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安3  

書名:這裡是幸福安心委員會女王陛下與快樂的夏日遊戲

 

原文書名:こちら、幸福安心委員会です。女王様とハピネスサマーゲーム

 

作者:うたたP/原作 鳥居羊/著

 

【主要登場人物】

翠川初音(MIDORIKAWA HATSUNE

中央區第一中學2年級學生,原本是「溫蒂妮資訊體」。因為個性太過內向,所以跟漣的關係依然沒變……?

黃波 凜(KINAMI RIN

初音的好朋友,漣的堂姐妹,父親是水畔公園市國的防衛省部長;雖然喜歡漣,但更喜歡、更重視初音這個朋友。

黃波 漣(KINAMI LEN

初音的同班同學。是幸福安心委員會的實習生,解小隊的成員。像貓一樣我行我素,但在初音面前會稍稍出現一些細微的變化。

綠鳥巡(MIDORITORI MEGURI

「綠之子」。在反抗女王陛下的不幸分子當中,是個耀眼的存在。個性純粹無暇、享樂主義、天不怕地不怕,是桃井流歌子的好朋友。

茶谷透似(CYATANI TOUNI

就讀於港灣區第二中學的2年級男學生,夏令營時認識了初音跟漣他們,雖然溫吞,但為人親切敦厚,熱愛甜食。初音對他的第一印象是「像小狗一樣」。

 

【試閱開始】

 

因此漣為了在監視這裡的機密保安蝶眼皮底下製造出死角,便覆上我;而歌德發出那隻蝴蝶一定是被駭、失去控制權了的警告。

 

漣把micro data chip遞給我。

 

這東西真的很小,大概就細長的安全別針那麼大。

 

不是用手拿,而是像戀人一般,以彼此的唇瓣傳遞;雖然我知道漣真正的用意,但對我而言,這依然是99%貨真價實的親吻,沒有改變,也理應無法區別。

 

勉勉強強、要碰不碰的,99%的接觸。

 

我就這樣緊緊閉著雙眼,把東西接了過來。

 

察覺到漣緩緩離開後,我慢慢地把東西含進嘴裡。

 

接到了;連難以承受的東西也一起──。

 

心跳不斷加速,幾乎讓我暈厥,我的臉一定燒得通紅。

 

「初音,聽好,妳知道接下來要去哪裡吧?芽衣子姐在那邊;去跟幸安委員的隊伍會合,聽懂了嗎?」

 

漣就這樣雙手撐在牆上,把我夾在他的臂膀中間,開口詢問。

 

嗯,嗯,我無聲地點頭,也只能點頭。

 

我說不出話來;一方面是由於嘴裡含著記憶卡,但就算嘴裡沒東西,過於高漲的情緒也讓我什麼都說不出口。

 

這是不幸分子的資料,裡頭存著可以阻止他們恐怖攻擊活動的重要記錄。

 

「好,去吧,初音。不要讓唯一的線索被搶走,也別讓為了吸引炸彈客注意力,而成為敵人攻擊目標的解哥等人的努力白費。」

 

為了表達『嗯、我知道了』的意思,我不住地用力點頭。

 

然後起步、竭盡全力地跑。

 

我身後的漣則留在原地。

 

我奔跑;卻不全是為了解哥他們。

 

我不想讓漣的努力化為泡影,再加上我已經拿到如同讚美一樣的東西了,只能全力以赴。

 

不要去想多餘的事情,好好地記住這份感覺;我想留住碰到漣的觸感,這份99%的記憶、以及切身的體驗,一切的一切,我都不想讓它離我而去。

 

昏暗的天色當中,我看見燈火閃爍。

 

在遙遠的另一頭,閃著黃與紅的光芒。

 

我朝代表幸福安心委員會、正不住發光的記號跑去;我得跑快點,盡可能早些抵達目的地,然後回到漣所在的地方!

 

就算只有一秒,可在把芽衣子姐他們帶回漣身邊之前,我都無法安心,快點,我得快點。

 

閃著微光的藍綠色蝴蝶已經不見了;我想那隻假的機密保安蝶,應該在漣那裡。

 

 

 

『看不見的炸彈客』登錄的姓名是「Unseelie Court」。

 

那是我們所追蹤的矯正搜查對象,不幸分子的暱稱。

 

我經過的路邊建築物牆面,即水畔的宣傳螢幕上,播放著新聞影像;影像分割成數個畫面,在高聳的大樓牆面上播出。

 

渾身染血的某人倒在灰色的地面上,整個人炸裂開來,只能透過DNA鑑定,才能確定被害者的身分。

 

《緊急快報。不幸分子發動恐怖炸彈攻擊,請各市國民多加注意,請各市國民多加注意》

 

不用細看也知道那形狀很奇怪。我跑過建築物之間的小路,身首分離的屍體畫面也隨之映入眼簾。

 

我很怕看這種東西,一瞄到就立刻就把視線移開。

 

幸好是用跑的。

 

《目前正在確認被害人的身分,危險的不幸分子在逃,不幸分子在逃,非常的危險;市國民各位,就算只有些許徵兆也無妨,請通報給我們;我們徵求所有相關情報,請各位為總幸福量做出貢獻》

 

因看不見的炸彈客的恐攻而遇害的被害人名單,列成了長長一串。

 

受害者的影像也同時播了出來;畫面上全都是血。

 

缺手斷腳的屍體;四肢因陷阱而斷裂炸開,失血死亡。

 

還有後腦像是被切開的西瓜一樣殘破不堪的屍塊,字幕說明該名男性受害者的頭髮當中被放了小型炸彈;要是直視畫面,我應該會腳軟到站不住吧。

 

我繼續奔跑。

 

大樓光滑全黑的側面上,映照出我氣喘吁吁的模樣。

 

《賽倫女王陛下對此事極為震怒,也相當悲傷,各位市國民,請履行幸福義務,請履行幸福義務,大家一起同心協力斬斷不幸,透過相互監視,使總幸福量上升》

 

我直視前方,就快到了。

 

因為盡全力奔跑,我真的很喘,想要好好休息,但不可以;現在還不能停下腳步。

 

我得早點把大家帶回漣那邊去!

 

芽衣子姐他們站在馬路的另外一頭,過個路口就能到的地方。

 

我也終於看見矯正搜查小隊的主隊伍,以及幸福安心委員會的青色車子了。

 

《幸福是義務

 

我聽見了那波紋一般、令空氣為之震顫,滲透人心的歌聲。

 

在附近的「水畔影像公布欄」上,播放出水妖精溫蒂妮們的影像。

 

《幸福是義務幸福是義務

 

你幸福嗎?是義務喔?有履行義務嗎如果不幸福的話

 

 

 

全體市國民,都有過著幸福而文明生活的義務。(也就是保障生存權)

 

我們所在的這個水畔公園市國,國土面積並不大。境內有片大湖,湖中有座高聳入雲的電波塔,而南邊則有個連接海洋的小港灣;雖然像個小小的景觀庭園,卻是個被完美統治的理想城市,400萬市國民在此幸福地生活著。

 

沙沙、沙沙;我背後的宣傳POP螢幕發出亮光。

 

賽倫女王陛下的歌聲,與水妖精溫蒂妮的聲音彼此交疊唱和;手握麥克風,置身於許多動態螢幕與數不清市國POP廣告當中的女王陛下,看起來非常幸福。

 

是的,若要問為什麼,那是因為在我們所住的「水畔公園市國」當中,幸福義務是絕對的。

 

安全性99%,幸福度99%,雖然只是個小國,但卻是個大家都安居樂業的理想國。

 

因此除了極少數的人之外,真的是個大家都能幸福且安心的國度。

 

扣掉不幸分子以外的所有市國民,都相當清楚這一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