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杜瑞拉

書籍資料

書名:仙杜瑞拉

原書名:サンドリョン

原作:Dios/シグナルP

原作‧著:orange

著:高円玲音

插圖:秋赤音、吉田ドンドリアン、鈴ノ助、水溜鳥等多位知名繪師共同繪製


【試閱開始】


【目錄】

CONTENTS

序章Ⅰ

仙杜瑞拉

尾聲Ⅰ

序章Ⅱ

洛多庇斯

尾聲Ⅱ

後記


【主要登場人物】

少年

在睡蓮盛開的湖畔與少女一起觀察蝴蝶。

少女

與少年一起觀察蝴蝶,似乎有什麼企圖……。

仙杜瑞拉

從小就被當成刺客養大的少女、魔女的手下,奉命暗殺王子。

(角色形象藍本.初音未來)

夏爾

法國王子。個性認真耿直,對女性彬彬有禮。

(角色形象藍本.KAITO)

里薩爾

與蘇蕊同年且一起長大的少年。個性溫和,腦袋也很靈光。

(角色形象藍本.鏡音連)

蘇蕊

與仙杜瑞拉、里薩爾一起長大的少女。盲目地聽從魔女的教誨。

(角色形象藍本.鏡音鈴)

瑪蓮娜

暗殺集團「館(La maison)」的首領。謠傳她會收養孤兒並利用他們,為人們所恐懼。

(角色形象藍本.MEIKO)

瑪格麗特

由於政策聯姻之故,即將以勃艮第公主的身分嫁給夏爾。

(角色形象藍本.巡音流歌)


【內文摘錄】

馬車一路上顛顛簸簸、搖晃的厲害。對於坐在車裡的人而言,絕對稱不上是舒適的旅程。

仙杜瑞拉半瞇著眼,意識漂浮在半夢半醒之間。

從東邊天空探出頭來的,是夢裡多次所見、有如銀盤一般的月亮。夢與現實的界線因此變得模糊起來。

又是這個夢啊……。

夢中的自己是一隻水藍色蝴蝶,緊跟在另一隻藍色蝴蝶之後。翩翩飛舞的藍色蝴蝶好像在對她說「來我這裡」。而後,藍色蝴蝶在水面蕩起漣漪,慢慢地往下沉。仙杜瑞拉放慢拍翅的速度,也想降落在那圈漣漪的中心。

就在那瞬間,從旁刮來的一陣強風吹起了她,讓她摔到了一旁。她動彈不得,只能遙望藍色蝴蝶留下的漣漪,自己也慢慢沉了下去。

視野完全被水淹沒,漂浮在水面上的鱗粉在月光下閃閃發亮;這就是她最後一眼見到的景象。之後畫面轉暗,那片黑暗從此籠罩在她心頭上,久久不散。

「我也想降落在那圈漣漪的中心」——仙杜瑞拉的感情一點一滴地流逝,只剩下無盡的悲哀,殘留在她的腦海裡。

這夢她自小就做過了好幾次,因此仙杜瑞拉曾經想過,夢境背後是否有什麼含意,或是某種暗示、預知。然而,夢就是夢。夢有時是過去的記憶,有時只是毫無脈絡可循的影像堆砌。這十幾年間,她也試著解過夢,不過因為無從證明起,所以最後仍以捕風捉影的妄想告終。

但自從被瑪蓮娜收養後,她就慢慢地不再嘗試解夢了。

已經快忘卻的兒時記憶,為何如今卻突然再度想起?

今晚,皇宮要舉行假面舞會。瑪蓮娜撫養自己長大,為的就是這一天。

是不是因為「那一刻」即將來臨,讓自己情緒亢奮了起來,才會憶起兒時往事?

「仙蒂。」

旁邊一名金髮少年對仙杜瑞拉開口。

「什麼事?」

「當上公主的感覺怎麼樣?」

「不怎麼樣。我看根本名不副實,什麼灰姑娘嘛。」

「會嗎?我覺得正好適合假面舞會呢。」

少年笑嘻嘻地說道。他名為里薩爾,和仙杜瑞拉一樣都被瑪蓮娜收養。平常里薩爾負責服侍瑪蓮娜,不過今天則是以仙杜瑞拉隨從的身分與她同行。

「喂,里薩爾。要叫她『仙杜瑞拉小姐』才對吧。」

晃動著禮帽下一頭金髮的少女,在車伕座上頭也不回地告誡道。擔任車伕的少女名為蘇蕊,和里薩爾同年,不過她比里薩爾老成一些。都說女孩子的成長比男孩子要快,而蘇蕊在精神方面,的確比里薩爾感覺成熟些。

「可是,不管打扮得多漂亮,仙蒂就是仙蒂啊。」

「呵呵,就是說呀。」

仙杜瑞拉笑道。她知道自己與情同姊弟般一起長大的他們說話時,臉上露出的笑容是虛假的。然而她並不覺得這有麼不對,因為自己只是遵照瑪蓮娜的教誨去做而已。

也許我生來就是鐵石心腸也說不定--仙杜瑞拉悄悄嘆息,表情有些生硬。

「不是這個問題。這次的對象可是王子,我們絕對不能失手。」

蘇蕊往這邊瞄了一眼,眼裡寫滿了勢在必得的決心。

這是夏爾王子婚前的最後一場假面舞會。明天他將要與神聖羅馬帝國統治下的鄰近公國公主瑪格麗特舉行結婚典禮,因此舞會也有提前慶祝的含意在內。

而這也是能夠隱瞞身分接近王子的最後機會。要是錯過的話,就再也無法達成目的了。

「太緊張才反而會失敗咧。」里薩爾嘟起嘴。

像是要安撫他似的,仙杜瑞拉摸了摸他的金髮。

「里薩爾一定沒問題,但我能不能順利得手就很難說了。」

「我會負責找出王子的。請交給我吧,仙杜瑞拉小姐。」

里薩爾露齒一笑,照著「設定」稱呼仙杜瑞拉。

車伕座那頭也不再言語。

從敞篷馬車裡抬頭仰望天空,只看得到被月光貫穿的紗帳。微彎的橢圓形車身是帶著文藝復興風格的嶄新款式;車體富麗堂皇,跟一國公主所乘坐的馬車外觀並無二致。組成車身的直條骨架、刻滿骨架間隙的黃金浮雕,使得整輛馬車看起來就像是一顆南瓜。

內裝部分當然也同樣豪華;紅色的天鵝絨內側塞了大量的羽毛、羊毛作為填充物,還鋪了一層杉木碎片以防黴菌與塵蟎滋生。車艙的壁材、地板使用樫木製成,但椅子的骨材卻是胡桃木;這樣的設計可以抑制一定程度的衝擊。不過,馬車就是馬車。即使有懸吊系統,若沒有加裝緩衝結構,仍然無法充分吸收路面所傳來的振動。然而與一般馬車比起來,可以感受到這輛馬車在製造時已經大大的將乘坐舒適度納入考量了。

瑪蓮娜到底是從哪裡弄來這樣的馬車?

就連被禁止對任務抱有疑問的仙杜瑞拉,也不禁對這一點感到好奇。此外,縱使未曾訴之於口,但穿上禮服時她其實也嚇得不輕。雖說是任務需要,但她從來沒想到身為孤兒的自己,有一天竟會打扮得如此華麗。

仙杜瑞拉是在那不勒斯的暗巷被瑪蓮娜撿到的。瑪蓮娜與她的同伴救了被歹徒襲擊的仙杜瑞拉,於是她就這樣成為了他們的一員。

「妳的臉蛋長得很標緻呢,叫什麼名字?」

從懂事前便獨自一人生活的少女並沒有名字,如果有人曾經幫她取過,她也不會記得。

看到少女搖頭,瑪蓮娜說道:「就算臉髒成這樣,還是能看得出來妳五官端正,就叫妳『仙杜瑞拉』好了。」

她溫柔地微笑,摸了摸少女的臉頰。

在那之後,瑪蓮娜教了仙杜瑞拉各式各樣的事情。

她告訴仙杜瑞拉,世界上邪惡之輩橫行,自己跟與同伴努力不懈、不斷精進武藝就是為了懲奸除惡。為了從暗處導正這個世界,他們喬裝成一般人。仙杜瑞拉在這世上能相信的,只有她一人而已。

生存需要的知識、和瑪蓮娜一起工作必須具備的技能,全部都灌輸在仙杜瑞拉身上了。

為了讓仙杜瑞拉學習教養,達到與富裕階層孩童相同的水準,瑪蓮娜特地找了家庭教師來指導她。仙杜瑞拉老師身上學到了足以大方出席貴族晚宴的餐桌禮儀、參加舞會需要的一切舞步、與最重要的--暗殺術。

從人類要害的知識,到迅速確實解決目標的方法、弱化目標好活捉的技術;仙杜瑞拉無一不精。而且她還被教導要不畏死亡、對死的氣息要特別敏感。

仙杜瑞拉所有的表現,都令瑪蓮娜十分滿意。

她這麼做,是為了報答瑪蓮娜收養自己的恩情。瑪蓮娜的所有命令,她都不曾質疑過。

然而,第一次動手殺人時,鮮血的鐵鏽味及生命消逝的情景,卻令她忍不住吐了出來。當時仙杜瑞拉只有十歲,這樣的年紀就要踏入黑暗的世界,未免太過幼小。即使如此,她還是度過了六年與死亡比鄰而居的生活;從此成了一個名符其實的殺人娃娃。

居然會陷入感傷的情懷裡,自己一定是哪裡不對勁--仙杜瑞拉自嘲地想。結束今天的任務後,自己就會死。將死之人回顧過去又有什麼意義?都說人在臨死之際會看到過去的影像,難道就是指這種情形嗎?簡直就像在為自己做死亡預演似的。

不論成功或失敗,她都被下令得自絕性命。因為這次的暗殺對象是王族,萬一身分暴露,會使得瑪蓮娜等人也身陷險境。這次的任務就是如此重要。只要成功,瑪蓮娜等人的目標也能有所進展。

死,沒有什麼好怕。會這麼說,是因為仙杜瑞拉全身已經沾滿了屍臭味。蘇蕊和里薩爾的身上也一樣。他們各自究竟殺過多少人了呢?誰都記不清楚。唯一能確定的是,他們奪走的性命數量,就算用上三個人的雙手雙腳也數不完。

仙杜瑞拉最後憶起的,是瑪蓮娜開口說出那句「妳一直以來都很努力」的瞬間。

「我要妳解決的最後一個對象是--夏爾王子。」

在得知「目標」的身分後,仙杜瑞拉不禁抽動了一下眉毛。她不禁為輕易動搖的自己感到羞恥。

瑪蓮娜沒有漏看仙杜瑞拉的反應。「我相信妳一定會成功,可愛的仙蒂。」女子一邊說,一邊露出跟在那不勒斯暗巷初遇時一樣,親切溫柔的笑容。

不知不覺,意識已經完全從淺眠中清醒,前方城牆的巨影也越來越清晰。

「看到囉。」

「就快到了。」

蘇蕊和里薩爾說道。也許他們指的不是城堡,而是仙杜瑞拉的死期。


【明日待續】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