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教師與少女風波

作者:WONDERFUL☆OPPORTUNITY!、美雨季

教師與少女風波-s.jpg 

【試閱開始】

我握緊手機。

然後滑動手指,在電話簿裡尋找「青部海都」這個名字。

第四章

宣告放學的鐘聲,以及逐漸西沉的火紅夕陽,是我變身為娃娃的信號。

狹小的「盆景」,是唯一能讓我自由自在的場所。即使我倚著書架把腳伸直,沒規矩地坐在地上,也不會有人煩言碎語。

待在這裡的我不是「東條薰子」。掙脫「東條薰子」這個咒縛的我,已不再是任何人了。只要待在這個無人責備我的空間,我就能恢復成原始的自己。

老師總是面向桌子,在稿紙上寫東西。

話雖如此,老師寫的並不是文章。

老師說這叫做「塗鴉」,有時寫的是著名的和歌或單純的英文單字,有時則是希臘語或拉丁語之類我不怎麼熟悉的外語名言,老師很喜歡用紅筆寫下浮現在腦中的文字。

寫膩了老師就會放下紅筆,對我喚道:「薰子,過來。」

不過我並沒有應聲。我故意裝作沒聽到。

「薰子。」

在我開口回答之前,老師都會不斷呼喚著我的名字。

一次又一次,呼喊著「薰子」。

其實我很喜歡老師像這樣喊著自己的名字,不過這件事我不曾告訴過老師。品味受老師渴求的愉悅感,是我的祕密樂趣。

「薰子!」

不過,這終究是藏在我內心的喜悅。

我的不理不睬激怒了老師,不久他便焦躁地離開座位,有些粗魯地把我抱起來。

——頃刻間,身體好似輕飄飄浮上了空中。

「不要。」

我小小抵抗,老師的手臂便用加倍的力氣箍住我。

就連這時產生的些許疼痛,都莫名地讓我舒服不已。

印象中,至今不曾有人像這樣抱起我。畢竟父親不會做這種事,母親又只會發脾氣。在遇見老師之前,我從不曉得依偎某人的感受竟是如此美妙。

反抗似地互相嬉鬧一會兒,老師便強行把我抱到椅子上坐好。隨後,他也坐在我旁邊。

我望向桌上。

許許多多的紅字羅列在全新的稿紙上。

可是,我並不像從前那般覺得厭惡。一定是因為,我已經知曉當中完全沒有針對自己的負面情感吧。

「——噯呀,我都忘了自己有東西想拿給老師看。」

我突然想起來,旋即從書包裡掏出一張老舊的生日卡。

老師一臉訝異地看著卡片。

「這是?」

「這是小時候奶奶送給我的生日卡。」

我滿心懷念地撫摸生日卡上的浮雕。

早已過世的祖母,是唯一願意愛我、關心我的親人。

這張生日卡就是祖母送給我的。

上頭畫著佇立於湖畔的天使。

天使的模樣見仁見智。有人畫成可愛的小孩,也有人畫成溫柔的女性。

我的生日卡上,則畫著大大展開猶如猛禽類的白色羽翼,面帶文靜微笑的俊美男性天使。

——我覺得,祂很像老師。

在入學典禮上第一次見到老師時,我就這麼覺得了。

這個人,是祖母送給我的天使。

「這是我的寶物。」

老師面無表情,僅僅意興闌珊似地應了一聲。

其實,我並不曉得老師對我說的話有什麼感想。即便如此,我還是想讓老師知道。

我們能發展成現在的關係,一定是命運的安排。

祖母是在我十歲時辭世的。

由於我家曾是這一帶的大地主,記得那場葬禮相當隆重盛大,不僅有許多人前來上香致意,現場還擺設著五彩繽紛的鮮花。

不過,鮮明的記憶就到此結束。

從此之後,我的生活頓時褪了色。

父親越來越不常回家;母親越來越歇斯底里。辦完一週年法事後,這種冷冰冰的生活也變得益發顯著。

起初,我還打算調解雙親的關係。我以為只要像祖母那樣介入,問題就能順利解決。

——沒想到,結果卻慘不忍睹。母親指責我不像個孩子,一天比一天歇斯底里,父親則變得更加冷漠。

此時,我的幼小心靈總算領悟到,這個世上有所謂「非得放棄不可」的事物。

無論如何盼望、無論多麼努力,結果都不見得都能如自己料想。尤其人類的感情,並不是那麼單純的玩意。

而且,這個道理也可以套用在學校上。

隨著年紀增長,原本感情很好的朋友一個個改變了態度。她們開始躲避我,最後徹底無視我的存在。

我始終不明白,她們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直到某一天,我才從投遞到自家的信件裡了解到箇中原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