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日記.jpg

【書名】 夢日記  你的夢中,我已不在

【本書特色】

●傳說的免費遊戲『夢日記』小說化

●由『夢日記』原作者確認,基於原作者的解釋而製作的作品。『夢日記』謎團完全揭露!

●日日日、碧風羽、有坂あこ,眾多名作者/繪者集結,用文字/圖像完整詮釋夢日記的世界!

 

【作者】原作: ききやま / 執筆: 日日日

【繪者】有坂あこ

【試閱開始】

由宇宙的意志帶來的東西。是它讓人類從猿猴進化。象徵知性本身的美麗立方體。說到電影,巧克力冒險工廠中有段出色的惡搞橋段,把Monolith換成巧克力片,然後拿出來吃掉。居然把知性的根源,把宇宙的意志變成巧克力吃掉,真是非常寓意深遠的―。

「咦、奇怪?」

回過神時,你已經消失無蹤。

完全跟丟了。

在我進行無謂的沉思,一個人發愣的時候,你已不知去了什麼地方。笨蛋!我斥責自己,慌張地四處尋找。我跑到牆壁的外緣,看了看牆的另一邊。但是,卻到處都找不著你。

我,突然感到一股強烈的恐懼蔓延心中。

彷彿全身的血球都起了雞皮疙瘩。

失去你,令人痛苦難耐。就像全世界的水、全世界的食物都失去了一樣。令人不安、厭惡、害怕。

「哪裡?你在哪裡?」

我一邊大聲呼喊,一邊四處奔走。

接著――我發現了。

腳底下,有個小小的人孔。與四周神祕的風景格格不入,平凡無奇的縱穴。區隔平整乾淨的地上,和骯髒下水道的分界點。人孔的蓋子是開的,可以窺見底下。難道,你掉到下面去了嗎?

陷阱,就像這種令人不安的用法,洞穴在各種意義上都是不祥的預兆。容易大意、容易失足,然後摔下去。陷入不幸、陷入危險。

而我正是疏忽大意、得意忘形,才跟丟了你。

然後,才會沒發現你掉到洞裡。

「唔、啊啊!」

我發出不成聲的哀嚎,跪在人孔旁邊。我從洞口往下看,但因為太黑了而無法看到底下。沒有、沒有,沒有你的身影。你掉下去了。我的五臟六腑像被人直接撞擊,一陣噁心,幾乎快要吐出來。

我,朝向洞口,毫不猶豫地縱身一躍。

那是個長長、長長的縱穴。我的身體、我的腦袋好幾次撞上縱穴的側壁,痛得受不了,急速落下。最後,全身重重摔到最下層的地面。

墜落、激撞。我的身體高高彈起,骨頭發出碎裂的聲音。

身體因為衝擊而扭曲,我忍不住呻吟出聲。

「嗚、咕、嗚……」

我從有段高度的地方墜落,全身受到重擊。要是在現實,可能早已一命嗚呼。可在夢中卻一點也感覺不到疼痛。雖然這麼說不完全是騙人的,但實際上也不盡正確。也有存在痛楚和冷熱感的夢境。譬如身在冰原、或身在火焰中的夢,以及全身被千刀萬剮的夢。大腦認定這種狀況應該會疼痛,類似痛楚的感覺因此產生。讓人誤解,感受到疼痛。

不過,那只是大腦的一廂情願。只要還在夢中,就跟看電影一樣。身體理當不會受傷。所以不痛、不痛、不痛……我不停告訴自己。壓制以為會痛的錯覺。

「嗚、嗚。」

痛楚雖然減少了許多,但還是很不舒服。

我抬起頭,搖搖晃晃地起身,然後看看周圍。四周很昏暗,只有一點點有如快要壞掉的日光燈般,若有似無的燈火在搖曳。

好像是下水道的樣子。以人孔下的空間而言,算是相當合情合理。新鮮得彷彿表層的神祕氣氛全是假的一樣,一旁寬闊深邃的側溝中,流著不知是什麼玩意兒的土黃色黏稠液體。

那就像簡化過後的,心靈與身體的關係。無論心靈、無論大腦內抱有多麼理想、多麼高潔的思想,身體依然會進行代謝。會流汗,會囤積汙垢。會排出糞便,會變得汙穢。那宛如肉體詛咒般的噁心黏液,如漩渦般流動。

人類無法成為神。無法成為概念。無法脫離這種汙濁的事物。汙穢、腐朽、衰老、然後有一天死亡。就好像,被那份事實威嚇著一樣。

「嗚嗚――」

我就像個名副其實的行屍走肉般,一邊喘息一邊前進。

位於看不見盡頭的下水道旁,那條細長通道的對岸,從黑暗中傳來腳步聲。

那是你的腳步聲嗎?

想將緩緩遠去的腳步,拉入自己的手心―想到達你的身邊,我宛如爬行般地前進。

在這有如糞坑般,臭氣熏天的下水道。

《明天記得回來,試閱即將繼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