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幸的半女神-1.jpg

【書名】 巡幸之半女神

本書特色】

  • 2009角川スニーカー大賞,大賞受賞作者「新井円侍」
  • 厚重堅實的奇幻大作

 

【作者新井円侍

 

【試閱開始】

「……艾兒、托、莉妮……?」

妳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雖然男人想要開口詢問,但光是唸出那饒口的名字就已經用盡力氣。她盯著持續喘息的男人,似乎以為他是想要呼喚自己。

「是。」

艾兒托莉妮開心地露出微笑。

……怦怦。

男人無法正視那張笑靨。

肋骨的內側發出了討厭的聲音,又或許那只是因為看見了她的笑容而動搖的心跳聲也說不定。雖然艾兒托莉妮的這個舉動沒有任何惡意,但自己現在的身體連這點細微的變化也無法承受。

「呃……啊……!」

失焦的視線一明一滅地閃爍,全身的骨頭都在嘰嘰作響,不斷向周身擴散的劇痛膨脹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令他的意識再次墜入深淵的底層。

「振作一點,雷伍雷德!」

艾兒托莉妮用白皙的手掌輕輕握住他緊揪胸口的手指。

「只要有我在你身邊,就絕對不會讓你死的。所以現在請先好好休息吧,那樣應該會稍微舒服一點。」

在隆隆作響的強烈耳鳴中,不知為何唯有那番話語能夠清楚地聽見。在彷彿燃盡全身的苦痛烈火中,唯有被她握著的右手就像泡著溫水一樣舒適。

──於是他沉沉睡去。

 

▽            ▽           ▽

 

赤、藍、黃、橘、紫、粉紅、朱、深紅、白……綠、碧、翠、青。

以及金色。

這些如夢似幻的美麗色彩總是伴隨噩夢般的現實與疼痛一同出現。

雷伍雷德──被人如此稱呼的男人,他的意識在昏睡與清醒間徘徊了無數次。因為疼痛而睜開眼後,又再度因劇痛而昏死過去。因為失去記憶,再加上那苦痛太過難以忍受,令他還以為自己其實是為了感受痛楚而存在的接收裝置。

這樣的狀態不知持續了多久。

對甦醒的恐懼最終慢慢消退,雖然身體還是難過得彷彿快要死去,但至少已不再如最初那般令人抗拒。或許是因為這片由花海鋪成的床鋪其實還不算太糟,也可能是因為每次睜開眼睛,總能看見那對雪亮碧眼的緣故。

「喝得下去嗎?」

艾兒托莉妮一邊說著一邊將盛著清水的手掌貼近他的嘴邊。清水順著柔軟的指尖流入口中,直到疼痛的喉嚨得到滋潤後,男人才驚覺自己竟然這麼口渴。

「還要」由於喉嚨發不出聲音,男人哀求似地伸出雙手。

「別喝太急了,雷伍雷德。」艾兒托莉妮溫柔又耐心地說道。

「你現在還很虛弱,所以要慢慢地、小口小口地喝。──不用擔心,直到你的乾渴滿足為止,我都會在這裡當你的水勺的。」

她的身旁放著一個輕薄如紙的綠色箱子……不,是用某種植物的巨大葉子隨手折成的漂亮容器,容器的大小最多只能盛裝約半公升的清水而已。

可是直到男人將裡頭的水全部喝完,卻意外地花了相當長的時間。

嘴巴幾乎動彈不得,也沒有持續吞嚥的體力。虛弱的身體完全跟不上想喝水的衝動。

但即使男人數度嗆得把水濺到外頭,艾兒托莉妮始終沒有皺過一次眉頭。他吸吮著濕潤指尖的模樣簡直就像吸乳的嬰孩,只不過一點也不可愛。儘管如此她仍信守著先前的諾言,直到最後都陪在他身旁。

如果沒有這美麗的「水勺」──好不容易放鬆後,男人突然想道──自己恐怕還沒喝完就已耗盡力氣,或是一口氣喝下太多而嗆死了。不,若不是有她幫忙,自己可能根本到不了水源地。

話說回來。

「這裡是……天國嗎……?」

恢復滋潤的口唇此時總算能夠一吐心中的疑惑。

說什麼傻話──話剛出口,腦海某處立刻傳來一陣否定的聲音,冷淡地嘲笑自己的愚蠢。我很清楚──沒錯,就算這片花海再怎麼漂亮,就算有個美麗如夢的女性在身旁全心全意地照顧自己,這世上也絕不可能有天國的存在。

「不是喔。」一如料想,艾兒托莉妮搖搖頭輕聲答道。結束盛水的工作後,那雙纖細的玉手溫柔地撫著男人的額心。

「太好了,看來總算渡過了危險期,燒也退得差不多了……要不要吃點東西?雖然只有一些先前摘的蛇莓和越橘。」

「等……等等。」

男人攔住了正想拿取一旁紅色果實的女子。

「我……為什麼、身上的傷……?」

一面追問,男人一面試著確認自己的狀態。他努力抬起枕在柔軟大腿上的頸部,將視線從艾兒托莉妮端正的下巴和胸口移開,吃力地轉向自己的腳邊。

【試閱明天即將繼續 請記得回來^^】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