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之雨 我們在這裡重逢

櫻之雨4.jpg

書籍資料

書名:櫻之雨 我們在這裡重逢

原文書名:桜ノ雨 僕らはここで逢おう

原作:halyosy

作者:雨宮ひとみ


【試閱開始】

「欸?」

「去洗澡;身體好冷。」

「啊、啊嗯……!請……!」

我旋身轉了個方向,像逃走一樣把視線調往窗邊。

鈴像是在觀察浴室裡是什麼模樣,一邊開心地喊「啊、意外的還滿寬的耶!」,一邊走了進去。

沒多久就聽見淋浴的聲音……。

「……」

莫名開始坐立不安的我,為了要掩蓋水聲而打開電視。

──總、總之先來確認一下天氣狀況。

天氣預告說,因為颱風來襲,大雨會持續到半夜,沒事盡量不要出門。

從窗邊望出去,沿海的椰子樹都像箭在弦上的弓一樣大幅彎曲,拍打在防波堤上的海浪也異常地大。

外面的情況真的很糟,有找到這地方真的太好了。

不知道大家是否平安?就在我要拿手機聯絡時,液晶螢幕同時亮了起來,是海斗老師打來的。

「喂,您好……!」

『──啊,蓮,你那邊沒事吧?』

「啊,是的,沒事;我們逃進室內了。」

『這樣啊……!這樣太好了,哎呀~~突然有颱風,真是嚇了一跳啊……』

海斗老師他們那組是戶外行程,提前結束,剛剛終於回到下榻的地方。

『蓮你們現在大概在哪裡?』

我打開地圖,跟老師說我們大概的位置。

『啊啊,海岸線那邊嗎,嗯──剛好是有長浪警報的區域,雖然很想去接你們,但應該有點困難。』

「啊……總之我們現在沒問題,在路邊的旅館裡頭避難。」

『欸?蓮你們在旅館裡?』

然後聽筒傳來一個「真的假的!?」的拔尖聲音,是芽依子老師。

『什麼啊,你們現在在旅館裡──?』

「啊,是的。」

『蓮,我本來覺得你滿晚熟的,但意外的快狠準耶。』

「不、不是!只是碰巧而已!」

『沒關係啦,無所謂,反正已經不是高中小鬼頭了,你們高興怎麼做就怎麼做吧。』

…………嘖!不會做啦────!

『總之,你們在安全的地方就好,鈴就拜託你了。』

「是。」

『那我先掛了,未來鬧個沒完。』

「欸?」

未來學姐在鬧什麼?

『這個天氣,國內班機也沒辦法飛了啊,結果春還是沒辦法來,她就嘎啊──的爆炸了。』

『──嗚啊啊啊!!春學長總是在我希望他來的時候不來啦~~~~~~!』

真的耶;未來學姐難得這麼激動。「唉唷這是意外~~」人在附近的友梨學姐正在安慰她。

『──啊,友梨!不要讓這孩子喝酒!她喝了酒會很麻煩,會睡倒在那邊;蓮!因為這樣我先掛了,掰啦!』

芽依子老師完全不等我回覆,就把電話給掛斷了。

什麼啊,那邊聽起來也很麻煩……不過託這件事的福,我不再覺得緊張了。

把濕透的上衣脫掉,我也躺到了床上。

不多久,鈴穿著T恤短褲從浴室裡走了出來。

「啊──真清爽──抱歉,我先洗了。」

幸好她不是穿浴衣。我鬆了口氣,也去洗個澡暖暖身體。

剛過晚上八點。

我從日落時分就開始拿房間裡放的電視遊戲機來玩。

雖然都是些老遊戲,但裡頭有我小學時熱衷的射擊遊戲,所以幾個小時都一直玩不膩。

鈴──則在床上安穩地睡著。

她在我洗完澡出來的時候就已經睡著了,一邊偶爾發些模糊不清的夢話,一邊鼻息均勻地睡得正香。

這麼沒警戒心是怎樣……?算了,這樣也好……我再次開始專心打大魔王關。

我握著遊戲握把,忽然想起,現在這種感覺,跟以前的我們好像。

在我專心打電動或是做模型的時候,鈴總是安穩地睡在我身邊。

那時老是從上往下偷看她模樣的我,還會在鈴的臉頰上貼貼紙或放玩偶。

我莫名地跟那時一樣,偷看著鈴的睡臉。

她的睡臉完全沒變,睡得一臉幸福。

但睡姿看起來不太好?這傢伙曾經把一起睡的我踢下去過……。

我幫鈴重新蓋好毯子後,覺得肚子有點餓,想去趟餐廳。

就在我要打開房間門的這個時間點──房裡一陣強光閃過,響起像是要劃破天際的雷聲。

「嘎啊啊啊啊啊!?」,鈴跳起來,發出慘叫。

「什、什麼?現在這是什麼聲音!?」

剛睡醒、看起來還沒搞清楚狀況的鈴,就這樣光裸著一雙腳跳下床喊我的名字。

「……蓮、蓮!?你不在嗎?蓮!?」

「我在啊,這裡。」

「蓮!」

「我剛好要去餐廳──嗚啊!」

狂奔的鈴朝我飛撲過來。

「鈴、鈴,妳冷靜點!剛剛那個只是打雷。」

「…………雷…………!」

幾乎要哭出來的鈴迅速鬆手,但宛如爆炸一般的轟隆聲再次響起時,她又趴進了我的胸口。

「等一下、喂!鈴!」

「這個聲音還是好可怕!會不會打進來……!?」

「沒事的!我們在建築物裡。」

「但、但是……!」

鈴唰地一下把窗簾拉起來,然後把房間裡所有的的光源關掉;我打到一半的魔王關就這樣趴嚓一下什麼都沒了。

「哇啊啊!為什麼要關掉啦!再一下就破關了耶!」

「但是說不定會對光有反應而打下來啊!現在都還聽得見這個聲音!」

「所以說!不會這麼簡單就打下來的啦!屋頂有避雷針!」

鈴「嗚」的一聲,忍耐似地鼓起雙頰。

「我說了不要嘛不要~~~~!絕對不要啦~~~~!」

「……」

總覺得好像以前的鈴突然跑出來了;我知道,一旦變成這樣就什麼辦法都沒有了……我乖乖地照鈴的話做。

在雷聲停下來的期間,我們在一片漆黑當中靜觀其變。

裹著毯子、縮在沙發上的鈴,只要窗邊一有閃光就嚇得發抖。

同樣裹著毛毯的我在她身邊滑手機,確認目前天空的狀況。

「雷好像剛好在正上空……」

「嗯……」

「我想大概再過三十分鐘,雷聲就會結束了。」

我們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總覺得有股不自然的氣氛飄蕩在我們之間,為了要轉換這種感覺,我挑了個不一樣的話題。

「──鈴。」

「……嗯。」

「妳知道為什麼這種聲音叫『雷』嗎?」

「……不知道,為什麼?」

「古人相信雷是神所發出的聲音,所以寫成『神明之聲』的『神聲』(註)。」

註:日文中『雷』讀做かみなり(kaminari),其語源來自『神鳴り(kaminari)』。

鈴微微撐起身體。

「也就是說,神所發出來的雷聲就跟神諭沒兩樣,所以從前有些地方會覺得打雷這個現象很神聖。」

「欸──!」

「這是我在日本做義工活動時聽到的故事,還滿有趣的。」

嗯,鈴點點頭,似乎還算接受這個話題。

「還有其他的嗎?類似這種的故事。」

「唔──我想想,跟雷有關的……啊!我們現在聽見的雷聲,跟海外有點不一樣喔。」

「欸!?為什麼?種類不同嗎?」

「不,雷聲不管哪裡都一樣。不是種類,而是因為地形不同,傳導的方式就會有所改變,氣候或地形不一樣的話,迴聲情況也會有所相異。」

「欸,那麼,現在的聲音聽起來比平常要大,也是因為地形不一樣嗎……?」

「對對!聽起來很尖銳對不對?可能就是這個原因。」

黑暗當中,我隱約見到鈴拍了下手說「原來如此」。

「用這個方式思考的話,就算聲音大,也不會覺得太恐怖了吧?」

「……算了,嗯。真的跟平常一樣呢。」

鈴看向時不時發出青白色光亮的窗邊,小聲地說「原來是這樣」。

看著這模樣的鈴,我想起過去的情景。

我常在考試前教鈴功課,對理化一點都不拿手的的鈴會「搞不懂、搞不懂啦」的大鬧,在解出問題前都一直窩在我房間。

而後解出答案後,即使是半夜,她也會大聲歡呼,毫不矯揉造作地往我身上飛撲。

眼前的狀況跟過去彷彿重疊在一起了,我莫名覺得有趣。

鈴一臉「?」的樣子,端著一張驚奇的表情,看著吃吃笑的我。

「……什麼?有什麼好笑的?」

「沒,沒啦,總覺得現在的妳,跟以前還是一模一樣。」

「欸!意思是說我像個小孩子嗎?」

鈴慌慌張張地將手放到胸口。

「……我想是有相當成長的耶。」

「不、不是啦!」

那裡的確相當有成長。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這幾天的鈴就跟小時候的鈴一樣,好懷念啊──好久沒有和妳這樣相處在一起了,光是看著妳就很有趣。」

「……」

鈴突然轉了個身背對我。啊咧?怎麼了?這個反應是?

「……鈴?怎麼了?」

「……我想,大概是因為待在你身邊,所以過去那個真實的自己才會一點一滴地回到我身上。」

「──欸?」


【明日待續】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