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囚人與紙飛行機 幕後二律背反 下 
作者:猫ロ眠@囚人P

【試閱開始】


[二]

好痛。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給我等一下,這個感覺是……不能碰那邊啦。

啊咕咕咕咕咕咕嘰。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三]

「你回來啦。你要先洗澡、先吃飯,還是要先、看、資、料呢?」

「哎、哎呀,原來在莉亞心中,資料和貞操同等重要啊?」

「有什麼關係……就算不選我也──」

[四]

呃,剛才的走馬燈是怎麼回事事事事啊?

好熱。真的好熱。好像被什麼打中了,我被打中了啦,好痛痛,好熱,我的身低戶能動了。

……。

[五]

視野中模糊出現炫目的燈光。全身上下沒有半點感覺,只能根據重力明白自己仰躺著,要是努力一點,眼睛、嘴巴、脖子還勉強能動。

「……我、我還活著……?」

我還以為我已經死了,甚至看見類似走馬燈的東西,我真的很怕自己已經死了。不過,我還活著。就算動彈不得,我也成功自極度驚險的狀況倖存下來。搞不好中途有人救了我,比方說涅爾菲心想「還是來幫忙好了」,卻湊巧撞見犯行現場,趕緊叫人將我救下,送我去動緊急手術才成功保住一命。

「妳醒過來啦,的唷。」

我一時高漲的情緒,在看到出現在視野中的那張臉後,筆直墜落谷底。

「……哈魯。」

「學得像不像呢?──我是這麼說的。」

「你到底在幹什麼……」

「沒什麼,只是打算來模仿莉亞醫生一下。」

「……啥?」

身穿黑服的哈魯,不知為何握著手術刀,而且很仔細地看過之後,我才發現自己被剝得精光。不只衣服,連內衣褲都沒留下,渾身赤裸地宛如剛出世的模樣。好不容易確定自己正躺在手術檯上,四周還放有各式各樣的手術器具,但此時的我和哈魯,簡直就像廚師和砧板上的鯉魚。

「不……不會吧……」

「請妳不要誤會。『我向妳保證,我無論如何都不會殺掉妳』。」

「咦?」

「我絕對──不會讓妳死的。如果妳拜託,我倒是會考慮一下。」

說什麼傻話,世上有誰會拜託別人殺死自己啊。

「那我要開始囉。」

「啊?咦?什麼??呀啊?」

哈魯宛如以餐刀劃開午餐的漢堡排一樣,輕鬆地──以手術刀切開我的右腳。由於麻醉的效力,我一點也不覺得疼痛,也因此缺乏真實感。現在他切開的是我的腳嗎?

「快、快住手!不趕快止血的話,那邊重要的肌肉纖維會──」

「請妳放心,我是一邊輸血一邊下刀的。再來要將其切除,不過我會確實在傷口敷上人工皮,所以妳不會有生命危險。」

「!?」

「雖然我看似志不在醫學,技術卻是一流──我是這麼說的。」

話雖如此,他卻沒有移開視線,就在嚇傻的我面前,甚至用上電動手術刀,連骨頭一起切斷我的雙腳。因為在我眼前發生的狀況太不真實,所以我只是茫然地看著。然後,只見他拿起我被切除的雙腳──「等等,現在接上還有救!」「嘿!」──用其他器具壓得粉碎。那東西就算動手術縫合也救不回來了。

「好了,莉亞醫生。」

這、這傢伙……。

「即使如此──妳還是想活下去嗎?」

他瘋了!!

「快、快住手!我想活下去!我還想繼續活下去啊!」

「這樣啊,那麼……」

哈魯再次輕鬆地舉起手術刀,頂著我的肚臍周圍往腰側滑動。紅色水滴咕嘟咕嘟地噴濺出水泡,過了數秒之後,那裡彷彿美麗花朵綻放般敞開,裡頭的紅色果實紛紛露出臉來。親眼目睹這過於瘋狂的一幕,我張開的嘴巴怎麼也闔不上。

「咦?莉亞醫生妳原本就少了不少東西耶。那就趕快來做各種嘗試吧。啊,要是想死就跟我說一聲。」

彷彿牙醫告知患者「要是會痛的話就舉起手」般慵懶的話聲方落,他便拉出我的大腸──切除一半。當然我一點也不覺得痛。

「住手!快住手!拜託你快住手!」

「放心吧,我會確實為妳治療的。無論如何都會讓妳活到最後,好好感謝我吧。」

哈魯將切除的大腸丟進一旁的垃圾桶。我心想清洗乾淨的話應該還能縫合,思考出各種修復方案,但他卻無視拼命動腦筋的我,這次毫不留情地切除整個小腸。「不要……」接著他打著治療的名義,直接將剩餘的部分和胃縫在一起。

「啊……啊啊……」

再來是摘除肝臟,然後是切除膀胱。

「拜託你……現在還來得及……還來得及……」

「還來得及?那要做到什麼程度才來不及?因為莉亞醫生,妳不是說無論如何都不會有人想死嗎?」

「啊啊……唔……」

再來是其中一個肺臟。儘管沒有痛覺,切除之後我卻馬上覺得呼吸困難,還能聽到胸口配合呼吸傳來「咻──咻──」的氣音。

「哈啊……哈啊……哈啊……呼吸啊啊……」

不要。不要不要我不要這樣。

拜託,快點有人過來。

班提爾!涅爾菲!

誰快來──救救我啊!!

「啊啊唔……」

啊哈哈。

可是,已經沒有人會來救我了。

『女人,穿上那件白衣。我允許妳──今天起作為《黃泉回歸之書》的一頁活下去。我很期待妳的表現。』

『是、是的!我會努力的!!』

一個器官,然後又一個器官,每當哈魯從腹中切除某個器官,我深藏在心底的重要回憶──事到如今才終於甦醒。原來真的有。原來我也有這麼美麗的器官。如此美麗的碎片就在我體內,默默地支持著我──

「嘿!」

──噗滋。狠心的實習醫生,毫不猶豫地將其一一捏碎。就像故意做給我看一樣。

「不要……」

「妳還想活下去嗎?」

「我想……啊。」

他完全不聽我的話,這次又面無表情地縱向切開喉嚨。手術刀指向聲帶──

『莉亞醫生的聲音很溫柔,讓人很安心。如果可以說話,我希望能有像妳這樣的──』

──將其切除。

「妳想活下去嗎?」

「啊……唔……」

我緩緩上下移動幾乎要斷裂的脖子。

「就這麼想活下去嗎……對不起,是我看走眼了。莉亞醫生對生存的執著,真的非常強烈。看來我不應該做這種事的。」

樸要件在才縮徹種襪!!

「說說而已。」

光是親眼目睹將近十五個不至於當場死亡的器官被逐一摘除,就足以讓人失去意識,但哈魯好像給我打了什麼藥劑,害我的意識莫名清楚,能知曉一切的事情經過。

「請放心,我會讓妳活下去的。」

某人仰賴扭曲的正義,高高在上地表示,讓人感到不得不活下去的屈辱與壓力。

為什麼呢?這時浮現在我腦中的是──藍髮青年。

凱姆拉爾……救救我啊。

你在哪裡?又在做些什麼?

這個時候、現在這個時候不來救我,到底在幹嘛啊。

現在正是說著「你在對我的共犯做什麼呢?」登場的好時機唷。

『我很尊敬妳唷,尊敬無論如何──都想拯救妹妹的妳。』

對了,露莉在哪裡?我必須去救她才行。我到底在幹嘛,現在可沒時間在這裡打混摸魚。今天晚上不是要為露莉動手術嗎?等一下要叫大家過來開會,然後動緊急手術。啊哈哈,大家可能會嚇一跳吧,不過沒問題,我們六樓的成員都很優秀,露莉一定會得救的。所以──我必須盡快去救露莉才行!快點把露莉、把露莉帶到這裡,快帶她過來!要是、要是我!!

要是我死了誰來救露莉啊!!

「唔啊……偶……養歐……亞愈……」

「這樣啊,那麼……」

他說著動手處理下一個目標,位於直腸與膀胱之間的器官──閃著紅黑色光芒的可愛肉塊──

『呵呵,莉亞真的很有欺負的價值,很可愛唷。要是有妳這樣的人當老婆──』

「嘿!」

──將其切除、粉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唔……」

旁邊的線狀物也隨手切斷,丟進垃圾桶。

那是以現代醫學來說,沒有任何東西能替代的非常、非常重要的器官。

「即使如此──妳還是想活下去嗎?」

「嗯……」

後來實習醫生仍專心地鋸斷、展示、丟棄、粉碎我體內重要的東西。

「妳想活下去嗎?」

「……唔嗯。」

『妳可以稍微依靠大叔我啊,莉亞。妳小小的雙手捧了太多重要的──』

──雙手切除。

「妳想活下去嗎?」

「……嗯。」

『教授,請妳笑一個吧。因為莉亞教授對我來說,是崇拜且──』

──頰肌切除。

「妳想活下去嗎?」

「……」

『女人,用妳對自己犯下的惡行絕望的雙眼,迷戀上我吧。』

──右眼切除。

「莉亞醫生──」

如今,只剩下虛弱無力的空蕩軀殼。

「──妳想活下去嗎?」

「……偶樸養……歐了……」

「請放心,我會認真救妳的。」

「啊啊……啊啊……樸邀……」

「可是,妳說過沒有人想死耶。」

「偶樸養歐了!!」

「──妳看。」

他面無表情──卻又很高興似地,將我的胸部切得更開,從中拿出仍在跳動的紅色肉塊。因為麻醉的效用,我既沒有觸覺也沒有痛覺,什麼都感覺不到。

啊啊,它還活著。我的心臟仍舊強力地跳動著。好美,儘管我已放棄生存,它依舊叫喊「我還活著!」的耀眼姿態真的好美。是從何時開始,我不再是純粹地想要拯救這份光輝而握起手術刀呢?

可惜我已經回不到過去。

對不起喔,凱姆拉爾。

真的很抱歉,院長。

結果我凡事都只想到自己。但要是能實現的話,只要再一次就好,我想單純──

「嘿!」

──為了守護重要的人歐唔啊──────────

--------------------------------------------------------------------------

更多精彩的內容都在《囚人與紙飛行機 幕後二律背反 下》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