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販輕小說>9月強打 動漫專門店2  

跟楚楚可憐的兒時玩伴一起開房間,有什麼問題嗎?

 

東販 輕小說 動漫專門店          

書籍資料

書名:動漫專門店2  跟楚楚可憐的兒時玩伴一起開房間,有什麼問題嗎?

原文書名:フロムエース2 可憐すぎる幼馴染みとホテルに行くんだけど、何か質問ある?  

 作者:尼野ゆたか

插畫:瑠奈璃亞

 

【試閱開始】

 

【主要登場人物】

 

丹波觀月  Tanba Mitsuki

 

虎之卷庵波店引以為傲的超級職員。總是一身西裝,工作執行力超群,領導能力也無話可說。但要是身為吉祥物控的一面被激發的話,將會發生不得了的事。我的超級員工不可能這麼可愛!敬請期待!

 

 天賀佐希  Amaga Saki

 

虎之卷庵波店引以為傲的超級店員。連簡報的內容也會認真做筆記,實在太能幹了。人人都想挖角的超優秀模範店員。

 

 河內原花  Kawachi Sanaka

 

虎之卷庵波店引以為傲的超級吉祥物。台上明明正在進行簡報,她的注意力卻全放在模型上。給我放下那隻公仔!

 

 伏山桃見  Fushiyama Momomi

 

虎之卷庵波店引以為傲的超級店長。外表看似小孩,卻擁有不論怎麼操也不會疲倦的鋼鐵之軀、精通所有商品的知識,以及深愛動漫店、信賴部下的熾熱之心。

 

即使身在令人無計可施的五里霧中,也比六法全書更加可靠。 

 

庫川武詞  Kurokawa Takeshi

 

虎之卷庵波店的超級(?)新人。本回將全力以赴,讓大家看到帥氣的一面。主人公@fight。

 

寺田  Terada

 

一本橋新開幕的書店店長。全世界的宅男啊,成為我出人頭地的養分吧!

 

感覺是個會在內心如此OS的傢伙。

 

 木津藍那  Kizu Aina

 

武詞的青梅竹馬

 

喜歡被○○╳╳……!?

 

 

 

【內文摘錄】

 

〉〉1 上過賓館的無名氏[sage] 我今年高三。跟青梅竹馬從小學的時候就認識了。

 

 

 

「謝謝惠顧,期待您再度光臨。」

 

庫川武詞在收銀台內鞠躬,目送採購完畢的客人離去。

 

(……很好,我也做得愈來愈有模有樣了呢。)

 

自從在虎之卷打工以來,差不多過了兩個月。即使從客觀的角度來看,自己也應該很有專業店員的樣子了。

 

「呼呼,不錯嘛。」

 

身旁,一名少女出聲誇讚武詞。

 

「看來我也不得不承認你是一個平凡的店員了。」

 

她的名字是天賀佐希,既是武詞的打工前輩,也是他的同班同學,更是武詞最開始在虎之卷打工的契機。

 

「……我對你刮目相看囉。」

 

佐希紅著臉說。

 

「哼哼,沒什麼啦。」

 

武詞得意地挺起胸膛。過去總是對自己嘮叨不停的佐希,看來總算理解他的實力了。

 

「就是說呀〜〜。」

 

佐希的反方向突然冒出一個毫無緊張感的聲音。

 

「你成長為出色的男人了呢〜〜。真可靠〜〜。」

 

聲音的主人是伏山桃見。雖然從那小學生般的幼稚外表和溫吞的語調很難想像,但她正是這間虎之卷庵波店的店長大人。

 

「總有一天〜〜,說不定副店長的重責大任就落在你身上了喔〜〜。」

 

桃見用崇拜的眼神仰望武詞。

 

「沒有啦──哈哈。」

 

看來自己似乎有出人頭地的才能呢。算了,這也沒什麼好意外的。

 

「師父、師父師父!」

 

一邊大喊一邊跑向這裡的少女名叫河內園花。她也是這裡的店員,是個把武詞當成老師般景仰的女孩子。

 

「師父……您真是太帥了!」

 

園花也對武詞投以熾熱的視線。

 

「沒有啦──哈哈。」

 

她們三個似乎都被武詞迷得神魂顛倒了。傷腦筋,當個受歡迎的男人真是辛苦。

 

「那個,不好意思。」

 

正當武詞完全陷入得意忘形的狀態時,一位客人突然打斷了他。

 

「請問,這家店裡有德川幕府埋藏的黃金嗎?」

 

「……哈?」

 

這是什麼天外飛來一筆的問題。虎之卷可是動漫專賣店,怎麼可能有那種寶藏──

 

「唔哦哦哦!?」

 

轉向詢問者的方向後,武詞突然高聲慘叫。

 

「老、老媽!?」

 

「嗚呼呼,武詞,你過得還好嗎?」

 

站在眼前的人,正是自己的母親。她穿著獵裝夾克和遮陽帽,一身與動漫店格格不入的打扮。

 

「為什麼妳會在這裡!老媽不是跟老爸一起去巴西了嗎!?」

 

「因為我擔心自己的兒子,所以又游回來了呀。」

 

老媽一派輕鬆地回答。

 

「騙誰啊!妳又不是黑鮪魚!話說回來,我現在還在上班──」

 

武詞正想把母親趕出去時,店裡突然傳來一陣爆炸。

 

「又怎麼了!?」

 

武詞慌慌張張地跳出收銀台。

 

「是這裡嗎!又或者是這裡!」

 

爆炸聲的源頭,是一個頭戴軟呢帽、身穿皮夾克的男性。他身旁的書架全被弄得東倒西歪。

 

「哇啊啊啊啊!?你在幹嘛啊老爸!」

 

武詞對著男人──對著自己的父親大叫。

 

「當然是在尋找德川家的黃金啊!你也快點來幫忙!」

 

面對武詞的質問,父親露出颯爽的笑容答道。

 

「別開玩笑了!那種東西應該去深山或森林裡找才對吧!拜託你別在人家工作的地方胡搞瞎搞啦!」

 

武詞拚命衝上前想攔住父親,卻被他用迅敏的身手輕易閃開。

 

「哼!你幹什麼!……我懂了,你是想挑戰我,超越自己的父親吧!」

 

擅自做出奇葩的理解後,父親突然從腰間抽出皮鞭。

 

「那好吧!儘管攻上來!我會用全力當你的對手的!喝啊啊!」

 

父親大力揮舞皮鞭。電視螢幕瞬間跟著破裂,廣告立牌也斷成兩半;新刊一本本摔落書架,客人們也紛紛被毆飛昏死在地。

 

「住手啊!算我求你了,快點住手!我的、我最重要的地方會──」

 

「武詞同學。」

 

桃見的聲音從背後叫住哀號不已的武詞。

 

「店長、這是、那個……」

 

武詞臉色慘綠地回過頭去,只見桃見一臉失望地看著自己。

 

「我們店不需要會在店裡尋寶的人。明天開始你不用來了。」

 

「什──」

 

「像你這種人,根本就不是我的師父。」

 

園花也像補刀似地對啞口無言的武詞說。

 

「果然,你終究只是個超級變態怪人罷了。」

 

佐希也轉過頭揚長而去。

 

「不、不是那樣的,這其中有很深的誤會……等等、拜託等一等!」

 

武詞拚命追逐佐希的背影。然而他追不上,無論怎麼追都追不上──

 

 

 

〉〉2又是千金大小姐、又是資優生、早上睡過頭會來叫我起床。還會幫我做早餐。

 

 

 

──下一瞬間,庫川武詞睜開眼睛。

 

「……這、這惡夢也太可怕了。」

 

醒來後第一件事,便是誠實地發表內心的感想。

 

(最可怕的部分,是夢的內容說不定真的會化為現實……)

 

武詞的心臟因為那討厭的預感而跳個不停,呼吸也紊亂不堪。一回過神,才發現自己嚇出一身冷汗。

 

(回想起來,店裡的大家台詞好像都怪怪的……倒是老爸和老媽搞不好真的會幹出那種事──)

 

「早安,阿武。」

 

「哦啊!?」

 

床邊冷不防冒出人聲,害武詞嚇得尖叫。

 

「哇哇?」

 

武詞的反應也讓聲音的主人嚇了一跳。

 

「別嚇人啦。我還以為你已經醒了,結果又突然大叫。」

 

眼前出現烏黑美麗的長髮,以及豐腴飽滿的胸脯。平時總是泛著柔和目光的左右異色的雙眸,此刻正露出驚訝的眼神。

 

「……什、什麼嘛,原來是藍那啊。」

 

木津藍那。從小跟武詞一起長大,青梅竹馬的少女。

 

「你沒事吧?我看你剛剛呻吟得很厲害的說。」

 

藍那一邊投以關懷的言語,一邊用手摸了摸武詞的額頭。她的手心冰冰涼涼的,感覺很舒服。

 

「沒、沒有啦……只是做惡夢罷了。」

 

武詞忽然感到難為情,撥開藍那的手慌忙起身。

 

「……話說,怪了?藍那妳怎麼會在這兒?」

 

「這個嘛──」

 

藍那的目光稍微往天花板飄了一下。

 

「因為今天突然很想到阿武家玩嘛。畢竟,最近我為了準備考試都撥不出什麼時間……」

 

說著,藍那在胸前合起手指,嘿嘿地笑了兩聲。

 

「不過因為打了好幾通電話都沒人接,所以我就用備用鑰匙自己進來了。」

 

「喔喔,原來是備用鑰匙啊……對了,那是老媽上次給妳的嘛。」

 

武詞倒回床上,回想當時的記憶。

 

──那是高一暑假時的事。當時父母打算出海尋找基德船長的寶藏,但武詞拒絕跟他們同行。於是武詞的母親便在臨行前以「武詞就麻煩妳照顧了」為由,幫藍那配了一副家裡的鑰匙。因為後來藍那一直沒有使用,所以他也完全忘了這回事。

 

「對了!我做了早餐喔,我去端過來吧。」

 

藍那拍了一下雙手,倏地跑出房間。

 

「……唔──嗯。」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做惡夢的緣故,才剛起床便有種筋疲力盡的感覺。

 

(睡眠明明是用來回復體力的,睡完反而更累的話就沒意義了吧……)

 

就在武詞繼續癱在床上的時候,味噌湯的香氣忽然撲鼻而來。

 

「久等啦──」

 

藍那端著放滿碗盤的托盤回到房間。

 

「好了,來吃早餐吧。」

 

說著,藍那從托盤取下碗盤,在桌上一字排開。

 

「這些是阿武的份喔。」

 

白飯、味噌湯、烤魚、醬菜、還有日式蛋卷。

 

「好、好豐盛……」

 

完美無缺,簡直令人無可挑剔的標準『日式早餐』。

 

「話說,冰箱裡有那麼多材料嗎……?」

 

雖然武詞為了自炊而儲存了最低限度的食材,但種類可沒豐富到能做出醬菜和味噌湯那種等級的料理。

 

「不夠的食材是我自己帶來的。因為我想阿武一定都沒有好好吃飯嘛。」

 

完成早餐的擺盤後,藍那悠然地解釋。

 

「不,這個……也不能說完全沒有……」

 

「你一定又為了節省開銷而用橡實果腹了吧。」

 

藍那微微一笑。沒想到馬上就被看穿了。

 

「……是。」

 

照這情況看來是瞞不過去了。於是武詞只好老實地自首。

 

「阿武真是的。以後可要好好吃飯才行喔。如果你願意的話,我也可以幫你做飯啊。」

 

藍那說著起身走出門。

 

「那我去拿我自己的份囉──」

 

「咦,你沒先在家裡吃過嗎?」

 

武詞有點訝異地問。藍那聽了停下腳步。

 

「阿武平常在家都是自己一個人吃飯吧?」

 

她轉身對武詞微笑。

 

「我覺得吃飯還是跟別人一起吃更美味哦。還是你討厭和我一起吃?」

 

「沒、沒那回事……」

 

武詞的心臟猛地一跳。

 

「呼呼。那,就一起吃囉。」

 

說完,藍那離開了房間。

 

(……嗯,奇怪?總覺得好像忘了什麼事……)

 

雖然腦袋變得清醒一點了,但由於昨晚的惡夢加上藍那意外造訪的雙重衝擊,他的記憶比平常還要混濁。

 

(嗯──,嗯嗯──……)

 

就在武詞努力回想的時候,一股美妙的香氣飄入鼻子。

 

「……唔。」

 

香氣的源頭,當然就是眼前的桌子。烤魚和味噌混合在一起的香味,正強烈挑逗著他身為日本人的DNA。

 

「先來嚐嚐看……」

 

於是武詞拿起裝滿味噌湯的湯碗,輕輕吸了一口。

 

「唔唔……!」

 

武詞忍不住讚嘆。多麼『深奧』的味道啊。那不僅僅只是普通的味噌,而是更加充滿的層次的滋味。

 

「那這個又如何呢……?」

 

武詞一邊自言自語,一邊把筷子伸向烤魚。

 

「唔唔姆……!」

 

這邊的也是美味之極。明明乍看就只是加了醬油稍微烤過而已,為什麼會這麼美味呢。

 

「啊、你已經吃了嗎──!?」

 

藍那端著自己的份回到房間,突然高聲大喊。

 

「哎?哎?什麼?這個不能吃嗎?」

 

「齁──,既然是一起吃飯,就應該一起說完『我開動了』才能吃呀──」

 

藍那一邊把餐盤放到桌上,一邊鼓起臉頰。

 

「抱、抱歉……」

 

「以後要好好記得喔……那麼就一起重來一次。我開動了──」

 

藍那雙手合十後,拿起碗筷。她用餐的姿勢十分端正,看得出受過非常好的教養。真不愧是大戶人家的千金。

 

「我開動了。」

 

於是武詞也合起手掌,重新拿起筷子。

 

「哎嘿嘿。」

 

藍那開心地露出微笑。

 

「啊、對了。我可以開電視嗎?」

 

藍那吃了一口煎蛋卷後,突然問道。

 

「明明是千金大小姐,這方面的習慣倒是很庶民嘛。」

 

「有什麼關係嘛。」

 

一邊嘟起嘴唇,藍那一邊用遙控器打開電視。

 

『目前人氣急速攀升的9人重搖滾樂團C‧Y‧M的新單曲「Go Rock!」的開賣活動,今日在新齋橋Club quad舉行。廣播劇「下午一、二節課的憂鬱」的主題曲也──』

 

電視上正播放早晨時段的綜藝新聞。

 

「啊、我知道這個樂團喔。法華同學有放他們的歌給我聽過。」

 

藍那看著在演唱會舞台上跳來跳去的樂團成員說。

 

「嘿誒,原來她喜歡聽這種類型的歌啊。明明外表看起來很文靜的說。」

 

「對了對了。她對西洋歌曲也很熟喔──」

 

「原來如此……嗯?這個演唱會場的觀眾席居然有柱子……感覺真礙眼。」

 

「啊哈哈,真的耶。啊,對了對了,阿武。說到柱子我才想起來,上次在車站──」

 

兩人圍繞著電視的內容天南地北地閒聊起來。畢竟彼此已經是多年的交情了,既不必客氣也沒什麼好拘謹的。只要把心裡想到的話直接說出口,話題就能自然而然地延續下去。

 

「話說回來,阿武。你昨晚做了什麼樣的惡夢呀?」

 

突然間,藍那問道。


【明日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