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ZODIAC WITCHES 十二星座的魔女 2

作者:朱門優

插畫:ななかまい

【試閱開始】

第三滴發病──牢獄中發抖的貓

     1

──「只是想獲得認同而已」。

其實君生也隱約注意到了這個事實。

雖然雪羽嘴巴上一直說「是為了姊姊」,但她心裡真正的理由應該不是這個。

而他也明白,她大概沒有發現到自己真正的想法。

她一定是利用不斷重複「為了姊姊」這句方便的咒語,想把自己的立場正當化。

為了她那境遇可憐的姊姊。

這其實也沒有錯。

她姊姊的遭遇的確很悲慘,而她又繼承了姊姊的星座,就因如此,她也成了〈舊家〉的目標。

所以她這樣並沒有錯。

但若是因為這樣,便要其他人「理解她的苦衷」,不得不說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雪羽的身分是十二魔女,當然有必須承擔的責任,這意味著她有資格參加〈十二星間戰爭(Zodiac War)〉,甚至有可能成為下一任〈天帝〉。

站在這個立場的人,光憑同情是沒辦法立足的。

因為我明白〈舊家〉的人們為了那個位置背負了多少責任,又為此付出了多少代價。

這和〈天帝〉寶座是不是世襲制無關。

有些事情是在我了解〈舊家〉的這一部分後才明白的。

抱著那樣輕浮的想法,絕對沒有辦法和其他十二魔女相提並論。

可雪羽還是心存僥倖,覺得自己可以這樣走下去。

如果沒有認真要擔負起十二魔女的重責大任的話。

我也沒什麼資格說雪羽。之前我也和雪羽坦白過,我會答應當她的使魔是為了我自己。

所以我才想盡可能地達成她的心願。

雖然這種話說出來就顯得多餘,但我一直都認真地想當好她的使魔。

(不過這樣下去是不行的)

那種想法實在是太天真了。

我自己也是。

……雪羽她不會有問題吧?

她現在一定像是被一柄劍直直插進心口般一樣難過。

一把銳利的劍,讓她突然就看見了「現實」。

(我要去看看她)

沒錯,我該去雪羽身邊。

如果她正痛苦著的話。

我是東雪羽的〈使魔〉,所以我非去不可。

「──君生,你下定決心了嗎?」

在魔女身上,有某個叫做〈恥密〉的部位。

〈恥密〉就像是魔女的私密部位。

魔女和星座締結契約後,每當要使用魔術時,她們的身體都會籠罩在一種由星辰引發的奇蹟──「魔術式」之下,再經由消費體內的「魔力」來完成。

這是使用魔術時最普通的流程。

「魔力」就像魔女的血液,是流動在身體裡的生命泉源。

但就像血液一樣,流動的魔力也會發生「沉澱」的現象。

魔力有時會滯留在身體的某個地方,那裡的流動速度會變慢。雖然過一陣子會自然恢復,但嚴重的時候甚至需要治療。

而且像這種「沉澱」的情況,一旦形成就很容易在同一個部位反覆出現。

這就是魔女的〈恥密〉。

〈恥密〉通常是在魔女剛剛和星座締結契約、練習魔術時產生,因為是在魔女還不太熟悉自己能力時產生的,所以也被視為是魔女尚無法獨當一面時留下的證據,是身為魔女的「恥辱」。

每個魔女都不想讓人知道的恥辱。

要說的話,〈恥密〉就像女性胸部或……一樣,對於當上魔女的女性而言,〈恥密〉是不能讓別人知道的祕密部位。

「就、就讓你看看我的〈恥密〉吧……你可要好好看仔細喔。」

「喂,慢著!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可是我面前這個魔女卻要把她的〈恥密〉露給我看。

我被五花大綁在床上。

地點在今鞠的「個人宿舍」寢室,和那宮殿般的外觀不同,她的寢室十分樸素,我就被綁在房間一角的金屬床架上。

而且四肢還被繩子緊緊綑在四邊的床腳上,今鞠綁得很仔細,我完全動彈不得。

「我、我還是第一次要讓人看我那個地方……以前那些想當我使魔的人很早就被我刷掉了,沒有進行過這個步驟……」

大概真的非常害羞吧?今鞠她來來回回的看著我又看牆壁,怎樣都靜不下來。

「可你是特別的,君月秋生。我已經決定了,我要你當我的使魔。」

今鞠她已經慌到手足無措,不知道該看哪才好,甚至還莫名其妙地開始盯著天花板看……不過她應該是認真的。

「雖、雖然很緊張,但你可要感謝我啊。就、就像有機會拜見國寶一樣,你就感激涕零的看吧。」

呃,現在快哭的人好像是妳耶?雖然我真的很想這麼說,但眼下的氣氛實在讓我說不出口。

我現在只想趕快阻止今鞠。

「等等等等等,妳別那麼衝動!也太突然啦!」

〈恥密〉是魔女絕對不會輕易告訴他人的部位,因此這也是魔女和使魔簽訂〈主從契約〉時必要的儀式。

──今鞠的意思是要我和她簽定使魔的<主從契約>。

「嗯?你不想嗎?」

「……不是想不想的問題。」

「為什麼?你不是也和那個荷包蛋做過了?」

「和雪羽?啊、嗯……是沒錯……」

的確,既然我的身分是雪羽的使魔,就代表曾經進行過「那個儀式」。

「哼……你還真是從容不迫啊。」

「啥?」

「因為你有過經驗,所以才不想跟沒經驗的人做?」

「……妳在說什麼?」

「你不喜歡沒經驗的女生?討厭不習慣的女生?覺得第一次的女生很麻煩?」

「不不不不不不是那樣好不好!!」

「那你對我溫柔一點不就好了!?」

……呃。問題真的不在那裡,今鞠。

「聽我說!我現在已經有締結契約的魔女了,妳應該知道吧?」

沒錯,「和今鞠締結使魔的契約」這代表我必須「作廢我和雪羽的使魔契約」。

對使魔而言,主人永遠都只會有一個,不可能同時當兩個人的使魔。

「我當然曉得。」

但是今鞠又繼續說道:「所以我才那麼努力啊!不管主人有多惡劣,一旦契約成立,你們的關係就是魔女和使魔。能夠相處融洽當然最好……我本來也覺得,如果荷包蛋有好好反省的話,把你交給她也可以。」

「那為什麼……」

「但她是不行的!」

今鞠帶我離開的時候,那不讓人有任何意見的眼神。

像是憤怒、悲傷等許多複雜的情緒交織而成的堅決意志。

強大又沉靜堅決的眼眸。

被今鞠用那樣的眼神看著,我就什麼話都說不出口了。

她那身為〈舊家〉一員、從小就被認為當上十二魔女是「理所當然」的眼神。

「你就好好看吧。我的〈恥密〉是在………這裡!」

今鞠又回到她的正題,自顧自地說了起來。

她撩起她的長髮,並把背面轉向我。

「……脖子?」

正確來說應該是後頸。

今鞠這副模樣煽情得讓人忍不住心跳加速,和她平常健康活力的印象實在差太多了,甚至有些豔麗。

「怎怎怎怎怎、怎麼樣!」

「嗯,呃………」

「怎怎、怎樣嘛?」

為什麼要問兩次?

她的聲音背叛了她,而且似乎因為太過羞恥,她全身顫抖,就像小動物一樣可憐又可愛。

「啊,嗯,那、那個呀。」

「(抖抖抖)」

「……我可以當作沒看到嗎?」


【明日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