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警察FILE:02 -Confidential-

東販 輕小說 秘密警察        

書籍資料

書名:秘密警察FILE:02 -Confidential-

原文書名:秘密警察FILE:02 -Confidential-

原作:ぶりる

作者:石沢克宜

繪者:竜宮ツカサ

 

【試閱開始】

 

【主要登場人物】

 

初音・未來

原本隸屬於警備一課情報室的菁英搜官。總是戴著口罩。因為出了點問題被調到資料室,官等為警部補。

 

巡音・流歌

警備一課課長,未來的上司。個性像男人一樣果斷。私底下對資料室成員的實力頗為賞識。

 

詩音・海斗

現任資料室室長,原本是公安警察。右眼總是戴著眼罩。躁鬱症狀的反應劇烈,讓部下覺得厭煩。

 

咲音・芽衣子

原本是刑事課的刑警,因為酒品不好而被調職到資料室。官等為巡部長。是人氣刑警劇『同伴』的狂熱粉絲。

 

鈴芙洛琳・馮・久恩(小名:鈴)

U王國的第一公主。喜歡N本國的動畫,是重度阿宅。利用王室特權成為N本國的警察,來參加研習。

 

鏡音・連

原本是隸屬於分局轄區派出所的巡負責交通勤務,卻因為某個事件而被調動資料室。

 

風時

未來的表姐,也是未來的室友。在圖書館上班。

 

清峰

原本是未來就讀國中的理科老師。因涉嫌參與M銀行爆炸案而被判刑入獄。於兩年前出獄。

 

【內文摘錄】

 

那是未來國三時的事。

放學之後,她到理科準備室去找清峰。

打開拉門時,由於掛在正前方窗上的窗簾被夕陽染成了金黃色,因此有那麼一瞬,清峰看起來就像天使一樣。只有普通教室一半大的狹窄房間正中央,是一張巨大的桌子,清峰正背對著拉門坐在桌前吃便當。他回過頭,發現是未來之後──

「中午沒時間吃午餐。」

明明沒有發問,清峰卻自顧自地回答了,接著就轉頭繼續吃他的便當。

原本想進去的未來,突然覺得有點尷尬,只好站在走廊與準備室的交界上。

「怎麼了?找我有事?」

清峰完全沒回頭,只自顧自地大啖便當。

未來站在原處。「老師,我有件事想找你商量。」

「好,妳等一下。我就快吃完了,妳先進來吧。」

未來向前出一步,走進房間。

清峰似乎加快了吃飯的速度。他大口扒著飯,把熱狗等配菜接連一掃而空後,蓋上便當的蓋子。

「要不要喝茶?」

「呃,不……啊,好。」

理科準備室裡有小冰箱,清峰從裡面拿出了一個寶特瓶。

「有事商量?找我?為什麼?」

他一邊把茶倒入紙杯一邊問道。

「因為我喜歡理化。」

「這算理由?」

清峰笑了起來,指著桌角的位子:「坐。」

未來背靠在椅子後方的牆上,並沒有就座。清峰把紙杯放在未來面前,在她正對面的位子坐下。未來低著頭,以手指纏繞著從兩側垂下的頭髮。清峰默默地喝著茶,也沒刻意催促未來,似乎在等她主動開口。

「啊,有蜜柑喔,要吃嗎?」

清峰不待未來回答,就把隨意收在放實驗器材櫃中、裝有蜜柑的籃子拿出來放在桌上。

此時未來才終於坐了下來。

兩個人沉默地剝著蜜柑皮。未來把皮全部剝掉後才開始一瓣一瓣地吃起來。清峰以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即使戴著口罩還是吃得很俐落的未來。

「就連吃東西時也要戴口罩?」

「是。」

「我能不能問為什麼?」

「不行。這是祕密。」

「是嗎……」

清峰把蜜柑連皮成兩半,接著把其中半顆的皮剝下,整個放入口中。果汁從剝開的果瓣中滲出,看起來很美味,讓未來不禁也想模仿。她拿起第二顆蜜柑試圖開,也許是指頭插入的地方不對,果瓣被戳破了,汁水大量湧出。

「老師……」

「……?」

「要怎麼做,才能確實地把人殺死呢?」

未來舔著手指上的果汁問道。清峰默不作聲地剝著蜜柑皮,以兩口吃完一顆蜜柑後……。

「這就是妳想商量的事?」

他嚼著蜜柑問。

「是。」

清峰臉上沒有驚訝,只是面無表情地吞下蜜柑。

「妳找我商量這種事?」

「難道不可以?」

「有問題時,應該先去找導師商量吧?」

「我討厭我們班導師。」

「我不是殺人專家。」

「可是在學校,理化老師應該對這方面的知識最為瞭解,而且理化是最危險的科目不是嗎?」

「唔,雖然在國中課程裡,理化算是比較危險的科目沒錯,可是我覺得以危險程度來體育課更恐怖,死在體育課的人數也比較多。」

「我不想用花體力的方式殺人。我只是國中生,而且是女生。」

,這也沒錯。」

清峰苦笑,將雙手交叉在胸前。

「而且剛才我也過了,我喜歡理化。」

清峰露出困惑的表情。

「把人確實殺死的方法?我從沒想過這種事。」

他想了一會兒。

「要視對象來設定方法。」

他以上理化課般的口吻說道。

「妳想殺人?」

「對。」

「妳想殺的人是誰?」

「我爸爸。」

這個答案讓清峰瞪大了眼睛。「為什麼?」

「不能不嗎?原因。」

「不是不能,可是妳父親有讓妳恨到想殺他嗎?」

「有喔。而且我有動機。不管是誰,都有一、兩個希望對方死掉的人吧?雖然不一定是爸媽。」

「想殺的不是母親,而是父親?」

「我沒有媽媽。」

「那和我一樣。」

「老師的爸爸是好爸爸嗎?」

「是個人渣。雖然他的職業是老師,不過我覺得被那種男人教到的學生真是太可憐了。」

「可是既然會想和爸爸做同樣的工作,他應該是個好爸爸吧?」

「那可不一定。我當老師的原因和父母無關。」

「不然,老師你為什麼要當老師呢?」

「因為我喜歡理化。」

「咦──是這種理由啊?」

「妳不也是因為這種理由才來這裡的嗎?」

「我爸會打我。」

「家暴?真的假的?」

「要看嗎?」

未來把制服的扣子由上到下一一解開。

「不了不了!別在這裡做那種事,我會被開除的。」

清峰移開視線,起身走到窗邊。把窗簾整個拉開俯瞰操場。

未來把扣子扣回去後也來到窗邊,把窗拉到全開。

棒球隊正在操場上練習。理科準備室的樓上是音樂教室,可以聽到管樂社正在練習比賽用的指定曲。不協調的掉拍小號聲遠遠地傳到山邊又傳了回來。

「妳是什麼社團的?」

「我沒有參加社團。我是圖書委員,放學後都在圖書館。」

風吹進教室,窗簾高高揚起。管樂社不協調的練習聲變得更大了。

「……我教妳製造炸彈的方法好了。」

「炸彈?」

「對,炸彈。」

「用炸彈殺人嗎?」

「對,用炸彈殺人。」

未來突然覺得很想笑,開始抱著肚子大笑出聲。清峰也被她感染,一起笑了起來。

在那之後,未來每天放學後都會前往理科準備室。

清峰教未來如何製作定時炸彈的計時器與電子點火裝置,也教她不易被解除的線路配置、破解炸彈的方法等等。這些全是未來第一次接觸的知識。由於清峰以簡單易懂、如同遊戲的方式來教她,因此她相當熱衷於學習。

邁向毀滅的悖德感、以及只要走錯一步就可能殺人,或者殺死自己的緊張感俘虜了未來的心。

在學校裡不能使用炸藥,為了測試裝有真正炸藥的炸彈威力,未來出了趟遠門。

那是某個隆冬裡、雲層遮蓋了整片天空的日子。

清峰與未來搭電車前往V半島的末端。他們坐在座位上,欣賞右手邊的海景及左手邊的山色,在車上搖晃了約一個半小時。未來帶了一大堆點心,感覺就像出外遠足一樣。

兩人抵達了某座濱海的無人車站。從月臺可以直接向下俯視海灘。小小的雪花在空中飛舞,彷彿是從覆蓋灰色海洋的雲層中落下的碎片。

清峰和未來穿越沒有柵欄的平交道,走在分隔山與海般的小徑上。小徑平緩地朝山側蜿蜒而上,兩人最後來到一座像是把茂密的樹林剜出一塊而成的、以波浪狀鐵板圍繞起來的廣場。廣場的大小和學校的操場差不多大,旁邊有小型倉庫般的組合屋,屋旁停著卡車與挖土機。由砂石堆成的小山零零落落地分布在廣場上,小屋附近堆了許多不知用途的材料。

清峰從屋裡拿出鏟子,兩個人開始挖掘用來埋藏炸彈的洞穴。

這麼做是為了讓爆炸時的壓力向正上方散去,清峰如此明。

清峰把未來製作的點火裝置接在自己帶來的火藥箱上。未來本想自己接,但清峰不讓她碰火藥。

點火裝置上有兩條電線,從爆炸地點遠遠地拉到鐵板圍籬之外。

引爆裝置在清峰手上。他打開A4大小的黑色塑膠箱,裡面有乾電池、線路,以及打橫排成兩列的金屬端子。先把電線分別接在兩邊的端子上,接著只要通電就能引爆。

「用這個像筆的東西引爆嗎?」

 

【明日待續】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