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ZODIAC WITCHES 十二星座的魔女 2

作者:朱門優

插畫:ななかまい


【試閱開始】


【目錄】

目次contents

序幕

第一滴:感染──仿造的贗品箭矢

第二滴:潛伏──古老水源的沉澱

第三滴:發病──牢獄中發抖的貓

終章

【主要登場人物】

【內文摘錄】

東卿──對〈舊家〉而言,她是犯下大罪的罪人。

她優秀到不憑〈舊家〉血統就當上了十二魔女。

現在正在逃亡中,〈舊家〉至今還無法掌握東卿的下落。

她逃亡後,雖說懲罰她那繼承了〈射手座(Sagittarius)〉的妹妹對〈舊家〉而言也很重要,但〈舊家〉又顧忌東卿,所以不想在表面上有太大動作。

〈舊家〉擔心要是這種迂迴的手段被東卿發現的話,以後會難追尋她的蹤跡。

所以才要小心翼翼地把苗頭指向雪羽。

君月秋生是這樣解讀〈舊家〉意圖的。

可是──

焰悠里覺得這個推論雖然大致上看起來沒錯,可卻有點奇怪。

「王者必須永遠君臨百姓之上──」

「草民無知並不是罪。但無知的人,需要由特別的人來指引他們的未來。」

「這個道理不管在哪個世界都是一樣。無論在什麼地方都不會改變,如果不遵守,世界這個齒輪就會生鏽、無法轉動。」

理所當然地說著這些大道理,這就是所謂的〈舊家〉。

她們堅信世界以〈舊家〉為中心運轉。

因此她們認為「沒有〈舊家〉血緣卻成為十二魔女」的東卿是對〈舊家〉的侮辱,「懲罰」這個結論,也很像傲慢〈舊家〉的作風。

……焰悠里原本是這麼想的,但有些地方很令人在意。

像〈舊家〉實力這麼龐大的勢力,為什麼會對一個逃亡的人戒備到這個程度?

就算那個人是東卿也有點不太合理。

雖然東卿偉大到被人稱為「傳說」,也擁有〈卿〉這個稱號。

但〈舊家〉可是〈舊家〉。

她們是長年以來站在魔術世界頂點的「貴族」,甚至可說是「王者」。

(該不會對她們而言,懲罰〈射手座(Sagittarius)〉根本就不重要吧?)

她忍不住這麼思考。

如果她們針對雪羽發難不是為了「處罰」,而是為了『問出東卿的下落』的話──?

萬一事情是這樣,那就代表──

(東卿她掌握了某種特別的東西……?)

〈舊家〉無法大張旗鼓找人,並不是因為「害怕逃亡者發現然後更加警戒」這種沒用的理由。

而是純粹害怕東卿手中的某個東西嗎?

(要是如此,能夠讓〈舊家〉害怕成這樣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在〈始之學生會〉裡面,焰家的地位很低。

那大概是以「焰家的地位無法得知」的情報。

事情很可能是這樣。

即將展開的〈十二星間戰爭(Zodiac War)〉,或許有什麼檯面下的動作。

「姊姊的……下落?」

走投無路的獵人眼中點燃了怒火。

以前曾經聽焰悠里說過,這是〈舊家〉的目的之一。但真的被問到這個問題時,雪羽心中依舊湧起了赤紅的火焰。

「妳們還想……妳們還想對姊姊做什麼?姊姊她……她已經被妳們〈舊家〉害得……」

「這是那一位的吩咐。」

「那一位……?」

「就是我們尊敬的〈處女座(Virgo)〉。」

為槌家的地位雖然比焰家要高得多,但今鞠也是今年才入學的,開學到現在也沒多久,和悠里一樣,其實她有很多事也不算很清楚。

即使是這樣。

「我是為槌家的人。為槌家一直和〈舊家〉站在同一陣線。如果那是〈舊家〉的決定,我們就不會去反對。」

「……是嗎?結果妳也只是條〈舊家〉養的狗。」

雪羽發現自己有些失望。

為什麼她會覺得這個叫做為槌今鞠的少女也許……。

「那我也實話實說了,我也對妳很失望。」

「咦?」

雪羽難掩驚訝之色,沒想到對方竟然對自己抱持著同樣的想法。

「什、什麼……?」

「妳可別誤會。我不是在說妳身為魔女的實力。要講實力的話,其實妳並不弱。我剛才也有說,以剛拿到〈印記〉的魔女而言,妳算是挺不錯了。」

(但也「不過爾爾」)

今鞠接下去說道:「可心理狀態就不同,妳差東卿差得太遠了。」

「什、什……!?」

「魔女是每個出生在魔術相關家庭的女孩的憧憬。」

接下來她講的,卻是魔術界每個人都知道的「常識」。

「不過地位最高的十二個位置上永遠都有人。就算出現空位,也一定會擺上『已預約』的牌子。那張牌子只有出生於〈舊家〉的女孩才有資格取。」

(這也是魔術界的「常識」,甚至是「法律」)

(那就是──〈魔法〉)

「可是,卻出現了破壞〈魔法〉的人。」

(那是一個和〈舊家〉毫無任何淵源,只是出生在魔術相關家庭的女孩子)

「她辦到了其他人早已放棄的事──或許該說大家連放棄這件事也放棄了。」

(她便是東卿)

「東雪羽,我就直接說了。我原本對妳很期待,因為我好奇東卿的妹妹會是什麼樣的人,但是……」

今鞠的語調裡聽得出氣餒──不。

「沒想到妳竟然只有這種程度。」

是失望。

「不……不要再說了!」

今鞠肆無忌憚的批判,讓雪羽相當憤慨。

「我不知道妳擅自對我抱有什麼樣的期待!但我怎麼可能比的上姊姊呢?別說那種傻話了!」

「…………」

「妳知道姊姊她是多厲害的一個人嗎?妳不是也說了?她當上了原本大家都以為只有〈舊家〉人才有資格獲選的十二魔女耶!那是幾十年、幾百年來眾人認定不可能的事情呢!」

心裡的閘門再也抵擋不住一直壓抑在心底的憤怒,雪羽的怒氣像山洪暴發似的傾洩而出。

「雖然她一直都非常優秀,但我根本想不到她竟然會變成那麼厲害的人!像妳們〈舊家〉這種向來站在頂點的人大概不會懂吧!」

這是雪羽的真心話。就像之前〈繼承〉無法順利完成,是因為她一直害怕自己沒辦法接替姊姊,坐上十二魔女這麼重要的位置。

所以這是東雪羽心裡最赤裸裸的想法。

「我只是繼承了而已啊!我怎麼可能跟姊姊一樣厲害?那根本就是痴人說夢!扯什麼心理狀態啊!」

這是她最直接的想法,老實說,會有這種想法也不奇怪。

誰都不能指責她,不,應該說沒辦法指責。

「我要妳們期待了嗎?我要妳們失望了嗎?沒有啊!妳們〈舊家〉總是這麼自我中心!」

可是。

可是雪羽究竟有沒有理解今鞠話裡的意思呢?


【明日待續】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