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之圓舞曲 「惡之大罪」導覽書-S.jpg

書名: 惡之圓舞曲 「惡之大罪」導覽書

作者:悪ノP

出版日:2016年4月下旬

 

【試閱開始】

短篇小說 《heavenly yard》 中

希寇今天來到東方國家「蛇國」。

首先,他發現了一名紅髮的老婦人。

要看穿身著汙漬斑斑的衣服,頭戴奇異猿猴面具的她的真實身分,對他來說十分簡單。

即使她戴上面具,依舊無法瞞過他的眼睛。先前在西方發生的幾場騷動中,不時會看見那老婦人的身影。

當時的她比現在年輕,有時揮舞著拖把、有時揮舞著大劍。

她坐在橋邊的小椅子上,好像在等待著什麼人。她眼前的道路形成斜坡,旁邊的柱子上刻著「圓尾坡」幾個小字。

此時,一名左腰配刀、神情精悍的青年走上斜坡,來到老婦人面前後停下腳步,兩人沉默地彼此注視了一會。

不久,老婦人無聲無息地起身,從懷中掏出小包袱遞給他。

年輕人打開包袱檢查內容,裡面是兩把形狀和大小不同的剪刀。

一把刀刃部分又長又寬,是西方常用的造型;另一把則是這個國家的主流款式,約掌心大小的小裁縫剪。

他包好包袱、無言地點點頭,立刻離開現場。

這名年輕人,正確地說是他的「長相」,希寇記得很清楚。

每次看見那張臉與紫色長髮,希寇就回憶起愚蠢又可悲的維諾瑪尼亞公爵。

他的子孫往後也會一直被捲入那個「大罪之器」的因果中,受到束縛吧?這或許是「命運」,對那個家族來說或許是「詛咒」。

年輕人離去後,老婦人還留在原地。希寇當然知道理由為何。

她打算迎向最後一戰。挑戰過去一直當成「大姊頭」仰慕,如今已淪為「惡意」隨從的那個人。

可以看到對方從橋另一頭走了過來。那肩膀趴著充滿縫接痕跡紅貓玩偶的身影,對於希寇和老婦人來說,都早已十分熟悉。

她與「惡意」說了幾句話,接著展開決鬥。

──不,那不是「決鬥」,稱做「虐殺」更正確。

跟全盛時期相比,如今力量已所剩無幾的老婦人,不可能戰勝不會變老的「惡意」。

一切結束之後,那裡只剩下微笑的年輕女子,與直到剛剛為止曾是老婦人的餘燼。

「惡意」離開之際忽然仰望天空,與希寇四目交會。

她不可能發現他。這世上沒人有資格察覺到他的存在。

沒錯,甚至是「艾爾德」和「雷比亞比希莫」也一樣。

然而,希寇卻從她的目光中,感受到了深不可測的恨意。

對區區一頭蝙蝠不可能懷抱的,強烈恨意。

……可是,她最後也沒採取什麼行動,只是把目光轉回至地面,悠然地離開。

周遭不見其他人影。

老婦人的死,恐怕不會為太多人所知。

──但是,這個世界的創造者希寇確實親眼見證了。

大力戰士夏蒂特・蘭格雷的臨終時刻。

蛇國目前正處在巨大的戰爭漩渦中。

幾個有意為王的人正派遣各自的棋子交戰,互相殺戮。

戰場的中心地帶也看得到那名紫色頭髮的年輕人。

他的武藝似乎比其他人高超,用那把刀一個接一個地斬殺對手。

如果時代不同,他或許會被稱作殺人魔。

不過在這場戰爭之後,他大概會被譽為英雄吧。

就是這麼回事。

 

希寇不會死亡。

他的任務將在這個世界迎接終點時完全結束。

即此地成為新的「heavenly yard」的時候。

在那之前,希寇僅僅漫不經心地不斷飛翔,享受並欣賞於這個世界持續上演的戲碼。

雷比亞比希莫嚴重的違反規則是個問題,不過希寇已無法處置。

因為無可奈何,他將那次違規,以及從此引發的狀況都當成點綴世界的調味料。

那些調味料的具體實例,可以說正是「大罪之器」。

至今大罪之器引起過種種現象,但最令他感興趣的果然是「巴妮卡・康奇塔」的存在。

她最後的行動與行動引起的新異變,甚至連創造出「大罪之器」的僕從們也想像不到。

根據常識來思考,從「D#」到「Bb」──用這個世界的說法,「人類」不可能取代「惡魔」,但她卻做到了。

這是種革命。跟巴妮卡子孫引發的革命規模不同,已到了將世界徹底翻轉的程度。

她好像想當上「墓園之主」。

巴妮卡是否真的理解這代表什麼意義有點可疑,無論如何,僕從之一已落入她手中。

話說僕從對這一點沒多少抗拒跡象。

大概是時間流逝的影響,他們看來已遺忘自己的存在意義。這是由人類所造的劣質複製品的極限吧?

 

<明日待續,請記得回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