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高人氣獨立遊戲『Alice mare』,由製作者△◯□×(miwashiba)親自執筆,完全小說化!! 六月底發售

惡之大罪 安眠公主的贈禮-S.jpg

 書名: 惡之大罪 安眠公主的贈禮

作者:悪ノP

出版日:2016年4月下旬

 

【試閱開始】

Chapter C

我常常在想,愛究竟是什麼?人沒有食物便會餓死;沒有衣裳便會受凍;沒有居所便無法得到安寧。

然而,愛並非生存必需之物。就算沒有愛,人也依舊能活下去。所謂的愛,其實就像抹在磅蛋糕上的果醬一樣。

但我最喜歡果醬了。尤其是葡萄醬。葡萄醬嚐起來究竟是什麼味道?我已經不記得了。搞不好我根本沒吃過葡萄醬也說不定。

我真的渴望愛情嗎?或者我只是想愛著某人呢?也可能兩者皆是。既然他不愛我,那就這樣吧。只要我連他的份付出兩倍的愛就行了。

雖然他總是跟別的女人在一起,但我知道那並不是愛。

他只是渴望著歡愉而已。所以他才會與其他女人上床,才會吸食菸草。

最近他似乎看上了艾蕾諾雅和菲妮。艾蕾諾雅是女人的名字,而菲妮則是菸草的名字。

但他到底哪裡來的錢去買女人和菸草?家裡應該已經沒剩幾個金幣了才對。

艾爾露卡說不定會知道,但她什麼也不肯告訴我。她和其他女人不同,好像沒有跟卡斯帕上過床。

他說過艾爾露卡是「生意上的夥伴」。對我而言,艾爾露卡是我的朋友。

明明我們才認識沒有多久,我卻覺得她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老友一樣。

第一次見面時,艾爾露卡看著我,說了一句「妳是人偶吧」。她說得一點都沒錯。

我一直都覺得,自己就像個用來擺飾的人偶一樣。艾爾露卡是第一個理解我的人。

只要是我的事,她全都能夠理解。

以前曾經有人說我是個「可憐的孩子」。

究竟是誰呢。

好像是克琳希德的樣子。

克琳希德是卡斯帕的情婦之一。

但我並不是「可憐的孩子」。

因為我非常、非常地幸福。

只有艾爾露卡明白,我和卡斯帕是一心同體的。

無論卡斯帕在什麼地方,我都一定陪在他身邊。

就算分房而居,在廣義上我們依然住在一起。

我很喜歡艾爾露卡。但那和愛情有點不同。

有時我會覺得,艾爾露卡就好像媽媽一樣。

我真正的母親――究竟是怎麼樣的人?我已經不記得了。

搞不好我根本沒有母親也說不定。

摘自 六○九年九月三十日刊 修布魯克週報第六十期

菲利克斯醫生病危―至今原因不明

前日亡故的卡斯帕‧布蘭肯海姆侯爵的岳父,馬可仕‧菲利克斯於九月十九日,被本報記者發現在自宅失去意識。

儘管一時被判斷死亡,但同日深夜經過主治醫師搶救後,菲利克斯奇蹟似地恢復呼吸,隨後迅速轉送至首都阿凱德的醫院。

菲利克斯目前(九月二十九日)仍未恢復意識,持續於加護病房接受密切觀察。

世界警察正深入調查此案是否與布蘭肯海姆侯爵之死有關。

 

悲傷中的特拉蓋布蘭肯海姆侯爵正式下葬

九月二十八日,特拉蓋正式舉行了前日亡故的卡斯帕‧布蘭肯海姆侯爵的葬禮。

當日索爾‧艾爾芬國王陛下,以及與侯爵生前素有深交的尼亞涅姆侯爵克雷‧曼斯等人皆到場與故友告別。

主祭者則由布蘭肯海姆侯爵的遺孀,瑪格麗特夫人擔任。

整場儀式在肅穆中順利結束,沒有出現明顯的混亂。

 

歌姬鈴‧醬,對嘴疑雲!――其實從沒唱過歌?

近日剛結束於首都阿凱德演唱會的鈴‧醬,意外陷入醜聞疑雲。

鈴‧醬的前經紀人NA氏(本名不公開)前日接受本報採訪時,激動地爆料「鈴‧醬其實從來沒唱過歌,演唱會全是他人代唱」。

本報事後雖嘗試聯繫鈴‧醬本人,但皆被「演唱會後很累了,不接受採訪」的理由拒絕。

鈴‧醬在演唱會對嘴的傳聞以前就曾在部分粉絲間流傳,這次來自前經紀人的爆料更為這個謠言增添了幾分真實性。

然而本報訪問某位自稱是鈴‧醬狂熱者的艾爾菲人女性後,得到了以下回答:

「那個叫NA的前經紀人原本就以愛造謠聞名。恐怕他是因為被換掉後懷恨在心,才會放出那種謠言。鈴‧醬絕對沒有對嘴!我相信她!!

究竟哪邊說的才是真相?本報將繼續追蹤下去。

 

<明日待續,請記得回來>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xinya
  • 我也想看惡之敘事詩和惡之圓舞曲啊!!!!!!
  • 惡之圓舞曲有排進出版預定了唷!!

    Tohan 於 2016/04/06 10:56 回覆

  • 滄滄
  • 目前只有眠姬跟圓舞曲的版權嗎QQ
    希望能有五號小丑.敘事詩和圓尾坡的裁縫店
    我一定捧場
  • 第五號小丑有希望喔!!敬請期待

    Tohan 於 2016/04/06 10: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