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跡

cover-a封面  

書名:奇跡

原文書名:ココロ奇跡

作者、插畫家:

原作:トラボルタ

著:石沢克宜

插畫:なぎみそ

 

【試閱開始】

 

連的腦裡,浮現出凜失去記憶前的笑容。

 

「我想要心。」她說。

 

自己費盡千辛萬苦來到這裡,不就是為了讓凜再次展露當時的笑容?

 

──如果救不了凜,那我到底是為了什麼才來到這裡的?

 

要被破壞很簡單,只要停在原地不動、讓機槍瞄準,不用多久就會命喪槍口之下。

 

但是,這樣可以嗎?就這樣死掉好嗎?

 

既然放棄跟不放棄,結果都相同的話──

 

──試著盡力而為不是更好?

 

連選擇了不放棄。他用右腳支撐全身,勉強站起來,拖著左腳邁開步伐。

 

他一跛一跛地向前走,從左腳裡漏出的機油滴在甲板上,描繪出一道虛線。

 

連一邊走一邊解除手槍的安全裝置,朝直升機扣下板機。就算只是垂死掙扎,也好過什麼都不做就被破壞掉。

 

他連扣好幾次板機,能量彈發出好幾條細長的光芒、撞上直升機。對人用手槍的攻擊力不夠,連轉眼間就用光了子彈,把沒用的手槍扔向直升機。

 

咚!

 

連前方距離沒幾步的甲板凹陷,一發槍響從直升機內傳出,地面被擊中產生的碎片朝他臉龐飛來。

 

即使如此,連也沒有停下腳步,緊接著──

 

咚咚!

 

前方的地面再次被颳飛,冒出煙霧冉冉上升。

 

──他們是在耍我。

 

直升機就像是追著連一行人的阿拉斯加帝王蟹那樣,享受追捕獵物的快感。

 

──我不會輸。

 

只要不放棄,就不算輸。

 

數發槍聲響起,周圍升起煙霧。他們在等連放棄移動,站在原地成為機槍的標靶。連繼續前進,卻仍遲遲無法靠近通往總站通路,不管怎麼走都無法如願前進,讓他不禁急躁了起來。

 

連的態度似乎惹惱了那些人,直升機特意擋住連的前進方向,並用機槍槍口瞄準連的臉部。

 

──趕快打飛我試試看啊?

 

連就這麼凝視著槍口繼續行走,在這種距離遭到直接攻擊肯定死無全屍,機槍的子彈速度遠遠超越音速,在槍聲傳到耳朵的感應器前人工智能就會停止,而他會就此消失無蹤。

 

咚!

 

還聽得見聲音,聽得到就表示人工智能還在運轉。說不定自己是在人工智能還啟動著的狀態下,體悟到身體被擊飛的事實……。

 

眼前突然轉為白茫茫的一片。

 

連遭受暴風衝擊跌坐在地,耳邊傳來轟然巨響。甲板晃動得厲害,讓他的身體也跟著不停抖動。

 

煙塵開始散去,眼前的光景逐漸清晰。首先映入連眼中的,是爆炸起火的直升機殘骸。

 

烈焰與濃煙繚繞上升,當中卻有個男子,一臉颯爽地走了過來。

 

他全身上下只穿了一件內褲,披著破爛的斗篷,右肩扛著火箭砲,左手抱著流歌,這個人無疑是──

 

「海斗……先生?」

 

自熱浪另一頭前來的男子,宛若縱橫戰場的驍勇戰士般抬頭挺胸。他光著腳踏上燒盡的殘骸,藍色髮絲被火花燒得捲曲。

 

「抱歉!我來晚了!」

 

海斗扔下火箭砲衝到連身邊,拉住連的手讓他站起身。看到連失去平衡的模樣,海斗又說:「腳被打掉了嗎,等等再幫你修。比起這個,現在就先──」

 

他左手抱著流歌,右手抱起連,全速往總站奔去。

 

海斗像是翻滾般飛身跳入通道,這才放下了連。

 

「我好害怕嗚哇啊啊啊啊啊啊!」

 

連快要哭出來、不,是嚎啕大哭地撲向海斗,不僅朝四面八方噴灑淚水和唾液,還不停地拍打海斗的胸口。

 

「我來了,所以已經沒事囉!」

 

「嗚、嗚……」

 

他一邊咬牙壓抑嗚咽聲,一邊抬頭看著海斗,積壓已久的情緒猶如潰堤般溢出。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我以為自己被你拋棄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明明下定決心,等見到海斗時就要用槍對準他。只是當真正見到人時,湧上喉嚨的怒罵與怨言卻都隨著眼淚流得乾乾淨淨。

 

「嗯,一半是對的,一半是錯的。」

 

「咦?」

 

「我有想過萬一發生事情時,就把你丟下。」

 

「你果然很過分……」

 

「所以才說只有一半,剩下的一半是絕對要把你救出來的決心。為了留在這裡,他們要我交出一整部機器人的零件,你跟凜的話雖然有一部半,卻被他們嫌棄,說規格太老舊、跟垃圾沒兩樣。因為我具備修理技能,才總算勉強保住了流歌。真的是千鈞一髮啊,要是弄錯一步,我們全體都要被破壞或是當作奴隸了。」

 

話說連可是確確實實地成了他口中的奴隸。

 

「所以說,要是你事先就說清楚,那我也……!」

 

「你也、怎麼樣?」

 

「我也……會想出更多辦法……」

 

「你想做什麼,又打算怎麼做?」

 

被海斗這麼一問,連只能低下頭移開目光。就算海斗說『先跟你講也沒用』,自己也無法反駁。

 

「你的表情洩漏太多人工智能的思考過程了。」

 

他說得沒錯,就連現在也是一樣。

 

「我這邊也很危險,要不是我順利地把阿拉斯加帝王蟹引誘過來,不然根本也到不了這裡。」

 

「但是,我們不是同伴嗎……?」

 

「別撒嬌了。」

 

聽到海斗這麼說,連有如被固定似地,動彈不得。

 

「我們是機械,只能按照程式行動,也無法做到程式規定以外的事情。即使眼下我們是同伴,只要你妨礙到我根據程式所採取的行動,我就會毫不猶豫地將你排除。」

 

海斗的語氣聽起來相當認真。事實上他也早已做好覺悟,為了達成把流歌送上月球的目的,就算要捨棄一起同甘共苦過的夥伴,他也不會心軟。

 

「走吧,連。」

 

「要去哪裡?」

 

海斗沒有回答,只是抱著流歌,開始往通路深處前進。連也倚著牆壁站起來,蹣跚地跟在他身後。

 

外頭傳來阿拉斯加帝王蟹粗暴的腳步聲,還有守備隊斷斷續續發射砲彈的聲響。他們猶如要逃開外頭的紛擾般,持續往通路裡頭走去。

 

「要走到哪裡去呢?在這種時候……」

 

這條路不是通往太空電梯嗎?

 

「就是要趁這個時候啊,我們要利用這場混亂──」

 

海斗伸出食指比著上方。

 

「從地球逃離。」

 

「咦咦咦咦?在這種狀況下嗎?」

 

「就是要趁這種狀況嘛。」

 

海斗似乎想趁機啟動太空電梯。

 

「等一下!凜呢!?凜在哪裡!?」

 

連拚命地緊追著海斗,朝他的背影問道,但海斗完全沒有放慢腳步。

 

「海斗先生!」

 

海斗終於停了下來。

 

「……丟下凜吧。」

 

「你說這什麼話……!」

 

連無法置信,海斗竟然要自己捨棄凜──

 

海斗抓住還想抗議的連的肩膀。

 

「……聽我說,凜已經是廢鐵了。」

 

連無法理解海斗究竟在說些什麼,廢鐵指的到底是哪種狀態?就算他不強調,凜也只剩頭部與上半身,早就跟半廢鐵沒兩樣──

 

「怎麼、回事……?」

 

「我想凜應該早就被這裡的傢伙分解取走零件,現在大概被棄置在廢棄物回收場了。我也束手無策,你就放棄她吧──」

 

「我不要!」

 

連揮開海斗放在自己肩上的手。「如果沒辦法帶凜走的話,那我去月球也沒有意義!」

 

「你得放棄,連!已經沒有找她的時間了!我們得趕快搭上電梯!」

 

「你自己去!我還要找凜,不會去月球的!」

 

連像是忘了自己左腳變短似的,不管不顧地衝了出去,他也不知道自己正朝著哪裡前進,總之就是先顧著跑。他想跟海斗拉開距離,竟然說凜是廢鐵,早一分鐘也好,他想離開說出這種話的海斗。

 

等他想著彼此已經拉開不少距離,轉過頭去的時候──

 

「咿!」

 

海斗就在連背後數十公分處,持續進逼而來。

 

「連,等等!」

 

「別管我!」

 

海斗左手抱著流歌追在連身後,右手指尖宛如手刀般伸得筆直,彎成直角的手腕有節奏地不斷揮舞。

 

「不要跟過來──!」

 

連本來是按照自己的意志跑開,結果卻在不知不覺間,變成為了逃開追來的海斗而跑。因為左腳的關係,他跑得非常不順。

 

「等一下!」

 

海斗從後方捉住連的上臂,使他順勢往右一轉,失去平衡跌坐在地。

 

「你知道凜在哪裡嗎?」

 

不知道,自己怎麼可能知道。

 

「這裡這麼大,像你這樣毫無頭緒地到處找,怎麼可能找得到!」

 

這種道理他也明白。

 

「聽好囉,我們的身體只是檔案的容器。反過來說,只要有了檔案,容器是什麼都沒差。凜真正的心應該留在月亮上的資料庫裡,去那裡就能見到她,身體這種東西捨棄掉也無所謂。」

 

「你在說謊,海斗,你不也很珍惜地背著流歌的身體來到這裡了嗎?若不需要身體,那也可以直接扔下流歌前往月球啊!」

 

海斗被說得啞口無言。

 

「你辦得到嗎?丟下流歌去月球!」

 

海斗沉默不語,他是說不出話?還是在想該怎麼說?亦或是他還隱瞞了什麼事沒說?連這回特別地警戒,他不會再糊里糊塗地相信海斗了。

 

「我絕對要救出凜,即使她已經粉身碎骨,我也要一個不漏地收集散落的零件,把她修復回原來的模樣。而且,我跟她約好了,要把心送給凜……」

 

守備隊跟阿拉斯加帝王蟹戰鬥的聲響從通路入口傳來,螃蟹很難纏沒錯,不過機器人守備隊的戰力也不容小覷。

 

「……我明白了,連。」

 

「咦?」

 

「凜到底在哪裡,你有沒有頭緒?」

【明日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