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之子

魔法之子 輕小說 東販    

書名:魔法之子

原文書名:魔法の子

作者:入江君人

插畫:NOCO

 

【試閱開始】

【內文摘錄】

 

序章

 

當大家都還是孩子的時候,任誰都能自由自在地使用魔法。

想去哪就去哪,愛怎麼玩就怎麼玩。

低矮的世界裡充滿祕密;破掉的彈珠內充滿魔力。

只要持續奔跑就能追得到太陽;只要放聲大叫聲音就能傳到地球的另一邊。

氣溫比現在更炎熱。

時間比現在更漫長。

「不可能」三個字根本不存在。

 

因此徹曾經相信,無論多麼強大的指定災害現身,他也必定能將其打倒。

甚至真心認為單靠一己之力,即可守護身邊的一切。

 

明明是癡人說夢。

 

沾滿泥土的T恤與破爛不堪的運動鞋。

塞滿橡實和碎裂蟬殼的口袋。

握到微溫的零錢跟漂亮的鵝卵石。

那個時候,徹他們身上總是如此邋遢。

一發現新奇的東西就亂跑亂跳,只要有空就到祕密基地裡去玩耍。

現在回想起來,孩提時代的自己,隨心所欲的生活方式跟小貓小狗好像也差不多。

因此那天也跟平常一樣,徹就像慣性似地、自然而然地往祕密基地跑。

 

基地位於市郊廣闊森林的深處。

…………哥。

以廢棄倉庫改造的基地內部既簡陋又破爛,不僅柱斜樑歪,陽光還能透過木板牆的縫隙照進室內。

…………哥哥。

宛如皮影戲光源的強烈陽光無情撕裂黑暗、透過縫隙在牆上畫出了個架空的牢籠,就連空蕩蕩的木架與地上的白砂也被曬到發燙。

「哥哥……你在哪裡?

 

一陣微弱的聲音,在架空的牢籠中輕聲呼喚著。

徹趕緊慌忙應聲。

「凜,對不起,我剛剛回來。」

徹直接衝進倉庫,砰地一聲關上了門。

陰暗潮濕的室內,讓人渾身感覺就像快發霉似的很不舒服。

「抱歉,回來晚了。」徹坐到沙地上。

房裡陰暗處,躺者一個身穿純白連身裙的女孩子。

那微微發亮的身影就像個幽靈娃娃,讓徹不由得懷疑眼前人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妹妹?

「--不過妳看,我今天可是大豐收哦!」

為了掩飾自己的奇怪念頭,徹故意讓自己的語調聽起來開朗些。他打開背包拿給凜瞧,裡面除了水壺和食物以外,還有在森林裡採回來的山葡萄與木通果(註1)。

 

註1:木通果含糖分,可直接食用或釀酒,根部可作藥用。

 

…………

然而凜對這些平日愛吃的食物毫無反應,只是伸出原本胡亂搔抓地面的手,緊緊拉住徹的T恤。

黑暗中,女孩彷彿安下心似地嘆了一口氣。

……真受不了哥哥,你老是趁我不注意時偷偷溜出去……

「都跟妳說對不起了。」

「你能不能靜下心來,待在我身邊陪我呢?」

「好好好。」

「應一聲就行囉。」

「好好好好,知道了知道了,我知道了。」

「真是的,哥哥欺負我……」凜不高興地鼓起腮幫子。

眼見相差不到一歲的妹妹向自己撒嬌,徹一邊面露苦笑,一邊拔出腰際的短刀。

他將刀鋒抵在連身裙的前襟上。

「記得乖乖的,不要亂動。」

…………好。

布料隨著劈哩哩的刺耳聲音被割開。失去支撐作用的肩帶緩緩滑落後,沒曬過陽光的白皙肌膚裸露於黑暗中。

……哎呀。

凜低頭看著衣服上的繡花圖樣遭短刀一分為二,刻意嘆了口氣。

「我很喜歡這套衣服耶……」女孩語畢後便抬高目光,窺探哥哥的反應。

不過未免發生意外,徹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手邊的動作上,根本沒把妹妹的話聽進去。

滿心不是滋味的凜,氣得「呣」了一聲--

「哥哥。」

……什麼事?算我拜託妳,乖乖別動好不好?

「哥哥是色狼。」

徹的手不慎一滑。

刀尖掠過側腹,直直刺進地面。

「妳、妳是傻瓜啊!」徹滿臉通紅怒斥道。

「啊,哥哥臉紅了。耶--」

「現在是開玩笑的時候嗎?」

「誰叫你不理我。」

凜一點歉意也沒有,逕自別過頭去。

「是怎樣……妳乖乖閉嘴好不好?

「好--」

徹回頭繼續作業。他小心地取下凜身上的碎布條,用手機拍下她裸露的上半身。

「哥哥是變態。」

徹充耳不聞,立刻開始壓縮拍下來的照片檔,再利用外部終端機連上網路。

「哥哥是壞心鬼……

連線時間只有短短五秒。從網路上收集必要資料並保存後,徹立刻切斷無線網路,關閉子機。

「哥哥……欸,哥哥,跟我說話嘛……

老實說,這點程度的防追蹤措施究竟有何意義,實在要打上一個大問號。然而即便如此,徹仍認為有做總比沒做好。

「好了。」

程式將資料檔解壓縮、附上評價,並顯示出目前最有效的方案。

將手機固定到用木棒與膠帶製作的臨時手術台後,前置作業就此完成。

「接下來可能會有點痛,妳要忍耐一下。」

………………

「凜?」

為了確認麻醉藥是否生效,徹拿針刺了刺凜裸露的腹部,詢問她的感覺。然而凜只是嗯了幾聲、點了點頭。

沒時間了。

徹一確認完步驟,旋即在地上攤開救生包,撕下點滴瓶上確保無菌狀態的貼紙,再用酒精進行消毒,戴上橡膠手套。

事到如今,徹已沒了退路。

「那麼凜,我要開始囉。」

徹輕輕嚥了下口水。

…………

但凜早就無暇顧及這些了。

當下已不容片刻猶豫。

明明如此,徹的身體卻不聽使喚。

牙關不停打顫,強行壓抑的恐懼大肆折磨心臟。

他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會做這種事。如果可以,真希望有人代為動手。

但此處除了兩兄妹以外,空無一人。

因此--

 

徹伸手碰觸妹妹的內臟。

 

「咕……

蟬在外頭叫得歡快。

…………啊。

徹整個人頓時汗如雨下。

……啊……啊……

一片漆黑的廢棄倉庫中,傳出彷彿瀕死兔子的呻吟聲。

…………

接著冒出彷彿野狼正在大快朵頤的沙沙聲。

…………嗚……啊……

為防出現差錯,徹雙眼緊盯傷口,不停滑動手機的觸控螢幕查看資料,結果搞得螢幕上血跡斑斑。失血過多的凜面容慘白,肌膚冷到堪稱詭異。

徹專心地縫合傷口,等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早已淚流滿面。

他拚命搜尋跟「失血性休克」這個深奧醫學名詞相關的資料;死命想了解「基本治療方針為恢復心跳數與末梢循環」這篇文章的意思。

真希望內容能簡單到連小學生也可理解的程度。那句「先進行止血,再輸入與失血量相等的血液」裡面的「相等」究竟是指什麼?一想到這篇有如爛食譜般的雜亂文章居然和妹妹的性命息息相關,徹便怕得要死。

地獄般的三十分鐘過去了。

…………唔……嗯?

封住兩個出血點再輸入兩個單位的血液後,凜的氣色明顯好轉許多。

……?哥哥?

「別說話,乖乖躺著。」

心中的大石頭總算落了下來,不過徹的臉上依舊一片淡然。

……我睡著了?

凜半瞇著眼,到處看了看。

「妳可以再睡一會兒。」

徹試著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更有信心一點。

……那個,哥哥……

凜沒有照做,而是用失焦的目光巡梭四周。

 

「姊姊人呢?」

 

傳到耳內的問題,讓徹的手瞬間停止動作。

「吶,小小跑哪兒去了?」

不安隨著血液循環,湧上了凜的心頭。她說著說著,幾乎要哭了出來。

雖然妹妹的態度一如往常,但就某個層面來說,徹覺得這樣的凜更是把自己逼入了絕境。

「哥哥,快告訴我嘛。」

凜似乎忘掉自己的肚子上開了一個洞,探出身子拉拉徹的T恤。

「小小在哪裡?」

小小,全名為相馬小夜。

這名字屬於凜的姊姊、徹的妹妹。

凜醒過來的第一件事,就是詢問姊姊的下落。

「小小跑哪兒去了?」

…………

「吶吶,哥哥快告訴我嘛。」

徹決定無視這個問題,自顧自地繼續縫合作業。

沒想到妹妹今天倒是一反常態,像個稚齡幼童似的拉著自己的袖子不斷追問。

「吶……

拉了一次又一次。

「小小在哪裡?」

 【明日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