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人與紙飛行機 青年詭論 下-1.jpg

【書名】 囚人與紙飛行機 青年詭論 下

本書特色】

VOCALOAD名曲改編

囚人與紙飛行機 外傳開幕!

【作者 猫ロ眠@囚人P

【試閱開始

「如果能射中當然沒關係……可是,這種距離能射中就算萬幸了,搞不好還會誤傷盧卡娜……」

弓箭的最大射程,充其量就是一百公尺左右。而且那還是「擺出正確姿勢全力發射所能達到的最遠距離」,要是射箭姿勢受限,頂多只能命中五十公尺外的目標。更別說要在混戰之中準確命中敵人了,幾乎是不可能的技術,就算僅距離十公尺,手一滑還是有可能誤傷同伴。

想要命中五百公尺外與同伴交手的敵人,甚至無法仰賴運氣。

「以前啊,周遭的人都叫我『射不中的弓箭手』唷。」

「……我聽了更擔心了。」

「是喔。我問你,你認為弓箭是什麼樣的武器?」

什麼樣的武器……當然是用箭矢牽制遠方敵人的武器。速度遠比揮劍快上數百倍,重視速度的武器。

「就是速度很快,遠攻型的武器啊。」

哈哈。我第一次在近距離看到他的笑容。

「不對、不對──聽好囉,凱姆拉爾。在戰場上,一秒以後就是下輩子再見了。在這種將0.1秒細分成無數單位來進行攻防的世界,弓箭從發射到命中卻要花上好幾秒鐘。是種慢到不可思議,甚至會打哈欠的武器。」

慢到會打哈欠的武器。所以才叫「哈欠」啊。

「儘管弓箭是『幾乎』不會命中的武器,可是──」

嘰咿咿咿,米連將箭矢往後拉,弓弦幾乎要和黑翼垂直,只見他的手腕肌肉不斷膨脹,甚至有原本的兩倍大。

 

「──我射出的箭『百分之百不會命中』。」

 

唰──

黑翼拍動翅膀。

箭矢經過之處即成為過去,劃出真空的軌道,將四周的空氣吸入其中。經過兩秒的滯空時間,箭矢捕捉到顯而易見的目標,彷彿命定般──射穿了「勇騎士」的右手!不,箭矢沒有停下,就這樣一併射穿左腿,將騎士釘到地上,宛如活魚生魚片。

「──除了『瞄準的地方以外』。」

我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勇騎士」也是如此。即使距離五百公尺,仍舊能輕易明白,突然受到預料之外攻擊的她正嚇得目瞪口呆。右手和左腿被箭矢串在一起,整個人就這樣被固定在地上。她的模樣,宛如擺出錯誤的瑜珈姿勢,只能用不像話來形容。

「我才不會說我能預見未來那種沒水準的話。我的眼睛──可是能看到戰場的來世。」

盧卡娜停止行動,往理應位於箭矢飛來方向的我們看了一眼,視線再度回到無法再戰的敵兵身上。

儘管距離太遠,聽得不是很清楚,但我能看見「勇騎士」正在哭喊什麼,任由憤怒驅使放聲大叫。她是不是叫著「太卑鄙了!」呢?儘管我認為對弓箭手說這種話根本搞錯重點,不過要是我站在相反立場,恐怕也會如此吶喊。

十秒後,放任「勇騎士」叫喊片刻的盧卡娜,操弄「蕁麻疹」輕輕包覆「勇騎士」被迫置於地上的頭顱,扣動上臂處的扳機。

「走吧,凱姆拉爾,結束啦。」

面對戰場的未來,如字面所述被釘在地上無法動彈的我,直到米連收好「哈欠」喚了我一聲,身體才重新恢復自由。

「受傷的少女獨自剷除軍隊大作戰」在他人僅提供些許幫助下,圓滿達成。

「今天叫你跟我過來,就是要你觀摩我的工作吶。」

啊啊──這就是「反旗隊」。

在戰爭時代遊走世界各地,對他人施以治療的獨立醫療組織「共有旗」。在他們的背後,有個將堅持實現泡沫般理想的存在奉為圭臬,化身刀劍的組織──「反旗隊」。正因為有「反旗隊」,「共有旗」才能存活至今。

我深深體會到,奇蹟正在我眼前發生。

「這樣一來,你也稍微對我改觀了吧。」

看著做出這般悠哉發言的男性走下階梯,我抬頭仰望天空。

受不了──世界還真大啊。

試閱明天即將繼續 請記得回來^^

囚人與紙飛行機 青年詭論 下》即將於2017年5月底發售,囚人與紙飛行機 外傳 啟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東販輕小說(Tohan Light Novel)

To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