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杜瑞拉

書籍資料

書名:仙杜瑞拉

原書名:サンドリョン

原作:Dios/シグナルP

原作‧著:orange

著:高円玲音

插圖:秋赤音、吉田ドンドリアン、鈴ノ助、水溜鳥等多位知名繪師共同繪製


【試閱開始】

夏爾一邊讓人服侍更衣一邊嘆氣。

僕從拿著外套,讓主人的手腕穿過外套的袖子,又替主人整了整衣領。

「就算是婚前的最後一夜好了,也沒必要舉行什麼假面舞會吧?」

「您說什麼呢?年輕的貴族們全期盼著今晚哪!畢竟都還是愛玩的年紀嘛。」

父王與母后體貼兒子,想說這是夏爾可以盡情玩樂的最後一個夜晚,於是便為他舉行舞會;儘管如此,夏爾卻興致缺缺。

「我是下一任國王。今後我必須成為貴族們的典範,引導人民才可以。」

他就是這麼一個正經八百的男人。

「小的很高興您有如此偉大的志向,但是神經長期處於緊繃狀態之下的話,可是會把腸胃弄壞的唷。」

侍女把外套的前襟扣好,一臉複雜地嘆了口氣。

「這是生在王家之人的宿命。」

「雖然您這麼說,但各國或諸侯的繼承人多多少少都會玩樂一下的。」

僕從們你一言我一語地勸告夏爾。言下之意,就是建議夏爾「多少要玩樂一下」。夏爾在國外旅行時,也認知到貴族子弟就是這麼一回事,然而他的本性卻不容許自己這麼做。

「畢竟瑪嘉蓮大人就在宮裡,所以小的也不是要您沉浸於聲色之中。不過--」

「怎麼可以把人家的名字擅自唸成法文發音呢?」

「--小的失禮了。即使要顧慮到瑪格麗特大人的感受好了,但陪伴一、兩位諸侯的公主應該也不算過分呀。」

聽到瑪格麗特的名字,夏爾的表情更加苦澀。

他和瑪格麗特的婚約是雙親訂下的--換句話說就是政策聯姻,而且手段還相當強硬。因此,自從迎接瑪格麗特入城之後,他從未見過她露出笑容。

「嗯……說的也是,今晚就放開一點吧……」

拗不過侍女,夏爾只好點頭。他套上白手套,接著戴上遮住眼周的面具。

離開自己的房間後,夏爾便往大廳走去。大理石走廊響起夏爾與侍女兩人的腳步聲。來到往下的樓梯前時,瑪格麗特正好與幾名侍女從更衣室內走了出來。

「嗨,瑪格麗特。看來妳那邊也準備好了。」

「是啊。」

在這種地方碰到彼此,面具根本就派不上用場。

「我只能獻上由衷的讚美。妳穿這樣真的很美,簡直就像盛開在教會花壇中的白百合一般。」

瑪格麗特身穿一襲令人聯想到婚紗的純白禮服,香肩微露的款式,散發出一股成熟的韻味。而她頭上的髮飾則像是要壓下那股妖豔感似的,格外清新脫俗,如此反而更加顯現出她的氣質。純以女性魅力而論,宮裡的女人沒有一個能與瑪格麗特匹敵。然而她從不以自己的美色為傲;這樣的內斂自持,正是她吸引人之處。

夏爾的一番話絕對是發自真心,但瑪格麗特的內心卻沒有平靜到能坦率接受他的讚美。

「謝謝您的讚美。可是殿下,百合是有毒的。」

「我很高興妳是位知識淵博的女性,這樣我就能放心把城內交給妳打理了。」

就算察覺到她的心情,夏爾也沒有表現出不悅,只是言詞委婉地安慰。

「……夏爾大人也是,您風度翩翩、舉止合宜,那身禮服更是襯得您英姿煥發極了。」

瑪格麗特沒有笨到聽不出夏爾言下的安慰之意。對於自己的胡亂遷怒,她感到一陣赧然。於是她不帶惡意地回讚夏爾。

「謝謝妳。」

夏爾這句簡短的道謝,守住了瑪格麗特的尊嚴。

兩人一起步下階梯。在進大廳前,瑪格麗特卻忽然感到有點不自在。

「殿下……今晚請您不用在意我,好好享受這場舞會吧。」

她微帶顧慮地開口。

「真巧,剛才也有人對我這麼說。我想今晚就邀請一、兩位女士陪我跳舞好了。」

瑪格麗特不由得小小吃了一驚。夏爾是個相當自制的人,至今未曾沾染過女色,她甚至還開玩笑似地想過他是否對男人更有興趣。這樣的他,如今居然開口說要在假面舞會上邀女伴共舞。

只不過,畢竟今晚是他最後的單身之夜,就算他想放縱自己一晚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我想妳平常應該也過得很壓抑。不用在意我,好好去玩。」

夏爾刻意頭也不回地,對走在他後面的瑪格麗特說道。

瑪格麗特默默凝視著夏爾的背影。

他對我道了歉……。

一股揮之不去的愧疚感,從瑪格麗特的心中慢慢浮起。

瑪格麗特有一個未曾訴諸口的祕密--她有一個從小愛慕的對象。

然而本來要繼承公國的母親不幸去世,失去大公寶座的父親在貴族們聯手施壓之下,迫於無奈,決定將瑪格麗特當作政策聯姻用的道具獻給法國。

她感嘆讓自己不得自由的公主身分,哭哭啼啼地來到了夏爾的國家。如今也只能每晚沉浸在悲傷與已無法重拾的祖國回憶中。

然後,還有另一件事讓瑪格麗特不得不詛咒命運--那就是夏爾。

瑪格麗特原本下定決心,如果對方只是個看中自己身體的下流男人就要咬舌自盡。但夏爾從兩人初次會面起就對她非常溫柔。他沒有讓瑪格麗特蒙羞,始終保持著一貫紳士的態度,而且也從未把瑪格麗特當作道具看待。

本來想求死好求解脫,結果現在卻連仇恨都不被允許。

……我好幼稚。

體認到自己過於感情用事,因此最近瑪格麗特常常告訴自己,完成身為公主的職責就是她與生俱來被賦予的使命。況且如果對象是夏爾的話,或許可以委身於他--但另一方面,她所愛慕的那個人,也始終在她心裡佔有一席之地。兩相拉扯之下,讓瑪格麗特的心身都呈現不安定的狀態。

類似的不安定情況,也發生在夏爾的身上。

夏爾身為法國皇太子,必須要有能力約束周圍的貴族才行。他不能軟弱,卻也不能太過強勢,以免遭到反彈。更何況自古以來,這個國家的領土爭端就沒有斷過。正常人的精神當然負荷不了這種狀況,而即使不是在戰場上,這座城堡也充滿了死亡的氣息。政敵無所不在,根本沒有喘息的空間。

照著雙親鋪好的路走,背負起治理國家的重責大任--夏爾十分清楚,自己身上的擔子有多重。因此對於立場相同的瑪格麗特,他才能理解並給予尊重。

諷刺的是,正因為兩人身處的環境如此嚴酷,所以他們才能體諒彼此,推著彼此的背往前進。

「那麼,請兩位大人盡情享受舞會。」

不曉得是否感受到兩人的心情,侍女們打開大廳的門。

瑪格麗特之後回顧起此時的事--覺得這就是命運之門開啟的瞬間。

城堡的廣場裡停了許多輛馬車。

廣場與城內相當寬闊,即使容納數百名來賓也綽綽有餘。到玄關途中的路上有點擁擠,因此稍稍等了一下。不過有幾名貴族在看到仙杜瑞拉等人的馬車後,自動自發地讓出路來給他們通過,於是一行人大大方方地停靠了下來。

「來人到底是哪國的公主?」

「多麼時髦的設計呀!家世肯定顯赫。」

嶄新又豪華的馬車,讓四周掀起了一陣小小的喧嘩聲。

在周圍賓客的注視中,戴著威尼斯半臉面具的里薩爾率先下車,執起主人的手欲扶她下來。

在場的每一個人眼睛都盯著車門,好奇會出現怎樣的美女。門開的瞬間,喧嘩聲也逐漸大了起來;這也難怪,因為女孩竟然光著一雙腳。然而就在她下地的瞬間,一道「喀!」的清脆聲響起。

這個聲音不是皮革發出的,也不是木頭--那麼會是鐵嗎?不,沒有哪位千小姐會穿著粗俗的鐵鞋來參加舞會。

那到底是什麼?

原來那是一雙玻璃鞋。火把亮光與微微月暉照在高純度的透明玻璃上後又反射了出去,讓女孩的雙足看起來熠熠生輝。

「真是萬眾矚目呢,灰姑娘(仙杜瑞拉)小姐。」

「別多嘴,蜥蜴(里薩爾)。」

里薩爾說的沒錯,靜靜佇立的仙杜瑞拉確實吸引了眾人的目光。她身穿背後大開的純白上衣與黑色波浪裙組合而成的兩件式禮服。黑與白的搭配高貴典雅,給人留下強烈的印象,而那身白皙肌膚更是讓所有人都讚嘆不已。左側裝飾著鳥羽的面具隱藏住她的上半臉,眾人嘴上不說,但其實心中都想一睹她的真面目。

那麼大小姐,請慢走。」

蘇蕊恭敬地行了一禮,她稍微抬起臉龐,用眼神訴說著:「致邪惡於死。」

仙杜瑞拉只是微微點頭。

「歡迎蒞臨夏爾王子的婚前慶祝舞會,希望您今晚玩得愉快。」

戴著面具的下人請仙杜瑞拉入內。同一時刻,昭告舞會開始的鐘聲響起--晚上八點。她的餘生,只剩四小時。

在樂團伴奏下,戴著面具的人們在大廳宛如畫圓一般跳著巴洛舞。待在陽台的夏爾,和眾人一起觀望眼前多人共舞的這一幕。有些少女女士注意到他是王子,扭扭捏捏的希望他能向自己邀舞,然而夏爾卻連看都沒看她們一眼。

雖然侍女希望他能放開心胸,好好玩樂一番,但他卻仍然覺得只有好色之徒才會與多位女士共舞。而他自己,像這樣欣賞貴族們的舞姿、享受舞會氣氛就很足夠--意興闌珊的夏爾,最終還是選擇往陽台上移動。

不,可是剛才說過要找人一起跳舞了……。

熱心的侍女恐怕就躲在某個暗處,觀察自己是否言出必行--夏爾的推測沒有錯。那名侍女現正巧妙地躲在陽台另一邊的角落裡,死死地盯著他看。

四面八方都有視線射過來,不過其中的一道視線特別讓他覺得難受,無奈的夏爾只好再次前往大廳--而他身後的女士們則一邊目測與王子之間的距離,一邊假裝若無其事地追了上去。

背後傳來的壓迫感,讓夏爾在面具底下流了一道冷汗。

巴洛舞結束後,是本日的重頭戲文藝復興勃浪舞與嘉拉德舞,接著中場休息上演戲劇,最後再以華爾滋壓軸。最近興起的文藝復興運動在建築、音樂、舞蹈等藝術方面都帶來了莫大的影響,而假面舞會也是其中之一。雖然頻繁舉行這一類的舞會在紀律上可能不太妥當;然而就政治面而言,有一個不分貴賤均能享樂的場所是沒有壞處的--夏爾極為理性地做出判斷。

不過重要的是,現在要找誰?


【明日待續】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