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杜瑞拉


書籍資料

書名:仙杜瑞拉

原書名:サンドリョン

原作:Dios/シグナルP

原作‧著:orange

著:高円玲音

插圖:秋赤音、吉田ドンドリアン、鈴ノ助、水溜鳥等多位知名繪師共同繪製


【試閱開始】

這種時候,能放心邀舞的人只有瑪格麗特了。夏爾可以肯定自己等下一定會遭到侍女的白眼。然而比起其他陌生女子,瑪格麗特自然是比較好的選擇。雖然自己之前還信誓旦旦地說要和其他女士共舞,但不可否認的,他真的很不願那麼做。

瑪格麗特之前似乎在大廳跳巴洛舞,發現她的時候,她臉頰紅通通的。舞曲進入尾聲,她脫離舞群,正在喝酒歇息。

「你在看我跳舞嗎?」

「不是。我剛才從上面往下看,尋找可以共舞的女士,只是沒注意到我選定的對象就是妳而已。」夏爾苦笑。

瑪格麗特見狀差點失笑。

反正他肯定是想打退堂鼓了吧?只是不想面對現實罷了。

瑪格麗特沒有刻意揭穿夏爾的謊言,僅僅將酒杯在自己眼前搖了搖。

「您也來一杯如何?適度喝一點,或許可以生出膽量喔?」

她知道自己現在的措辭不太文雅,因此話出口沒多久就笑了出聲。

受到她的影響,夏爾也跟著笑了出來。

「失禮了。」

「唉呀,在這種不講虛禮的場合下道歉,未免太不解風情。」

「妳說得很對。」

夏爾彈指,從發酒的侍女那裡接過玻璃杯,然後在瑪格麗特的面前舉起,與她乾杯,接著喝了兩口。

「來跳舞吧?」

「不了,我剛剛才跳完。」

「真遺憾。」

夏爾聳了聳肩,完全看不出有一絲遺憾的感覺。這時,他周遭已經沒有了其他女士的身影。發現他就是夏爾的女士們,也同樣發現了瑪格麗特的身分。她們既沒有勇氣介入這兩人之間,又不想被覺得可疑,於是只好去尋找其他對象。

只不過,女士的身影雖然沒了,卻有另外一名少年仔細觀察著這兩人。

「找到了。」

仙杜瑞拉受到許多男士的邀請,陸續與好幾名看起來身分高貴的貴族跳了舞。她這麼做,是為了吸引王子的注意力。

也曾有人在她耳邊說些下流的言語,這時仙杜瑞拉就會故意跳錯舞步,像是自然分開似的離開那人。而挽留離開的對象是違反禮儀的,因此對方也無法追回仙杜瑞拉。即便不是如此,她也是一朵眾人趨之若鶩的花。教養高尚,完美無缺的舞蹈和舉止;不僅是男士,所有人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即使穿著玻璃鞋,仙杜瑞拉依然俐落地舞動著。她挺直背脊,需要扭轉腳踝的困難動作則用膝蓋輔助。襯裙翻飛飄逸,使她整個人宛如一隻蝴蝶。男士們漸漸失去了當她舞伴的自信。

巴洛舞結束,流洩出尾奏的旋律。仙杜瑞拉尋找著里薩爾的身影,然後在入口附近發現對她打暗號的他。

找到王子了。

仙杜瑞拉的心跳微微加快。之前不論跳了多久的舞,她不但沒有流汗,甚至連大氣都沒喘一口。而終於到來的這一刻卻令她熱血沸騰。

她壓制自己激昂的殺意,靠近里薩爾。

「白色軍服,披著藍色短斗蓬。」

他直接說出對象的特徵,然後將玻璃酒杯交給仙杜瑞拉。

原來如此,是那位正在談笑風生的……。

她腦中掠過藏在禮服上衣與裙子交界處的匕首。刀柄、刀鞘、皮帶、扣環乃至刀身全都是黑色,和黑襯裙融為一體。這是一把一擊必殺的暗器,宛如仙杜瑞拉的分身。

佯裝成高貴的千小姐接近夏爾,誘使他大意,再趁隙用刀刺向他的胸口。

仙杜瑞拉回想起在舞會前進行過好幾次的模擬訓練,一點一點修正事先設想好的聊天話題與接近他的方式。

來,邀請我,與我共舞吧。我和你將要在這裡殞命。我會陪你一起踏上前往地獄的旅程。你是蔓延在世界的邪惡,而我殺害過太多人;我倆與地獄再適合不過了。

含了一口酒,吐出的氣息沾染著甜郁。妝點仙杜瑞拉人生高潮的舞台已經準備好了,她踩著玻璃鞋往夏爾走去。

夏爾與瑪格麗特注意到漸漸靠近的腳步聲。

「那女孩……」

瑪格麗特知道在跳巴洛舞時,有一朵花綻放出特別耀眼的光芒。看起來明明打著赤腳,雙足卻又如寶石般熠熠生輝。仔細一看,她穿的居然是玻璃鞋,這令瑪格麗特吃了一驚。而夏爾之前只是在陽台上心不在焉地隨意觀望,並沒有看清楚仙杜瑞拉的外貌,因此這是他第一次意識到仙杜瑞拉的存在。

兩人之間的距離漸漸拉近……。

……?

仙杜瑞拉的心跳突然急遽加快,夏爾進入了她的視線中心。

難道,自己開始害怕了嗎?

不--她否定。那是一股難以言喻的激昂感。

「妳是……」

「你是……」

仙杜瑞拉的視野中,有一隻藍色蝴蝶正在飛舞。自己只喝了一口酒,不可能喝醉。那隻蝴蝶一定是幻覺。但是夢中出現的蝴蝶,為什麼會停在夏爾的肩膀上?

另一方面,夏爾在見到眼前的少女的瞬間,也感到一陣不可思議的共鳴。那是用言語難以形容的奇妙感覺。就連決定要迎娶瑪格麗特這位從旁觀角度來看十分完美的女性之時,他的心都不曾起過一絲波瀾;然而這名戴著面具、身分不明的少女,卻深深地吸引了他。

默默注視兩人的瑪格麗特與里薩爾,也察覺到了他們身上的變化。

「不好意思……」

「灰姑娘(仙杜瑞拉)小姐?」

兩人同時出聲。瑪格麗特當然不可能直接用夏爾的名字叫他,而同時,她將女孩的化名「灰姑娘」留在了腦海。

「小姐,舞會還玩得開心嗎?」

夏爾開口道。禮儀上要由男方主動攀談。他鼓起勇氣,讓自己表現出紳士的風度。

「是、是的。雖然舞會才剛開始沒多久,不過我玩得很開心。」

臉上仍露出困惑神色的仙杜瑞拉,勉強做出了回答。

只是說了一句話而已,自己卻覺得口乾舌燥。她端著玻璃杯的手輕顫,勉強喝了第二口酒,然後佯裝平靜地開口。

「只是我有點歡鬧過度,被男士們當作一匹野馬了。」

她在嘴角牽起一抹苦笑。

「哪裡會有馬如此惹人愛憐。」

夏爾喝乾剩下的酒,透過空玻璃杯目不轉睛地看著仙杜瑞拉。

「接著和我跳舞吧。不,妳願意與我共舞嗎?小姐。」

一切都照著計畫走。

一道冷靜的嗓音在腦內響起。然而,仙杜瑞拉的整顆心已被夏爾完全占滿了。被他邀舞明明只是任務裡的一個步驟,她卻無法掩飾得到他讚美、受到他邀請的喜悅。長期扼殺的感情一下復甦過來,現在的她,就只是個普通的少女而已。

「我很願意當您的舞伴,閣下。」

夏爾伴著仙杜瑞拉進入大廳。看到這樣的一對美男美女男女現身,觀眾的情緒也隨之高漲起來。宮廷樂師更鼓足了幹勁,抒情的勃浪舞前奏隨之流洩而出。

魯特琴彈奏出的音色令舞者們熱血沸騰。加之鈴鼓的節奏,一雙一雙鞋底踩踏在大理石地板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舞蹈由緩慢的四拍子序曲開始,接著逐漸增加速度。切換到快速的三拍子曲部後,風琴演奏者的手指動作也激烈起來,像是在敲打琴鍵似的。

每對舞者也不願輸給熱情的演奏,紛紛踏著輕快的舞步應戰。而其中格外耀眼的,依然還是夏爾與仙杜瑞拉。

「妳能跟得上我嗎?」

夏爾神氣地笑道。

「最好不要小看我喔?」

仙杜瑞拉的挑釁也在夏爾耳邊響起。

手握著手,有如蝴蝶一般起舞的男女,吸引了所有觀眾的目光。一般來說,這首曲子的舞伴需要輪替,可在見到兩人舞動的樣子之後,所有的人都像說好似地,將舞池留給了他們。

進入最後的曲部,夏爾與仙杜瑞拉的額頭上也沁出一絲薄汗。

「妳還喘得過來嗎?」

「我才要問您呢!」

兩人在大廳的中央快速旋轉、相觸。就連一起受舞蹈訓練多年的搭檔,動作都無法合拍到這個程度。兩人手放開、再度相握的時機也抓得很準,仙杜瑞拉的裙擺時不時出現大幅度的翻飛。

「我還是第一次參加這麼快樂的舞會!」

夏爾真誠地喊道。而仙杜瑞拉也將心底湧上的喜悅化為呼喊。

「我也是!」

在一旁看著兩人的里薩爾,胸中湧起的不是困惑,而是驚愕。

他有多少年沒看過仙杜瑞拉像這樣真情流露過了?一起生活的這幾年,他漸漸將仙杜瑞拉視為姐姐般仰慕。記憶中,仙杜瑞拉在六年前,還是一名正常的少女。沒錯,現在就像看到那時候的她一樣。然而自從仙杜瑞拉殺了第一個人以後,她就徹底變了,變得只會將感情藏在心裡,不再顯露於外。

「仙蒂……」

眼前這個雙頰泛紅、惹人愛憐的她,真的是那個冷血的殺人娃娃嗎?大廳的喧囂聲蓋住了里薩爾的呢喃。

手拿第二杯酒的瑪格麗特,也同樣凝視著夏爾和仙杜瑞拉兩人。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那人生氣勃勃的模樣。」

她不是在自言自語。

她的隔壁站著一名臉戴黑色面具的少年。推測他的年齡,應該在十四、五歲左右。

「我也是……從來沒看過仙蒂那麼快樂……」

里薩爾呆望著兩人,嘴巴闔不起來。

喃喃說完後,他才發現自己的失言,急急忙忙用另一隻空著沒有拿玻璃杯的手摀住嘴巴。

看到他逗趣的動作,瑪格麗特笑了出來。

「呃、那個!剛才是……」

「我曉得。不可以隨便探人隱私,對吧?」

瑪格麗特誤解仙蒂是仙杜瑞拉的本名,不過知道名字而做進一步追問是違反規則的行為。如果是在玩「猜猜我是誰」的遊戲,那就另當別論了。

「不好意思……」

里薩爾害羞地垂下臉。看來仙杜瑞拉的驟變也影響到了他,在瑪格麗特酒後妖豔的魅力下,他似乎也感到一些侷促。

瑪格麗特當然不會知道,其實里薩爾也是一名熟練的殺手。然而不論至今過著怎樣的生活,他終究是個十四歲的男孩子。即使有些心性放蕩、嗜虐成性、精神異常、殺人如麻,但他也會被異性吸引。再說他原本就處於多愁善感的青春期,特別是在這種舞會場合,男女之間的距離極近,造成的影響就更大了。

「不過……我是真的很久沒看到那麼快樂的灰姑娘(仙杜瑞拉)小姐了。」

里薩爾一臉複雜。幸好他戴著面具,因此瑪格麗特無法察覺他的表情裡蘊含了什麼樣的意義。

「她的眼神,是戀愛中的眼神呢。」

瑪格麗特冷靜又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挑戰青春期男孩理性的話。

「什麼!?戀、戀愛!?」

不出所料,里薩爾吃驚到差點把玻璃杯砸到地上。他那死命抓緊玻璃杯、以免把杯子打破的模樣,逗得瑪格麗特大笑起來。

「是啊,沒錯。你也到這樣的年紀了,應該也有談過一、兩次戀愛吧?」

成年女性突然對自己提起戀愛的話題,讓里薩爾連耳朵都紅成了一片,不過沒多久就恢復成原來的顏色。

「不,我沒有那方面的經驗,而且我想以後也不會有。」

里薩爾將目光投向仙杜瑞拉。

他戴著面具。光憑他的側臉,瑪格麗特自然什麼都看不出來。

「為什麼?」

瑪格麗特坦率的疑問讓少年感到為難,他頓了一下才做出回答。

「因為我跟一般的小孩子不一樣……灰姑娘(仙杜瑞拉)小姐也是。我看不出來那是不是戀愛,但如果是的話……」

「如果是的話……?」

這次他真的詞窮了,於是便緘口不言。居然要奪走所愛之人的性命,沒有比這更殘酷的事了。

事情居然會變成這樣……。

里薩爾握緊拳頭,垂下臉來。

「哎,戀愛也未必就能得到幸福。就連某一國的公主,心中都抱持著無法忘懷的戀情呢。」

好羨慕。

瑪格麗特嘆了一口氣。她的嗓音甜如蜜,語氣裡卻盡是藏不住的憂愁。

里薩爾再度朝她看了一眼--他知道這位美女是誰了。


更多精彩的內容都在《仙杜瑞拉》 

V+的粉絲千萬不要錯過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