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ZODIAC WITCHES 十二星座的魔女 2

作者:朱門優

插畫:ななかまい

【試閱開始】

「……對啊,妳辦不到。沒錯,妳就是辦不到。」

現在為槌今鞠終於「理解」了。

「我剛剛說的是一般人對東卿的評價。不過〈舊家〉內部的評價卻不是這樣。」

「咦?」

「雖然也有少部分的人認同她的功績,但更多人依舊認為低賤的雜種竟然妄想和我們相提並論。」

簡直像王室血統遭人玷汙一樣。

「那十二個位置上坐的永遠都是〈舊家〉的人,也是〈舊家〉一手打造出現在的魔術界。所以這對〈舊家〉而言是無法忍受的屈辱。我們並不是平白無故就獨占那十二個位置的。」

「……什麼啊?妳想說〈舊家〉也很辛苦嗎?所以妳們對姊姊做出的事情就是對的嗎?是逼不得已的嗎?」

「…………」

「少開玩笑了!妳們就是那樣……!所以我才會──!」

「──我不那麼認為。妳姊姊真的是一個非常偉大的魔女。」

「咦……?」

雪羽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今鞠的話令她意外。

「就是因為我生在〈舊家〉才明白,妳的姊姊到底成就了多麼偉大的事情,還有她的才能有多麼驚人。」

今鞠這麼說。

一直擁有那個是「理所當然」的。

因為是〈舊家〉子女所以是「理所當然」的。

當上魔女是「理所當然」的。

因為是某某家所以是「理所當然」的。

當上十二魔女是「理所當然」的。

因為是貴族人們才會用這麼嚴格的標準檢視。

「竟然有出身低賤的人爬到和自己對等的地位,這對以身為〈舊家〉一員為榮的人來說,就像迎面打了她們一巴掌一樣。難怪她們會自尊心受損、氣到失去理智。可實際上那並不是怒氣,應該說是『恐懼』才對。」

「恐懼……?」

「害怕自己哪一天會被拉下貴族寶座,也害怕祖先們傳承給自己的世界就此崩壞。」

「…………」

「她們是這樣地畏懼妳姊姊的存在。」

——以她一個人的才能就令〈舊家〉為之震盪。

「這若不叫偉大的話,還能叫什麼呢?」

「…………」

「但是妳看看妳。從剛剛就滿口『不可能』、『辦不到』。」

「……唔。」

「妳說妳是為了姊姊在努力,為了姊姊而戰……不對吧?妳並非是為了姊姊才努力的。」

「妳說什……」

「妳啊,只是想要妳姊認同妳罷了──妳是為了妳自己的『自我滿足』而戰。」

──此時,突然起風了。

而雪羽的身體像是變成透明的一樣──。

那陣風直接穿過她的心。

「咦……什麼?」

「想和敬愛的姊姊說:『我真的非常努力喔!』,只是想讓妳姊姊認同妳而已。那才是妳『努力』的真正理由。」

「…………」

今鞠說得非常明白。

十分直接的批判,簡直像巴掌一樣。

雪羽卻連一句反駁的話也說不出。

「新的〈射手座(Sagittarius)〉竟然是妳這種人……」

今鞠的話裡帶著濃濃的感嘆。

「妳剛剛說,君生是妳姊姊替妳選的使魔。」

「那、那又怎……」

「嗯哼,那就不能隨便拋棄了。而且他和我也有點緣分……」

接下來的話就像一把刀,狠狠刺進雪羽心裡。

「──我決定了,君生就由我收下。」

「什麼?」

「不能讓他繼續留在妳身邊。就讓君生來當我〈獅子座(Leo)〉的使魔吧。」

「妳在說什麼啊?那也未免……」

「太自私了?的確,在妳看來是這樣沒錯。這一點我同意。如果我以〈舊家〉一員的身分向妳低頭,會讓妳覺得好一點嗎?」

「咦……」

「我很抱歉。」

今鞠眼中的情緒是侮辱。

不再是失望。

因為為槌今鞠也是一個為了那個「目標」,每天努力不懈的人。

這也是沒有任何人能否定的事實。

「妳們……在幹嘛?」

在這個時候。

「君生你來啦。」

聽到今鞠的話,震驚的雪羽回頭一看。

身後的人是君生。他也是追著雪羽來的。

「剛剛稍微……迷路了一下。途中走錯了一條岔路,不小心跑到別的地放去了……」

君生知道自己想說的其實不是這些,只是他說不出他不小心聽到了剛才兩人的對話。

他聽到了今鞠說了「自我滿足」,雖然其他的語句沒有聽得很清楚,但只有這句話很清晰的傳入他耳中。

而且他還看到了剛才的場面。

鄙視雪羽的今鞠,和為今鞠的話震撼不已的雪羽,今鞠暴露出她一直以來裝做沒注意到的「心底最深層」的部分。

「君月秋生。」

下一刻,今鞠牽起君生的手。

「走吧。」

「啊、喂?」

今鞠的眼神像是能看穿一切似的。

彷彿看穿雪羽心底似的。

雖然〈射手座(Sagittarius)〉也在場,但〈獅子座(Leo)〉卻比任何人都還要像個獵人,今鞠的態度讓人忍不住這麼想。

「君生,你不必回那傢伙身邊了,以後你就是我的使魔。」

這恐怕是因為。

現在,在這裡。

現在,這瞬間。

為槌今鞠比任何人都明白那些話的意義。


【明日待續】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