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鬼

青鬼 輕小說 東販  

 

書名:青鬼

 

原文書名:青鬼

作者:黑田研二

 

插畫家:鈴羅木かりん

 

原作:noprops

【試閱開始】

 

 

【主要登場人物】 

本編的主角,第三學期才搬家過來的轉學生,興趣是製作遊戲。因個性內向的緣故,很難向同班同學敞開心胸。 

杏奈

瞬暗戀的對象,在班上擔任班長。於去年底的事故中失去了雙親,現在和伯父伯母住在一起,自從發生了事故之後,靈能力似乎變得愈來愈強。

卓郎

是位俊俏的帥哥,雖然被公認為是喜愛足球的優等生,實際上卻有著不為人知、殘忍的一面。個性超級自戀,總是不斷地確認自己的髮型。父親是大公司的社長。

美香 

對卓郎傾心的美少女,為人強勢、性情奔放,卻也有著怕寂寞的一面。她所飼養的貓名字叫做HEART,是她唯一的心靈寄託。腳程出乎意料地快。

全年級最厲害的秀才,總是穿著學生制服。個性認真、不苟言笑,就算對同學也多半使用敬語。完全不相信非科學的事物。

卓郎的小跟班。常常出言不遜,但其實是個膽小鬼,尤其害怕幽靈和外星人,只要一開始發抖就停不下來。雙親經營食堂。

 

【內文摘錄】

 

第12章

鬼謀  ─希望

【鬼謀】

超越平凡的優秀計謀。

 

「快逃吧!」

浩的一句話讓瞬回過了神來。

仔細一看,浩正使盡出渾身解術想要搬開書桌,因為剛才被當作路障擋在門前的前方。

沒錯,現在還不能放棄!

瞬趕緊來到浩的身邊,用盡全力幫忙推著書桌。

好不容易總算推開了一個人可以通過的隙縫後,浩馬上背起精疲力盡倒在一旁的美香,在這期間瞬則負責解鎖房門。

怪物只顧著啃咬卓郎的頭部,對瞬等人完全不屑一顧。

沒問題的,應該逃得掉。

瞬開了門以後,先催促浩和美香離開,然後自己才走到走廊。

他還不忘回頭再看了一眼卓郎。

要是他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就好了!──瞬在心裡好幾次都這麼想著。雖然現在願望實現了,卻一點也不覺得開心,反而被一股罪惡感所苦惱著。

瞬關上房門,追趕著背上扛負著美香的浩。

──到底為何事情會變成這樣?

瞬的腦中想起杏奈曾經說過的話,她說的一點都沒錯。

製造出怪物的就是瞬本人,他在遊戲中殺了卓郎,藉以平息平日所累積的怨氣,

這種行為,其實和口口聲聲說是為了實驗,可是卻無理地使用暴力的卓郎沒有二樣。不對,這種行為也許比卓郎更過分,因為瞬所製造的怪物,連對待自己很溫柔的杏奈都殺了。

瞬一行人到達階梯前的時候,書房的門被粗暴地開啟,怪物從房裡走了出來。怪物就像啃著炸雞一樣,嘴裡咬著卓郎的手臂,瞬這時非常懊悔,為何沒有先將門上鎖再逃跑,只不過現在已經來不及了。

怪物轉頭看著瞬一行人的方向,一邊舐著嘴巴一邊朝這裡移動,看來還沒有吃飽。

看似動作緩慢,但是速度卻異地快,不斷地往這裡步步進逼。

怎麼辦?

瞬拚命地思考,如果這裡是他所製作的遊戲世界的話,只要照著劇本行動,應該可以找到逃生的方法。

沒有時間猶豫了。

「浩!往這邊走。」

瞬左手扶著浩背上的美香腰部,右手拉著浩的胳膊,用最快的速度衝下階梯。

他們和怪物的距離正慢慢地縮短中,也許丟下美香不管,可以再加快逃亡的速度,不過他們不會那麼做,因為他們絕對不允許再出現任何犧牲者。

下到一樓以後,瞬一行人通過頭盔掉了的盔甲旁,續繼往和室方向前進。

怪物左右晃動著肩膀,擺動著身體進逼,明明全力衝刺馬上就能追上我們,為何怪物不這麼做呢?看起來就像是在享受捉迷藏的樂趣一樣。

「……難不成前方是地下室?」

在踏上榻榻米的時候,一直保持沉默的浩低聲喃喃自語,看來他也注意到了。

「是的,我們正身處我所製作的遊戲當中,為何會這樣其實還不是很清楚,但是只要和採取和遊戲中相同的行動的話──」

穿過和室、打開紙門,通往地下室的階梯出現在眼前,還吹來陣陣令人肌膚起雞皮疙瘩的冷風,但是瞬他們沒有停下腳步,繼續朝著階梯下方前進。

地下室裡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見,不過瞬還記得照明開關的所在位置,他開始摸索著階梯盡頭處的右邊牆壁,指尖碰到滑動式開關時,將開關給向上一推。

吊掛在天花版上的電燈泡亮起,浩的影子出現在地上左搖右晃。

周圍都是些已經損壞的傢俱或是電器用品,這些破銅爛鐵被狹窄地堆放在一起。在令人懷念的映像管電視旁邊,發現了卓郎所運進來的紙箱,被人隨意地擺放在該處。

「往這邊!」

瞬他們通過物品間極小的間隙,往倉庫的內側移動,此時和怪物的距離一口氣拉了開來,在空間狹小的地下室裡,對體形較小的瞬一行人非常有利。為了製造前進的空間,怪物將礙事的破銅爛鐵一個一個舉起丟開,不然牠會沒辦法前進。

來到盡頭處後,果然和瞬料想的一樣,有個被鐵欄杆圍住的空間,大小約兩個榻榻米。

這裡是地下牢房。

根據瞬的設定,這家人的女兒接受基因改造後,慢慢地變成了怪物,這裡是為了監禁她而設置的場所,在水泥牆上,還留有紅黑色的污漬,好像是指甲的抓痕殘留,而且到處都寫滿「救救我」的文字。

地下牢房角落有一個東西閃爍著光芒,是一把新鑰匙。鑰匙圈上刻著<θ>──是希臘文字的Theta。如果和遊戲設定相同的話,這把鑰匙可以打開二樓接待大廳的門。

「快一點!」

瞬抓著浩的手進入了地下牢房內,在撿起鑰匙前先將柵欄給關上,從內側拴上門閂。要是弄錯順序的話,可是會被怪物給抓到造成遊戲結束的。

浩不急不徐地脫下制服鋪在地板上,讓美香能夠躺在上面。可能是剛才動作太過激烈,雖然有用襯衫代替繃帶包紮止血,但傷口處還是不斷滲出大量的鮮血。

「……這裡是?」

美香發出微弱的聲音,眼睛看著周圍。

「噓!現在不要說話比較好。」

浩把食指直立在嘴唇前。

「卓郎呢……他怎麼了?」

「等到我們逃出這棟洋房後,我再慢慢告訴妳──」

「求求你告訴我,卓郎他到底在哪裡?」

美香伸出雙手痛苦地掙扎著。

「……他遭到怪物的襲擊,不幸身亡了。」

「是嗎……他死了啊。」

美香的表情很複雜,很難判斷到底是鬆了一口氣,還是感到悲傷,也許她本人也不清楚自己真正的感覺吧。

「我真是個傻瓜,雖然只有一瞬間,但是我竟然相信了卓郎的話,我應該是最瞭解那個傢伙的本性的人,可是卻──」

後半段的話聽得不是很清楚。

因為突然傳起一陣有如野獸的咆哮聲,害得鼓膜差點被震破。

堆放在鐵籠外的衣服收納箱開始崩落,怪物從中現身,牠用二手抓住鐵欄桿,想要將臉貼近瞬一行人。

雖然隔著鐵籠,但是和怪物僅有一公尺左右的距離,所以連怪物呼吸的氣息都能夠清楚地感受得到。

可能是見到獵物就近在眼前,卻沒有辦法得手的緣故,所以怪物看起來很一副非常憤怒的樣子,不但露出尖銳的牙齒,還不停發出低沉的伸吟。

此外,嘴巴還傳出陣陣惡臭,瞬一想到這味道是人肉的味道,不禁覺得有點頭暈目眩。

怪物原本就很巨大的眼珠,已經張得不能再大了,牠滿臉憤怒地開始用力搖著鐵欄桿。

美香夾在另外二人的中間,和他們肩並肩互相扶持,可是卻連絲毫可以活下去的感覺都沒有。

受到怪力的影響,鐵欄桿開始扭曲變形。

「這下糟了。」

浩皺起眉頭說道。

正如他所說,鐵籠被破壞只是時間上的問題,再這樣下去,全員都會被怪物給吃掉。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瞬咬著自己的嘴唇,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

「我都是我強迫大家逃到這裡的關係……」

瞬詛咒膚淺的自己,在他所製作的遊戲中,只要乖乖待在鐵籠內,怪物很快就會放棄並撤退,可是看來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如同遊戲一般順利。

回想起來,不同於遊戲劇情展開之處還真不少,也許在瞬不知情的時候,程式內容被人任意改寫了也說不定。

他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怪物左手緊握的鐵欄桿,像是橡膠一樣被折彎變形。

這下子我們完蛋了。

就當瞬已經做好覺悟,閉上眼睛等死的時候──

「我來當誘餌吧。」

美香很唐突地開口提議。

「在我引牠注意力的期間,你們趁機趕快逃走。」

「妳在胡說什麼?」

浩皺著眉頭回答,瞬也抱持同樣的想法。

別看我這樣,我國中一年級時可是隸屬於田徑隊呢,我對於自己的腳程還挺有自信。

美香拍拍自己的大腿慢慢地站了起來。

「我的身材這麼嬌小,應該可以從怪物的身邊鑽過去才對。」

「但是……妳身體的狀況……」

「已經不要緊了,我感覺好很多了。」

「那是因為腎上腺素大量分泌的緣故,才會讓妳有那樣的錯覺。」

「這點小傷不算什麼,剛好當作是給怪物的讓步,要是太輕鬆就甩開牠的話,那就太無趣了。」

很明顯她在逞強,強顏歡笑造成她的右臉頰痙攣,雙步也搖搖晃晃,讓人一點都無法放心。

鐵欄桿被扭曲得更加嚴重了,怪物一邊用舌頭舔著嘴巴,一邊想要將臉塞進鐵欄桿間的隙縫。

「沒有時間猶豫了,那麼~~等一下再見吧。」

說完後美香舉起右手,臉上露出了微笑。

「等等!美香!」

美香推開打算阻止自己的浩,迅速地打開門閂後,往牢房外面飛奔而去。

【明日待續】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