身為當事人的驅真絲毫不在意這副慘狀,扭起鮮紅眸子說:

 

「時間是下星期……二十七日的第五、六節課。真令人期待,我絕對會出席!」

 

「真的嗎?」

 

拿著通知單的姪女在紗一聽見這番話,眼睛立刻閃閃發光。

 

她是擁有令人眼睛一亮的純白髮絲與白皮膚,雙瞳跟驅真同為鮮紅色的少女。

 

其充滿喜悅之情的臉蛋令驅真心兒怦怦跳,還出現猶如漫畫場景般,某個心型器官差點穿過肋骨與乳房破體而出的衝擊。明明早已看慣此笑容,在紗卻仍是不停攪亂驅真心中那池春水的甜蜜天使。Oh!Love me do!

 

「姊姊大人妳怎麼了?」

 

「……沒、沒什麼。」

 

儘管纏著繃帶的手於揮手敷衍時一直發疼,但是為了不讓在紗擔心,驅真硬是咬牙撐下來。

 

啊啊,儘管如此。

 

「課業觀摩」卻是個甜美至極的詞彙。

 

這是距上次已有四個月之遙,同時為下學期首次的課業觀摩。

 

上次觀摩日雖受到許多超乎常識的麻煩事攪局,但這次已經不會受到任何阻礙了。她要好好地、盡情地、仔細地享受在紗的迷人風采。

 

但是驅真一邊看著通知單,一邊微蹙柳眉。

 

因為心中有個疑問尚未解開。

 

「問題是昨晚那通電話……」

 

右邊傳來彷彿看穿她心思的悅耳聲音。

 

該處站著一位右眼戴上眼罩的少女。頭髮、膚色、眼睛、五官等所有身體特徵都和在紗一模一樣。倘若硬要提相異之處,也只有眼罩與頸項附近的髮束以及年齡不同而已。

 

來自平行世界的她名為麗莎,是與驅真同齡的未來在紗。

 

「嗯……妳說的沒錯。不知那個人到底是誰……」

 

驅真輕聲沉吟,開始動腦回想。

 

鷹崎家於昨晚接到一通電話。

 

打電話過來的安倉老師,是在紗就讀的皓成大學附設小學老師,而且──

 

 

 

(那個……我接到自稱在紗同學父親的人聯絡,說他到時會親自出席……)

 

 

 

還說了這段話──真是個惡劣玩笑。

 

為何這麼說?因為在紗生父──鷹崎宗吾於五年前過世了。

 

即便見識過許多怪事異狀的驅真,也沒聽過死者主動聯絡活人的例子。剛得到這消息時,她還以為老師在開玩笑,但是安倉老師個性認真老實,很難跟玩笑話打上等號。

 

既然如此……當驅真沉默不語時,有位靠在牆邊且打扮隨興的女性不悅道:

 

「……哼,竟敢打著宗的名號招搖撞騙,膽子不小嘛。如果見到本人,我非狠狠修理一頓不可。」

 

「媽、媽媽大人,請您不要使用暴力。」

 

生母鷹崎冬香見到在紗困擾苦笑的模樣後,只有稍稍收斂氣勢,依然藉著抱胸表達不滿。

 

「唉……雖然我認為這是單純是惡作劇,但心裡就是不舒坦。」

 

「一點也沒錯。這麼做有何樂趣可言?」

 

冬香臉蛋因驅真的話皺成一團。看來她對有人打著宗吾──自己丈夫名號招搖撞騙一事非常不爽。

 

這也莫可奈何。由於冬香自十多年前因故無奈離開蒼穹園後,便再也沒見過宗吾,甚至還被迫接受天人永隔的事實。現在知道有人冒名頂替她去世的愛人,心情怎麼好得起來?

 

「不過──」

 

麗莎扶著下巴沉思,低吟道:

 

「即便是出於好玩的惡作劇……這不是很危險嗎?」

 

「妳的意思是?」

 

「因為跟安倉老師聯絡的犯人起碼知道在紗的名字,以及學校即將舉行課業觀摩對吧?還有,既然刻意冒充爸爸大人,代表犯人可能對鷹崎家的家庭環境知之甚詳。」

 

「……的確有理……」

 

她說的一點也沒錯。

 

大伙兒雖想到惡作劇電話那方面,卻很難捨棄此乃惡劣跟蹤狂所為的可能性。

 

驅真再度看向在紗。她真是位潔淨無瑕毫無缺點的超完美女孩,更是待在現場便足以分開大海、撥雲見日、洩下七色燐光、令草木萌芽的超絕美少女。假如跟蹤狂的數量要以打為單位來計算,那也不足為奇。

 

霎時間,在紗想到某件事般睜大雙眼。

 

「啊──」

 

「在紗妳怎麼啦?」

 

「呃……嗯,我不知道彼此之間有沒有關係……」

 

她有些遲疑地環視過屋內三人後,繼續表示:

 

「老實說……就在媽媽大人初次來家裡後不久,我曾發現客廳被人裝了針孔攝影機……」

 

「咦咦!?」

 

驅真大受震驚,一把從床上跳起來……結果因身體受到伴隨而來的劇痛折磨,等發出猶如野獸般的咆哮後,再度趴回床上。

 

「姊、姊姊大人!」

 

「在紗,我、我沒事。能……能不能說得更詳細點?」

 

「好、好的。」

 

在紗輕輕頷首道:

 

「由於最近發生太多事,導致姊姊大人忘了。不過我認為是八月……剛好是我和姊姊大人互換身體又換回來時發生的。沉音和歐特曾來家裡拜訪,我在聊天聊到一半時,發現櫃子上有個發光物品……」

 

「那物品是針孔攝影機?」

 

「嗯……大概是。那是一個有微型鏡頭的機械。」

 

「……!」

 

驅真湧上一股讓全身血液為之沸騰的怒火。

 

何等卑劣、何等無恥啊!儘管不知犯人是誰,但對方竟然想靠偷拍來取得在紗的影像,真是罪該萬死!這下非得盡快逮住犯人搶走影片,然後好好享受──更正,施加讓對方後悔擁有痛覺的嚴刑拷打才行!

 

「看來情況很嚴重。在紗,妳有沒有移走那台攝影機?」

 

「移開了!」

 

雖然立刻點頭,在紗卻立刻想起什麼似的叫了一聲,露出心虛之情。

 

「啊?到底有沒有?」

 

「呃……那個……雖然用膠帶貼住鏡頭,讓攝影機拍不到影像,我後來仍把它放回原位去了,不過………」

 

「不過什麼?」

 

「由於那櫃子位於靠中庭那側的牆壁邊,上次麗莎破壞房子時大概一起被……」

 

「啊……」

 

冬香臉龐掛著汗珠看了麗莎一眼,在紗和驅真也跟著看過去。

 

麗莎沉浸在三人的目光之中,尷尬地別臉垂頭。

 

「……對不起。」

 

還非常歉疚的慌忙揮手道歉。

「事、事情過了就算了,麗莎。──跟蹤狂說法越來越可信才是當下的重點問題。現在有個男人假冒......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