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囚人與紙飛行機 幕後二律背反 下 
作者:猫ロ眠@囚人P

【試閱開始】


第四話 莉亞「生而瘋狂的醫生⑨」

[一]

9月4日 史帝佩德醫院六樓】

『突然這麼拜託,或許會造成妳的困擾吧。』

『沒這回事,包在我身上。』

他竟敢重現過去僅有過一次的對話,要我準備在今晚動手術,真是太亂來了。他如此玩弄、侮辱我,對我施加暴力,最後還用一句「玩笑」帶過一切,現在卻提起當時的種種強迫我幫忙,只能用「差勁」兩字來形容。

再說,他以為手術是什麼啊?突然說要動手術,光是要湊齊人手都很勉強。

「竟敢這麼對我……該死的男人。」

──我好高興。

他居然記得宣告一切都是「玩笑」時的所有事,我真的好高興。我不禁苦笑連連,覺得自己真是蠢到有剩。「就是因為這樣,才會過了三十歲還嫁不出去。」我甚至高興到有餘力開這種自虐的玩笑。

『由於我成功攏絡大使,典獄長應該會比我晚一天收到消息。今天我一定會取得捐贈者,就選在今天動手術吧。』

我反覆回味他迅速交代完畢的說明。從他和平常不同的語調,我明白他被逼得幾乎走投無路。可是他卻說:「就是為了此刻,我們才成為共犯的吧?」我好高興他在這種緊要關頭來依靠我。

加油吧。我絕對要讓手術成功,讓露莉活下去。絕對。可是──

「時間遠遠不夠用。」

首先得在研究室整理好資料,即便僅有數分鐘也要召開術前會議。事前早已預見全器官移植手術將由我一人執刀,其餘人員來回協助,但在時間不夠的現在,這種條件反而正好。

至少要讓團隊成員理解手術概要,所以要整理資料,一定要整理資料。我拉開研究室的書桌抽屜,取出最深處的資料──和露莉的移植手術有關的所有資料。

「啊……那個放在手術棟。」

我想起上次手術使用的資料,放在手術棟的某個櫃子裡。

其實這次的手術不一定需要,但現在時間不夠,我認為有那些資料能幫助手術團隊更瞭解手術。

「主任,妳的身體沒事嗎?請不要勉強,整理資料這種事交給我來做就好。」

正當我打算離開護理站時,涅爾菲對我說道。她八成是從我的行動判斷出我在整理資料,她還是這麼機靈,害我好感動。

「謝謝妳,不過不用了。資料放在只有我知道的地方,我自己去拿就好。」

「這樣啊,我明白了。」她先是這麼說,接著又說聲「不過」,留住看到她低頭致意便打算離開的我。

「怎麼了?」

「主任妳好像很高興。」

「咦?」

「最近妳一直都很沮喪,能看到妳的笑臉真是太好了。」

看到涅爾菲天真又靦腆的模樣,我的心靈稍微被治癒了。我心裡想著「這孩子絕對該得到幸福」,輕輕說聲「謝謝」後才離開護理站。

我抱著資料急忙趕往手術棟。只要走過日落時分的寧靜走廊,穿過銀色大門,就會來到醫生專屬的領域。我一邊思索東西放在最裡面那間手術準備室的櫃子,一邊馬不停蹄地趕往目的地。

「啊,應該放在那裡。」

我不想浪費時間開燈,便就著微弱的藍白燈光,在藥品櫃下方的檔案櫃來回翻找。其中有個地方沒有灰塵,八成就放在那裡吧。櫃子上方也有曾用於毒殺的烏頭鹼,因此尋找時我特別小心不弄倒藥品。

「莉亞醫生,妳在做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後方傳來可恨的實習醫生的聲音。我真佩服他的厚臉皮,竟敢恬不知恥地出現在被自己打到顏面骨折的人面前,但我現在沒空理他。

「你啊……晚點給我做好覺悟,手術之後我一定要把你整得死去活來。」

「妳要動手術嗎?」

「沒錯,馬上就要動手術。我現在忙著整理資料,可以不要來打擾我嗎?啊,找到一張了。」

等手術結束,我一定要用「新人儀禮」無法比擬的招數回敬他。就算是為了保護朋友,也不能踢別人的臉!

「妳想完成種族的研究嗎?」

「……喂,就說了不要在公共場合談論這件事。」

我沒有停下翻找文件的手,繼續說:

「對,要是露莉的手術成功,研究就算完成了。這可是會在醫學界掀起軒然大波的偉大成就喔。啊,找到了。這下資料齊全了。」

先清點一下吧。我這麼想著舔舔手指開始算起資料數量。

「是喔。」

因為張數相當多,所以我半跪著以大腿充當桌面,在胸前清點。雖然臉上的石膏會妨礙行動,但也不是無法做到。總而言之,只要確定資料齊全,就可以盡快召集成員舉行緊急會議。地點就不要選在手術棟,在會議室就好──嗯。

就在此時。

噗滋,伴隨某種清脆的聲響,資料上方出現手術刀的刀尖。

「手術刀?」

沒錯,只有刀尖。而且還是從我的胸口冒出來。手術刀的刀尖,從我的胸口冒出來了。

冒出來?

「……啊唔?」

我的雙腳瞬間沒了力氣,甚至有膝蓋以下憑空消失的錯覺,身體搖搖晃晃地向前傾倒。手術刀的刀尖也隨著「啵」的嬌嫩聲音退出胸口,我則踉蹌似地倒在檔案櫃上。

什麼?

「啊……哈、哈魯……?」

我看著胸口濺出的鮮紅液體染濕文件,心裡想著:這樣資料不就報廢了嗎?

「對不起,莉亞醫生。」

「為……為什麼……」

我的身體不斷分泌汗水,出汗量相當不尋常。出血量也很大。肺破了一個洞,不盡快堵住會死的。我拼命地轉動暈呼呼的大腦思考。定睛一看,哈魯穿的並不是白衣──而是黑衣。我從沒看過他穿這種服裝。

「待種族研究完成之時,將一切全都處分掉──『老師』是這麼說的。」

「咦?」

「其實這才是我本來的目的,現在卻變成藉口了。」

哈魯舉起沾上某人血液的手術刀對著我,平淡說道。

「只要妳還活著,露莉就沒辦法如願死去──所以請妳去死吧。」

「咦……你要殺人嗎?」

「對。」

「要殺誰……?」

「殺掉妳。」

「嘿嘿……啊啊!」

我打從心底喊著:我不想死!在實習醫生身上感受到非比尋常恐怖的我移動身體,不惜丟掉所有資料也要逃跑。可是,我卻逃不掉。

「奇……奇怪了……?」

似乎是出血過多,身體無法照所想的移動。我想起身,卻像青蟲一樣摔倒在地,因為劇痛而滿地打滾。

「露莉並不希望動什麼手術。辛苦妳了,莉亞醫生。」

「哈啊……哈啊……」

一步步走近的哈魯舉起手術刀。

「永別了。」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由於過度恐懼,我想也沒想地就全力往後仰。後方的櫃子碰巧因為撞擊失去平衡,猛烈倒下。「咦……唔咕!」放有藥品的櫃子上半部直接砸中哈魯。

四周傳來玻璃碎裂的尖銳聲響。而我正巧位於支撐傾倒櫃子的哈魯底下,才免去被櫃子壓扁的命運。

「你、你活該啦……」

必須趁機以匍匐前進逃離哈魯身邊,我這麼想著拼命蠕動身體向前移動。對了,只要叫人過來我就能得救。班提爾在哪裡,涅爾菲也沒關係,誰都可以,快發現我有危險啊!

(唔唔……要是請涅爾菲幫忙就好了……)

可恨的是,這個時間幾乎不會有人來手術棟。患者自不用說,醫生沒有要事也不會靠近。那至少、至少到走廊就有機會。

我怎麼可以死在這裡!還有事情要由我來做啊!

「當醫生的這麼不乾脆,這樣好嗎?……好痛。」

喀鏘一聲,哈魯輕易推開櫃子,慢慢轉向我這邊。他的臉上雖有血痕,但實際上傷勢並不嚴重。

「要是妳肯自己喝下烏頭鹼,事情就簡單多了。」

「……難道……難道是你把席邦……!?」

「啊。算了,反正莎菈是我殺掉的沒錯。因為她說:要去研究設施我寧願去死。」

怎麼會有這種事。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沒有早點……。

「殺人兇手!你這個……殺人兇手!!」

「自我介紹辛苦了──我是這麼說的。」

「要是我死了……!露莉就等於是你殺的!你會害死自己的朋友喔!」

「就說了,莉亞醫生。露莉並不希望以大量藥劑延續生命、更換體內所有零件,甚至奪去心上人的性命──也要稍微活久一點。」

「總比死掉好吧!她一定想活下去才對!你不懂延續生命有多高尚嗎!?」

「在我眼中,妳和她只是醫生和患者。」

有道人影一邊開闢血色道路,一邊拖著腳步將我掩蓋。

我撐不下去了。

「我不想死……為什麼……為什麼我必須死掉……」

「為什麼呢?這真的很神秘,是史帝佩德七大不可思議之一耶──我是這麼說的。」

不、不不不、不要──


【明日待續】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