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之雨 我們在這裡重逢 

櫻之雨4.jpg

書籍資料

書名:櫻之雨 我們在這裡重逢

原文書名:桜ノ雨 僕らはここで逢おう

原作:halyosy

作者:雨宮ひとみ


【試閱開始】

之後我們畫半圓形似地在灣岸公路上前進。

我跟剛剛一樣踩著踏板,跟在鈴身後;像是要觀察鈴的模樣似地一直盯著她看。

第一次騎車,她用了對身體負擔最少的姿勢,踏板也踩得輕盈。

鈴在騎自行車上真的相當有天分。

我一瞬間想著,要是跟鈴一起在未知的異國一起奔馳,不知道會有多快樂、多幸福。

──算了,這種宛如夢境的事怎麼可能成真……。

但是……。

這次旅行結束後,我跟鈴會怎麼樣呢?在我們分開的期間,我是真的一直把她放在心上。

幾年前,我從音濱町踏上旅途時,也想著有一天一定要去見鈴;可我的心情,能夠趁這個機會傳達給她嗎?

我一邊試著詢問自己的心,一邊卯起來踩踏板。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見有人喊「蓮!」的聲音。

「前面!危險!」

我霍地一下往前看,從林子裡有根粗樹枝伸到路面上來。

「哇啊!」

為了躲開樹枝,我失去平衡,連人帶車倒在林地的斜坡上。

糟了!之前連人帶車掉進河裡的光景再度出現在我腦中;但說不定會跟那時一樣掉下去,所以我腳下用力,一邊抓著公路車,一邊在斜坡上撐著。

幸好有大石頭擋住,看來是不會掉下去,但我頭上立刻傳來意料之外的聲音。

「蓮!抓住我!」

一臉慌張的鈴朝我伸出手。

「鈴!?這一帶路面濕滑很危險……!」

說是這麼說,但為時已晚。

鈴因地面濕滑而滑了一跤,「呀啊」一聲朝我這邊沙沙滑落。

使盡全力還站得搖搖晃晃的我,根本無法同時撐住鈴跟公路車。

我們就這樣交疊在一起,摔到四、五公尺下的溼地上。

幸好我們落地之處堆著許多葉子,鈴跟我都沒有大傷,公路車也跟剛剛一樣沒有損壞。

我們彼此互相幫忙,回到剛剛的國道上。

不過,這時候我終於發現到自己的右踝隱隱作痛,雖然不嚴重,但應該是扭到了。

我坐在柵欄上,從背包裡拿出酸痛貼布。

「抱歉……因為我才害你滑倒……」

「不是鈴的錯,本來就是一邊想事情一邊騎車的我不對。這種程度的扭傷用這玩意貼起來就沒問題了。啊,對了……!」

我想起未來學姐有給我退熱貼,一起貼上去的話,應該能更快消腫才對?

而後鈴說「我來吧」,把退熱貼貼在受傷的地方,再靈巧地裹上貼布。

「哇,完全沒有被綁住的感覺!謝啦,包得真好。」

「我是教練嘛,這種事我常做呀。」

「也是,這點或許跟我有點像。」

「……?你當義工的時候會貼到貼布嗎?」

「嗯,說是貼布,應該算是繃帶一類的,沒繃帶的時候就只用布條;跟我一組的人是個醫生。」

醫生!?鈴大吃一驚。

「沒錯,他是讓我到海外當義工的契機。也因為這個緣故,我們常去各地協助病人跟傷患,所以我幾乎一直都在做協助治療的工作。」

「……是這樣啊,好厲害喔,蓮也做了近似醫生的工作耶。」

「不……沒有醫師執照的人,在法律上是不能從事醫療行為的,我只是幫忙而已。」

「原來如此……」

「但只能幫忙這點,有時會讓我感覺十分焦躁。明明眼前有傷患,就在一步之遙的地方,卻無法伸出手的自己……」

「……」

「總覺得很懊悔,一直很焦急……」

注意到鈴在旁邊默默的聽,我霍地一下回過神來。

「啊……不好意思,我自顧自地講起來了……」

沒想到鈴立刻就回了句「不會喔」,搖了搖頭。

「我還想再多聽一點。」

露出微笑的鈴這麼說。

過了三十分鐘左右。

到右踝消腫為止,我們都在聊彼此沒見面這段時間的事。

鈴開心地說她畢業後就在地方上的健身中心擔任教練的工作,雖然要幫不同年齡、性別的客人計畫訓練清單很辛苦,但很充實也很開心。

我當然是聊義工活動的事。

聊我在國外完全語言不通的地方,用「歌」來溝通的事。

「歌跟音樂真的很了不起。唱開心的曲子時大家會隨之而笑,抒情的曲子時會聽得出神,大家專心傾聽的神情;讓我切身體會到音樂真的是世界共通的娛樂。」

「嘿~~」

「還有,雖然很意外,但偶爾在想家的時候,我也常會大聲地唱歌。」

「唱什麼歌呢?」

「像是我們在合唱大賽上敗北的歌一類。」

「欸?為什麼?」

「雖然我自己也搞不清楚,但不管音準什麼的大聲唱,唱完後心情真的會變得很舒坦。」

「啊哈哈這哪招啦?」

「唔──嗯,或許是心底的後悔一口氣清空了吧?」

跟鈴聊過去的事情很輕鬆,兩人之間毫不矯揉造作的互動也讓我覺得非常愉快,好想一直聊下去。

但這是不可能的。

我站了起來,確認右踝的狀況,已經幾乎不覺得痛,看來也消腫了,應該不會影響到踩踏板。

差不多該走了──就在我要說這句話的時候,零星的雨滴落在我額上。

「……啊咧?」

「哇、下雨了!」

一分鐘不到,雨勢迅速增強,這一帶瞬間籠罩在一片水氣當中。

我們頂著外套,急急往附近的大樹下跑去。

抬頭看天,黑而厚重的積雨雲堆成一大片,不知不覺當中就變成這樣了……聊天聊得太投入,沒有注意到天空的變化。

「鈴,我們稍微移動到不會淋到雨的地方吧。」

我們為了不要淋濕,迅速在樹與樹中間穿梭,尋找可以躲雨的地方。

但這邊幾乎沒有建築物,放眼望去都是紅樹林,還有從縫隙當中隱約可見的洶湧海洋。

一邊推公路車一邊在逐漸增強的大雨中前進,即使是慣於旅行的我都覺得吃力。

「……鈴,妳沒事吧?」

「……雖然雨打在臉上有點難看清前面,但沒事。」

鈴笑著說。

要是以前,她一定只會鬧脾氣,說些「我不行了──」「沒辦法走了──」「我要休息──」之類的話,現在卻一句抱怨也沒有地不斷往前走。

不只是外表,果然連內在都確確實實地長成大人了。

我一邊想一邊在風雨中前進。

路的另一頭有棟建築物;因為雨大,所以看得不是很清楚,不過還是瞄得到霓虹燈的招牌。

餐廳?還是遊戲中心?只要能躲雨,什麼都可以。

總之先去看看。

但那是不能進去的建築物。

「──上面寫……休息三千元起跳……」

「──不、不行!不行不行不行!這邊絕對不行!」

這棟建築物是只有情侶才能進去的禁忌區域。

「對啊……」鈴當然也清楚,所以立刻轉頭。

沒轍了,要再走回風強雨大的大路上嗎?就在這個時候,鈴「啊!」的一聲指著前面。

「那裡有大樓!」

在幾十公尺外,還有另一棟建築物。

灰色的水泥牆上有裂紋,外觀相當老舊,但屋頂的柵欄上有寫著【商務旅館】的招牌,即使強風不住吹打,也都穩穩地釘在柵欄上。

縱使不清楚狀況如何,但要是不早點進到室內避難,我們都會有危險。

「雖然不知道有沒有營業,總之霍出去了,去看看吧。」

我盡可能不要讓鈴吹到風,朝那棟建築物走去。

與老舊的外觀完全相反,室內相當整潔。

井然有序的大廳裡放著風獅爺跟觀賞用植物,好像還有一個小小的餐廳。

我們喊完「不好意思──」之後,一位跟我母親差不多年紀的女性,從工作人員出入口走了出來。

「來了來了──?這個時間還有客人來啊……?」

「啊,是的……我們一直沿著沿海公路騎車過來,但突然碰到下雨……」

「啊啊~~好像是因為有颱風接近的關係哪……」

今晚颱風好像會通過本島上空,再晚天氣會更壞。

「颱風看起來很強喔,特別是這一帶建築物少,感覺起來風雨會比市中心還大。」

因為是沿海道路,恐怕馬路上也開始進行管制了。

碰到意料之外的狀況,我思考著該怎麼辦才好;在這邊稍微躲個雨,等到天氣好一點,再找台可以放兩輛公路車的廂型車搭便車回去吧?

「小哥,你要想事情等一下再想,那邊的小姐一直在發抖不是嗎?總之你們先進房間怎麼樣?」

先進房間!?

「……呃,啊,那個,我們待在餐廳裡就好……啊,當然會點餐的。」

「你在說什麼啊?」旅館阿姨皺起眉頭。

「濕成這樣,不處理會感冒的。」

阿姨問鈴「對不對?」。

「啊……對啊……可以的話我想洗個澡……」

「看吧~~~~」

「蓮應該也很冷……?總之先到房間裡暖暖身體,再考慮之後該怎麼辦如何?」

「……鈴這麼說的話……」

幸好這裡看起來並不是多貴的飯店,我身上的錢應該夠付兩間房的費用。

「不好意思,那請給我們房間……」

「那就雙人房一間,可以嗎?」

「欸……!」

同房的話,不就跟剛剛讓我們慌忙折返的禁忌建築物一樣嗎?我想說請給我們兩間單人房,但鈴拉了拉我的袖子。

「好,雙人房沒問題。」

「那麼我馬上準備,請在這邊稍等。」阿姨啪躂啪躂地消失在通道盡頭。

我把目光轉向用毛巾手帕擦著頭髮的鈴。

「……那個,是雙人房……」

小時候我們可以自由出入彼此的家,所以在同間房過夜也是理所當然,但現在……。

「已經跟小時候不一樣了,同一個房間什麼的……」

我們也不是情侶,這樣很尷尬吧?但鈴一臉平靜地抬頭看我。

「可以啊,無所謂,又不是一起睡。」

「是、是不會一起睡!但是!」

「……啊,阿姨在喊房間準備好了,快點快點!」

「走吧!」鈴把手貼在我背後,像在推我一樣地催我快點往通道盡頭去。

房間裡是兩張單人床並排、相當普通的商務旅館形式。

大廳旁邊的小餐廳可以用餐,要拿回房間來好像也可以;總之如果暴風持續下去,食物方面應該是不用擔心。

「蓮,我可以先去嗎?」


【明日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