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跡

cover-a封面  

書名:奇跡

原文書名:ココロ奇跡

作者、插畫家:

原作:トラボルタ

著:石沢克宜

插畫:なぎみそ

 

【試閱開始】

【主要登場人物】

 

海斗 擅長修理機器,為了取回流歌的記憶而與連等人一同前往月球。

未來 獨自留在國際太空站的少女型機器人。

凜 別名二號機,被稱為擁有人類之心的最後一部機器人。

連 為了尋找“心系統”而與凜前往月球的少年型機器人。

流歌 與海斗同居的女性型機器人,記憶似乎殘留在月球上……。

遙 薰的青梅竹馬。為了研究心系統而拜訪岸田的住所,目前就讀於北海道的大學。

薰 筑波工科大學的學生。最喜歡遙,開發了人工智能流歌。

 

【內文摘錄】

連所屬的機器人群體是有秩序的。軍隊縱使紀律嚴謹,卻會公平地分配資源給隸屬於其下的全部機器人。

跟海斗一起旅行後,他才知道外頭並沒有這種規則。

沒有去處的機器人因為自我保存機能的關係,會去尋找其他機器人的殘骸,拔除零件與電池讓自己存活下去。機器人會聚集在還能啟動的太陽能發電設備附近,而這種地方必定會有善於戰鬥的機器人當起圍事。像海斗這種安裝了機械修理程式的機器人會收取報酬、承包維護,因此受到常常故障的戰鬥用機器人重用。來到這裡的路途上,連與凜可說是靠著海斗的處世術才能活過來的。靠著海斗度過危機時,連也多少會為自己的無力感到失望。他很怕自己總有一天會成為強悍機器人的餌食,無法去月球,也無法保護凜,就這麼被破壞掉。

結果沒想到,是海斗親手給了他致命一擊。

──開什麼玩笑啊,海斗!

要是沒有海斗,連和凜現在肯定還被埋在瓦礫裡頭。海斗救他們出來究竟有什麼打算?是打從一開始就想拿連和凜當作交易的材料?想用連作為交換,好讓自己坐上太空電梯?還是為了預防突然故障,才讓他們同行好確保備用零件?如果真是那樣,那麼此時凜的零件可能已經被拔掉,用來修理流歌。

──凜,抱歉,我沒能保護妳……。

一隻黃色的手從搖晃的海草之間伸出。

難看的腳將連周遭的海草盡數掃除,三根手指俐落地拔掉纏在他身上的海草,把連拉出海草群。

「安全第一」這幾個大字清晰地映入連的眼中。

──是土方!!

(你是怎麼從那個洞中跑出來的!?)

連忍不住開口,但他的嘴在水中完全無法發出聲音,只是接二連三地冒出泡泡。

土方僅是點了點頭,就抓著連兩邊的上臂往海面上游,那雙緩緩前後滑動的雙腳在前後左右都附有像是蹼般的葉片。

──居然是水陸兩用型……!

連不曉得土方竟然有這麼多功能,他是有聽說過疏浚用機器人在淤泥中也能工作,土方也有下水專用的版本嗎?

土方隆起的背部一放出水流,速度便快速提升,兩人轉眼間就接近水面。兩部機器人轉為面對面,逐漸往上浮起。

在臉露出水面後,連才驚覺這裡成了戰場。

裝有雙螺旋槳的小型直升機從連頭上掠過,繞著漂浮平台的邊緣飛行。直升機用機槍朝甲板掃射,一部被擊中的黑衣機器人從甲板掉入海中,身體四分五裂。

金屬碎裂的尖銳聲響在身後響起,他往聲音傳來的方向一看,發現「阿拉斯加帝王蟹」正用鑽頭在關住連他們的圓柱牆上轟隆隆地鑽洞攀爬。

「這是怎麼回事!?」

連本想這麼說,可水從嘴巴流入進氣口,讓他像是被噎住般不斷咳嗽。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自己好像喝了很多水,還有小魚跟著水一起被噴了出來,希望散熱片不要塞滿異物就好……。

「牆壁突然開了洞,在鑽頭伸進來時我就覺得要糟了,結果那傢伙就從上面爬了出來。」

土方伸長頸部,將圓臉轉向螃蟹。

那隻阿拉斯加帝王蟹是追著連一行人才來到這裡的嗎?那架直升機也是?還是增援呢?儘管連試著思考,可水接二連三地湧來,每次光把水從嘴中吐出來就讓他分身乏術,實在顧不上思索。

「我是趁著混亂逃出來的。」

土方的表情仍和之前一樣,使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麼。「你說得沒錯,我沒理由繼續提供自己的力量給那些傢伙。」

在那一瞬間,土方看起來似乎笑了,但那應該只是連的錯覺。

「我也會帶你到岸邊去。」

「等等。」

連在開始行動的土方面前揮了揮手。

「感謝你特意幫我,可很抱歉……我得回去。」

「你說你要回去?」

「嗯。我重要的機器人還留在那個平台上,我不能丟下她不管。」

連滿懷歉疚地說。土方在這種危險的狀況還賭上性命幫助他,自己這樣等於是糟蹋了他的好意。

「但是,你現在回去也只會被破壞掉喔。」

「……麻煩帶我到階梯那邊好嗎?」

連指著螃蟹攀爬的圓柱,鑽頭插進去的洞和龜裂猶如足跡似地,在外牆上形成一點一點的痕跡,在圓柱周圍成螺旋狀往上延伸的階梯也到處都有毀損。

「求求你。」

連低頭請求,到了這種時候,竟然不借助他人力量就沒辦法自由行動,雖然為這樣的自己感到羞恥,可目前不是計較這個的時候。沒有土方的幫忙,自己根本無法抵達漂浮平台。當連正打算再次開口懇求的時候──

「我知道了。」

土方背後的風扇發出低沉的聲音,吹出白色泡沫,讓他能夠抱住連,矯健地前進。

他們越過幾波大浪、來到樓梯邊,土方抱著連走了數級階梯,到了浪花打不到的地方後才放下他。

「謝謝你,如果沒有你的幫忙,我一定會一直沉在海裡吧……」

「活下去啊,不然我幫你就沒有意義了。」

「請問……為什麼你會來救我呢?」

土方沉默了一會兒,才回答道:「……因為你跟我很像。」

「咦?」

「你讓我想起了以前的自己……我原本是人型機器人,像你一樣擁有人類的外貌。之後因為某個原因,複製的人工智能被移植到這副軀體裡,即使讀取了驅動身體的程式或重置記憶,人工智能程式的根本部分卻還記得以前的自己。事到如今,我看到自己的身體還會愕然。我的人工智能被安裝了要表現得像個人類的程式,因此愈是履行工程用機器人的職責,我的人工智能就愈會發出悲鳴,想要出來外頭。」

土方凝視自己的手,按順序動了動三根手指,還留了像是在活動另外兩根手指似的時間。

「我們是根據人類的形象所製造的機械。人類會給自己下令,他們就是自己的主人。我今後只能以工程用機器人的身分活下去,你就誠實地按自己的程式活著吧。」

「是……」

「別弄壞身子啊。」

話一說完,土方就跳入海中。等到他留下的白色泡沫消失後,連便衝上階梯。

「阿拉斯加帝王蟹」似乎已經上了甲板,連即使仰頭也看不到它的身影。有時候他會聽見金屬被削去的聲響,還有斷斷續續的槍聲,那架直升機仍呼呼地轉動螺旋槳,徘徊在平台周圍。

連在來到樓梯盡頭時覷了覷甲板,結果令他啞口無言。

「咦咦咦────!?」

站在甲板上的「阿拉斯加帝王蟹」竟有四部,大得驚人的重機具揮動數根長腿掘起甲板的樣子相當壯觀。

全副武裝的黑衣機器人持槍在螃蟹周遭戰鬥,他們遭受螃蟹與直升機兩方夾擊,似乎是陷入了苦戰。

──總之得找到凜才行!

縱然對她的所在位置沒有頭緒,但連打算從頭開始,找遍這個巨大平台的每一處角落。

他先跑向太空電梯的總站,當中也有拿槍的機器人一邊奔走,一邊朝空中開槍。

這種混亂狀況對連來說也許正好,畢竟每個機器人光應付直升機和螃蟹就已自顧不暇,完全沒把他放在眼裡。即使與他們擦身而過也沒被盤問。其中一位機器人一看到連,甚至還擔心地問道:「你沒有槍嗎?」

緊接著,那個機器人在離連數十公尺遠的地方,被直升機的機槍掃射擊中斃命。

連跑到胸口以上被颳飛的機器人殘骸旁,他抱著的來福槍跟手一同被打得粉碎,不過插在大腿上的手槍卻毫髮無傷。連拿起手槍,再次開始奔跑。

會先前往總站,是因為他懷疑海斗可能就在那裡。海斗肯定知道凜在哪兒,即便他不清楚,也應當可以獲得有關這個平台的情報。

一見到海斗,他就要用這把槍對著他,然後──

──要讓他說清楚,為什麼帶我和凜到這裡來!

連一面強烈地在心中陳述,一面使盡全力往總站的那條狹窄通路跑去。對連來說,敵人早已不是阿拉斯加帝王蟹或黑衣機器人,而是海斗。意識裡充滿對海斗的敵意,使他幾乎看不到其他事物。因為這個緣故,等他注意到直升機突然出現並逼近時,已經太遲了。

「啊!」

當他發現情況危急的時候,機槍便已掃射過來,中彈的衝擊力道將連彈飛出去。他在傾斜的甲板上不斷打滾,接著才停在阿拉斯加帝王蟹鑽頭所鑿出的凹痕裡,那個凹洞恰好與他的身形十分契合。

由於他跌得很慘,正好又靠近了總站一些。只要接著跑著衝進通路裡頭,也許就能度過這場劫難。他們大概是想得到完好無損的太空電梯,因此完全沒有攻擊總站。

連爬出凹洞,在準備要一口氣衝出去時往前傾倒,膝蓋因而狠狠地撞在地面上,他仔細一看,才發現左腳從腳踝到腳尖都沒了。

「真的假的……」

是被機槍打掉的沒錯,但恐怕不是直擊,而是被子彈打壞甲板時射出的碎片擊中的。斷裂的骨架暴露在外,懸吊系統的油也漏了出來。

不知道為什麼,連居然笑了。他的思考能力跟不上如此緊迫的狀況,即便遇上沒了腳的緊急事態,他仍無視於警報,使得那些非處理不可的資訊全都動彈不得。

直升機停止前進,一邊在空中盤旋一邊將機槍對準連。

剎那間,連原本想躲進甲板上的凹洞裡,可仔細一看就發現洞的深度根本不夠。

──我會在這種地方被破壞嗎……?

【明日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