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高人氣獨立遊戲『Alice mare』,由製作者△◯□×(miwashiba)親自執筆,完全小說化!! 六月底發售

魔法之子

魔法之子 輕小說 東販    

書名:魔法之子

原文書名:魔法の子

作者:入江君人

插畫:NOCO

 

【試閱開始】

【內文摘錄】

 

石龍被擊中的外殼瞬間融解。衝擊不只穿透外骨骼,甚至打斷關節。遭打飛的半隻腳如炮彈般猛力飛出,狠狠撞進後方的石龍群裡。

 

「放馬過來!」

 

右手發出嘶吼,全身充滿看不見的力量。

 

這是發生於蟬鳴聲不絕於耳的盛夏往事。

 

也是發生於一切都來不及挽回、萬物終結之後的事。

 

「我要把你們殺個精光!」

 

徹的孩提時代在當日宣告結束。

 

 

當大家都還是孩子的時候,任誰都能自由自在地使用魔法。

 

但是童年早晚會結束。

 

心靈會因殘酷現實而受挫、對自身開始抱持懷疑,最後停下不斷奔跑至今的雙腳。

 

這就是「兒童」成長為「大人」的瞬間。

 

 

因此,經此一役的相馬徹在戰敗後,自然會落得失去魔法的下場。

 

 

七十年前,人類一出生便擁有超常之力。

 

可是該力量絕非引導人類邁向幸福的橋樑。

 

被人類稱為魔法的這股力量在新生兒掌握之下,就好比讓野獸拿著槍一樣,危險至極。

 

新生兒胡亂施展魔法,於各地製造出許多「不幸意外」。

 

由於想翻身,結果施展出來的念動力摧毀了整棟民宅,因寒冷而召喚的火焰不慎釀成火災。

 

也因此,一九八六年時的意外事故發生率竟比前一年多了數千倍。在毫無地震天災的該年度裡,全世界居然有數百萬人因意外而喪生。

 

後來人們基於法律案例,稱呼此奇異現象為「梅麗莎的剃刀」。該名詞出自十九世紀末,有位剛滿周歲的嬰兒「梅麗莎」,不慎用剃刀殺死甫出生妹妹的事件。

 

梅麗莎並非瘋狂殺人犯,更不可能對妹妹心懷怨恨;她只是把初次見到的剃刀當成可以製造彩色液體的魔法道具,拿著它想找妹妹玩耍而已,所有舉動均毫無惡意。

 

即便只是想玩耍,過度的力量卻讓她要了妹妹的性命。

 

全世界的小孩都成了梅麗莎。他們不知自已握有何物,更不知該力量會引發何種後果,所以當孩子一揮舞剃刀,悲劇就發生了。

 

如果孩子只是手上拿著剃刀,那還有辦法挽救。倘若是剃刀,抑或是手槍、炸藥、核彈發射鈕這種實體的東西,大人只要拿走它即可。

 

可人類無法從孩子手裡奪走無形的「魔法之力」。

 

在情況最嚴重的一年裡,未滿周歲的嬰兒死亡率超過六成,人類幾乎落進了滅亡的深淵。

 

後來,兩個希望出現了。

 

第一個是時間。

 

雖然原因不明,但孩子們每年大概會以約百分之十的機率喪失魔法之力、變回普通孩童。人類自此得知,只要前幾年沒發生意外,往後就有機會平安地把孩子養大。

 

第二個是干涉魔法。

 

孩子們使用的「魔法」似乎會因空間產生影響,一旦讓他們待在強力召喚圈裡,即可有效抑制魔法之力。

 

各國立刻提出大規模養育計畫,把孩子們集中起來統一照料。

 

經過十年努力之後,新生兒死亡率急遽下降,人口也漸漸恢復了。

 

然而這僅是一個開端。

 

後來,被命名為特殊指定災害生物的怪物,在此時期開始現身。

 

 

 

第一章  第三次dropout

 

 

自從那天起,徹一直四處打聽小夜的下落。

 

 

一升上國三,學校就會進行所謂的「升學意願調查」,也就是發給每位學生一張表格,要大家寫下未來想從事的職業或想上的高中。

 

當四周同學一邊思考,一邊寫下「想成為廚師」、「想繼續升學」這種中規中矩的答案之際,徹卻毫不猶豫地填上「想找到妹妹」五個大字。

 

這個答案毫不意外地讓收到表格的老師大為頭痛。徹為數不多的朋友看到後也狂潑他冷水,紛紛勸他:「人都失蹤了那麼久,你就忘了她吧。比起找妹妹,你更該為自己的未來做點打算啊」。

 

徹沒有就此放棄。因為在找到小夜之前,「相馬徹」的人生絕不可能有所進展。

 

以現況而言,研究指定災害生物的權威機構幾乎都集中在美國西海岸一帶,因此徹決定選擇有跟美西配合、固定實行交換學生制度的高中就讀。

 

他順利地取得了入學資格。等夏天一到,就能飛過去了。

 

徹幾乎是每天數著日子,希望動身出發那天早早到來。這就是成為「大人」之後可以擁有的權利。他很慶幸,離原本遙不可及的夢想又更近一步了。

 

他這麼心想。

 

結果卻……。

 

 

屋齡十四年、距離車站十五分鐘路程、月租五萬五千圓的房間裡,瀰漫著一股搬家後空蕩蕩的氣息。裝滿行李的紙箱被堆在房間一角,唯有床鋪仍擺在房內正中央。

 

放在枕頭邊的手機發出嗶嗶聲,發光螢幕顯示當下時刻為「二十三點五十分」。

 

徹面無表情的看向螢幕。

 

縱使手機響個不停,額頭狂冒冷汗、心臟激烈跳動,他卻無法有所動作。

 

「--哈--啊--」

 

鈴聲很快就像放棄提醒主人般地停止。螢幕背光關閉前,顯示時刻為二十三點五十一分。

 

黑暗與寂靜再次降臨。終於恢復冷靜的徹這才坐了起來,看著依然發麻的雙手。

 

「是夢……」

 

眼前的雙手比記憶中大上不少,能夠清楚感受到五年歲月的成長與改變。

 

等下床時才發現,由於沒換衣服就睡覺的關係,四肢變得有些僵硬,連制服都有點硬梆梆的,感覺不太舒服。

 

徹走到僅四步之遙的廚房打開冰箱,拿出紙盒裝牛奶一口氣猛灌。

 

半盒以上的牛奶被一飲而盡,徹擦擦嘴角丟掉紙盒,走到廁所上完小號再洗洗手。

 

從外頭傳來了春天的蟲鳴聲。

 

「好憔悴……」

 

洗臉台鏡子映出的臉龐異常陰沉。

 

徹一屁股坐到床上,再次將目光投向黑暗深處。

 

心跳差不多平復了。

 

好懷念的惡夢。

 

那是數年前每天都會出現的、彷彿心理創傷般的惡夢,也是宣告自己孩提時代結束的夢。

 

最近已經不常出現了。

 

為何今晚還會作那個夢?答案非常簡單。

 

徹嘆了一口氣,拿出收在制服口袋裡的某張紙。

 

紙上寫著「任命令」三個字。

 

 

本令由日本國政府頒布。

 

政府重新認定相馬徹為魔法師,責令其遷往時島。

 

 

「真的假的…………」

 

徹重新想到,讓事情演變成這般田地的原因,正是那該死的身體檢查。

 

一切要怪那項夾在視力檢查與聽力檢查中間的「召喚知覺檢查」。由於被診斷出「召喚領域正在恢復中」的結果,他才會像現在這樣三更半夜不睡覺,盯著天花板猛看。

 

(為何到現在才要我去時島?)

 

那明明是五年前的往事了。

 

明明不再因惡夢作祟而半夜驚醒了。

 

明明一路撐到現在,終於能夠著手尋找小夜的下落了。

 

明明……

 

時刻來到五十五分。

 

徹整個人躺到床上,再次讀起紙上的文字。

 

上面另外寫著「必須於隔日前往統治局總部報到」以及「倘若違反此令,政府將免除其基本人權,採取強制拘留手段」兩項備註。

 

任命令上寫的「隔日」再過四分鐘就會結束。

 

「我會被逮捕嗎……?」

 

假如不想遭到逮捕,只要趕快動身前往新宿,到統治局報到不就得了……?

 

其他人一定會這樣規勸自己。

 

但他無論如何都無法主動前去報到。他無法忍受如此傲慢的命令,這跟要牛隻主動送上刀口任人宰割有什麼兩樣?所以才會無視命令,於該報到的「隔日」從早睡到晚。

 

然而……。

 

--算了,現在說什麼都沒用,反正再過三分鐘--不,是兩分鐘,一切都將於兩分鐘後結束,之後主控權就會掌握在對方手裡。

 

五十九分。

 

以現實面而言,自己究竟會落得什麼下場?真會有刑警跑來逮捕自己嗎?或者會像遲了幾天把書還給圖書館時一樣,得到「下次請記得早一點」的輕鬆回應?

 

徹不清楚。倘若真是如此,那等上二十四小時,猶如準備迎接元旦或生日到來的自己搞不好有點蠢。

 

一邊胡思亂想、一邊笑了出來的徹,為了消除自己的緊張感,開始試著用比較輕鬆的方式,趁最後一分鐘想像自己會如何遭到逮捕。

 

還剩三十秒。

 

對了,說不定催淚彈會在零點整從房門的信箱處丟進來,搞得整個房間白茫茫一片,害得我大肆咳嗽胡亂掙扎。

 

二十秒。

 

接著,身穿黑衣的統治局人員會跟電影情節一樣破窗而入,闖進來限制我的行動。

 

十秒。

 

等逮捕行動結束後,指揮官才會隨著一句:「各位辛苦了」之類的話現身。不過跟電影相比,我比較喜歡漫畫裡常出現的女性指揮官。啊,如果是個率領硬漢集團的柔弱少女,整體看上去帶點反差萌的話就好了。

 

最後以該名美少女對自己表示「你有權保持緘默」、「你有權請律師辯護」等等台詞收尾。

 

 

零秒。

 

 

當徹笑著說出「那怎麼可能」的瞬間。

 

一切幻想倏地化為現實。

 

 

「--你『無權』保持緘默,也『無權』請律師辯護。」

 

幻想跟現實有些出入。丟進房內的並非催淚彈,而是音爆彈;不只有人破窗,還有人破門而入;指揮官非但沒有說「大家辛苦了」,甚至宣告嫌犯毫無任何權利。

 

「你目前為不受任何機構保護的準指定災害狀態。」

 

可是除此之外,所有內容全跟想像的一樣。

 

「不過,假如你願意聽從、協助我們,即可獲得日本國魔法師相關權利。」

 

眼前這支黑衣部隊之中,夾雜著一位身穿亮色制服的少女。她直挺挺地站到槍枝與照明燈前方,一頭黑髮在白煙裡飄呀飄的。

 

徹忍住耳鳴,以及統治局人員施加於自己身上的壓力,抬頭看向少女。

 

「以上是我們的宣告。你有什麼話想說嗎?」眼前的少女如小鳥般歪了歪頭,補了一句:「哥哥」。

 

「什麼說不說的……」

 

肩膀肌肉因怒火攻心而抖動,使得架住自己雙手的統治局人員緊張起來。徹不是對他們生氣,如果硬要說的話,他氣的是命運。

 

在和想像幾乎相符的現實中,唯有該名少女是徹意料之外的人物。

 

「……我才想問妳咧。在這種情況下,應該是妳該先說些什麼吧……」

 

即便經過五年時光,他依然不會認錯人。

 

「凜!」

 

眼前的少女聽到呼喚後。「那我就說句話吧……」

 

凜,相馬凜,五年不見的妹妹不疾不徐地開口--

 

 

你那時居然丟下我,自己離開了!

 

 

吐出了一句令徹心碎的話。

 

徹頓時怒氣全消,連力氣都沒了。凜見狀,示意要限制其行動的人員退下。

 

接著緩緩伸手。

 

那隻意外有力的纖纖小手,毫不猶豫地伸向腦袋放空的徹,將他一把拉起來。

 

比徹嬌小許多的凜,像是要表揚隨行的人員般,點點頭說:「零點五分順利逮捕目標。」

 

然後喀鏘一聲,替徹戴上手銬。

 

「好了。哥哥,我們走吧。」

 

再度重逢的兩兄妹,就這麼手牽著手邁開步伐。

 

「回到我們的故鄉『時島』去。」

 

當年並肩追逐太陽的孩提時代一去不再回,兄妹之間原該有的親情與牽絆,如今已被冰冷的鐵環阻絕。

 

 

特殊指定災害生物。

 

生存法則與世上生物相異的牠們,會抓走一部分人類--也就是擁有魔法的孩子們,然後遁入海中。

 

人類無從得知其行動原則。為了安然度過危機,許多國家開始聯手打造特殊都市。

 

該處不只會將孩子們統一隔離、有效率地養育長大,還會持續鍛鍊他們,希冀他們能成為對抗特殊指定災害生物的優秀戰力。

 

此乃成立防衛型教育都市之用意所在。

 

【更多精彩內容都在即將出版的『魔法之子』中喔!】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可以再代理像 吃掉死神少女這種作品嗎 超好看
  • 這個我們會繼續努力的
    感謝您的支持

    Tohan 於 2015/08/17 09: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