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洋洋寢貓的怠惰偵探帖

懶洋洋寢貓的怠惰偵探帖  

書籍資料

書名:懶洋洋寢貓的怠惰偵探帖

原文書名:ものぐさ寝猫の怠惰な探偵帖

作者:舞阪 

插畫家簡介:Hisasi

 

【試閱開始】

   其二        命中註定的勁敵登場!?

 

 

寢貓抓住車門把手往外拉。幸好車體與車門沒有嚴重變形,車門一拉就開。看向車內,坐在駕駛座的中年男性夾在安全氣囊與椅背之間不省人事。

「喂,還好嗎?」

寢貓抓住男性身體,試著稍微搖晃。

「嗚……啊……」

男性發出痛苦的呻吟,寢貓鬆了口氣。他或許骨折了,但總比毫無反應好得多。

「哪裡會痛嗎?」 

「我……我的手……」

男性回應了,代表他還有意識,看來迴避了最壞的結果。

(既然這樣,移動他也沒關係吧) 

寢貓判斷之後,取出身上的小刀割破安全氣囊,解開安全帶,將男性拖到車外。男性蹙眉低聲呻吟,大概是手臂疼痛。 

將男性拉出來躺在地面時,一也回來了。紗綾華與彌茂禰跟著他,計程車司機也隨後露面。紗綾華與彌茂禰沒有繼續接近,不過司機跟著一也來到寢貓身邊。

「手機打得通嗎?」

「不,打不通,所以我請司機用計程車無線電連絡警察與消防隊。」

一也回應之後,司機接話說:「我想二、三十分鐘之後就會到。」

「這樣啊。」

寢貓俯視無力躺在地面的男人,以嚴肅表情點頭。

「那就不要緊了。」

「您是湯星閣的員工吧?我有印象。」

司機這麼說。

寢貓跪在男人身旁,以堅定聲音鼓勵。

「聽到了吧?救護車快到了,再忍耐一下。」

男人表情扭曲,忍著痛回應:「不……不好意思……」

(額頭冒冷汗,手臂可能骨折了,看來很難問他詳情)

寢貓用小刀割開他的衣袖檢視,右上臂某處與手腕紅腫。

(果然,看樣子只是裂開,沒有斷掉)

寢貓叫一也砍樹枝代替夾板,以白布條固定傷肢。

 

補充一下,武士為因應戰鬥所需,傷藥、布條與繃帶當然不用說,還會攜帶針線。針線主要是用來縫合傷口的。

刀傷大多很深,光是綁繃帶無法止血,所以得當場縫合。如果身旁沒人,甚至得自己縫合自己的傷口。縫合傷口是在武士培訓高中會學到的基礎技術,但一也從未替自己縫過傷口。

 

 

在警察與救護車抵達之前,寢貓不斷鼓勵、安慰受傷的男人。紗綾華則在不遠處,用火熱的視線守護寢貓。

「貓姊姊好迷人,明明只是偶遇車禍現場,但她卻能沉著冷靜的應對,真是漂亮啊!」

「夜見坂大人是警護寮的護衛劍士,所以才有辦法應付那種場面。不提這個,大小姐……」

「彌茂禰,什麼事?」

「啊,不……沒事。」

「什麼嘛,講話這麼不乾脆,一點都不像妳。」

「非常抱歉。可是……」

「就說了,妳這樣很不乾脆。怎麼了?」

(這場車禍……是怎麼回事?)

彌茂禰朝出事的車子一瞥,察覺她視線的紗綾華詢問:「妳在意這場車禍?」

「就算您要求別在意,不過可疑點實在太多了。」

「說不定是……敵方旅館搞鬼?」

「居然說『敵方旅館』……」

彌茂禰露出苦笑,但立刻收起笑容。

「大小姐,您大腦出乎意料地靈光呢。」

「不准說出乎意料!」

紗綾華柳眉倒豎地吐槽,彌茂禰不以為意,露出嚴肅表情點頭。

「是的,不能說沒有這種可能性。這麼一來,對方可能會對湯星閣採取某些手段,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就麻煩了,所以大小姐回家比較好吧?」

紗綾華思索片刻之後迅速抬頭,斷然回應:「沒問題的。」

「……這樣啊。」

彌茂禰回答時,臉上已經是放棄說服的表情。

「這邊有貓姊姊耶?就算敵方旅館來硬的也完全不成問題呀?」

「……哎,說得也是。」

「而且我身邊還有妳。即使對方拿出機關槍,妳也會幫忙搞定,對不對?」

「承蒙您這麼看得起,小女子會很為難的。」

「比方說,打開防彈傘擋住敵人子彈,翻著女僕服的裙襬衝進敵陣……」

「不,小女子不是企○傭兵的羅蓓塔,請不要把小女子那種危險人物相提並論。」

(不過真要說的話,我覺得妳比較危險)

「大小姐,怎麼了?」

「沒事。」

此時,遠方傳來警笛聲。

「啊……」

察覺聲音的兩人轉過頭去。

道路下坡方向傳來的警笛聲愈來愈大,不久,旋轉著紅色警示燈的警車與救護車從轉角另一頭出現。

 

救護車送走受傷的湯星閣員工之後,警察開始在現場蒐證。

寢貓他們也接受偵訊,但警官們得知寢貓是警護寮的護衛劍士之後,態度就截然不同。一也看起來明顯是武士培訓高中的學生,因此警方一開始就很客氣,不過以警車無線電核對寢貓身分之後,警官們的態度更是恭敬到像是不敢冒犯。

「師姊好歹也是護衛劍士呢。」

一也消遣完,寢貓不服氣般鼓起臉頰。

「話說,就算警察與警護寮的關係很差,可他們怕成這樣,未免也太誇張了?」

(那應該是因為看到貓師姊的豐功偉業吧……)

一也心中冒出這句吐槽,卻沒有真的說出口。

即使是停職期間,寢貓依然擁有警護寮的身分證,下榻的旅館又是車禍當事者湯星閣。負責人如果看過警方電腦裡記錄的寢貓事蹟,恐怕不嚇到也難。

「如果之後需要問話,這邊會到湯星閣找各位詢問,所以各位可以離開了。」

警官說完放四人離開。

計程車司機似乎也認識其中一名警官,說好之後到車行詢問細節,現在就先不繼續偵訊。

「那麼,我送各位到湯星閣吧。」司機開口。

寢貓等四人再度坐進計程車。

 

車禍現場的警官連絡過湯星閣(肯定也是要核對寢貓他們說的是否屬實),因此計程車一抵達湯星閣,旅館人員就從玄關現身。

一也付車資之後(當然確實開了收據),四人走下計程車。車子停在車禍現場時,司機將計費表暫停,拜此所賜,車資沒超過預算。

一也與彌茂禰要從後車廂取出行李時,三名旅館女侍跑過來幫忙。

停車場附設氣派的遮雨棚,無論下雨或下雪,客人上下車都不會弄溼身體。

很快的,一名年約四十歲的男性走過來恭敬鞠躬。他身穿深色西裝,加披一件印了飯店名的棉外套。

「您是……夜見坂寢貓大人吧?」

「是的,我是夜見坂偵探事務所的夜見坂寢貓。」

「我是湯星閣的董事長一力長永。感謝您接受委託,千里迢迢特地來到這裡。」

一力長永露出和善笑容問候。

(原來如此,這位就是委託人啊)

寢貓不經意看向對方。

(身高約一七○,體型有點福泰卻鍛鍊得很好,看起來有武術……應該說劍術造詣。感覺實力不錯。和剛才在車站跑來搭話的一力剛也……有點像)

「不只如此,還救了我們家的員工,真的很謝謝您。」

「不,我只是巧遇車禍現場,何況叫救護車、報警這種事誰都能做,請別在意。」

「您客氣了。」

長永再度恭敬鞠躬,挺直身體之後看向寢貓身後的一也等人。

「這幾位都是事務所的人吧?」

即使三人外型迥異,不太像是偵探事務所的助手,他依然沒露出質疑表情,不愧是長年經營服務業的人。

「是的。三人分別是我偵探事務所的助手愛市一也、助手吉成紗綾華以及女僕紫乃彌茂禰,今天起要受您照顧了。」

寢貓回應之後低頭致意。

(貓……貓姊姊好正式!)

彌茂禰大概是察覺紗綾華的驚訝心情,湊到她耳際低語。

「大小姐,最好別太瞧不起夜見坂大人喔。夜見坂大人雖然是大學生,卻已經算是社會人士,和大小姐這種家裡蹲不一樣。」

「我是家裡蹲真抱歉啊!」

「總之這不是壞事,但小女子身為大小姐的女僕,並不樂見這種狀況。雖然這麼說,小女子也不是整日悲傷,所以這真的可以說是……悲喜參半吧?」

「用不著硬凹講得好像很有水準啦!」

「各位長途跋涉辛苦了。」

長永說完,紗綾華與彌茂禰也停止拌嘴,朝他低頭致意。

「本次感謝您的委託,希望我們能和夜見坂所長一起成為您的助力。」

一也打完招呼後,對方誇張搖手回應。

「別這麼說,各位已經幫了一個大忙。果然還是了不起呢,前警護寮護衛劍士的頭銜真不是蓋的。」

長永愉快地笑,寢貓卻露出難為情的表情。

「啊~~沒有啦,不是『前』。我的武士證照被吊扣,所以現在停職,但我姑且還算是現役的護衛劍士。」

「啊,對喔,我忘了,恕我失禮。」

長永微微低頭道歉,卻立刻抬頭繼續說:「不提這個,既然對方不惜對車子動手腳害員工受傷,我也不能和以往一樣客氣了。我由衷希望夜見坂大人務必解決這場紛爭。」

這番話引得寢貓微微蹙眉。

「是的,那當然,我就是為此而來。」

「神社的敬神比賽也拜託了。」

「啊,嗯,這個也……哎……」

寢貓含糊點頭之後,長永再度露出笑容,帶眾人進入屋內。

「抱歉一直讓各位站在門口講話,請進。女侍們會幫各位提行李。」

「謝謝。」

 

停車場旁邊就是玄關大門。雖然是符合日式旅館風格的古色古香大門,卻是滑動式的自動門。門後玄關的脫鞋處有好幾名女侍,一看到四人入內就恭敬低頭迎接。

「歡迎光臨。」

「啊,受各位照顧了~~」

帶領四人前進的寢貓微微舉手打招呼。

脫鞋之後換上拖鞋,進入大廳。

大廳不算大,卻鋪著紅地毯,擺放穩重的沙發,陳列櫃以感受得到歷史的餐具、花瓶、鎧甲與掛軸裝飾,大廳一角擺著熊與羚羊的標本,應該是當地獵捕的。進門右手邊是櫃檯,正前方是通往二樓的階梯。挑高的大廳沒有天花板,粗大的樑柱直接外露。樑柱散發黑色光澤,令人感覺真的是古老的建築物。

「要是能帶各位到社長室就好了,不過很遺憾,這裡沒有這麼氣派的房間。各位舟車勞頓應該累了,請先到客房放鬆,休息之後再由我重新說明細節。這樣可以嗎?」

寢貓聽長永說完,再度微微低頭。

「感謝您的貼心,我們沒意見。」

「那麼,這邊請。」 

【明日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