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囚人與紙飛行機 幕後二律背反 下 

作者:猫ロ眠@囚人P

【試閱開始】

[三]

9月1日 史帝佩德醫院六樓‧魯賓斯的病房】

「喔唷,妳的表情還真是憔悴──如果我的記憶沒錯的話。」

今天最後一個不定期查房的患者:白色病房之主魯賓斯,一邊讓我在他的手上捲血壓計,一邊擔心地勾起嘴角。

「你覺得我看起來很憔悴?」

「如果這問題是認真的,那妳最好去照照鏡子,看起來幾乎是另外一個人喔。呵呵呵,當醫生似乎有很多事得操心,偶爾也休息一下喘口氣吧,老是讓妳為我們診療也不好意思。」

我認真覺得,這個人的器量真的很大。

「謝謝關心。最近發生太多事,我似乎有點累了。」

「為工作而活的女性為愛瘋狂是常有的事,尤其對象早已發狂更是如此。」

「你的觀察力真的很優秀。」

「呵呵,誰叫我只要待在這裡,情報就會陸續傳進來。」

雖然遠不及法洛斯教授,但魯賓斯也是個可怕的人。我這麼想著露出苦笑。

「話說回來,露莉她還好嗎?我們上次見面已經是半個月前的事,後來她就再也沒有來過,讓我很擔心──如果我的記憶沒錯的話。」

真不像魯賓斯會問的問題。以他的能力,不可能不清楚露莉現在的狀況。況且,六樓患者的姓名、房號跟疾病症狀,他都應該記得一清二楚才對。因此我只覺得他在找碴。

「糟糕,抱歉。妳誤會了,我問的『還好嗎?』並不是那個意思。」

「……那你的意思是?」

「嗯~~這個嘛,看妳的反應,或許是我搞錯了吧。請不要放在心上。」

聽到這句耐人尋味的話,我不解地歪歪頭,但魯賓斯並沒有繼續談論這件事,因此我只能不情願地走出病房。

穿過B棟的走廊,我為了拿取拜託涅爾菲準備的患者檔案,決定先回護理站一趟。

「啊……對了,今天還沒有去露莉那邊查房……」

當我正打算繞過連接通道的時候,才發現我忘記去目前病情最嚴重的患者房間查房。

(或許……是我不大想去吧。)

現在不只血漿點滴,早晚還要為她施打催化劑等大量藥物,用盡所有想得到的必要措施以延續她的性命。而她本人僅能躺在床上,連一根手指都動不了,更喪失聽覺、嗅覺和味覺。一想到她再也不會對我怒喊「不要碰我!」,也不能再和我交談,果然還是有點寂寞。

『啊!』

──誰能想像得到,我竟然會在走廊和這樣的她碰面。

「露莉……」

我和她在連接通道轉往C棟的轉角碰個正著。不知道是誰幫她換上的,身穿外出用的白洋裝和帽子,圍著粉紅色絲巾的露莉突然出現在我面前。本該躺在床上無法動彈的虛弱人士,竟然靠自己的雙腳在走動。

我的心臟因為太過震驚而瘋狂加速。

我打從心底感到害怕,看來我或許踏入了不該進入的領域。

「……怎、怎麼會……」

意外碰上我的少女瞪大雙眼,當中的瞳孔──有如貓般細長。

「……種族化了!」

完美的貓眼,宛如妖怪般可怕的眼球。她已經不是人類,而是異形。

──這就是種族化個體一號的末路。

我無暇確認現狀,個體就突然朝我猛衝。

「咦!?」

她能走路就能稱作奇蹟,更遑論衝刺。但最誇張的是,她那足以將成年人撞飛的怪力。

「嗚哇!」

我趕緊借力使力,將她壓倒在地上。她的後腦勺似乎用力撞到地板,但現在的她不可能因為這點小事喪命,於是我連忙坐到她身上壓制。

「誰快點拿鎮定劑過來!!有患者抓狂了!!」

情況不妙,我沒有自信能壓制這個個體一秒以上。她不斷以怪力想要掙脫我的掌控,簡直就像頭「野獸」,一點也不尋常。這就是種族。

數十秒後,好幾個聽到我大聲呼叫的護士,拿著針筒從護理站跑來。個體一看到他們掏出裝有鎮定劑的針筒,便掙扎得更加厲害,我們只好全體一起壓住她,好不容易才準確地將鎮定劑打進她體內──

「我反對欺負弱小。」

──不,注射並沒有成功。

原本想將鎮定劑打進個體體內的護士,一瞬間從我的視野中消失無蹤。轉過頭,才發現他倒在數公尺遠的走廊。

簡直就像被踢飛一樣。

「呃……什麼……」

轉回正面,有雙腳出現在人群中的空白處。視線接著往上移動,有個高大的人正站在那裡。某個我認識的人,正氣勢十足、勇猛地站在那裡。

我的怒氣值瞬間突破臨界點。

我無暇思考「這傢伙在幹嘛」,只是打從心底將他罵得狗血淋頭。

這個該死的──

「哈魯!!!!!」

男性使出全力踢中我的右頰。

「嗚嘔……」

哈魯腳上那雙學生皮鞋,鞋尖彷彿要將右頰骨徹底粉碎般陷進我的右臉,接著我感到頸椎發出受傷的聲響,最後發覺右側的牙齒彈飛了五顆以上,扎進口腔四處;他宛如要將我的舌頭、牙齦、嘴唇、牙齒全都混在一起攪拌似地──將我踢飛。

我的意識飛向遠方,世界回歸一片空白。

體內數次傳來足以讓大腦截斷疼痛訊號的強大衝擊,每一次都造成某處的骨頭斷裂。大約第五次之後就不再有衝擊出現,但我癱軟的身子也無法再移動半分。搞不好有腦震盪。要是不盡快治療,我的臉上可能會留下永久性傷痕。

「……啊。」

就在意識逐漸轉暗之際,最後映入我眼簾的是,黑色青年以己身為盾,擋住十幾名護士讓少女逃出醫院的光景。

我的意識就此完全中斷。

[四]

許久不曾當過患者的我,動過緊急手術之後在當天晚上回復了意識。

「哈哈哈,說是打架好像太過火了──的感覺。」

動完手術、似乎很滿意結果的吉伯,出現在躺在床上的我的視野之中,壓住他那張留有鬍渣的臉偷笑著。

「這有什麼好笑……好痛痛痛。」

「慢著、慢著,妳大概有一天的時間會不方便說話。一下舔地板、一下眼睛濺到辣椒素、一下顏面骨折,妳好忙喔~~」

「我也太衰了……」

我撐起上半身環顧四周。看來這裡是六樓的手術棟。

搞什麼,還特地叫二樓的吉伯過來嗎?怎麼覺得我老是給他添麻煩。

「啊……露莉怎麼樣了!唔,好痛……」

「喂喂,妳先冷靜點。大叔我可是嚇一跳喔,那個叫哈魯的實習醫生,居然抱著發高燒、處於瀕死狀態的小姐到二樓,低頭拜託我說:『請你救救她。』」

哈魯……你這傢伙,幹嘛帶露莉去找吉伯,不,這好像是正常判斷。

「當小姐只差一步就踏進鬼門關了,好在急救之後總算保住她一條小命,現在她的情況很穩定。」

不過,感覺沒剩下幾天好活了。他一邊轉移視線,一邊如此告訴我。

「話說回來,那就是六樓實驗主軸的捐贈者啊。擺弄她身體的時候我嚇了一跳,別說沒剩幾天,那孩子照理說早在數個月前就死了──的感覺。」

各樓層的主任都有個列為機密的實驗主軸,由於《黃泉回歸之書》的成員共享研究內容,像現在出狀況的時候才能得到幫助。

「我知道了。總之謝謝你。」

「一點小事用不著道謝──的感覺。小姐的父親大人他們正聚在病房守著她,妳最好去露個臉。」

我聽從吉伯的建議,臉上包著固定用的石膏就朝病房前進。據他表示:「好像是因為妳的體重很輕,所以才沒出什麼大問題唷。」

我一抵達病房,就做好會被巴卡特先生和凱姆拉爾逼問到啞口無言的覺悟,但實際上卻沒發生這種事,他們兩人的態度都溫和到值得嘉獎。

這次的確該怪凱姆拉爾允許露莉外出,而巴卡特先生似乎也明白這點,很難得地聽從我的勸告。

最後拍板定案的方案,是尊重露莉的意志不動手術,但直到她的生命走到盡頭為止,都會繼續延命治療。

我深深領悟一切緩緩步向終點,走出了病房。如此一來,我能為露莉做的,只有用手術以外的方法盡可能延長她的生命,哪怕只有一秒也好。

「醫生,可以打擾一下嗎?」

目送巴卡特先生離開後,有個男人叫住我。我在心底暗忖「光是被叫住就覺得開心,我已經沒救了」,同時有點強硬地應了聲:「幹嘛?」

「我說過很多次了,這次並非我的過失──」

「我等一下會偷偷帶捐贈者過來。」

看吧,最後的布幕已經升起。

要是繼續前進,將沒有任何方法可以折返。

「──戰爭好像結束了。妳先做好手術的準備。」


【明日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